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角自述受害经过:安琦多次企胁迫我就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24:42

在救援行动中,沈阳市120急救中心调派了3个区7辆急救车赶到现场救援。至昨晚17时,来自4家医院的统计显示,共收治19名伤者,医生说伤者大多为外伤,没有生命危险。

记者还了解到,因为大雾,昨日8时50分开始,省交通安全管理局已经将京沈高速沈阳段、鞍山段、盘锦段和锦州段封闭,禁止车辆再上高速,但已经在高速上的车辆发生了车祸。

车祸发生后,交警部门立即采取分流的方法疏散堵塞的车辆。昨日14时,京沈高速高花段恢复通车。

大雾的早晨,杨宝林开着货车,和妻子、货主从山东向黑龙江赶路,正行驶在京沈高速上。

两下猛烈撞击后,他和妻子、货主被夹在撞瘪的车头内,他被先救出送到医院并与妻子失去联系,不知妻子是死,是活?

杨宝林还不知道,就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该路段发生了7起车祸,60多辆车撞在了一起,造成2人死亡,29人不同程度受伤。

后面的货车发现前面车辆肇事,放慢了速度,但货车后面的车却没有减速,撞在了一起,随后就是一声声的碰撞声不时响起

昨日10时左右,大雾未散,能见度不到10米,记者跟随消防人员赶往最严重的事故现场:京沈高速656公里处,有两辆货车相撞后已经起火燃烧,浓浓的黑烟呛得周围的人捂鼻躲避。货车上的货物大部分被烧,后面的货车车头被烧得只剩下了撞瘪的铁架子。

从656公里开始5公里内,记者粗略数一下,共有57辆车不同程度被撞,大部分都是货车和大型客车。其中一辆拉煤的货车为了躲闪前面被撞车辆,撞破高速护栏冲进了路边的田地。

在652公里处有3名伤者躺在地上,一名伤势较重的伤者正在痛苦地呻吟。据了解,救援人员将人救出后,救援车辆和医护人员都无法马上到达,只能在地上铺上些棉被、衣物等,将受伤人员暂放在上面。

一名司机说,车祸最初发生在8时40分左右,因为一辆轿车被追尾,就在双方协调解决问题的时候,因为雾大、能见度低,加上雪后路滑,后面的货车发现前面车辆肇事,放慢了速度,但货车后面的车却没有减速,撞在了一起,随后就是一声声的碰撞声不时响起。

“你们知道有个被困在车里的女子怎么样了吗?她是我妻子……如果碰到我妻子,就帮忙转告一下,我没事儿。”

11时25分许,消防队员营救出距第一事故现场5米远的两辆货车中最后两名受困者,男子已经死亡,女子救出后被医护人员急速送往医院。

目击者说,她丈夫为该车司机,但已先期被消防人员救出,送到医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在医院采访时,记者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杨宝林,满脸是血的他知道记者从现场回来就问:“你们知道有个被困在车里的女子怎么样了吗?她是我妻子。”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杨的妻子就是消防队员最后救出的女子,当记者告诉他妻子没有生命危险时,他瞪大的眼睛略微放小,但因联系不上,杨恳求记者,如果碰到她妻子,就帮忙转告一下,他没事儿。

他一边跑一边喊:“前面出车祸了,慢点儿!”就在他跑的过程中,有位司机递给他两个红旗,随后他拿着红旗,继续向前边喊边跑。

“多亏他了,要不还不知道多少车被撞呢!”在采访过程中,在多位司机的口中,记者知道了一位辽阳的司机,他在651公里处被撞后,没有受伤的他,开始向西跑,而且一边跑一边喊:“前面出车祸了,慢点儿!慢点儿!”就在他跑的过程中,有位司机递给他两个小红旗,随后他拿着小红旗,继续向前边喊边跑。

沈阳市消防支队周学平副支队长介绍说,从9时30分开始,200名消防队员共救出不同程度受伤人员29名。有两人因为被撞严重而死亡。19名受伤人员先后被急救车送到了附近医院。

记者在医院了解到,伤者大多为外伤和骨折,除一名22岁的伤者造成左下肢、左肩、手部多发性骨折脱位和一名因第五脊椎前脱位的伤者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外,另外17名患者均无生命危险。

