科研人员首次拍下长白山天池怪兽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8:21:11

9月曾有传闻中石油想借壳旗下A股公司上市,但消息人士则表示“有关传闻没有根据,中石油是重点央企,如果要在A股上市,必会循正常途径。”

中石油终于出手,大家的眼光便投向中国石油化工股份(0386.HK,600028.SH),中石化属下有A+H股公司上海石化(0338.HK,600688.SH)和仪征化纤(资讯行情论坛)(资讯行情论坛)(1033.HK,600871.SH),纯H股的有镇海炼化(资讯行情论坛)(1128.HK),A股公司则有齐鲁石化(600002.SH)及扬子石化(000866.SZ)。

中石化董事、高级副总裁、财务总监张家仁在10月28日的第三季业绩电话会议中,被证券分析员问到会否将旗下上市公司回购时回答说:“中石化上市时2001年已经承诺,将会把旗下子公司逐步整合及退市,我们已经先后处理了A股的湖北兴化、H股的北京燕化及A股中国凤凰(资讯行情论坛),我现时没有下一步的方案可以公布。”

大和总研分析师曾慧明对本报说,中石油整合旗下公司是意料中事,也是正确方向,中石油现时手头现金超过100亿美元,约10亿美元的整合成本不会构成资金压力,她反而担心中石化因为炼油项目出现重大亏损,旗下的子公司市值又较大,短期内难以将这些公司回购,稍后便要面对复杂的股权分置改革问题。

联合证券分析师肖辉则分析:对于中国石化(资讯行情论坛)的下属上市子公司,因为其公司性质的不同,所以采取的整合方式也不会相同。对于扬子石化和齐鲁石化,中石化下属的优良资产,预计中石化将采取回购的方式。对于中原油气(资讯行情论坛)等公司,虽然其资产规模较小,但是在油价高企的时代,中石化对其不会放过。“由于此次整合的规模较大,我们预计全部采用现金回购的方式,需要大量的资金,容易得到H股股东的反对,而采用换股的方式更容易进行。”

安邦集团高级分析师贺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石油企业在实施“走出去”战略时,面对的往往是一些国际能源巨头的竞争,这些国际大公司通常是产业链条齐全的企业,在石化这个领域,这些企业将每一个环节的利润都做到了最大化,而中国石化企业则由于历史上的条块分割,在竞争中通常处于劣势。

贺军指出,中国的三大石油公司其实对自己的发展方向非常清楚,那就是今后全产业链条的发展。“这从目前中石化进入上游,中海油深入内陆找油就可以看出来这个端倪。”

对旗下的上市公司进行整合,有利于优化各自的资源,也有利于面对来自国际的竞争,他最后说。

“最新进入该组的应届毕业生都能拿到25万元”,而该团队成员共有20多人,华为总共为此开出约1000万元的筹码。

“十一”长假刚过,李一男便匆匆南下。与此同时,“华为用1000万元挖走了港湾语音产品线团队”的传言正在深圳坊间广泛流传。作为北京港湾网络有限公司(简称“港湾”)总裁,李一男突然出现在港湾深圳研究所,更被员工私下传为“意在安抚民”。

然而,仅仅是四年多前,李一男还是华为总裁任正非苦心栽培并大设宴席鼓励“内部创业”的最高典范。但四年之后,这个在美国硅谷最为常见的“另立门户”中国版,已经因为双方各自作为新、老两代科技公司的代表,而被赋予更多故事和深意。

“十一”长假以后,港湾深圳研究所便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一位员工向记者描述,公司苦心培植的语音产品线办公区内人员人心浮动,“上班时段很多办公室都是空的”。

该员工分析,让语音产品部人心浮动的原因是公司内部盛传的一个消息:“十一”黄金周前夕,华为的一个工作组跟踪港湾深圳研究所一个“语音接入研发小组”抵达日本,彼时,该港湾“语音接入研发小组”正在日本与NEC进行项目合作。此后数日,华为工作组逐个接触港湾研发小组的成员,各个击破,直至成功挖角。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此次“挖角”行动中,华为一掷千金,给港湾研发组的成员开出不同的价码,“最新进入该组的应届毕业生都能拿到25万元”,而该团队成员共有20多人,华为总共为此开出约1000万元的筹码。

