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称失踪客机可能已坠毁或被劫持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7:33

答:1月16日,中方应邀同欧盟三国——德国、英国和法国以及美国和俄罗斯在伦敦非正式讨论了当前伊朗核问题的形势。与会各方对伊朗恢复核燃料的研发活动都表示了关切。各方都认为,伊朗重返外交谈判是很重要的。与会各方表示,愿意继续通过外交方式解决伊朗核问题。这是国际社会向伊朗发出的一个明确信号。我们希望伊朗配合国际社会的努力,重新启动外交谈判,使这个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至于俄罗斯方面提出的建议,目前的关键是伊朗同欧盟三国的谈判能够重新启动。各方都就此提出建议和设想。我们希望并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伊朗核问题能够重新回到通过外交谈判和平解决的轨道。这是至关重要的。

问:我的问题与金正日访华有间接关系。如果一个国家领导人不采取经济改革,而只是亲自来看看中国的改革成果,这有什么用处呢?

答:你是想间接地让我证实访问是否正在进行,这是我无法做到的,我没有得到授权向各位提供权威的信息。

从广义角度,中国愿意同世界其他国家在探索本国发展道路方面交流有益的经验,这不是针对某一个国家,而是面向所有的国家。因为我们深信,其他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必定有好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汲取。我们也愿意同各国分享我们的成功经验,看看我们经历的发展道路,以及我们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总之,我们希望通过平等交流和互利合作,实现人类共同发展和繁荣。

答:王光亚大使在联大的发言我也看到了。国际社会都非常关心伊朗核问题。面对这个问题,有多种选择。中方认为,在当前情况下,通过外交谈判和平解决伊朗核问题是一个好的选择,符合各方的利益。我们认为,当务之急是各方能够保持耐心,尽最大努力恢复欧盟三国同伊朗的谈判。王光亚大使的表态同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没有什么不同。

问:关于金正日访华,何时能告诉我们更多的信息?此外,胡锦涛主席是否计划今年4月访问美国?请介绍访问日程安排和中方期待实现的目标。

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目前没有能够向你提供信息,一旦有这方面的消息,我会在第一时间向诸位提供。请大家相信,这是我们一贯以来坚持的工作方针和原则。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美之间近年来一直保持着高层互访。布什总统去年对中国访问的时候,再次邀请胡锦涛主席在今年早些时候对美国进行访问。现在双方正在通过外交途径商定访问日期,有关议题也在讨论之中。

问:我想问一个跟朝鲜没有关系的问题。胡主席今天和明天有没有会见其他国家领导的安排?请你证实是跟哪些国家的领导人进行会谈。

答:中国每天都接待不少外国友人和来宾。我想提醒你近期还有希腊总理和其他一些国家领导人对中国进行访问。这些都是重要访问。

问:请介绍沙特阿拉伯国王访问的日程,尤其是双方会讨论什么问题,包括能源安全吗?

答:这次访问一个重要背景是,这是中国与沙特在1990年建交以后,也就是建交15年来,沙特国王首次对中国进行的访问,也是现任沙特国王继位之后的首次正式出访。中国方面非常重视沙特国王这次对中国进行的访问,胡锦涛主席将会同他举行重要的政治会谈,会谈议题我现在无法向你提供全部的细节。但是我认为,作为两国元首一次重要会谈,双方会回顾两国关系15年来的发展情况,同时也会就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扩大各领域的合作交换意见。

你提到能源、石油安全话题,我相信双方会谈到两国在能源领域的互利合作。除胡锦涛主席之外,其他的中国领导人也会会见阿卜杜拉国王。这次他的访问将主要在北京进行,不到外地。

问:请问沙特阿拉伯的能源部长和其他部长是不是随沙特阿拉伯国王一起访华,这次是不是也会签协议,特别是在能源合作方面。我们知道中国的很多石油公司都想到国外去投资,在这方面,能否请你谈一谈。

答:非常抱歉,我目前掌握的有关信息中没有包括这次沙特阿拉伯国王访华随行内阁成员名单。这次是否签订一些能源方面的合作协议,我还不了解,我可以帮你核实。作为补偿,我愿意向你提供一点我掌握的情况。2005年1月至11月,中国和沙特阿拉伯两国之间的双边贸易发展得非常迅速,已达到145亿美元左右。这个增长速度同前年同期相比,是相当惊人的,达到59%。你知道中国在同一时期,对外贸易增长了23%左右,所以它大大地超过中国外贸整体增长的速度。去年我们从沙特进口的原油是2001万吨。同时中国同沙特在文化、卫生、科技、通信等方面也开展了很好的交流和合作。

问:能不能介绍一下近期中国与朝鲜经济贸易合作情况,两国在这方面最近会不会有什么新进展?

