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丽人两度爱上有妇之夫 未婚生子曾想自杀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51:51

就在本报记者对此事进行调查时,湘潭县公安局也派出了以纪检书记为首的调查组,对派出所、交警的失职行为进行调查。

据村民彭术平回忆,3月7日晚上9时30分,107国道1723界碑处亮光突闪,一辆摩托车急速穿过,一条黑影飞了起来,重重地跌在路边。“出事了,”彭术平想。

50米开外的单车修理铺店主蒋正军也目睹了车祸的发生。两人循声望去,摩托车已经逃离,一名男子蜷缩在路边,裤腿下半截被碾成了布条。在打火机的光照下,伤者的伤势十分明显:右腿肿大,左腿脚踝上裂开了一个鸡蛋大小的洞,白骨森森可见。

当晚9时35分,彭术平拨打了湘潭县110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接线员听完他的述说后,告诉他一个电话号码:7883299,叫他去找湘潭县交警大队。9时36分,彭术平按照这个号码拨打了两次,终于有人接听,他又将交通事故叙说了一遍,对方又给了他另外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事故发生地附近交警的电话。彭术平打过去,电话通了但没人接,连拨两次后还是无人接听,他只得放弃。

受伤男子始终没有吭声,彭术平心想他或许伤得不重,于是,彭术平和蒋正军把伤者扶到路边杨树下,给他盖了些茅草,便各自回家了。

受伤男子滚下一道坡梁,挪过一条旱沟,然后拖着伤腿,匍匐爬到30米远的稻田中,一头扎进一洼积水中,拼命地喝起来……

60岁的罗冬梅看到这一幕是在3月8日清晨,罗觉得心里特别难受,赶紧走到茶恩寺镇扶乔村月形组组长蒋东林的诊所,告诉蒋有个在车祸中受伤的年轻人需要救助。蒋东林赶去看望伤者,并对他进行了简单包扎。这时,伤者自称张衡生,衡阳市人,并把其父亲的姓名和家里的电话号码写在纸条上。

尔后,蒋东林把此事告诉了茶恩寺镇派出所值班民警郭学军,郭认为既然是交通事故,应该由交警部门负责,于是与湘潭县交警大队2中队电话联系。之后,郭学军又告知蒋东林茶恩寺镇民政所所长王清文的电话,让他找王联系,“这事情,民政部门也管。”据蒋东林透露:他打电话给王清文。王问“人死了没有”,蒋回答“没有”。“那你去找个医生帮他(指张衡生)包扎一下,死了后再通知我们。”王清文对蒋说。

感受到的诸多冷漠刺痛了蒋东林。回到家后,他连续拨打了张衡生提供的电话号码,可惜一直没人接听。正是这一声声空洞的回音,断绝了张衡生最后的生机。此后,在随后整整4天内,没有一个职能部门来过问此事,直到张衡生死去。

9日过后,天气转凉,开始下雨。张衡生还是躺在107国道边上的白杨树下,有好心人给她送来饭食,给他添了些稻草,披上雨衣。此时的张只穿了两件衣服,已虚弱得说不出话。

3月11日,陡然变冷,天气预报显示当晚气温将达到零下3度,有寒流逼境。张衡生还是躺在树下,他的身体似乎有些恢复,粥也比以前喝得多了,甚至还能坐起来。他对前来送粥给他喝的李奶奶说:“谢谢你啊。”

一声“谢谢你啊”,张衡生完成了与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对话。次日清晨,飞雪弥漫,张衡生被人发现冻死在杨树下。

3月12日下午2时,张衡生的父母接到茶恩寺派出所副所长刘江南的电话,说张衡生已经死亡,已被送到湘潭市殡仪馆。

今年29岁的张衡生曾在衡阳读过大学,性格比较内向,毕业后一直没有工作。今年3月3日,张与父亲吵架赌气出走,从此再也没有回家。他出走后,家人在衡阳满城寻找。而在蒋东林一次次打电话到张家时,张的父母正在外为他四处奔波。

记者调查了解到,当晚彭术平从110处获悉的电话(号码7883299)正是湘潭县交警大队调处股值班电话。

“调处股只负责重大伤亡的交通事故,像3月7日晚上的交通事故,只有通知茶恩寺镇辖区所在的交警2中队。”“3月7日晚上,我们没有接到事故报警。”当晚值班的2中队队长刘光正肯定地说。刘表示,当晚,他和另外一名值班交警一直在办公室呆到晚上11时半,其间没有接到任何报警电话,当日值班记录也明确显示:无报警。“肯定是彭术平拨错电话号码了,不然不可能没人接听。”刘说。