该人士称,华为开出的1000万元条件并非马上可以兑现的现金,其中相当部分为在华为工作一定年限后可以兑现的公司内部期权与股票。该人士表示,华为近年来每年均保持超过30%的业绩增长速度,“期权有相当吸引力”。

“十一”以后,港湾赴日项目小组踏上归程。但其中大多数人员旋即迅速离职。离职人员中包括港湾语音产品线总经理,一位钱姓人士。

关于该钱姓总经理的离职,本报得到了港湾官方人士的证实,“产品线总经理离职了,这个事情是确实的”。但她未对“二十多人亦相应离职”的传言发表评论,她表示:“过去三年里面,某些竞争对手恶意挖人的事情时有发生,在我们看来,这一次也不是什么特殊事件。”港湾方面还表示,目前该产品线副经理已经接替总经理一职,“产品线核心队伍非常稳定,目前一切业务均有条不紊地运营。”

港湾方面称,语音产品线在港湾已经培育了三年之久,“这个产品线已经非常成熟,技术上有重大突破,产品在国内外市场上已经实现规模销售,单国际市场上就实现了数百万线销售。”

该官方人士介绍,港湾语音产品线研发团队达到一百多人,主要驻扎在深圳港湾研究所,“高科技企业里面人员流动也比较高,可能有某一些竞争对手会针对港湾来挖人,这充分地体现港湾的人才优势。”

关于语音技术团队的跳槽,在港湾公司普通员工中亦存在多种猜测:一为华为此举冲着“脑力”挖掘而来,专注于VOIP技术的港湾在NGN语音技术方面已有相当技术储备;第二种猜测似乎更为普遍,港湾员工们认为华为此举另有用意,“很动摇军心”。港湾员工私下开玩笑说,“就恨自己不是语音产品部的,否则也会身价倍增。”

港湾深圳的员工说,李一男之所以亲临深圳,—方面是为了安抚港湾深圳研究所的成员,另一方面也将重整旗鼓,计划从北京调技术骨干到深圳,并招募新人,重新加强深圳研究所的语音接入技术团队。

10月19日,北京通讯展,华为新闻发言人傅军就此次“挖角”事件回复本报:“我们对此事不知情。”但他同时亦调侃说,“我在通讯展(港湾)那儿也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事实上,在将近5年的时间里,华为-港湾,相互的狩猎与“挖角”故事不断。华为老员工回忆说,从2001年初任正非在深圳五洲宾馆召集公司所有“总监级”以上高层为李一男“壮行”创立港湾,并支持港湾此后一年中成为华为两大分销总代理,直至2002年港湾彻底另立门户,并带走华为数据产品线大批人马至今,在人力构成上,港湾与华为之间一直有着理不清的关系。

华为数据业务部人士则进一步透露,2002年港湾独立之初,“有超过50%的中高层都是华为的人”。现在港湾已经成长为1500人,“这个比例在下降,但是还是很高”。

作为一家仅有1500人、发展不足五年历史的小型科技公司,港湾要想甩开已有超过2万名员工的“大公司”华为的阴影,似乎是很难的。实际上,港湾的5年成长轨迹几乎每一步都打上了华为的烙印。

据港湾官方人士介绍,公司目前业务主要包含数据、NGN综合接入和光网络三大业务,以太网交换机、路由器、光网络、VOIP语音产品、宽带五大产品。作为一家从华为数据业务部脱胎而生的公司,由于受限于数据业务的总体容量,港湾从2003年开始就从卖路由器、宽带产品进军到其它领域,确定了光网络和NGN综合接入作为两大拓展方向。与此相配套,港湾亦将其2001年“专注IP领域,倾心宽带建设”的理念在2003年初修正为“与宽带同行”,即将单纯的数据业务拓宽至涵盖数据、NGN话音接入、MSTP光网络等三大产品线。

不足两年即要完成如此快速的产品线扩张,如何解决人与技术储备的难题?知情人士透露了一段港湾自2002年另立门户后,第二拨从华为“挖角”的故事。

公开资料可以查询,2004年1月,港湾收购了深圳钧天科技有限公司,以发展港湾在MSTP光网络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李一男当时对外宣布,将基于港湾网络和深圳钧天科技现有基础,使合并后的公司能够提供“包括MSTP智能光网络、万兆核心路由器和交换机、ADSI/VDSL宽带接入系统、软交换、面向NGN的综合接入万门局等在内的更加完善的全网解决方案”,从而使公司更为从容地拓展光网络及NGN综合接入两大新业务。

