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建议3G发牌应考虑电信重组 未来三家竞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5:27:51

一个公开的理由是国际油价开始高涨,这影响了决策者的信心。2001年6月6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基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演时曾对燃油税下马给出了解释:“目前问题是油价太高,28—30美元/桶,去年还是25美元/桶。因此原定下半年实行,但现在看来要推迟。因为你改了,汽油收那么高价钱,但是到时候人家还是设关卡,要收费,怎么办?”

此后几年,燃油税似乎被束之高阁,但几乎每年都会有权威人士出来,给冷却的灶下添上一小把柴火。

2002年1月,金人庆称,“燃油税将择机出台”;2003年1月,仍在国家税务总局局长任上的金人庆表示,出台燃油税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何时出台关键在时机”。

2004年3月,国家税务总局局长已换成了谢旭人。在国务院新闻办记者招待会上他透露,国家财政部、税务总局会同有关部门,已经就燃油税的问题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测算,取消养路费、开征燃油税的工作已经进入审批程序之中,一旦时机成熟将适时开征燃油税。

当年5月,市场又传出“燃油税”将于6月份正式开始实施的消息,但结果证明不过是又一次猜测而已。

权威部门最近的一次表态是2005年1月11日,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谢旭人宣布,经过几年的研究,我国在征收燃油税方案上已有了初步的意见,目前需要选择一个比较合适的时机征收燃油税。

3年多下来,国家税务总局主官虽然不断表示燃油税将择机出台,但“合适的时机”却始终没有到来,搁置的理由仍然是“燃油税改革方案出台受价格因素影响,原油价格居高不下,需考虑各方面因素”。

在今年年初谢旭人表示燃油税出台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后,位于上海的东方证券研究所对中国燃油税政策进行了专门研究,随后出笼了一份名为《燃油税政策解析》的研究报告。报告认为,油价高位时征收燃油税,消费者并非不能接受,而且开征燃油税是目前最有效的节油方式。

报告因此指出,燃油税难产,归根到底是中央、地方各个行政部门利益难以协调的结果。现在涉及其中的部门包括交通部和地税局。交通部、地税局开征几十年的养路费、车船使用费等转成燃油税,从此将进入国税渠道,地税与国税利益矛盾非常直接。

2005年年初,北京市路政局养路费征稽处网站上的一则消息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这则标题为《今年养路费不会‘费改税’北京市开展养路费征缴情况大检查活动》的消息称,今年养路费肯定不会“费改税”,北京市路政局从交通部了解到的确切信息是,养路费“费改税”尚无实施方案,近年不会实施。

该消息还称,燃油税出台的新闻对养路费征收工作已经产生了不利的影响,欠费车辆有所增加。因此年初北京市路政局才开展了养路费征缴情况大检查活动。

交通部门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反应,还是缘于2005年初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谢旭人的表态。

今年1月11日谢旭人再次公开力挺燃油税后,据说引起了各地交通征费稽查部门的注意,重庆市交通征费稽查局专门打电话咨询国务院有关单位,得到否定答案。该局有关官员随即透露,交通部正在加紧制定全国公路养路费征费管理办法的修订,不可能在这种大背景下进行“费改税”。

交通部门对燃油税的出台之所以如此敏感,是因为燃油税当初设计时针对的就是养路费等公路收费项目,触动了交通部门的根本利益。有意思的是,伴随燃油税出台的每一次风波,舆论似乎也都把矛头更多地指向了交通部门,交通部门被称为“最大的拦路虎”。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刘桓对燃油税改革的前前后后十分清楚。刘桓回忆,1998年前后,国务院多次召开了关于燃油税改革的会议,国家税务总局的支持态度很明确,但交通部却提出了两点顾虑,一是燃油税出台后如何保证今后交通建设和维护资金;二是全国的公路收费员工怎么安置。

国家交通部公路司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官员告诉《商务周刊》,现在全国每年征收的公路养路费上千亿元,燃油税要取代的交通收费,除养路费之外,还有公路客货运附加费、公路运输管理费、航道养护费、水路运输管理费、水运客附加费等。如果以这些收费的总量作为确定燃油税税率的依据,那么按照中国当前的燃油消费总量计算,燃油税税率将达到50%以上,如此高的税率将由此引起一系列的经济乃至社会问题。

但采访中一位研究财政问题的专家却认为,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本。“问题的根本在于,燃油税出台意味着交通部门将失去很大一块资金管理的权限和资金使用的灵活性。”他指出,养路费等最初属于预算外资金,除上缴中央小部分外,绝大部分属交通部门自收自支,其经费来源比较充裕,交通部门用起来很灵活。虽然1997年左右这部分资金也纳入了预算内资金,而且在财政部开设了专户,但怎么使用还是由交通部来决定,财政部管理并不严格。但如果变成税收以后,这部分资金就真正成为了预算内资金,管理就很严格,必须专款专用,而且必须走项目审批的过程。