在湘潭县交警大队2中队值班记录上,对张衡生发生车祸的最早记载是3月8日:上午9时20分,接到报案(茶恩派出所),昨天茶恩有一起交通事故,已无现场。3月8日值班的交警冯建湘说,按照规定,谁值班当日发生的事情,由当日值班交警负责处理。接到报警后,冯建湘把此事通知了前一天值班的刘光正。

刘光正说,接到冯建湘的消息时,全中队7名交警都在会议室开会,他安排周畅和另外一名交警出警。回来后,周畅向他汇报说,没有看到伤者,估计已经走了。“我们已经尽到自己的职责了”,刘光正说。记者从湘潭县交警大队2中队3月8日-10日的巡逻记录上看到:茶恩寺镇路段,良好,无事故。

车祸地点距茶恩寺镇派出所只有2公里。派出所得知事故发生是在3月8日,而到达现场是在5天后,此时张衡生已经冻死。

茶恩寺镇派出所副所长刘江南表示,这类交通事故是否归派出所管,要看具体情况。“这是一起较小的交通事故,在当时不知道伤者伤势的情况下,值班民警只有把事情转给交警部门处理。我们只负责当地的治安。”

“3月12日,我突然听说有人死在路边,也觉得很惊讶,问值班民警后,才知道死者就是当晚交通事故的伤者。”刘江南认为,既然他们已经将事情告诉了交警,他们以为交警已经处理了,所以就没再过问,并且此后也不知张衡生一直躺在路边。

3月12日,刘江南赶到现场,并通知湘潭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张衡生的尸体进行法医鉴定,确认为:非他杀,冻死。

3月21日,记者赶到茶恩寺镇镇政府采访民政所所长王清文,被告之在外办事,约好当日下午3时见面,中途又被告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3月22日,记者再次驱车赶往茶恩寺镇,办公室工作人员说,3月18日,王清文已被任命为茶恩寺镇副镇长。

据王清文回忆,3月8日,蒋东林在电话中告诉了他张衡生发生交通事故受伤的情况。“当时我在电话里问蒋,对方伤势怎样,让他(蒋东林)去找一个医生治疗,费用由民政所交付。”对于蒋东林听到的“死了再告诉我”之类的话,王清文表示自己绝对没有说过,“太不道义了。”

同样,王清文第一次见到张衡生也是在3月12日,在张冻死的现场。对此,王解释说,“民政所只有3个人,却要管31个自然村的事。按照工作规定是要去过问,但是我实在太忙了,抽不出时间。”

事发后,湘潭县公安局组成了以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当晚就前往茶恩寺镇,对茶恩寺镇派出所和交警2中队是否存在失职一事进行详细调查。

“我们绝不姑息包庇任何人,一经查处,该追究刑事责任的追究刑事责任。”湘潭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大队长夏益德表示。

昨日,张衡生的父母已经向湘潭市岳塘区法院提起上诉,状告3个职能部门的行政不作为。

今年以来,各种投资品种闪亮登场,细细数来有“纸黄金”、人民币理财产品、货币市场基金和混合型基金等。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理财产品,专家建议需精挑细选,侧重于经营稳定、理念先进的机构的产品。

年初至今,各种理财产品“你方唱罢我登场”,“纸黄金”让沉甸甸的黄金变“轻”;一期凭证式国债火爆登场;外币结构性存款为炒汇者准备了资金增值“快车道”;人民币理财产品延续了去年的旺销态势;货币市场基金也接连面市……

理财专家认为,投资者今后将步入一个多元化理财时期,面对种种“诱惑”,个人首先要明确理财目标,根据自己承担风险的能力制定理财计划。

22日,伦敦黄金市场收报每盎司430.75/431.50美元,低于纽约市场上日尾盘的431.00/431.50。分析人士认为,受美元、油价等因素的影响,黄金价格较一周前下跌,步入中档盘整期,从走势看,4月份黄金向上空间已经完全被打开,去年创出的16年来黄金最高价格——456美元/盎司将有可能被打破。

受此影响,理财专家认为,极具投资特征的“纸黄金”将会让投资者在这一轮黄金涨势中获益。目前,中行“纸黄金”业务和建行“账户金”业务在深圳经历了被市民认知和熟知的过程,两家银行黄金交易量逐日递增。

