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81分带来新外号 创纪录战靴将被名人堂收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31:42

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的研究成果,正式通过国家鉴定的时间是“文革”前夕的1966年4月。在这次鉴定会即将结束时,有人发言:“诺贝尔是靠搞炸药发了财的,后来拿出一些钱作奖金,我们要打破诺贝尔奖金的迷信。奖金本身是资产阶级物质刺激办科学的手段。诺贝尔奖是为资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我们不要这些奖金,我们要的是人民的奖赏,这是最崇高的。”(1966年4月19日,鉴定会议简报第14期)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席卷中国大地。我国科学事业在“文革”中遭受空前浩劫。1972年,杨振宁向周恩来提出,拟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成果。考虑到中国当时的形势,周恩来婉言谢绝。“文革”期间,它提不到日程上来。

钱三强为促进推荐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成果参与1979年度诺贝尔奖评选做了大量工作。1977年6月12日至30日,以钱三强为团长的中国科学院代表团访问澳大利亚。在同澳大利亚科学家的一次谈话中,有人对钱三强说:“你们人工合成胰岛素的工作是应该获得诺贝尔奖的,问题在于你们愿不愿意接受。”

在同澳大利亚科学家的这次谈话后,钱三强才从同团出访的童第周、王应睐那里知道了事情的梗概。他认为,中国科学家在基础研究方面取得这一可喜的重大成就,不管能否获得诺贝尔奖,应该借此扩大中国的影响。他愿意出面推动这件事。

1978年9月,杨振宁向邓小平提出他准备提名人工合成胰岛素的中国科学家为诺贝尔奖候选人。与此同时,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所长王应睐收到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化学奖委员会主席B·乌尔姆斯特洛姆等6位教授的来信,要他在1979年1月31日前推荐1979年度诺贝尔化学奖候选人。

在得到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方毅、副书记李昌的同意后,钱三强便开始运作,向杨振宁发去电报和信函。

1978年11月3日,国家科委党组与中科院党组举行联席会议。会议认为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的科学家,可以作为候选人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

接下来的难题是按诺贝尔奖的有关规定,从参与人工合成胰岛素的众多科学家中推选出代表,作为诺贝尔奖的候选人。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成果,是3个不同单位人员共同合作的结晶,仅最后一两年直接参加研究工作的人员就有30余人。

为此,1978年12月11日至13日,钱三强组织并主持召开了人工合成胰岛素工作总结评选会议。与会的有3个单位参加合成工作的主要研究人员和科研管理人员30人,以及通过协商组成的评选委员会委员17人,评选委员会的任务是对会议最后推出的候选人进行无记名投票。

会议初步选出在合成工作中4名成绩突出者:钮经义(生物化学研究所)、邹承鲁(原生物化学研究所,1970年调北京生物物理研究所)、季爱雪(北京大学化学系,女)和汪猷(有机化学研究所)。

会议认为,如以4人申请难以被接受;出3人,矛盾较多,而且联邦德国、美国在胰岛素人工合成方面也取得较好成绩,有可能此奖将由两国或三国科学家共同获得。据此,我国以一名代表申请为宜。北京大学和有机化学研究所认为,如出一名代表,理应由生物化学研究所选出。生物化学研究所则推荐钮经义为代表,认为他自始至终参加B链合成,成绩突出,也有一定学术水平。评选委员会表示赞同。

钱三强主持起草亦代表中国科学院,签发了1978年12月25日呈报国务院的《关于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推荐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成果的请示报告》。

《报告》在汇报人工合成胰岛素工作总结评选会议的情况,推荐钮经义一人为代表的原因和过程后写道:“我们建议,以钮经义同志一人名义,代表我国参加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工作的全体人员申请诺贝尔奖金,拟由杨振宁教授和王应睐教授分别推荐。”一周后,请示报告获得批准。按要求所需的各种推荐材料,由钱三强具函,以最快速度寄给杨振宁以及也受诺贝尔奖委员会邀请推荐候选人的美籍华裔科学家王浩。与此同时,王应睐也作了推荐。

