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夫妇冷冻复活实验失败 本周将火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27:02

根据UT斯达康的裁员预测,其全球裁员成本在2000万~2500万美元,主要用于发放员工补偿金。UT斯达康相关人士拒绝透露具体的补偿金制度,但据UT斯达康内部员工透露,在UT斯达康工作满3年的普通工程师,其裁员补偿金就达6万~10万元人民币,且据称,中国公司裁员补偿中的3.6万元人民币以下部分无需上税,超出部分才缴纳个人所得税。因此该公司的裁员在“金钱”护驾下基本没有什么阻力。

业内人士认为,UT斯达康的这一裁员标准仅次于当年朗讯裁员(2000年~2003年间),这多少挽回了UT斯达康被赞为“亚洲最佳雇主”的颜面。

据国内权威咨询机构诺盛电信咨询高级分析师韩小冰分析,UT斯达康此次裁员主要是为了更好地加强其3G和IPTV(吴鹰认为,IPTV的市场比小灵通还大)这两大业务的发展。近年UT斯达康为在这两大业务上取得突破,已通过收购或购买技术等形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此外,UT斯达康公司与电信、网通“特别好”的合作关系,将为其承接两大巨头的3G和IPTV订单打下基础。

方先生是一名外地来杭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今年30岁,工作5年了,有吸烟嗜好。父母均有退休金和医疗保障,身体健康,短期内无须照顾。此外,方先生最近正进入“恋爱季节”,爱情开销较大。

基本财务状况:小方目前在下沙经济开发区的一家外企从事财务工作,月平均收入8000元,银行存款40000元,股票市值40000元,但已被套,损失近20000元。现有经济型轿车一部,养车费用每月约800元,每月支付房租1000元,日常生活开销每月1800元,交际费用每月3200元,不可预见开支每月500元。

保障情况:单位有社会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60岁时每月可领取1200元退休金。无商业保险。

近期生活目标:打算两年后结婚,结婚时出国旅游;计划在33岁前购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

对于方先生这样的恋爱中的单身汉,应该如何理财,才能实现资产最大化呢?

先从方先生的家庭财务分析,方先生的个人经济状况有如下特点,属于中等偏高收入群体,同时,从支出来看,属于高消费群体,最终每月只有700元的财富积累,不到月收入的10%,积累明显偏低。如果两年后买房、结婚,那将使家庭固定支出大幅上升,未来经济负担将加重。

但方先生以及父母均有基本保障和保险,没有后顾之忧。方先生具有一定的投资意识和风险承受能力。

通过以上分析,建议方先生在控制消费和投资理财上“双管齐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轻松地拥有爱情和房子。建议具体如下:

方先生目前所从事的职业未必能够用到全部技能,或是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后尚有多余精力。建议其克服惰性,充分发挥潜力,利用所学的财务知识做第二职业等。杭州的中小企业很多,方先生可以利用自己在外企的工作经验给这些小企业兼职做财务顾问,也可考虑到一些职高兼职上课等,这既是单身汉时期的一种难得体验,同时也可积累丰富的知识和可观的资本。

开源固然重要,节流也不可或缺。按目前每月只有700元的积累,占收入的10%还不到,这样的积累方法对于两三年后的巨大支出,显然难以适应。因此,建议在不影响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尽量节约开支。首先可以考虑戒烟,这对身体健康和节省支出都非常有利;其次,降低社交费用,提高月储蓄月收入的比例,至少在25%以上较为合理,也就是每月积攒2000元。

方先生作为典型的工薪族,处于事业的发展初期,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自己去打理股票,再加上股市近年来一直处于熊市,势必导致他在股票投资上无所收获。与其在股市盲目投资,不如让专家来理财。

虽然基金品种很多,但是较为适合方先生的是股票型基金和货币市场基金。在整体的投资计划上,主要以股票型基金为主,货币基金为辅,品种可选择积极成长类的股票型基金和老牌货币市场基金。具体的可以把近60000元的积蓄投资在股票型基金上,每月的2000元可以买入货币市场基金,然后定期按比例转为股票型基金,采用复利投资方式。

