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部明确酒吧内歌舞厅凌晨两点后须停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22:02:40

本报讯记者姚颢报道:昨日下午1时35分许,在广州市棠下小区牌坊附近,两名女子用西瓜刀追砍一名男子,导致该男子被砍成重伤,后送往医院抢救。

记者接报赶到现场时,虽两名女子已被派出所带走调查,但现场仍有大批居民在周围议论纷纷。据目击者张先生回忆,事发下午1时35分,他在店铺里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人大喊“救命啊,有人杀人啊!”他跑出店外,看到两名20岁左右、容貌姣好的女子一人手里拿着一把西瓜刀,正在追砍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而男子当时身上已是血迹斑斑,一路跑一路大声呼救。“当快到牌坊时,两名女子才被闻讯赶来的保安制服。不然的话该男子肯定难逃一死!路上也有斑斑血迹呢!”

据附近居民黄姨说,该男子一脚踏两船,交了两个女朋友。事情曝光后,两名女子觉得感情受骗,相约该男子“讲数”,可能“讲数”时发生口角,两女一气之下,一起拿刀追砍该男子。而据附近士多老板说,两名女子是附近的发廊妹,该男子疑因与两名女子发生嫖资纠纷,才被两名女子用刀追砍受伤。

南京建邺区积余村一处民房内的房东蒋东将暂住女房客小梅强奸,事后,小梅担心男友知道这件事另有想法,便将蒋东实施强奸的证据,沾染其精液的污纸和内裤销毁。蒋东在公安机关供词反复。检察官在办理该案时,经过调查后,认定蒋东的犯罪事实,日前,南京建邺区检察院以强奸罪对蒋东批捕。

今年27岁的蒋东是个个体户,住在南京建邺区积余村一处民房大院内,今年17岁的小梅也暂住在该处民房。今年5月27日下午5点多钟,小梅正在自家门前洗衣服,蒋东走过来看见小梅仅穿一件吊带睡裙,顿起了歹念,趁小梅洗完衣服进屋时蒋东也尾随进了小梅房间。

小梅看见蒋东进了自己房间很生气。要求蒋东离开房间,谁知蒋东不但没走,反而将门关上,一把将小梅拖到床上。小梅边挣扎边大呼“救命”,然而小梅还是遭到蒋东的强暴。事后,小梅担心男女知道这件事后会另有想法,决定隐瞒实情,并将身上衣服洗干净,污纸也扔出门。小梅的男友回来后,小梅只轻描淡写地称她下午被人欺负了,可男友从小梅的神情和举止看出了破绽。在男友的再三追问下,小梅道出实情。

第二天,小梅在男友的陪同下,来到公安机关报了案,蒋东很快被警方抓获。

蒋东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蒋东矢口否认自己强奸的事实,警方试图从小梅处搜集物证,可最关键的证据———沾染蒋东精液的污纸和内裤都被小梅自己破坏了。

案件被提请批捕后,尽管办案检察官在阅读相关卷宗时发现,蒋东在公安机关两次承认自己强行与小梅发生关系,但蒋东的供词却屡有反复,在检察官提审时,他也是极力否认强奸小梅。检察官试图通知小梅前来谈话,可小梅因内心遭受打击迟迟不愿透面。

几经周折,小梅接受和检察官谈话。谈话后,检察官发现蒋东曾经承认的两次供词在细节的描述上与小梅几乎完全吻合,且当时院内的确有人听到了小梅的呼救声,据此,检方决定以强奸罪对蒋东批捕。

6月1日,河南省陕县看守所“已决号”里的女犯李莲已拿到判决书四个多月了,再过几天,她就要被送到监狱去服刑。此时此刻,李莲特别想念自己刚满五周岁的女儿,也许这辈子她再也难见女儿一面。