记者了解到,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封闭高花高速路口,所有北京方向来沈的汽车,在高花收费口处被责令下道,但在沈阳和高花段有上千辆车滞留。昨日12时,交警部门开始清障并采用分流的方法输导交通。一部分逆行从沈阳收费口处出站,一部分掉头从高花收费口下高速。

为此,记者昨日采访了沈阳市交警支队事故处的副处长赵杰和工作在一线上的普通交警,提醒司机如何安全行车。

赵副处长介绍,按照路面的类型划分,恶劣天气下,高速公路是交通事故的重灾区。因为雨天、雪天、雾天等恶劣天气会给司机行车的视线带来障碍,能见度较差,路面较滑,而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车速往往很快,因此容易引发交通事故。这样的话司机就要减速慢行,注意瞭望。

和高速公路相比,市内车流较为集中,车速相对较慢,交通事故多发于第一场雪后或者是路面积雪刚刚清除完毕的时候。

第一场雪后,司机对路况不太了解,容易产生刮碰的小事故;而路面积雪清除完毕的时候,司机朋友开快车的心理得到释放,而此时的路面较滑,因此也容易肇事。

许多在一线执勤的交警还认为,现在市区的路况越来越好了,车速也越来越快,而行人和非机动车时常违章,这样在路口交会处很容易发生事故。

晨报讯(记者刘凌)昨日10时30分至10时45分许,因大雾路滑,沈阳市于洪区沙岭镇102国道沙岭收费站处发生20余辆车连环追尾事故,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由于当时天下大雾,能见度不足50米。一辆货车撞上了收费站前的水泥桩,货车损坏并不严重,于是,司机准备倒车驶入收费站,但不想被后面赶来的面包车追尾。随后,紧跟着面包车的4、5辆汽车依次追尾。5分钟后,又有十多辆车撞在了事故车上。

晨报讯(记者吴海涛)昨日,沈阳市铁西新区工人村农贸市场门前发生一起肇事逃逸案,一辆外地奔驰车撞伤老汉后逃掉。

据悉,奔驰车挂黑龙江省牌照,目击者已经把号码提供给了铁西区交警大队。

任大爷的女儿气愤地对记者说,“当时那车撞人后都没停下来,幸好有目击者记下了肇事车的车牌号码。”

晨报抚顺讯(记者傅广新)1月13日23时许,抚顺将军桥上不到百米的桥面上,30分钟里分别发生3起车祸,7辆汽车相撞。

数名目击者证实,车祸发生后,现代车上下来三名男子,身上酒气很大,不久3名男子离开现场。

现场交警分析,车祸中可能有人属酒后驾车。此外,夜黑路滑是肇事的客观原因。

晨报讯昨日上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的钱朝虎宣布了省高院维持一审判决的裁定。当日下午,钱朝虎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2005年4月18日,钱朝虎到合肥濉溪路桥西侧一家美容院,将张某带到租住房内嫖宿。次日晨,钱朝虎准备再次与张某发生性关系时,两人发生口角,钱拿起菜刀朝张某猛砍,致其死亡。随后,钱将张某的尸体用菜刀肢解油炸后,装入垃圾袋,分数次扔到附近的垃圾中转站。5月19日,钱朝虎经公安机关传唤归案。

法院庭审时,钱朝虎承认嫖宿确有其事,但是否认杀人。至于房内留下的可疑血点,他解释可能是前面租房者留下的。因死者尸体无从找到,公安人员侦破时采用了基因鉴定的手段。经鉴定证实,钱朝虎租房处所发现的血迹和人体组织系被害人张某所留。

2005年11月18日,合肥中院一审认定被告钱朝虎故意杀人罪成立,一审判处其死刑,赔偿受害者家人经济损失49986元。(邢葶胡明艳肖献松)

中新网1月15日电对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表示希望两岸尽快三通,也欢迎台湾各界人士到访大陆,台“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陈水扁应该珍惜这一次的机会,如果陈水扁愿意,他很乐意担任两岸沟通的桥梁。

据台湾媒体报道,在获悉胡锦涛再度向台湾释出善意后,王金平立即呼吁陈水扁把握良机。他说:“非常难得的机会,政府应该要把握契机,开启两岸重新接触的好机会。”