另外,还可以将资产分为几份,分别投资于保险、国债、股票、定期储蓄或保险、活期储蓄、风险投资等多项组合。这样一来,无论是应急用钱,还是保值增值,都可以照顾得到。

通过这样循序渐进的积累和投资,预期未来资产总额将在20万元左右。这样,方先生在3年后丰收的不仅是爱情,还能首付买一套市郊价值70万元以下的两居室房子了。

如果实行更为灵活的汇率机制,允许人民币在更大范围内浮动,中国经济各行业将如何相应而动

人民币升值对我国宏观经济运行和各行各业可能带来的影响是错综复杂,也难以准确估计的。经济学家们关于人民币该不该升值的争论很大程度上来自对人民币升值影响的不同估计,因为这种影响实质上就是我们每一个企业和个人将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和可能得到的好处。

6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05国际货币会议中央行长论坛”上表示,中国的汇率改革必须对本国国民负责,因此首先要详细研究人民币升值对国内行业产生的影响。

虽然没有人能够准确地描述这种影响,但是只有尽可能周全地考虑到种种的影响,才能够在应对人民币升值压力时进退有序、心中有数。而具体到特定的行业,则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这一波的人民币升值浪潮中,纺织行业从一开始就处在风口浪尖上。如果人民币升值,纺织业形势严峻

据初步估算,人民币每升值1%,纺织行业出口产品的营业利润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棉纺织行业约下降12%,毛纺织行业下降8%,服装行业下降约13%,出口依存度较高的服装行业受到的损失较大。

对于大公司来说,如果本身的利润率高的话,可能导致的利润率下降的幅度会小一些,同时如果公司产品在国际市场具有一定的占有率,则提价的话语权会高一些,这样带来的负面影响会略小。但是如果人民币的升值幅度过大或者出口持续的升值,则利润率的下滑不可避免,再加上议价能力的趋弱,则升值所导致的边际负面效应会扩大。

华东政法学院商学院名誉院长、博导汪康懋教授告诉记者,假如人民币升值3%的话,纺织行业出口可能会下降30%,很多依靠低附加值产品、低价竞争的中小企业将难逃倒闭的厄运,同时将带来数以几十万计的失业者。我国纺织企业的员工多为中低收入者,如果失业,将引发出其他社会问题。

房地产业是另一个敏感行业。人民币升值将使调整中的房地产业面对大量热钱恶炒的巨大压力

种种迹象表明,国际游资早已栖身国内房地产业,其中有的就是赌人民币升值才进入内地房地产业的。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导杨帆告诉记者,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货币面临升值压力或者货币持续升值时,在升值前如把外币换成本币,一旦本币升值,投资者将本币兑换成外币就能够获得与升值幅度相应的收益。这促使投资者追逐该国及地区资产,而最有吸引力的是股票和房地产,因为投资者不但能获得升值收益,而且能获得股票和房地产本身增值的收益,可以说是赚两头的钱。由于目前我国的股票市场持续低迷,所以大量国际游资涌进房地产市场。

汪康懋教授向记者透露,就他所掌握的情况,目前上海房地产市场大约有50%的外来资金炒作,一些背景不清的俄罗斯资金市中心区域的高档房一买就是20套。这些完全以炒作、套利为目的的外来资金直接危害了我国经济的健康运行。

假如我国进行汇率调整,目前来看方案不外乎一步到位式升值和渐进式升值两种。如果是一步到位式,游资对房地产市场的危害相对较小———这种情况下,国家可以通过种种手段对游资进出进行限制,因此也更具可取性。但是,由于无法预测升值幅度,如果这种调整方案导致货币高估,那么对整体经济运行带来的危害更大。从国际经验来看,不少金融危机都是因为货币高估导致的。如果采取渐进式升值方案,游资带来的压力就相对较大:每次汇率的小幅调整,都会给市场带来更大的升值预期,更多热钱会通过各种渠道不断流入市场,从而造成房地产市场更多的泡沫。

对我国金融业来说,汇率变动最大的风险来自人民币升值之后可能出现的贬值

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副教授章伟国认为,房地产业风险加大的同时也意味着房地产金融风险的加大。因为在房地产市场中,不论是买方还是卖方,60%以上的资金都是向银行借贷的。据估计,目前个人房贷规模约为1.4万亿,主要为房地产抵押的各项抵押贷款约占信贷规模的70%。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人民币升值,热钱完全有可能在高位将手中的房产抛出,这时房地产价格在高位运行的风险将被击破,整个房地产价格下跌不可避免,大量与房地产有关的贷款可能转化为呆账与不良资产。