2002年初,湖北省地税局完成了一份《开征燃油税的正负效应研究》的课题报告,报告也指出,开征燃油税对交通部门影响很大,一是预算内与预算外脱钩;二是事权与财权分离,交通部门宏观调控乏力。养路费等规费由交通主管部门直接征收,属地方所有;燃油税改革后,全部属于中央收入,中央宏观调控能力得到加强,但具有事权的交通部门没有了财权,事权与财权分离,交通部门自主调控能力自然削弱。

“人员安置也是一个大问题。”刘桓介绍说,1990-2000年期间,国家税务总局和交通部进行过意向性会谈,国家税务总局答应解决12万路桥收费员工的安置。交通部很快拿出了一份报告,但其中12万却变成了27万。税务总局随之也拿出了一份报告,说12万人员的安置税务系统已经很勉强了,现在一下子多出那么多人,税务系统肯定接受不了,整个地税系统也才30万人。双方为此争执不下。

交通部公路司那位官员也私下认为,2000年前后燃油税推出计划泡汤,其实与当时需要安置27万路桥收费人员有很大关系。这一问题如果没有更高权威部门出面,靠交通部和税务总局很难解决。

但显然,交通部门希望维持原有的利益格局。在2005年1月20日召开的全国“区域交通发展规划研讨会”上,交通部综合规划司司长董学博表示,收费公路政策是不能动摇的根本。他举例说自己去年曾去美国了解为什么美国也恢复收费公路政策,令他意想不到的原因竟然是,美国的燃油税收入已经难以支撑现有州际公路系统的维护,新建的高速公路只能靠收费公路来筹措资金。他以此为理由强调:“今后我们面临的将是新建和维护高速公路的双重压力,必须继续坚持收费公路政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财政部的最新意见是希望在2005年年底前,将两税合并与燃油税一并推出。由于两税合并要降低内资企业所得税税率,势必导致财政减收;而开征燃油税,即使按不增加纳税人负担的思路,也意味着养路费及通行费等将转变为税收。这也符合“既不增税也不减税”的设想。

但是,各种利益协调的难度和国际油价的压力使得更高决策层更难于拍板。

今年,国际油价曾一度突破70美元一桶。更多的专家和业内人士判断低油价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目前的形势很尴尬。”坐在亚洲开发银行北京代表处的办公室里,彭龙运坦言:“2000年的时候,大家都认为应该开征燃油税,当时国际油价才20多美元,但决策部门还是认为油价太高,要等油价降下来,但直到今天机会一直没有来,油价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越来越高。”

批评者一直认为,高油价是决策层在燃油税开征问题上难以下定决心的一个借口,因为燃油税开征所涉及到的利益主体太多。

在9月2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草案中发出警告:由于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和国际石油公司目前在石油生产和提炼方面的投资过少,原油价格在5年内难以下降。采访中多位专家都强调,在目前的形势下,如果不改变旧有思路,在燃油税开征问题上决策者将更加“骑虎难下”。

全国政协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陈清泰认为,尽管燃油税问题讨论了很长时间,但一提到燃油税,很多人只想到“费改税”,只把它当作一种税费征收方式的改变,而忽视了燃油税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引导企业和消费者行为的手段,是国际上通行的通过经济杠杆促进节能的重要政策。

“燃油税开征是越早越好,不能再等了。”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副所长周凤起也认为,“在目前的高油价时期,燃油税更应该出台,以利于节能和引导消费。”

有批评者认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政府内部缺乏协调与平衡。在燃油税问题上,面对多方利益主体,靠相关利益部门自己解决矛盾是不现实的。有专家甚至建议,可以由国务院的一位副总理专门负责协调燃油税开征中的部门利益。

新闻回放:20日9时许,长春市繁荣路人民大街至亚泰大街路段一工地挖出数枚炮弹。15时许,警方专业排爆人员赶到后徒手挖弹,当日找到40多枚炮弹,现场仍有大量炮弹未被挖出。

本报讯(记者李志刚)昨日14时许,长春警方再次来到排爆现场,4名排爆专业人员利用金属探测仪展开搜索。截至17时许,加上20日挖出的40余枚炮弹,排爆人员在该处已发现炮弹105枚,其中1枚圆柱形的炮弹经防化专家初步检查,怀疑是毒气弹或发烟弹。

