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副总裁坐镇英国 疑为主持与马可尼谈判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15:17

案件性质确定后,安定区公安局迅速组成由局长余宏理任组长的“3·7”专案组,组织30余名警察展开调查。定西市公安局局长李兆一指示市局各部门全力配合侦破工作,争取在最短时间内破案。

要侦破案件必须先确定死者身份。由于受害人的尸体已无法辨认,区内也没有失踪人员的报案记录,查找死者身份非常困难。专案组决定采用张贴寻查通报、在广播电视中播发寻查通报、向手机用户发短信等手段向全社会公布死者体貌特征。3月9日下午,安定区一男子向警方报称,他的一个熟人最近一直没有露过面,其体貌特征与公安机关公布的死者体貌特征十分相似。办案民警立刻将该男子请到公安局对现场拍摄的照片进行仔细辨认,该男子辨认照片后确认死者即他的熟人王某,陇西人,30岁左右,已离异。王某曾在市内搞服装生意,春节前将店面转让后在家休息。

随后,区公安局法医专程赴陇西提取了王某母亲的血样,并于3月12日送省厅进行DNA检验,证实死者确系王某。

死者身份确定后,民警开始对王某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接受王某转让店面的内官中学教师董鹏进入警方的视线。据调查,董鹏于2005年10月将王某的店面转到手后,由其女友经营烧烤生意,案发后店面已停业并贴出转让公告。

办案人员还获知,董鹏在案发当天,即3月7日已与其女友王婷乘车离开定西。种种迹象表明,董鹏很有可能作案后潜逃。警方对董鹏的一位朋友多次做思想工作后得知,董鹏在潜逃前将店面交给朋友转让出租,后在网上与该朋友聊天时说自己在苏州。

确定了董鹏的藏身之地后,定西市公安局派刑警大队大队长景尔林带领抓捕小组赴苏州抓捕嫌犯。3月22日,抓捕小组到达苏州,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董鹏和王婷的藏身之地很快被锁定。3月23日晚,抓捕民警出现在董王二人面前,董鹏沮丧地低下了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

据董鹏交代,他于2005年10月与王某签订了店面转让合同,双方商定转让价为4.4万元。合同签订后,董鹏先支付了1万元,约定此后每个季度向王某支付1万元。此后董鹏的女友王婷在该店卖烧烤,由于生意不景气,到第一个季度结束后,因无力支付转让费,董鹏与王某多次发生口角。

2006年2月17日,王某到店里要钱时与董鹏发生争吵,继而厮打在一起,董鹏操起一个板凳将王某打翻,并用一把剔骨刀将王某杀死。随后,董鹏和王婷将尸体用塑料布包裹后于当晚用三轮车运到距城区5公里左右的凤翔镇柏林村马家庄社,在一个水渠中浇上途中购买的汽油焚烧后草草掩埋。第二天董鹏和王婷将杀人现场进行了彻底清洗。3月7日,董鹏得知公安局发现了王某的尸体,连忙将店面转让的事情向朋友交代后带着王婷逃到苏州,没想到仅过了半个月就被公安机关抓获。

本报讯去年12月13日,37岁的来京务工人员王建民在同仁医院死去。其家属认为同仁医院未能履行“救死扶伤”的法定职责,将医院告上法庭,索赔47.8万余元。昨日上午9时30分,东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昨日庭审,原告方、王建民的父母并未到庭,而是委托北京法准律师事务所单正宏代理。

据单正宏介绍,去年12月11日至13日,王建民腹痛难忍两次被120送往同仁医院,“其间他不停大喊‘痛,救命’。”因身无分文,院方医生用听诊器做了检查后告诉王建民“没有生命危险,你没钱我们没办法给你看。”随后将王建民留在走廊里。13日22时许,医务人员发现王建民死于厕所旁。

单正宏称,由于被告没有履行“救死扶伤”的法定职责才导致王建民死亡结果的发生。为此,王家状告同仁医院侵害了王建民的生命健康权。

同仁医院院长助理田剑称,王建民的死亡是一场意外。他说尸检的结果表明王是窒息性死亡。在医学上推理,王建民当时所患的胃穿孔造成窒息性死亡的可能性很小,这是一个小概率的事件。“在医学上来说小概率的事件,医院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同时田剑说根据对方证人的证词,王建民有长期的酗酒行为。而酗酒行为会使窒息性死亡的几率增高。