彼时,港湾对外称,收购合并后的公司仍统称为港湾网络有限公司,原港湾网络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李一男担任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原钧天科技公司总裁黄耀旭担任副总裁。

知情人士说,此项并购的别有意味之处在于,创办钧天科技的黄耀旭此前在华为亦是一个“重量级人物”,“至少在当年创业初期的100人之内”,在2003年初离开华为创办钧天科技之前,黄耀旭的职位是华为公司主管研发的高级副总裁,同时也是华为三大产品线之一传输产品的重量级人物。据不少华为老员工说,黄的离开不仅带走了他在华为10年之久的经验,也带走了包括华为南方研究所所长在内的近30名华为核心骨干人员。

难以了解此次合并是否早有预谋,而实际的结果是,李一男与黄耀旭的合并丰富了港湾的产品线;港湾彼时宣布,此次并购将让港湾继承并发展钧天科技在MSTP光网络领域全部的国际领先技术和专利,同时整合港湾网络和深圳钧天科技两家公司的开发团队、产品技术等资源。

人员的流动并非单向的,华为老员工说,在此五年间,也经常看到不少从港湾和钧天回流华为的老同事。

对港湾而言,一千万的杀伤力有多大?港湾深圳研究所内部人士说,此次挖角事件“最大的危害是可能会影响到港湾与西门子的合作”。

正值“西门子有意借港湾资金吃紧之机参股港湾”的传言甚嚣尘上之际,有港湾员工猜测,华为此时挖角与此有关,“公司在国际业务上有两个合作伙伴,数据业务是北电,语音接入技术就是西门子”。

但是该传言皆未获华为和港湾官方人士的证实。“我们不对商业上的事情做评论。”港湾官方发言人说,但她确认,NGN语音接入业务是公司业务当中“非常重要的一块,公司非常看重”。

事实上,港湾内部一篇分析文章也认为,NGN语音接入将是未来收益前景可观的业务,未来运营商将进行大范围的IP城域网建设,除了宽带数据业务外,历年话音业务占整个电信业务收入的90%,依然是电信业的主要收入来源,而港湾着力的VOIP业务则是语音业务重头戏,将为公司未来收益带来可观数目,港湾为此投入一百多人的人马。

在华为市场人士看来,NGN语音技术是西门子的软肋,西门子选择此时有意与港湾走近,正是与港湾在基于IP的NGN语音接入技术上的储备有关,“西门子欲通过合作借脑”。

该人士表示,“1990年代,西门子在传统窄带交换机上做得不错,一年在华的收益也有上百亿元,但是这几年在IP技术和NGN上西门子相对滞后了,国内的市场份额也缩水到了大约十几亿元。”他分析,西门子向港湾示好“可能也是想在NGN接入上找一些合作”。但他同时亦认为,作为一家年销售额高达178亿欧元的庞然大物,在只有十亿元左右销售额的港湾身上寻找合作,“根基都是不稳定的”。

10月17日,北京通讯展前一天,谈及入股港湾等消息,西门子(中国)的信息通讯集团总裁韦思德说,“我们不对传言发表评论”。

凌晨一点钟,蹲在宾馆外面绿化带里的阿琦不时挪动一下发麻的双脚,这是一个极佳的观察位置,阿琦已经在这里蹲了两个小时。她目不转睛盯着宾馆大门,终于,吴经理和一个女子一前一后走出来,他们在宾馆门口的拐弯处又依依不舍地搂在一起。

吴经理并未意识到,刚才他和那女子亲昵的一幕已经被藏在冬青丛中的阿琦用摄像机给拍摄下来。阿琦是吴经理夫人花钱从市江南调查咨询服务有限公司雇来的女“侦探”,接到这调查案后,她已经秘密跟踪吴经理有15天了,终于在第16天的晚上,她为雇主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在江南调查咨询公司,像阿琦这样年轻的女“侦探”还不止一个。今年5月,该公司组建了一支由八名女性组成的女子“私家侦探”队。