王金平又表示,如果陈水扁愿意,他也乐意担任两岸沟通的桥梁。他说,他如果有需要他去的话,他非常乐意代表台湾前往大陆,与大陆方面接触、讨论。

报道指出,陈水扁的元旦讲话,外界解读两岸政策趋向紧缩,而胡锦涛再向台湾释出善意,岛内分析认为,不仅王金平到访大陆的可能性非常高,甚至“阁揆”人选,王金平并未出局。

中新网1月15日电正在福建考察工作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14日在厦门海沧台商投资区考察工作并亲切会见在这里投资兴业的台商代表时,再度表达盼望两岸民间行业组织尽快商谈实现直接“三通”。国民党方面晚间表示,球现在在陈水扁这边。而台湾当局相关部门则迟未正面响应。

综合“中央社”报道,国民党中央政策会副执行长张荣恭表示,大陆制定反分裂法后,全力促进两岸经贸。他认为,球现在在陈水扁这边,除非陈水扁拒绝“三通”。

国民党大老、台当局“立法院长”王金平晚间也表示,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当局应该把握契机,开启两岸“三通”协商的机会。

大陆媒体报道胡锦涛此次重要讲话后,台湾媒体亦作迅速报道,并强调,胡锦涛会见台商时表示实现两岸直接“三通”有利于推动两岸的经贸合作。“中央社”引用胡锦涛的话说:“两岸‘三通’也是台湾广大的工商界朋友强烈的愿望,为什么要绕一个大圈子,使得台商整天在路途上很劳累?”

但台当局“总统府”对此暂不响应,仅表示,“已知道此事,将进一步了解胡锦涛的谈话全文及谈话动机”。

民进党秘书长李逸洋晚间则称,“三通”牵涉“公权力”,这席话只是“统战”。

涉及“三通”问题的台当局“交通部”亦表示“暂不评论”。而台北市航空运输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则表示,在两岸协商议题上,公会只是受委托单位,一切等当局决定。

本报讯(记者王卡拉)昨日下午1时50分,一辆无牌切诺基警车由南向北通过快速公交专用道,行驶至丰台木樨园桥南1公里处时,将一位推着自行车过人行横道的妇女撞倒,该妇女头部出血,随后被送往医院。据现场一名警察称,他们是押着疑犯执行公务,临时占用专用道。

事发现场的快速公交专用道未完全封闭,有条人行横道穿过专用道。肇事警车停在人行横道北侧,车后是一条长约30米的刹车印。一辆自行车倒在左侧花坛内,地面散落着些许警车上的车灯碎片。

据目击者李先生说,伤者年约三四十岁左右,事发时警车速度很快,被撞的人正好推着车穿过专用道。警车从人行道南侧10多米的距离就开始刹车,但最终还是把推车的妇女撞得飞出一两米,被撞妇女坠地后,前额和后脑勺出血。

李先生说,事发后,警车上的人下车查看了妇女的情况,“两人都没有穿警服。”其中一人掏出手机打电话。随后,救护车赶到现场为妇女包扎后将其送往医院,现场围观人称被撞妇女的伤势看起来不是很重。

事故发生后,3辆快速公交车受影响。司机贾春利说,公交车不得不停驶,让乘客换乘,并及时通知随后的公交车提前绕行到外侧车道。“我觉得不管是社会车辆还是警车,都不应该跑到专用道里边来。”

围观群众岳先生说,肇事司机是名穿羽绒服的男子,“交警问话时,穿羽绒服的男子说车子没挂牌。交警对肇事司机说是警车违章。”

昨日下午2时40分左右,现场一名警察称,当时肇事警车正在执行公务,车上押着疑犯,所以临时占用了专用道,当时车上闪着警灯。事发后疑犯被转移到另一辆警车上送走了。车子未挂牌是因为在换京OB的牌子,新的还没换上。

昨日下午3时左右,在交警做完现场调查后,肇事车沿着专用道离开了现场,后面的三辆公交车也跟着启动。

现场围观群众中,有人建议在事发地段修过街天桥,因为来来往往的人太多。

公交司机贾春利也表示,专用道应该完全封闭,现在社会车辆进入公交专用道的事天天都有,“快速公交快不起来,有人老翻围栏穿梭,公交撞人的事也时有发生。”

丘小庆教授昨发《严正声明》否认网上传言,美著名学术刊物《自然·生物技术》介入调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