一年前,李莲和父亲、情人联手杀害了自己的丈夫,成了人人唾弃的“潘金莲”,可又有谁知道她心中的痛楚……

陕县地处河南西部,靠近豫、晋、陕三省交界处,这里山川秀丽,矿产丰富,有着豫西“小江南”的美称。

在陕县观音堂镇石堆村,有一户普通的农家,三眼砖土混合砌成的窑洞坐北朝南。22年前李莲就出生在这里,在她年幼的时候,母亲因嫌家穷,撇下她和父亲李石头离家出走,至今不知所终。李石头含辛茹苦把李莲拉扯长大,父女二人相依为命,感情笃深。

1999年,16岁的李莲初中毕业后,到镇上一家饭店打工。一个偶然的机会,李莲认识了比她大10岁的四川籍民工尹达。单纯的李莲把自己的身世都告诉了尹达,尹达假装同情,以帮助李莲寻找母亲为由,将她骗至自己的老家,并为李莲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后强行与其成婚。第二年,李莲便生下了一个女儿,遂形成事实婚姻。

尹达的老家在四川三台县塔山镇钢铁村,这里山高路远,经济条件比较落后。李莲由于思父心切,又加上生活习惯的差异,在女儿刚过完周岁之后,她就和尹达回到河南。按照当地的风俗,家中有女无儿的都要招个上门女婿,为父母养老送终,俗称“倒插门”。尹达在拜见岳父的时候,骗说自己愿意当上门女婿,李石头心里虽然不满,但生米已煮成熟饭,他只好应允下来。

入赘之初,尹达相当勤快,地里的农活基本上他一个人全包了,他对李石头是不喊爹不说话,对李莲更是疼爱有加,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村里人都很羡慕。

2003年春节期间,尹达带着李莲回四川老家探亲。起初,尹达的家人对李莲非常好,都希望他们一家三口能迁到四川老家生活,尤其是尹达的母亲更是盼望着儿子能回到自己身边,但李莲却死活不同意,她一直惦念着家中年过半百的老父亲,经常催促尹达返回河南。

时间一长,李莲和婆婆就因此事斗起嘴来,而且吵得越来越凶,婆媳矛盾难以缓和。

万不得已,尹达只好带着李莲又回到河南,孩子则继续留在四川由婆婆代管。在随后的日子里,夫妻之间渐生隔阂,尹达一不高兴就对李莲非打即骂,同时他还认为是岳父从中作梗,翁婿二人也时常为此事吵得不可开交,有几次尹达还动手打了岳父。

原本和睦的家庭关系逐渐恶化,李莲的心里非常难过,她对尹达更加不满,夫妻感情也越来越淡。

2004年5月,尹达独自一人回四川老家探亲。此时,内心烦闷、空虚而又寂寞的李莲,经常和一个名叫廖庆的四川打工仔在一起打牌消遣,一来二去俩人互生情愫,坠入情网,很快便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廖庆,乳名三娃,比李莲小一岁,他和尹达不但是同乡,还是一对远房表兄弟,也是尹达把他从四川老家带过来并介绍到煤矿上打工的。由于是表亲关系,且同在异乡,俩人之间显得格外亲近,尹达隔三差五就请廖庆到家里玩。

尹达从四川老家一回来,就从别人嘴里听到了一些关于妻子和表弟关系暧昧的闲言碎语。

“红茶、绿茶、菊花茶,爱你爱的顶呱呱,苹果、梨汁、白雪梨,和你永远不分离,想你想你好想你,发个短信亲亲你。”2004年5月29日上午,李莲收到好友发的一条手机短信,接着她又把这条短信转发到了廖庆的手机上。

随后,廖庆给李莲回了电话,铃声刚一响,尹达就进了家门,李莲也没敢接电话,尹达一把夺过手机,一看是廖庆打的,他就问:“三娃打电话干啥?”