汪康懋教授进一步指出,由房地产风险所引发的银行业危机,将给我国金融系统的安全性带来威胁,进而阻碍国有银行改革进程,使我国银行业的改革放慢脚步,这是一个连锁反应。

而撇开房地产因素不谈,如果人民币升值,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会给银行业带来影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国际金融系孙立坚副教授分析,人民币升值之初金融业受到的影响不会很大,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银行核心资本缩水,二是外贸企业坏账可能增加。像中行和建行这两家银行的核心资本中包括45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人民币升值对其打击会比较大。如果人民币很快升值,这两家银行的稳健性指标就会降低。现在这两家银行正在积极寻找海外战略投资者,人民币升值将直接影响它们向海外投资者的要价,进而影响上市进度和银行业的整体改革。当然除了建行和中行以外,其他银行核心资产中外汇资产的比重并不是很大,因此这个问题对整个中国银行业来说并不十分明显。

还有前面提到过的从事一般贸易的外贸企业在人民币升值中受到的影响较大。当人民币随着美元一起贬值时,国内廉价的劳动力能够以更低廉的价格出口,并在国际商品市场上获得优势。但我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达到60%,这意味着我国经济发展需要依靠外需拉动。如果人民币升值,外贸企业的竞争力下降,创利能力下降,这些企业的还贷能力自然就减弱,从而可能导致银行坏账增加。

正如同专家在分析房地产业风险时指出的一样,一旦人民币升值,大量“热钱”达到目标后将会抽逃资金,到时我国货币又将面临贬值的风险,那时对金融业的打击将很大。

2004年有200多亿元没有外贸背景的国外资金流入国内,来自央行的最新统计也表明,6个月来个人结汇意愿明显增强。在人民币升值战役中,这些源源不断涌入的海外“热钱”才是对我国经济最具破坏性的因素。当海外“热钱”抽出国内时,原先虚假“繁荣”的资产将很快缩水,后果一是令大量投资者破产,导致银行面临巨大坏账风险;二是银行抵押资产缩水,令银行收益面临损失。

因此,有关专家建议,一方面外贸企业要转变生存策略,提高产品附加值,不再仅以“低价”优势吸引海外市场;另一方面,银行需要开发更多的用于汇率避险的金融衍生产品,如外汇远期业务,通过这些业务锁定企业外汇浮动风险。同时,为了避免汇率调整后的坏账急剧增加,国内银行应该高度警惕那些以人民币计价、出现非理性“泡沫”的资产行业,包括以这些资产作为抵押物的贷款。

而另外一个重要对策就是加速发展直接融资渠道。孙立坚认为,从近些年各国金融危机的教训中可以看出,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在金融危机中受到的伤害要远远大于以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直接融资能够分散“热钱”抽走时的市场风险,而不至于冲击银行体系。

有分析指出,如果人民币升值幅度在5%~10%内,对电力和煤炭行业大部分企业不会有显著影响,但石油行业部分子行业会受到明显影响。关键是人民币升值对能源行业的中长期影响巨大

能源行业是影响我国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人民币升值的影响必需慎重对待。

我国部分电力企业利用外债主要是美元和日元,且多属于长期借款。根据我国现行财务会计制度,汇率变动产生的外币折算差额直接计入当期损益,在偿还期之前只影响其财务报表,并不影响其实际现金流。若人民币步入升值通道,遭受巨额汇兑损失的电力行业业绩将有较大改观。

在电力设备投资方面,火电机组30万千瓦以下发电机组都产自国内,燃料也主要是国内采购,人民币升值对这部分火电企业降低成本作用有限。

而对于需进口燃油的企业来说,人民币升值同样也意味着成本降低。以深南电(000037)为例,该公司每年进口重油60万吨,轻油6万吨,若人民币上涨5%,该公司成本将减少6000多万元。

因此,专家建议,电力企业应抓住人民币升值机遇,调整融资结构,在可能的情况下,推迟新机组的采购与基建,从而降低采购成本。

人民币升值对煤炭企业影响较小,因为目前国内煤炭出口量占整个煤炭产量的比重很小,只有约4.5%,所以汇率变动对整个行业的利润水平影响不大;同时国内主要煤炭上市公司基本没有外币负债,因此也不存在汇率对财务成本的影响。