祁利刚,原同仁医院保安,去年12月11日至13日在同仁医院急诊楼值班;都贵发,两次随120将王建民送到同仁医院;刘炳华,王建民死去当天留在同仁医院陪伴,当晚7时许离开。

昨日,同仁医院方出示了当时王建民的病例、医院通知家属的电话单,以及部分患者证言材料,证实当时未见王建民吐血、呼救等行为。

单正宏说,整个庭审过程中,同仁医院只有证言,无证人出庭。田剑表示此举是出于对证人隐私和安全的考虑。

单正宏称,庭审最后阶段,法官提出庭上调解,双方均表同意。同仁医院提出,同意在承认医院无过错的情况下,出于人道主义,对王家进行一定补偿,“最多是几万元。”此前,王家向医院索赔医疗费、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合计47.8万余元。

单正宏表示,在事实清楚的情况下,同意将赔偿改为补偿,但金额要让死者家属接受。由于双方分歧较大,未能达成庭上调解,法官宣布择日宣判。

当天下午,身为东城区王府井大街派出所保安的他被告知离开工作岗位,“自己找地方”。祁利刚称,出庭前东城保安公司多名负责人劝其“顾全大局,不要出庭”。

昨晚,王府井大街派出所保安队长证实祁调离工作岗位,但否认此事与出庭作证有关。

去年12月11日至13日,当时身为同仁医院保安的祁利刚正在急诊楼值夜班,目睹了民工王建民死在同仁医院的全过程。当月14日,祁将此事通知媒体。

祁利刚称,今年1月11日,他被东城保安公司从同仁医院调离到王府井大街派出所保安队。当时同仁医院保安队长称,“考虑到你家境比较困难,给你换个好单位。”昨晚,同仁医院保安孙姓队长证实祁当时调到王府井大街派出所保安队。

祁利刚称,得知他要出庭作证的消息,保安公司领导都劝他考虑大局,不要影响公司和同仁医院的合作。

“说句真话,代价可能很大。”昨日上午,祁利刚穿着保安制服出现在东城法院门前,手里拎着行李包。

他说,昨天凌晨2时,他从昌平打车赶到北京出庭作证,他清楚这次作证,工作可能就没了。

昨晚,王府井大街派出所保安队长称,祁私自离开队伍违反纪律,被调离工作岗位,但否认此事与出庭作证有关,也否认曾劝阻祁出庭作证。

昨晚,祁利刚眼圈有点儿红,他称其实挺喜欢这个工作,但做人要对得起良心。他说,当初是他把这个事情捅出来的,这个时候撒手不管,他做不出来。

昨日,黑龙江省政府驻京办事处对外联络处处长徐维新表示,愿意给祁推荐工作。

●去年12月11日晚,外来务工人员王建民在北京站候车室腹痛呕血,被送到同仁医院。

●今年1月5日,王建民家人认为同仁医院没有履行救死扶伤的法定职责,将其告上法庭,索赔47.8万余元。

●2月14日,东城警方公布尸检结果:王建民因异物吸入气管及肺窒息死亡。

本报讯昨日上午,死者王建民家属状告同仁医院侵害生命健康权案,在东城区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双方就三个焦点问题产生分歧,意见不一。

昨天,同仁医院原保安祁利刚在法庭上说,事发时,他正在急诊室值班,王建民两次被送到同仁医院时都出现大口大口吐血的情况,急诊室墙上和地上都有血迹,随后被清洁工清理掉。当时他穿的裤子上也被染上血,现在还有血迹。

同仁医院院长助理田剑指出王建民在医院里大口吐血是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田剑说尸检报告表明死者消化道、呼吸道中均没有残留的血液,“这是最有力的证据,说明死者生前根本没有吐过血”。他说如果连这个基本事实都不存在的话,那么医院就有权怀疑证人的证词是否可信。

王建民的朋友都贵发在法庭上说,他当天亲自将王建民送到医院,看到王建民双手捂着肚子,疼得从担架车上滚到地上,不停喊疼,上衣口袋里的东西都散落在了地上。祁利刚也证实,王建民躺在急诊走廊里大声喊叫,一些患者都反映太吵,休息不了。