黄金投资的最大特点是保值增值,黄金也是投资组合中不可缺少部分,它能有效地对冲风险。中行“纸黄金”设置了较低的门槛,只需10克就可以“炒”金,为投资者介入黄金市场提供了便利。需要提醒投资者注意的是,投资者在操作“纸黄金”的过程中,不仅要了解黄金交易时间、电话委托、网上委托买卖等相关的细则,更重要的是确定在哪个价格介入比较合适,同时不提倡短期频繁操作,而应该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充分发挥黄金保值的特性。

今年一期凭证式国债的热销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3年期票面年利率3.37%和5年期票面年利率3.81%,以分别高出同期储蓄存款0.13%和0.21%的优势,获得广大投资者的认可。

人行深圳中心支行国库处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一期凭证式国债在深圳共有9.8亿元的承销额度,7家银行仅用三天时间就销售一空。该处专业人士表示,此次热销与银行服务密不可分,比如民生银行推出的国债投资预委托业务,满足了投资者对国债的需求;另外,招商银行利用网上银行从3月1日凌晨就开始销售国债,先进的销售方式超越了银行网点营业时间的限制,买国债不用去银行。

一期凭证式国债之所以热销,有多方面因素促成,但应当看到,这股热潮实际是从去年延续下来的,因为当时储蓄利率相对偏低,甚至出现存款“负收益”现象,一时找不到更好投资渠道的投资者自然会把目光转向国债。

理财是一种理性投资,是对财富的长远和全盘规划,不能只单一地注重某一产品的收益率。在进行全盘规划的时候,应尽量分散投资于相关性不大的产品中,国债自然不是惟一的选择。

矜持了5个月之后,国有银行终于在人民币理财业务上开始有所动作。前不久,建行和工行同时在深圳推出各自的人民币理财产品,紧接着农行、中行也在深圳推出。而此前,深圳已有7家中小银行推出人民币理财产品。

“诱人”的预期收益率、较短的期限无疑是人民币理财产品构成强大吸引力的主要原因。从今年开始,人民币理财的销售持续了去年的火爆态势。与去年略有不同的是,今年,各家银行对人民币理财的推广变得更加理性,尤其是几个国有银行加入“战团”以后,不仅增加了风险提示,甚至还模糊了预期收益率,是用一种更合理的理财建议指导投资者看待这一产品。因此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人民币理财仍会是一项不错的投资选择。

与去年深圳个人外汇理财火热现状相比,今年受美元贬值和美联储加息影响,外汇理财产品市场总体呈现萧条态势。

外汇理财产品受两方面因素的影响,收益并不理想。首先是美元升息,因为美元利率一旦上升,外汇理财产品相对高收益的优势就不复存在,甚至可能不如普通存款所产生的收益。美联储今年仍会稳妥有序地提高利率,最终的理想利率水平是3%至5%,这对于已购买外汇理财产品的客户而言,显然不是好消息。其次是美元贬值,大部分的外汇理财产品都是和美元挂钩,就算通过投资获得了收益,但是因为美元的不断下跌,利益也几乎化为乌有。

与人民币理财相比,货币市场基金最大的优点在于它的流动性。目前市场上共有三只开放式基金正在销售,分别是“湘财荷银风险预算基金”、“富国天瑞强势地区精选基金”及“华宝兴业现金宝基金”,前两只都为混合型基金,第三只则为货币基金。

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开放式基金主要包括股票型、债券型、股债平衡型、货币市场型等种类,入市门槛低,起点多为1000元。其中以货币市场基金的风险为最小,而收益率也相对较低。经过测算,2004年业绩最好的几只货币市场基金的年收益率仍然略低于同期人民币理财收益。

开放式基金由于实行分散投资,基金净值的波动比股票小,投资者很难通过短线的买卖获利,所以开放式基金并不适合投机。

理财专家建议,投资者在选择开放式基金时应注意研判大盘走势,如证券市场预期强势时选择股票型基金,在利率不断下降的情况下选择债券型基金,如投资者不愿承担较大风险,期待稳定收益,则可选择货币基金。此外,还应比较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的管理水平和不同基金的历史业绩。从长远看,开放式基金不失为一个中长期投资的好渠道。

中新网3月24日电据东森新闻网报道,根据最新一期某周刊报导,林志玲日前到北京参加“第五届百事音乐风云榜”,除了遭到当地女性批评“不要脸,多穿点”,当天绯闻男友言承旭还打电话跟她吵架,不过“天冷心更寒”的林志玲,照样在会场硬挤出甜美笑容,深怕心事被人看穿。言承旭的不高兴,却只因为林志玲没有替他撇清性向。