答:2005年1月至11月,中国同朝鲜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了14.6亿美元,比前年同期增长了23.1%,其中中方的出口为9.9亿美元,进口为4.7亿美元。我们总的原则是希望同朝鲜的经贸合作关系能够在更广阔的领域、通过多种多样的形式不断扩大和深化,这也是去年胡锦涛总书记在朝鲜访问期间向朝鲜方面提出的建议,得到了朝方的积极回应。相信双方会共同努力,在平等互利友好的基础上,不断扩大和深化两国经贸往来与合作。

问:中国在澳门汇业银行问题上有什么看法?采取了哪些措施?另外,六方会谈现在的准备情况如何?

答:关于澳门汇业银行的问题,我曾经在这里向大家多次介绍了我们的立场。根据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原则,这个问题是由澳门特区政府来负责处理的。澳门特区政府已经依法就这个问题进行调查。现在,调查的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中央政府相信并且支持特区政府依法调查并且处理任何机构涉嫌违法的行为。这个态度是明确的,从来没有动摇,而且也是不容怀疑的。

六方会谈目前面临着一些复杂的因素。中方一直同各方保持着密切的接触和联系。我们希望各方共同努力,推动六方会谈第五轮会谈的第二阶段会议尽早举行。

问:为解决当前伊朗核问题危机,中方和伊朗最近有没有接触?如果有,中国方面表达了什么信息和要求?

答:大约10天前,伊朗副外长对中国进行了访问,除了双边贸易以外,最主要的会谈议题是伊朗核问题。中国外交部李肇星部长和其他负责人向他介绍了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和主张,同时也表达了我们对当前局势的关切。

答:双方接触的途径很多,伊朗副外长访问以后的具体情况我目前还不十分掌握。

据《珠江晚报》报道,一名身段姣好的女子,将浑身衣服悉数脱下烧毁,而后当众沐浴。这一幕昨日发生在珠海市凤凰北的一座天桥上。

当日下午4时40分,市民拨打热线称,有一名女子在凤凰北明和百货旁的天桥上,脱光衣服焚烧。记者约10分钟后赶至现场,只见在天桥的圆形围栏边,一名女子背对路人、赤裸身体蹲在一个塑料桶旁,不断地用毛巾沾水擦拭肌肤。她留着长发,身高约1米6,年龄看上去三十来岁。在她身旁,一堆黑炭发出鲜红的火光,空气中透着一股焦味。约15分钟后,她擦干身体,从身旁的塑料袋里拎出一条绿色长裤穿上,接着再套上一件黑色短袖T恤。衣裤看上去很新,标签还没剪除。

警察上前对她说,其行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要求立即用水熄灭火堆。但她却用粤语回敬对方“多管闲事”,还说:“行李袋早上被人偷了……”

居住在附近的市民说,该女子已在此逗留一两个月了,写得一手好字,像是“一个文化人”,只是偶尔又有点“神经不正常”。

女子自称珠海人,但未透露详细住址。去年12月29日,该女子曾寒雨中露宿天桥,拒绝救助并骂人。

中新网1月16日电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近日在福建考察工作时强调,要切实加强两岸人员往来和经济文化交流,真心实意为台湾同胞谋福祉,使两岸同胞联系更广泛、感情更融洽、团结更紧密,齐心协力推动两岸关系朝着和平稳定的方向发展。

在谈到加强闽台经济技术交流合作时,胡锦涛强调,谋和平、促合作、求发展,努力构建和平稳定发展的两岸关系,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是两岸同胞的共同愿望,也符合时代潮流的发展方向。要切实加强两岸人员往来和经济文化交流,真心实意为台湾同胞谋福祉,使两岸同胞联系更广泛、感情更融洽、团结更紧密,齐心协力推动两岸关系朝着和平稳定的方向发展。

胡锦涛指出,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深入发展,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区域经济一体化加快推进,这给两岸加快发展带来了难得的机遇。两岸同胞应该审时度势、抓住机遇、携手互助,推动两岸经济技术交流合作取得新进展,促进两岸直接通航出现新局面,推动两岸共同弘扬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要创造更好的条件支持和鼓励台湾企业来大陆投资创业,欢迎台湾同胞参加奥运会建设和有关活动。要支持两岸民间行业组织依照既有的协商模式尽快就两岸客运包机节日化、常态化和货运包机问题一并协商,同步实施。要促进两岸各种形式的文化交流,使中华文化薪火相传、发扬光大。两岸青年应该加强交流、相互促进,共同担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