对于王建民的大声叫喊,田剑表示在医院里医生有一个常识,也就是叫声越大的人其实就越不用管,“如果他还有力气喊,就说明他并没有奄奄一息”。但同时他强调没有医护人员听到王建民的呼救声。

2005年12月13日,刘炳华在同仁医院陪着奄奄一息的王建民,他给王建民买奶喝,王建民全吐了。当天下午6时30分许,他看王快不行了,跑到一楼急诊室喊医生,一名戴眼镜的男医生称,“一会儿就去。”直到7时许,刘炳华离开医院,医生仍没有过来。

关于证人提出的王建民无人救治的问题,田剑说在死亡发生时并没有医护人员在场。而且当时王建民已经自己离开了医院,离开了医护人员的视线。他说经过医院的调查,当时无人来找医生要求救助王建民。

田剑还说,王建民第二次到同仁医院时,医院已经让他们办了暂借卡,也给他们开了很多项检查的单据,“但是他们自己不检查,这就不是医生的责任了”。

本报讯王建民工友迟俊清(音)此前答应原告在昨日早上会出庭作证,但当天迟未出现。同仁医院院长助理田剑称,在双方当庭质证的时候,同仁医院拿出了迟俊清在东城警方做的笔录,笔录上说他去年12月13日17点离开医院,之后就未回。而迟在为原告律师出示的证词则称,他当晚9点的时候在医院看到王建民脸色发青。

对此,单正宏说,前天上午迟还表示证词属实,愿意出庭作证,“但神色异常”。单律师称他已在法庭上提出申请,应对迟的证词进行调查。

深圳商报《项怀诚表示:社保基金不托市海外投资将展开》“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表示,全国社保基金是老百姓的‘养命钱’,是国家用于社会保障的战略储备,不是外界误以为的社保基金是股市的托市资金。这是项怀诚在刚刚结束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二届理事大会二次会议上说的。他还介绍,社保基金海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已获国务院批准,将在近期出台。社保理事会已在香港开立投资账户,进行海外投资和转持国有股的准备。社保基金海外投资即将正式展开。”

简评:QDII即使推出,也只是造成股指的短线震荡而已。一季报预期较好的品种、例如笔者为2月底3月初为金牌会员推荐的有色金属股等经过震荡仍旧会继续强势上扬。此外从叶剑主力动态监测软件看,周二收盘为止,启动型板块主力有16个,其中房地产板块等、可以继续发掘。

东方早报《中美细谈经贸预热胡锦涛访美》“美国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昨天在京连续与中国高层会面,双方就中美贸易平衡发展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周小川行长日前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汇率专题会上的发言全文,周小川在这份讲话中表示,中国正采取各种措施,预计可以在2~3年之内实现贸易基本平衡。”“周小川强调,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需要中美双方共同努力,有中国人抱怨美方在削减双赤字方面、在提高储蓄率方面动得很慢。”“昨天,人民币兑美元在询价系统收于8.0206元,虽然只比周一的8.0214小涨了8个基点,但继续了周一的涨势。这也是人民币汇率重估以来的新高。接受早报采访的投行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人民币兑美元将可能在胡锦涛主席访美之前突破1∶8的心理关口。”

简评:古铁雷斯访华,是为胡锦涛访美做铺垫。加剧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对于房地产板块、拥有闹市房地产的零售业板块等进一步构成支持。

东方早报《成品油恢复出口退税72天后又叫停》“在今年初恢复汽油和石脑油出口退税后不到三个月,国家财政部和税务总局昨天又下发通知,宣布暂停车用汽油及航空汽油、石脑油的出口增值税退税。”

东方早报《中石化回购扬子石化率先过线》“中石化回购四家A股子公司要约期将满,扬子石化(000866)率先触线。昨天(28日),扬子石化(000866)发布公告称,截至3月24日,扬子石化股东已预受要约的股份数共计11839万股,超过要约收购要求的最低预受要约股份数11700万股。”“扬子石化率先触线,其溢价比例功不可没。”