江南调查咨询公司负责人韩冰告诉记者,他发现女性“私家侦探”比起男性“私家侦探”有着许多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所以他开始有意在这方面进行培养,目前女子“侦探”队八名女“侦探”是从四百多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她们不仅能文善武,而且足智多谋,用韩冰的话形容,她们还是一群扮啥像啥的高明演员。

今年6月中旬,女子“侦探”队两位漂亮的女“侦探”蓉蓉和菲菲就用“美人计”成功上演了一出钓出江湖大骗子的戏。

两年前,宁波一家经营海产品干货的公司被黑龙江牡丹江市一家所谓的“贸易公司”骗去了价值四百多万元的货物。公司王总经理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可两个骗子已经潜逃。

近日,宁波方面的公司负责人王先生拨打“贸易公司”两个骗子留下的手机,发现这两只本已停机的手机又已开通,但还处在关机状态。

看来骗子又要开始新的行骗。王先生于是与温州江南调查咨询公司取得联系,想通过“私家侦探”找到骗子所在地,然后联系警方将其抓获。

蓉蓉和菲菲接受了这一任务后,以坐台小姐的名义向两位骗子频频发送亲热肉麻的短消息。一连几天,骗子那边毫无动静,两位女“侦探”依旧发送短消息“传情”。一个星期后,两个骗子终于按捺不住,开始频繁地打来电话与两位美眉调情,还报出自己所处的城市地点,要求两位美眉火速赶到那边相会。

兰州市区一家饭店里,那两个骗子看到两位前来“约会”的美眉喜不自禁时,警察也同时从天而降,等待他们的是一双锃亮的手铐。

江南调查咨询公司的一位副总透露,女“侦探”比男“侦探”隐蔽性更好,她们能进入一些男“侦探”无法进入的私人场所,获得客户需要的信息。

邱老板原籍湖北,多年商海打拼使他成为资产千万的富翁。与前妻离婚后,他与一个小他十多岁的女子结了婚。

再婚一年后,邱老板喜得千金。但是由于在香港生意太忙,他无暇顾及在深圳的妻女。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妻子花钱如同流水,几乎每月都要花去十几万元钱,邱老板因此怀疑妻子有了外遇。但是他先后找到当地两家调查公司都没有发现妻子有问题。

小蝶和小倩两位女“侦探”到了深圳,正巧邱妻招聘保姆。大学毕业的小蝶凭着优势应聘成功,小倩则在外部负责配合接应。

正如邱老板所料的那样,邱妻果然已有外遇。每当邱老板出门办事时,一个年轻男子会趁夜幕降临时偷偷潜入邱家,邱妻竟然也大胆不避讳,把女儿交给小蝶照顾,然后把相好带到自己房里留他过夜。

一个月后,小蝶初步掌握了该男子和邱妻交往的规律。一天,邱老板再次离家“出门”,夜里,邱妻和相好在房里时,房间的灯突然亮了,站在他们面前的除了怒目而视的邱老板,还有一群和邱老板一样愤怒的家人……

今年9月,江南调查咨询公司收到北京一家服饰公司发来的感谢信,服饰公司赵董事长称女子“侦探”队队员为巾帼英雄,对她们上次卧底查获造假窝点表示感谢。

近年来,北京这家服饰公司因为假冒产品的泛滥,而使企业经济效益迅速滑坡。赵董事长要求江南公司以最快的速度查到制假窝点,掌握证据后通报执法部门将它捣毁。

兵贵神速,两位有着丰富调查经验的女“侦探”素素和小萍被派到前线,她们先从卖假货的经销商入手,找到制假企业的联系电话和确切地址。两个女“侦探”潜入该企业打工,整整一个月,素素和小萍混入这家企业生产一线做服装车工,她们随身携带的“纽扣式摄像头”,将企业制假的流程内幕顺利地传送到接应的同事手里。

第二天,获得举报的工商部门突袭了这家制假企业,从仓库里查出价值七百多万元的假冒服装。

女子“侦探”队队长陶陶说,做女“侦探”其实并不容易,理论、武术、驾驶是每周必修课程,做女“侦探”和男“侦探”一样艰苦,夜间忙到一两点钟;一天调查十几个小时没有丁点收获是家常便饭,干这门活考验的就是一个人的耐力、机智和恒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