中新网1月17日电最新一期的《瞭望》周刊刊载文章说,2006年,中国共产党政治生活中的大事之一,就是将启动全国省、市、县、乡四级党委集中换届工作。

文章称,从今年起到2007年上半年,全国省、市、县、乡党委将集中进行领导班子换届工作。中央要求确保换届工作顺利进行,确保在整个换届过程中思想不散、秩序不乱、工作不断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有关专家表示,这次换届产生的新一届领导班子,担负着组织实施“十一五”规划的重大责任;同时这次换届也将全面检验党的十六大以来加强党的建设的各项努力,如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等。

中央党校党建研究专家叶笃初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这次全国省、市、县、乡党委集中进行领导班子换届,是全党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具有长远、全局和基础意义。这次换届面广人多,干部新老交替的力度比较大,涉及到全国数以千计的县和数以十万计的领导干部,原则性和政策性都很强。

也许这个故事你不能相信——一个女人与两个男人生活在同一个炕上;或者你对故事中的人不能理解——一个女人带着瘫痪的丈夫再嫁,但它真实地发生着,一个农家女的善良淳朴感动了众人。

柳丽英今年才44岁,但看上去有50多岁了,操劳过度让她过早地衰老,20多年来她几乎没有买过什么新衣服,更不知道抹化妆品保养皮肤,20多年来她放在心上的就是四处为丈夫讨弄偏方治病。

柳丽英家住丹东凤城宝山,1981年19岁的她经人介绍嫁给了许洪敏。柳丽英说:“那时我们俩家都穷,但我们的生活还是挺好的。”结婚两年后,许洪敏出现全身浮肿浑身无力的病症。柳丽英说:“老许18岁时有一次给他出事故的哥哥输血输多了,之后营养跟不上就落下了肾虚病。随着年龄增长,病也就找了上来,治也晚了。”柳丽英带着丈夫到丹东、沈阳各大医院治疗,但都没什么起色。

从1983年到2001年许洪敏病情不断加重,最后瘫痪在炕上,半个身体都不能动,生活无法自理。面对瘫痪的丈夫、70多岁的公公、年幼的儿子、繁重的农活,柳丽英至今都没有选择离开,柳丽英说:“我咋忍心啊,离开我,他们活不了。”

为了给丈夫治病,柳丽英拉下了几千元的债务,这对于年收入也就几百元的他们来说是一个大数字。

柳丽英的姐姐几次劝她:“离了吧,要不你这一辈子不是太亏了吗。”柳丽英没有同意。去年夏天,柳丽英的姐姐再次劝说:“要不你也不扔下老许,你再找个男人帮助你们也不用这么难了。”听了这话,柳丽英有些动心了,于是柳丽英试探地征求老许的意见,老许同意了。

后来,柳丽英认识了鞍山一位49岁的村民姜成立,姜成立靠收废品为生,家中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和一位哥哥。两人见面后,柳丽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家老许现在也没啥亲人了,我不能丢下他不管,我跟你过就得带上他。”柳立英没想到姜成立第一次见面就同意了:“你这人心眼真是太好了,咱们就一起照顾他吧,只是我家也挺穷,你们不嫌弃就行。”姜成立说。

2005年10月22日,姜成立雇了一辆车将柳丽英和许洪敏一起接到了他的家中。这时许洪敏的父亲已经去世,25岁的儿子在沈阳打工。

姜成立家只有两个屋,姜成立的父亲和哥哥住一个屋,而柳丽英、老许和姜成立只能住在同一个屋里。柳丽英已经和老许办理了离婚手续,但还是担心他心里介意,老许说:“我比你大9岁,比成立大3岁,你们就当我是大哥吧。”此后,一铺炕上,老许住炕头,柳丽英住中间,姜成立住炕梢,三个人生活在了一起。

昨天,记者问柳丽英现在生活怎么样,她笑了,说:“挺好的,老姜这个人是个好人,挺感激他的。”记者问姜成立:“娶个媳妇还带着前夫,你不忌讳吗?”姜成立憨厚地笑着说:“我就看中小柳这么善良,我愿意帮她,小柳出门时都是我给大哥端屎接尿,我哥和我爸也都帮忙,人就得有情有意地活着。”

去年8月29日下午,教育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那场45分钟的即席发言,使得贫民部长张保庆一夜之间成为新闻人物。张副部长之所以“出名”,固然是因为毫不客气地公开点名批评助学不力的八个省市,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中国教育多年来的积弊与沉疴,以及饱受其苦的社会公众那越来越吝啬的、已经无法再“施舍”给教育界的忍耐力。

但是,也就在张副部长“敢言”动天下之后不久,去年10月28日,传出其退出副部长一职的消息;现在,他的最新任命是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位浸淫中国教育界17年之久的主管官员,在离职之后,有何感言?这位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被业内人士称为“屡有真性情流露”的部级高官,退休之后,还能够回归平民生活吗?