简评:石化板块,一方面购并题材出尽,一方面出现出口退税叫停的利空,则尽管有成品油涨价的利好,眼前还有继续向20天线调整的可能性,是否带动大盘调整,有待观察。大盘目前主要靠概念的刺激在炒作,投机性行情的成份较大。

东方早报《美联储今晨议息市场料加息惯性依旧》“如果不出意外,上月初上任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今天将迎来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加息。北京时间今天凌晨,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举行例会讨论是否再度加息。按照市场的普遍预期,美联储将继续加息步伐。”

简评:如果美国继续其加息步伐,否则将导致美国经济衰退。则对于美股、B股等构成压力。因此眼前又有QDII的利空、又有美国加息,可以暂时观望一下。笔者周一盘前推荐万科权证、周二让叶剑软件用户和会员在0.45~0.48区域卖出之后,投资人可以暂时休息一下,不必急于每天操作。有利空的时候可以暂观望不操作。跌下来的话会有诸多可以选择的机会,跌不下来的话也有机会可以选择。(yes413a@163.com)

新闻回放:3月22日11时许,在长春市净月大街上,一辆郊线102路公交车上发生了惨不忍睹的一幕:只因司机程师傅阻止乘客在车上吸烟,乘客竟挥起大刀将司机的左手砍掉,逃离现场。程师傅在医院经过5个小时的手术,接上断手。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高学章批示,要全力侦破此案。

3月28日10时,长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净月潭旅游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在相关部门的配合下,经过6昼夜的连续奋战,在长岭开往长春的客车上,将凶手王孝辉抓获归案,备受长春市民关注的“砍手案”成功告破。

案发后,长春市公安局副局长唐庆华,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姜洪亮、夏明君,净月潭旅游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刘晓鹏等相关负责人马上赶到现场,抽调警力火速成立“3·22”联合专案组,全面展开侦查。

3月27日,专案组侦查员获得线索,有一男子经常到净月潭旅游经济开发区玉潭镇胜利村找朋友,体貌特征与犯罪嫌疑人十分相似,脖子、双手均有伤疤,像是交通事故留下的。办案人员立即调取交警部门的事故记录,从几百份卷宗里查到符合当时条件的一起交通事故,事故中3名当事人只有一名叫王孝辉的男子身上有伤疤。

经查,王孝辉,男,今年34岁,家住二道区八里堡派出所太和委。民警马上调取王孝辉的户籍照片,和其他照片摆在一起让被害人及其妻子辨认,他们一眼就认出王孝辉就是持刀伤人者。27日17时,侦查员调查发现王孝辉很可能在公主岭市莲花山附近藏身。18时,办案人员顶风冒雪赶往莲花山。21时,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侦查员立即对王孝辉很可能落脚的几个地方开展工作。

3月28日6时50分,经一昼夜调查,民警发现王孝辉藏匿在其舅舅家。但当民警赶到时,王已离开。通过对莲花山客运站的走访获知,王出发时只有一辆去长岭的客车,民警立即驱车赶往长岭。在长岭客运站的调查中,有人说一个体貌特征与王很像的人在20分钟前就乘长岭到长春的大巴离开了。

警方立即驾车追赶。10时许,侦查员在长白线公路流水村附近追上了王可能搭乘的车,4辆警车将大巴拦截,民警对车上乘客进行盘查。在盘查中,坐在后座一名戴墨镜的男子神色慌张,民警随即对其进行盘查,证实该男子正是王孝辉。12时,侦查员将其押解回长春。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二道区八里堡街道某社区嫌犯王孝辉的家。他家是只有30多平方米的平房。王孝辉50多岁的母亲说,王孝辉在1982年因摩托车起火烧伤了身体,被定为三级残疾,除此之外,他还有胸膜积水,不能干力气活,一直没找到工作。考虑到王孝辉的特殊情况,社区在去年为他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每个月有200多元钱的低保金。

王孝辉交代,他20岁时就因盗窃自行车被劳动教养三年。后来因自身残疾,产生悲观厌世想法。在讯问中,王孝辉表示了后悔,但他并没有想过自首,而是打算逃回长春取些证件后逃亡。

据王孝辉说,今年初,他想到替人“摆事儿”弄点钱留给家人,自己不想活了。3月22日,王孝辉事先买了两把砍刀,于当日上午找在光复路做生意的李某要“摆事儿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