昨日16时许,两名防化专家赶到现场,在对该可疑炮弹简单观察后,所有排爆人员撤离,排爆工作暂时停止。两名专家戴上防毒面具,利用专业设备对该可疑炮弹进行了检查。16时50分许,两名专家检查完毕并离开现场。

在现场指挥的长春市公安局六处二科韩科长说,该枚可疑炮弹可能是毒气弹或发烟弹,如是毒气弹将非常危险。韩科长介绍,两日来,排爆人员在该处已发现105枚大小不等的各类炮弹,除该枚疑似炮弹外,均为常规弹,不过仍有部分炮弹引信完好,如处理不慎,仍有爆炸可能。

目前,土堆中的炮弹已清除完毕,但水沟中仍有大量炮弹未能挖掘。21日晚,警方再次派人看守现场,22日将继续挖掘。

据附近居住的老人说:“这一带就是过去的‘南大营’,驻着好多军队,听说这还做过张作霖的马场呢。”一位老大爷说,这里过去还有多个炮楼,去年最后一个炮楼才被拆除。

据了解,民间所说的“南大营”即“南岭大营”,在东北被日本侵占前,就其军事意义与驻扎的兵力来说,仅次于沈阳的北大营。上世纪20年代,长春南岭大营始终是驻有重兵的地方,原东北军将领们对此极为重视,张作霖曾多次派人来此视察,张学良也曾在此检阅过南岭驻军。1928年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夕,长春的中国驻军中以南岭大营为最多,有炮兵团、步兵团,其中炮兵团拥有各种火炮数十门。1931年,长春沦陷后,南岭大营驻进了日军。1945年8月,日本投降,苏军进驻长春,南岭大营的一部分营房被用做战俘营。苏军撤走后,直至国民党盘踞时期,剩下来的营房大部分崩塌残破。

最近,有市民举报经常接到一些推销“处女服务”的骚扰电话。这些不法分子专门拨打一些号码有特色的手机,向对方推销“绝对保密安全”的处女上门性服务,由此赚取高额介绍费。广州市公安局接报后迅速成立专案组,两次出击成功捣毁了两个卖淫团伙。广州市公安局昨日公布,两次行动中共抓获违法犯罪人员14名,并对其中9人刑事拘留。

近日,有市民向广州市公安局举报,收到手机号为13710602XXX、13697480XXX或13560143XXX的陌生人打来的“神秘”电话。如果是女士接听,对方马上挂机,如果接听电话的是男士,电话里便会传来娇滴滴的女子声音,称可以安排“处女”提供上门性服务,每次收费2000元~5000元,绝对保密安全。

这些陌生女子的神秘电话令一些有色心歪念的“风流客”心猿意马起来,觉得对方提供的处女“高级服务”确实不错,便与对方讨价还价。等双方价格谈妥,并约好时间、地点后,拨打电话一方就安排年轻的“处女”前往嫖客事先订好的酒店、出租屋或民宅进行卖淫活动。肮脏交易完毕,看到上门服务的女子果然是“处女”,有特殊癖好的嫖客的畸形心理得到极大满足,而卖淫女也如愿得到高额的嫖资。

接报后,广州市公安局有关部门迅速开展侦查。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成立了专案组,会同有关部门经过连续数日侦查,发现这是有组织的介绍卖淫案件。办案民警逐步摸清了电话招嫖人员的活动时间、地点等规律特点,以及电话招嫖窝点和固定嫖宿地点,并初步查明团伙成员的情况和组织活动方式。

9月28日凌晨,专案组分为五个小组分头出击,对介绍卖淫团伙成员全面展开抓捕行动。从小车里、出租屋内、网吧、小区住宅区揪出正在性交易的男女,还有卖淫介绍人。

当晚,在广州体育馆环场路边,停靠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此时,一场肮脏的交易正在车内进行。车上的两名男女绝对想不到,民警的利眼已经盯住了他们。时机成熟!民警迅速上前,现场抓获了正在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郭×茹、颜×发两人。

同时出击的另四组民警也各有斩获:一组民警前往天河区棠东龙门东街七巷某出租屋,当场抓获涉嫌介绍卖淫的杨×,并在客厅内查获黑色背包一个,内装有4把长砍刀、1把匕首、6把消防斧。前往天河区棠德南路某网吧的另一组民警则顺利抓获涉嫌介绍卖淫的袁×军、张×勇、王×亮3人。在天河区棠东龙门东街八巷某出租屋,民警当场抓获涉嫌介绍卖淫的蒋×华、张×2人。在天河区某住宅小区1602室,民警当场抓获涉嫌介绍卖淫的戚×凡及卖淫女王×华、夏×兰等3人。