我国人工合成胰岛素研究集体的代表钮经义,被推荐为诺贝尔化学奖1979年度候选人的过程和事实就是如此。

最后,1979年度诺贝尔化学奖的得主为美国人布朗和德国人维提希。我国钮经义未能获选。(科学时报)

当村里一名十五六岁的孩子这样询问时,54岁的甘肃农民张余斌落泪了:“大山深处的孩子猛然提出这个问题,我的心窝里就像被猛扎了一刀。”初中文化程度的他深切地感到:农村孩子“必须加强这方面的教育”。

从那一刻起,张余斌坚定了创办“展览馆”的决心,他要让山里的孩子懂得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2003年秋天,张余斌在自家院内里创办了“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展览馆”,开始免费向孩子们开放。

十几年前,他在村里任计划生育专干时,就接触过不少不愿读书、最终失足的青少年。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就因经常和社会上的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吸食毒品,被捕入狱。

张余斌认为,是信息的闭塞、文化的不发达和严重忽视思想道德教育,导致农民及农村孩子法制观念淡薄。

走在陡峭的山路上,记者体会到了张余斌所说的闭塞。张余斌所在的阿干镇琅峪村离兰州市区不过50多公里,但位于海拔2800米的山梁上,远离公路干线,崎岖难行。

登上山梁,放眼望去,在大多陈旧的民宅中,张余斌家的房子格外显眼。“如果不是为了办展览馆,我们家不可能盖新房子。老房子太小,展览资料没地方挂,就挂在房梁上。屋子里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不得不考虑建新房子。”张余斌的妻子龙新军说。

扩建后的展览馆分为3个展室,展出的资料包括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刘胡兰、赖宁等革命前辈及英雄人物的挂图,以及“两弹一星”、“神舟五号”等方面的宣传画。

“因为地方太狭小,还有资料没挂出来。”据张余斌讲,2003年创办之初,整个展馆的面积不过20多平方米,两次扩建后达到了100多平方米。

“两年来的投入已经超过了11万元”,为此,张余斌背上了近5万元的债务。

其实,张家的生活并不宽裕,全家的主要收入靠种植百合,每年能卖六七千元。大儿子外出打工,收入微薄;小儿子上学一年还要花掉三四千元。

尽管全家人省吃俭用,但张余斌和妻子仍然觉得“钱不是最头疼的问题”。“我现在最大的压力是少数人的非议,有人总在背后说风凉话,嘲笑我,认为我没有资格办这个展览馆。”说到动情处,张余斌哽咽难语。

记者走访琅峪村,有名村民正在自家门前干活儿,说起张余斌办展览馆的事,言语中带着几分不屑:“不清楚他在搞什么。”

“我从没想过回报,边远山区的孩子见的东西太少,建展览馆就是为了让周边的孩子能多受些教育。”张余斌一再申明。

没有官方的组织,没有统一的行动,自发的参观者达到了三四千人次。前来参观者的留言是让张余斌夫妇最感欣慰的东西。3个留言簿上记录着许多参观者的感动———

“张老师,你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了社会,你让未成年人懂得什么是精神的伟大。”“从这一天起,我觉醒了,懂得了道理。我的生活也变了,变得有了书香味,不像以前只知道玩耍。我已经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为了达到让周边的孩子都来看看的“预期效果”,去年12月,张余斌举办了建立展览馆以来的最大一次活动:向周边、公路沿线乃至个别市区小学送出了30多份请柬,邀请学校校长和老师及部分学生前来参观,目的是想让校长、老师们提提意见,共同探讨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教育。

被邀请但没回复的阿干镇烂泥沟小学校长郑西专说:“因为远,学生不方便去。如果学生去了,可能心灵会受到震撼。但说到教育意义,学校的教育要比他全面,老师的文化层次也比他要高。”

地处兰州市区的西湖小学的韩延合校长怀疑张余斌办展览馆的现实性:“一个农民负债办展览馆,到底能坚持多久,还得观望。”

对此,甘肃省文明办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负责人张正权说:“甘肃关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方面的社会力量很薄弱,可供孩子们寓教于乐的场所实在有限,特别是农村的孩子,节假日更是没地方可去。”他呼吁,社会各界都应来关注和支持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教育,为中小学生提供更多健康有益的校外场所。本报兰州10月6日电