不过国际煤炭价格将可能更具竞争力,国内沿海地区将有可能率先面临价格冲击,部分煤炭用户有可能选择进口煤炭作为燃料。专家分析指出,升值幅度在10%以内的话,将不会对我国煤炭市场价格体系产生根本影响。

因此煤炭企业应密切跟踪和研究煤炭供需形势,适时调整内外销比重;在可能出现的煤炭价拐点前,扩大产能要慎重。

与煤炭行业不同的是,国内油品市场价还没有自主定价能力,进口依赖度较大,市场价格随国际油价的变动而变动,受美元影响较大,人民币升值将直接导致国内石化类公司的原油售价下跌,原油采掘企业的高利润将受到挤压。

对于炼油行业而言,因其原料原油的定价是国际化的,但其产品成品油的定价由政府控制,人民币升值会降低炼油行业的国际原油进口成本,因此对抬高行业利润有帮助。由于成品油价格的定价是区间机制,售价与国际定价相关联,若成品油价格下降幅度小于原油的下降幅度,对炼油行业就会产生实质利好。对于石化行业而言,我国主要进口合成橡胶和合成树脂,出口主要集中在基础化工原料,若人民币升值,资源类化工产品的利润空间将会受到压榨,惟一能够免受影响的是靠非关税壁垒保护的产品,如配额方式约束的进口尿素等。对合成树脂、合成橡胶和合成纤维等中游产品来说,目前进口大于出口,人民币升值,进口产品价格的走低将加剧国内市场竞争,对国内产品的价格会产生压制作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罗戈夫认为,对产品价格产生的影响很小。他说,如果西方政治家认为所有与发展和金融有关的问题都将随中国汇率的浮动而解决的话,那么他们最好能够深思。

罗戈夫在一篇专题文章中说,价格昂贵的电脑液晶显示屏标有“中国制造”的字样,但确切地说应该是“中国总装”。在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典型产品中,仅有20%有高附加值。由于人民币的币值没有影响到其余80%商品的成本,汇率的变化对产品价格产生的影响是很小的。

“欧元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认为,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经济至少将产生6大影响。首先将影响中国出口,给中国出口带来极大的危害;同时,将使中国通货紧缩面临更大压力;导致中国对外资吸引力下降,减少外商对中国的直接投资;降低中国企业的利润率,增大就业压力;财政赤字和银行坏账可能因人民币汇率升值而增加,进而影响中国货币政策稳定。

“货币幻觉”一词是美国经济学家欧文·费雪于1928年提出来的,它是指人们只是对货币的名义价值作出反应,而忽视其实际购买力变化的一种心理错觉。他告诉人们,理财的时候不应该只把眼睛盯在哪种商品价格降了或是升了,花的钱多了还是少了,而应把大脑用在研究“钱”的购买力、“钱”的潜在价值还有哪些等方面。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精打细算,花多少钱办多少事。否则,在“货币幻觉”的影响下,“如意算盘”打到最后却发现自己其实“吃亏”了。

电信咨询机构上周预测我国将在明年发放3G牌照,而政府官员最近透出的风声却表明——3G发牌今年可能性不大

上周,电信咨询机构易观国际对外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将于明年初发放3G牌照。但来自各方的信息显示,目前3G手机终端尤其是国产3G标准的终端设备未完备,加上运营商重组、3G专利等系列问题悬而未决,使得今年内发放牌照几乎不可能。

在报告中,易观对中国3G市场的商用进程进行了明确的预计。易观指出,按中国明年初发3G牌照计算,当年中国3G用户将会达到1500万。2007年中国3G用户将增至4500万,2008年达到7500万,3G业务运营商也将在手机设计、制造及营销方面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

有电信业分析师认为,国产3G技术未成熟、电信运营商重组、3G专利谈判陷入僵局等问题,均对中国颁发3G牌照的时间产生影响,甚至会使得牌照发放时间延迟。

就在上周,有消息说,原定在本月底结束的国产3G标准TD-SCDMA外场测试很有可能延期2周。尽管延期的原因尚未明确,但有分析师认为,目前TD-SCDMA联盟厂商较少,推出的基于这一标准手机终端等设备数量不足,可能是其外场测试延期的主要原因。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