“你老实交代,不然我把你的耳朵割了。”尹达威胁李莲,还扬言要把廖庆杀了,李莲一把拉住他说:“你家里还有老人,为了我不值得。”

“那好,你给我拿3000块钱。”尹达手一伸,“我就饶你和你爸一条命,我看你们父女也挺可怜的。”

李莲勉强答应了尹达提出的条件,尹达还叫李莲三年内不准结婚,说如果结婚了,他就杀了她男人,并且找了一把斧头在水管前的石头上磨了磨。

下午3点多钟,尹达又打电话骂廖庆,并要廖庆来他家。接着,他就当着李莲的面给在四川老家当中学教师的同学胥某打电话,让他告诉家里人自己和妻子闹别扭,要和妻子及妻子的相好谈判,如果晚上12点之前不回电话就说明出事了。

趁着尹达打电话的空儿,李莲悄悄地把斧头藏了起来。尹达打完电话,向李莲要斧头,李莲拗着没给他。

“咱俩的事,他都知道了,你过来咱给他好好说说。”李莲在电话里哭着对廖庆说,“你过来不过来,你要不过来,就让他把我打死算了,啥事我都一个人承担着。”

此时,廖庆正和一个工友坐着“面的”车从矿上赶过来,他安慰李莲说:“你别急,我马上就到。”

廖庆到了观音堂镇上后,又和工友租了一辆“摩的”,走到一个岔路口,碰到尹达骑着摩托车往观音堂镇去,尹达让廖庆在家等他。

当时只有李莲一个人在家,她把廖庆的工友支走后一再叮嘱他:“尹达回来后,咱给他好好说说,他叫咱给他跪下,咱就给他跪下。”廖庆对李莲很顺从:“我知道了,你放心。”

不大一会儿,尹达骑着摩托车回来了,李莲怕他打廖庆,就一直跟着他。尹达顺手从窗下拿了块砖头,李莲就上去把砖头夺下扔了;尹达又从窑内拿出一个矿灯,李莲又拽住他的胳膊不让打。

“跪下!”尹达大吼一声,吓得廖庆和李莲双双跪在了地上:“三娃,你说吧,这事咋办?”

“你把我的媳妇都抢去了,给我拿两万元钱吧。”尹达坐在床沿上,两眼圆睁瞪着廖庆,“要不然,你就给我再说个媳妇。”

然后,尹达又转头对着李莲说:“孩子咋办?”李莲说:“你要不养活,我养活。”

尹达说:“我要养活了,你每月给一千元的生活费,到小孩长大,一年一万二,你能拿得起吗?”

天黑以后,李石头从邻居家串门回来,尹达先把他支去做饭,后从床下拿了一根木棍子照廖庆肩膀上打了一下,李莲抓住棍子不让打。

李石头刚煮上汤,就听见村民组长在大门外喊他去给公粮条子签名盖章,俩人就到邻居家办完手续,李石头把饭和菜都端到窑里,还问廖庆吃饭不吃,廖庆不吃,尹达就说:“你好好想一想,等我吃好了再说。”

吃完饭已是晚上6点多钟,尹达问廖庆:“你咋拿两万元?”廖庆说:“我现在没钱。”尹达又拿起木棍打廖庆:“你不给我钱,这事不算完。”接着他又给廖庆的父亲打电话说如果廖庆不拿钱就送他进班房。

晚上9点多钟,廖庆已在地上跪了五六个小时,其间他曾两次提出要解手,尹达不但不答应,而且还一直谩骂、殴打、敲诈他。廖庆被逼急了,他趁尹达不注意,一把将其仰面推倒在床上,摁住下巴,挥拳照腹部猛打,此时在旁边的李莲也从后边用胳膊勒住尹达的脖子,尹达极力反抗,用双手掐廖庆的脖子,并把他左手拇指尖的一小块指甲和肉咬掉。