10月16日晚,专案组民警根据事先掌握的线索,分成两个小组再度出击。在白云区石井镇小坪村小坪中路某出租屋一个介绍“处女”卖淫的窝点,一组警力当场抓获涉嫌介绍卖淫的石×阴,而另一组警力在白云区西槎路简亭巷某大楼704房当场抓获正在进行卖淫嫖娼活动的何×玲、王×华2人。

据警方介绍,专案组成功捣毁白云区、天河区两个通过电话招嫖介绍假处女卖淫的团伙,抓获违法犯罪人员14名,目前,这两个团伙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其他参与卖淫嫖娼的人员被警方依法处理。

据办案民警介绍,与以前的招嫖团伙不一样的是,刚破获的招嫖集团已经形成巨大的作业链,团伙成员有固定的组织分工,而且分工严密,共同非法牟利。通过电话招嫖介绍假处女卖淫成为当前社会上一种新型的违法犯罪方式。

这两个团伙作案时,专门挑选一些有特点的手机号码进行拨打,比如一些吉祥号、特殊号或早期号都成为首选招嫖对象。据团伙成员介绍,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凭猜测断定这批号码的用户一般经济实力不俗,才会有与众不同的手机号。而团伙内有专人负责拨打并记录招嫖电话,他们通常以不用做身份登记的非入网手机拨打,如果打过去后是女士接听,即马上挂机;如果接听电话的是男士,则会由一名女子用娇滴滴的声音推销“处女”性服务,并负责讨价还价,敲定交易地点等。

因为招嫖集团最主要是靠赚取高额的“介绍卖淫费”,因此团伙内对成员实行分工,有固定成员负责控制并安排卖淫女外出卖淫,保证成功介绍卖淫一次收取嫖资2000元~5000元不等。

团伙还设专人负责收取卖淫费用。卖淫女一般得到30%的利润,其余70%的利润则由团伙成员分得

此类案件中,团伙成员在招嫖电话中总强调自己提供的卖淫女保证是处女,但实际上,上门提供性服务的卖淫女均不是。那么,团伙是怎么样骗过“风流精明”的嫖客的呢?原来,为达到欺骗目的,卖淫女在外出卖淫前,都会用海绵球吸附事先准备好的黄鳝血,再将经过处理的海绵球塞入体内。卖淫女一旦与嫖客发生性关系,海绵球内的黄鳝血流出,从而完成假扮处女的过程。团伙内还有专人负责提供伪装处女用的黄鳝血。

(本版撰文时报记者何雪华通讯员张毅涛陈立雄于海彭本版图片由广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提供)

本报讯(记者史永庆)在开县民工惠州被打的1016案件侦破提速的同时,有关死难民工的赔付问题也提上记事日程。昨天,开县工作组与惠州有关部门就善后的赔付问题进行首轮磋商。

开县副县长张红心再次与惠州市负责此事的市政府巫汉强副秘书长磋商案件侦破事宜。张红心说,目前案件已经有了实质性进展,两名调度人员被刑拘。张红心希望博罗县公安局加快对死者尸体的检验,并尽快拿出结果。

而下午3点20分,开县劳动局田副局长也与惠州水利局、劳动局、东江水电站施工方等,就死伤人员善后的赔付问题进行首次磋商。在伤者医疗费用、伙食费、护理费以及因伤造成的误工费等方面都达成了一致:施工方不仅要承担伤者所有的医疗费用,同时还要按照每月各600元的额度,支付伤者的伙食费、护理费以及因伤造成的误工费。

另外,关于两名死者,开县工作组提出按照伤害罪,每人赔付40万元以上,共80万元以上。惠州方面认为目前案件尚未定性,这一金额待定性后再确定。

本报讯(记者易靖实习生夏丽敏)昨天上午,一女孩爬上人民大学公共教学三楼3409教室的窗台,来回挪动5分钟后跳下,身上多处骨折。

一名李姓学生说,女孩站的窗台离地面有约10米高。“教学楼下聚集了100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女生不要想不开。”这名女生嘴里喃喃地说着话,在窗台上来回挪动,5分钟后,她突然站直跳下来,摔在楼前一块草坪上,仰面躺在地上,左手腕流血。

海淀医院外科急诊的左大夫说,跳楼女孩的盆腔、腰椎等多处骨折,左手腕有被割破的刀伤口,内脏出血,情况非常危险。下午4点多,病情基本稳定的女孩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据了解,这名女孩姓罗,今年22岁,安徽人。在一旁守护的人民大学培训学院王老师说:“警察从她身上找到了身份证和一张自考报名证,显示她是科技经营管理学院毕业的学生,可能是在人大的3409教室上自习。”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