新华网呼和浩特10月8日电(记者汤计)据呼和浩特市公安局今天向记者透露,内蒙古自治区知名民营企业家云全民于9月25日遭绑架,9月26日云的家人交付240万元赎金后,绑匪残忍地将云全民杀害。目前,杀害云全民的两名绑匪潘永忠和刘志军,已被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区分局陆续缉拿归案。从云的家属报案到破案,公安机关仅用了不到30个小时。

生于1969年的民营企业家云全民,是呼和浩特市人,生前系内蒙古祺泰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拥有上亿元资产。这家公司生产的“西远”牌西装,在我国各大中城市的服装市场十分走俏。

2005年9月27日上午10时30分,云全民的爱人在亲友的陪同下到呼市公安局新城分局报案称:爱人云全民从9月25日起就没回过家,从9月26日起连手机也不开了,随身携带的240万元巨款、奔驰500轿车和一块价值8万元的劳力士手表等物品也全部失踪。

警方进一步询问得知,9月25日上午8时,云全民离开了呼和浩特市体育场附近的住宅到公司上班,大约在上午11时左右,给公司的一位副总经理和妻子打电话,要求提取500万元现金急用。随后家人从银行提出240万元现金。9月26日上午,按照云的要求,家人把钱送到指定地点。之后,与云全民失去联系。

携带240万元巨款去赌博?去给情人?警方通过调查排除了上述疑问。警方判断云全民被绑架了,迅速调集警力从几个方向展开侦查。很快,云全民的车被发现。通过云全民的车,警方推导出还有一辆小轿车协助作案,绑匪应是2至3人。通过公路收费站的监视录像确认了另一辆车,车主潘永忠也进入了警方的视线。现年39岁的潘永忠,曾经担任内蒙古祺泰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负责“西远”服装在甘肃省兰州市区的销售工作,因经常贪占公司的小便宜,前几年被炒了“鱿鱼”。

本报讯(记者林祺实习生黄梅)几个月前的一次发烧,92岁的刘正淑婆婆万般不情愿地住进了医院。没有想到,出院以后,刘婆婆头上的白发开始转黑,长出了黑色的绒发,甚至还发出了新的牙齿。

昨天下午,记者找到刘婆婆时,她正在麻将桌上酣战,刚刚和了牌的她满脸堆笑,高兴得不得了。听说有记者来采访,刘婆婆转身将记者带到一旁。

在灯光下,记者这才发现,刘婆婆头上稀疏的白发中,竟然有一大半都变成了青黑色。特别是头顶中间一带,可以看见一些才长出来的细软的黑色毛发。仔细观察,除了两鬓的头发还是白色的,其余各处的头发都有变黑的趋势。

虽然已经年满92岁,刘婆婆的思维却非常清晰,说起话来条理清楚。刘婆婆说,头发开始变黑是从四五个月前开始。“当时我发烧生了一场病,在医院住了几天。”出院以后,大家惊奇地发现,刘婆婆的头发开始转黑了。

“起初我自己都没发现,只是长牙齿有感觉。”说着,刘婆婆取下了口中的假牙,指指自己口中。在下门牙处,隐约可见两颗刚刚冒出“尖尖角”的牙齿。刘婆婆笑嘻嘻地告诉记者,牙齿在70多岁就掉完了,没想到现在还能长出新牙。

邻居们介绍,刘婆婆虽然已经92岁了,但眼睛好得不得了,打起麻将来速度和年轻人不相上下,记牌也厉害得很。“一点都看不出来是90多岁的人。”

刘婆婆说,自己年轻时身体就很好,即使年老以后也很少进医院,高血压、糖尿病等一些常见的老年病都和她无缘。平时最多就是小感冒或者发烧。上次生病之前,刘婆婆还能自己拄着拐杖到处走,生病以后,家人怕她出意外,才开始禁止她外出。

问到刘婆婆的养生之道,刘婆婆显得有些茫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家里人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也没有特别忌讳的食物,火锅我也吃的。”平时除了看电视,刘婆婆会跑到楼下,和邻居们打打小麻将。