言承旭与林志玲上次被媒体刊载两人的“亲密浴袍”照后,林志玲感到很对不起言承旭,而上周在北京举办的百事风云榜,言承旭非但没有出席,还打电话骂林志玲,仅让林志玲一人在冷风中受当地女性批骂。

根据该周刊报导,林志玲在接受联合报专访时,被问及与言承旭的关系是不是“姊妹”时,林志玲只是笑笑的回答,“这种说法很特别,想法也很可爱,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林志玲这样的回答,传到言承旭耳里很不是滋味。

根据两人的好友透露,言承旭看见报导后,马上打电话质问林志玲为何没有澄清他的性向,但一向傻大姊个性的林志玲,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样回答有什么不对,让言承旭肚里一把火,在电话中两人随即发生口角,据说言承旭至今还怒气未消。

言承旭看见报导的当天,恰巧是林志玲参加北京“百事风云榜”颁奖典礼,当天两人发生口角后,在后台的林志玲笑容很勉强,显得闷闷不乐,不过林志玲的经纪人表示,他还不清楚记者们所说的吵架是为了什么,所以不能乱下断言。

震惊全省的辽宁省“三号公案”昨日开审;杀人45起的冷血主犯王强对指控供认不讳,但毫无忏悔表示;王母买来“寿衣”等在庭外准备送儿子“上路”

曾经轰动全省的沈阳市“串联54号”案件、辽宁省“三号公案”的5名被告人昨日在沈阳中法接受了审判,其中令人发指的主犯王强一人实施杀人、强奸、抢劫犯罪34起,并欠下45条人命。由于涉及强奸案,法庭实行不公开审理。空旷而森严的法庭上3名面带痛苦的被害人家属,最远的是从安徽赶来的。从铁岭赶过来的王强母亲和姑姑被拒之门外,王强母亲手中拿着准备好的寿衣,想见儿子最后一面。法庭上,冷血的王强对指控供认不讳,却没有丝毫忏悔的表示,中午退庭时,还企图向被害人家属抡手铐,被法警及时制止。

“十足的冷血动物。”昨晚7时,刚刚走下法庭的王强辩护律师、辽宁人民律师事务所的李长仁对记者说。“王强这个案子,别看起诉书只有9页,案卷却足有37本。”“他思维敏捷、非常冷酷”,“他所杀的人在他看来好像在工厂完成一件产品”。“如果不是亲见,你很难相信这个个子只有1.6米的瘦小男人就是连杀45人的杀人恶魔”。

2004年8月末,李律师受指派成为王强的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同年10月10日,就在法院准备开庭的前夕,沈阳市检察院突然以“须补充新的证据”为由提出撤诉。直到今年3月,李律师才被沈阳中法再次指定为王强的辩护律师。

据李律师介绍,上午法庭上只审理了5起案件,王强表情平静,既没有紧张又没有急躁。他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供认不讳、很痛快,使本来需要两天的庭审,一天就结束了。但是完全可以看出来,他只有认罪却无悔罪表现。法庭上3名被害人家属提出了几十万元的民事赔偿。但法庭上王强语气强硬而不屑地表示,没钱赔。

在中午休庭时,一名被害人家属情绪激动,在经过王强身边时,想推搡他两下,他注意到后,本可以轻松躲开,并且身边还有法警拦着,但是王强却故意凶狠地用带手铐的手抡被害人家属,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被法警及时制止,气焰仍很嚣张。

今年30岁、只有小学文化的王强,住在铁岭农村,为了获取暴利,他开始结伙抢劫。王强找同伙的标准有三个:一是同乡,二是家中贫困,三是岁数不大。“串联54号”案的其他被告人都是他“带”出来的。“在沈阳作案期间,他们住的、吃的、用的都是我负责,干得好的我还给他们零花钱。”有了同伙,王强的胆子更大了,一到晚上就带他们在一些公园转悠,寻找那些“野鸳鸯”,然后冒充警察敲诈,再后来干脆见到恋爱男女就下手抢劫。

王强交代说:“这一次,他们和我一起上法庭,是我供出来的。”法庭上,王强大包大揽地说,杀人、强奸都是我干的,与他们无关。其他4名被告人也对指控做辩解,称不是他们所为。

51岁的王强母亲刘女士头一次来到法院,但是不公开审理中她也不例外。她知道儿子的事后由起初有些战战兢兢,后来就变成心惊肉跳。她只知道王强杀了人,但不知道究竟杀了多少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