新年1月6日上午的阳光暖洋洋的。张保庆的办公室亮堂堂的,张保庆坐在米白色的沙发上笑咪咪的。

听张保庆讲他自己、讲为官之道、讲教育,你会心有慨叹,慨叹里有宽慰、宽慰里有忧虑。而在慨叹、宽慰和忧虑之上,你会愿意承认,感到了珍稀的明亮和朴素的暖意。而且藉着这明亮和暖意,你也会有些一厢情愿的乐观:“教育”、“官场”、“中国”、“未来”,它们都会好的,都会更好的,它们正在“好”的路上——如果朴实的德行归位,如果正常的理智坚守,如果基本的政令通达……如果有更多张保庆这样的……“好人”。

我们确实有这样的感觉:这位张保庆,这位前辈,这位“官儿”,他是一个好人。他的好,是在做人做事基本原则上有所坚持的好;他的好,本来并不该出人意料——他的好,是“正常”的好,是“稀罕的正常”的好。

还是先打量一下这个“好人”的扮相。在有关这位副部级干部的品行的传说里,“土”——“清廉”、“实在”、“亲切”——是重要一项。他确实穿布鞋,确实穿茄克衫而不是西装,确实是平头。但这不正常吗?如果“官儿们”给百姓的一贯印象是不分场合的锃亮、风光、洋洋得意,那张保庆就不正常;这稀奇吗?如果我们的一般的身边的60岁上下的邻里,哪个都不是这样“没有身份感”,那张保庆就稀奇。

再说“敢言”。在过去一年里让张保庆以“敢言部长”闻名的一个“事件”是:他点名批评八省份助学贷款落实不力。对于当时媒体报道和网络论坛上击节叫好“出位”,张保庆今日的“澄清”又是这样:其实并没有冒多大风险。批评个别地区工作没做好,这早就向国务院汇报过的了,点名也是事先教育部领导们集体讨论决定的,只是时间上提前了。

张保庆对自己“敢言”的解构,我们相信可能有谦虚低调的因素;但我们同时确实注意到了与“敢言”起码是并列的,他的审慎。他并不是一个在嘴皮上多“冲”的人,也不是一个“不分场合什么都敢讲”的人。

比如,当我们问及他是否与官场“潜规则”有过正面冲突,他“哈哈哈”地笑过去了;比如,他说到早年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一个困惑就是,为什么官这么难做——如果让上面满意就不能让下面满意,如果让下面满意就不能让上面满意——怎么就不能同时让上面下面一起满意?“所以”,很多官最后就只钻研“如何处理好和上级的关系了”。张保庆自然地说出这些苦恼,但当我们追问他本人和上级的关系“处理得怎样”的时候,他说——还是不要我说了,说了也不能写。对,他还是没忘在一些时候“提醒”我们,这个那个不能写。

那么张保庆到底讲了哪个意义上的“大胆的话”?“我和其他同志也不是观念上不同,也不是有些同志看不出问题,实际上他也知道怎样做是对的,怎样做是不对的,但问题是不敢说、不敢去讲,讨论时不敢明确表示自己意见……现在,这一套很厉害。但我认准的事情,不管(其他同志)谁持什么态度,在哪个领导面前,我都要讲。”

还有“朴素”、“不讲排场”。关于这个,也有过“张部长到下面视察工作不一样的作风”的报导,但张保庆本人也并没有就此上纲上线。他说,当官的在吃喝上讲排场,真是很低级很庸俗的事情。我们国家贫富差距较大,一顿饭吃掉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学费、农民一年的收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怎么行?“我对这个是很厌恶。”

“我下去不讲排场。当然,当场拒绝,人家会不高兴,我都提前交代清楚。时间一长,他们都知道我的个性了。如果万一有哪个场合安排了,我就挖苦他们两句,告诉他们以后不要再干了。”

还有,“贫寒出身”、“亲民”、“爱动感情”、“有人情味”。张保庆主管大学生助学贷款工作,救济贫寒子弟,情急心切,常溢于言表。他曾对媒体回忆过多年前亦是贫寒少年的自己如何为省路费步行80里往返学校与家之间;他还曾在报刊上写文章纪念故去的中学老师;他还曾为反映乡村代课教师的纪录片流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