在厮打过程中,床的一头被压塌了,廖庆顺手拾了一块垫床的半截砖头,照尹达的腹部和头部击打了五六下后,他便失去了反抗能力。

此时,李石头正在院门口纳凉,他听见床倒的声音后,赶紧回到屋里,推开门一看,尹达头上脸上都是血。

“老丈人,你快救救我!”尹达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石头,有气无力地说。

廖庆见李石头不帮尹达,心里非常高兴,他赶忙说:“李叔,你过来帮我吧。”

李石头犹豫了一下,心中的积怨瞬间化成了对这个不孝女婿的仇恨,他一把按住尹达的双腿,从地上拾起一块砖头,先照着尹达的腹部打了几下,然后又朝尹达的头部打去。

尹达痛得直喊“救命”,李石头对廖庆说:“三娃,把他弄死。”廖庆应了一声,用被子捂住尹达的头,又拾了一块砖头照尹达头上砸了两下,尹达躺在地上就不动弹了。李石头用手摸了摸尹达的脉搏,发现脉息微弱,他担心尹达不死,就用斧头照着尹达的肚子打了三下,但还是不放心,又让李莲拿来了一把刀,割断了尹达的喉咙。

凌晨2点多钟,李莲换完衣服后说:“下午尹达往四川打了电话,给家里人说如果晚上12点之前不回话,就是他死了。”李石头和廖庆一听,心里都非常害怕,俩人赶紧换好衣服,又把尹达的尸体和褥子、枕头全都扔到窑洞后面的红薯窖里,又用一块木板把小窑门堵住,搬了一张桌子顶住木板,最后清理完地上的血迹,将作案工具扔进院外的水井内,拿着行李连夜出逃。

这几天,李石头家的麦子一直无人收割,细心的组长发现自从上一次签完公粮条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家人的面,觉得很不正常。

6月4日上午10时许,在征得村支书的同意后,组长叫了十几个人,从李石头家墙上翻过去,撬开门锁后,发现红薯窖口有被子,被子上有血迹,进去一看有具尸体头朝下躺在地上,就赶紧打电话向派出所报案。

接警后,陕县公安局技侦人员迅速赶赴现场,经勘查,确认死者系李石头的女婿尹达,经鉴定,尹达系颈部损伤及血管神经,胸腹部多脏器损伤死亡,其中颈部损伤是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在走访群众之后,侦查人员确认李石头及其女儿李莲和四川籍民工廖庆有重大作案嫌疑,但三人案发后已不知去向。

6月7日,从同乡处得知儿子遇害的噩耗后,尹达的父亲也千里迢迢赶到陕县。

为了尽快将李石头、李莲和廖庆抓获归案,公安机关在《大河报》上专门登出“悬赏通告”,同时选派办案经验丰富的侦查人员分赴陕西、山西和省内洛阳、郑州等地,搜寻3名犯罪嫌疑人的藏身之地。

在洛阳市伊川县城关镇某旅社内,侦查人员了解到,几天前李石头和李莲、廖庆曾在此住宿七八天,临走时遗留下一双雨靴和一把雨伞。

2004年9月16日,陕西咸阳步长特药有限公司驻巩义市办事处职工黄某,在《大河报》上看到陕县公安局的协查通告后,发现其中一人与在当地敬老院打工的老李相似,遂电话告知主任范某,俩人又一起到敬老院进一步核实确认,并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当天下午4点多,侦查人员首先将李石头抓获,并在他的引领下,于9月18日将潜藏在巩义的李莲和廖庆全部抓获。

2005年1月,三门峡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法院审理后以故意杀人罪分别判处李石头有期徒刑十五年,廖庆有期徒刑十四年,李莲有期徒刑七年,并附带民事赔偿9.1万元。

据承办此案的公诉人介绍,这3名被告人都与被害人之间有着一种割不断的亲情,但由于他们违背了社会伦理道德,妻子不忠、女婿不孝、岳父不仁、表弟不义,导致亲情裂变,理性丧失,最终酿成了令人痛心的家庭悲剧。(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刘云彬范建华程慧娟文/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