重庆市急救中心史院长为此说,发生在刘婆婆身上的这个现象是比较正常的。人在衰老过程中,某些器官有再生的可能性,几个月前的那次发烧,可能成为了这次再生的导火索。

不过,史院长指出,这并不是人们所认为的“返老还童”,只是衰老过程中发生的较正常的生理现象。

时报编辑李龙综述:半个月前发生在香港迪士尼乐园的不雅行为犹在眼前。那一次,有关内地游客素质的讨论席卷了整个网络,信息时报发起的批判不文明现象引起了人们对社会文明的反思。

然而,时隔不久,就在刚结束的黄金周,国人的不文明行为再一次集体爆发。在广州的每一个公共场所,时报记者总能“毫不费力”地捕捉到一些不和谐画面。毫无疑问,旅游的不文明现象正损伤黄金周的出游魅力,游客的不雅行为也再次拷问着游客和管理者的素质。

无独有偶,新华社在黄金周期间也播发了一组国内大城市游客不雅行为的报道,在北京,在上海,在沈阳,在福州,记者用他们的镜头记录下了游客的种种不文明举动。与此同时,新华社驻外记者则发回了一系列国外旅游景点的文明报道。两相比较,一种强烈的反差足以让每一个国人汗颜,美国人、意大利人、西班牙人能做到的,为什么内地游客就做不到呢?

有一些规矩是不成文的,但是却应该牢牢铭刻在人们心里的。可是我们的游客在欣赏美景的同时,却抛弃了所有的规矩,或者说他们的心中根本没有规矩的意识。自觉遵守规矩,遵守社会公德,本该是一种习以为常的行为,无须刻意的强制指令,可怕的是,在内地,在广州街头,任何禁止性的提示都形同虚设,记者善意的提醒反倒引来“多管闲事”的斥责。

或许我们可以辩解说,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旅游景点没有提供足够的服务设施,但是这并不能替不文明旅游开脱“罪责”,因为游客抑制不雅行为的内在冲动不应受制于外在条件。

其实,旅游景点不过是人们生活舞台的延伸,不论是在旅游景点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总是那些不经意的细节,一言一行,彰显一个人的道德文化素质和精神状态。以人为本的服务设施固然重要,而良好的个人修养更是文明旅游不可或缺的条件。信息时报再次记录下广州街头的种种不文明现象,并无其他,只是希望这一次真的能引起所有公民的关注。

作为黄金周重要的交通运输枢纽,广州市火车站无疑密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旅客。在宽阔的火车站广场上,记者几乎每隔数步就能看见一群群席地而坐的旅客,偌大一个广场成了候车场。不少旅客在席地候车的同时,干脆脱鞋上阵,于是“赤脚大仙”们也在肆无忌惮地释放着异味。有的旅客则赤膊示人,全然不顾他人感受,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鼾声如雷。

席地候车时,不时有旅客拿出“土特产”享用,磕的、咬的、喝的,酸的、辣的、甜的,吃掉后包装袋统统扔在地上。“车来了,人走了,地脏了。”来自河南的清洁工小刘反反复复在记者面前念叨着,“他们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小刘告诉记者,就售票厅前的一小块广场,由他和另一名同事负责,每天下午5点~6点是旅客随手丢弃垃圾的高峰时期,两个人干活都吃不消。而最令小刘无奈的是,每次忍不住善意提醒旅客时,多数人都充耳不闻,而只有在旅客面前费劲清扫时,旅客的不文明行为才有所收敛。

记者注意到,火车站内设有不少垃圾筒,但距离仅一手之隔的垃圾筒旁边,果皮、塑料袋、废纸被随意丢弃。很快,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幕,两个坐在行李箱上的男青年,在比赛看谁能准确无误把手中装满瓜壳的垃圾袋扔进垃圾筒,形同飞镖中靶游戏。一男青年由于用力过猛未能中靶,垃圾袋里的瓜壳洒落一地。当记者上前制止时,两名“肇事者”反讥记者“多管闲事”,继续把垃圾筒当成游乐玩具。

10月5日16时正是广州火车东站的人流返回高峰期,记者在站内的一女洗手间看到,门口等候的人很多,一些旅客匆匆进来,又匆匆离去,而有些旅客便后不冲洗就离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