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四川卧龙16只大熊猫宝宝集体亮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1:58:35

“无论是上述哪种原因,张良宾都无法回避自己造成的这一局面,并要为其承担最后的责任。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位人士说。

如果有一个男人在结婚前夕对女人细算为了娶她一共花了多少钱,不知道这位新娘还会不会和他牵手走过那浪漫的红地毯?可近日在网上就有人把这讨老婆的费用列了个详细的账单,这份账单会引起你的共鸣还是不屑呢?

按照网上的统计方法,我们也来估算一下讨一个条件在中上(学历大专以上、身材相貌较好、有稳定的工作)的南京老婆得花多少钱。

4.轿车,以普通代步车为标准,计10万。也有部分通情达理的南京女孩同意以电动车作为替代品,计1500元。

5.办喜酒,以中等酒店25桌为例,包括自带酒、烟、糖,计1200×25=3万。回收红包以每桌平均1200元计,1200×25=3万,收支相抵。

6.度蜜月,以港澳、新马泰、云南、海南为主要出行地,平均每人费用以8000元为标准,计8000×2=1.6万。

7.从谈恋爱到决定结婚这段时间,包括出去吃饭、买礼物、娱乐、旅游、送女友父母节日礼品等,平均每月以1000元为标准,谈2年,计1000×12×2=2.4万。

综上,各项成本合计48+5+3+10+1.6+2.4=70万=娶一个南京老婆的成本。

以男方家庭20万的家产,男人年收入5万计,(70-20)/5=10年。最后得出结论为:男方倾家荡产+男人不吃不喝工作10年=讨一个南京中上条件的老婆的成本。

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我也到了谈论终身大事的年龄了,我在大学里谈过一次恋爱,毕业后由于分居两地而无奈分手。自从分手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另一半。总觉得工作以后碰到的女孩没有大学里的单纯,比较实际,再加上看到这个讨老婆的预算,我不敢结婚了。

本报讯(记者杜海)春节期间,贵州一五口之家自驾车来渝旅游,返回贵州途中在渝黔高速路上翻车,造成四死一伤。昨天、今天是自驾游返城高峰期,高速路执法总队提醒自驾车市民,在高速路上切莫超速行驶,注意安全。

2月1日大年初四清晨7点,从贵州来重庆自驾游的一家五口,返回途中在渝黔高速路綦江至贵州段上,车辆撞上高速路护栏翻车。高速路执法总队接警后,立即派人前往救援。

据了解,车上有一对夫妻及其父母、孩子,只有妻子幸存。目前,车祸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此前,为赶在除夕前到达重庆探亲,4名男子春节前从湖南自驾车出发,因驾车太疲劳,在渝宜高速公路鱼嘴附近,车辆冲进高速路的边沟,两人当场死亡。

据了解,其中一张姓司机,已连续驾车近9个小时,事发时开车竟打起了瞌睡。据称,这是春运期间我市高速路上发生的首起重大事故。

据高速公路执法总队介绍,从昨日起,从高速路回家的自驾车将增多,预计今天下午达到最高峰。经过长时间游玩和驾车,车辆和司机都已疲劳,易出事故。

对此,高速路执法总队特别提醒自驾游一族,返城途中不要超速和疲劳驾驶。出发回城前,司机一定要先休息,对爱车最好先检查一下再上路。同时,如果在我市高速路上感觉疲劳或遇紧急情况,可拨打89077770,请高速路执法队队员代驾。

中新网2月4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现代生活忙碌,在工作岗位上拼搏的都市人更是分秒必争。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有七成五以上的工作人士,包括经理级和一般的文员,每星期有二至三次在办公桌吃午餐。

不过,陶布迪克斯指出,工作人士在办公桌用餐,就失去了用餐的乐趣,这可能使他们更容易受到零食等垃圾食品的诱惑。

另一个问题是,办公桌的致病细菌几乎是一般厨房餐桌的100倍,电脑键盘和电话甚至还会比办公桌更脏。陶布迪克斯说:“你必须经常抹拭那些地方,你不会要在一个从来没有清洗餐桌布的餐馆吃午餐吧?”

此外,在办公桌用餐不仅减少员工互相进行脑力激荡的机会,管理层也失去同属下交流的空间。马里兰大学物理学系主任古德曼说:“当拥有共同或相关问题的人聚集在一起闲聊的时候,他们是可以释放出很多创意的。”

一名属于管理层的互联网专栏作家最近也写道:“当经理们提到要帮助其它人成长,或是为机构内的同事化解纠纷、改善合作关系或是要他们提出改善建议时,他们往往会想到:我应该带他们外出用餐,以便更了解他们。”

虽然在办公桌用餐有不少弊端,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把午餐当一回事,而工作忙碌往往是他们决定不外出用餐的借口。

金融顾问彭德尔顿总会抓紧每个约会之间的空隙,冲到附近的餐厅买饭盒。和许多在办公桌吃午餐的人一样,彭德尔顿每天的午餐都是千篇一律,从不改变。饮食学家说,这是不对的,拥有多变化的均衡饮食才是健康的。

对在律师行工作的西蒙斯来说,午餐若不是和顾客吃饭,就是一份三文治搞定。

另一名社会工作顾问阿夫扎尔则完全不吃午餐。她说:“我有101件能够帮助我增加收入的事情得处理。如果我停下来的话,我就会被抛在后头。”

即使是在办公室内用餐,一些人也希望能够有些隐私。乔治敦大学筹款部主管多纳霍通常是在电脑前边吃三文治边工作,他说:“我会把办公室的门开着,不过如果有访客到,我会请他们半小时后再来。”

我有一位女同事,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说起来也不算太老,可她的那种消费观念似乎比我妈还陈旧。她无法理解我每年为什么要拿好大一笔钱出去旅游;她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每月要花钱去健身和美容;她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心情好的时候,还要去咖啡厅喝上一杯卡布其诺或蓝山,而不是回家泡杯乌龙茶喝;她更不能理解我每次总要花不菲的价钱去花店买那些容易枯萎的鲜花,而不是去买一束经济又耐用的塑料花。在她眼里我的这些消费都是纯粹的浪费。

记得有一次我们去逛街的时候,在一家高档内衣店里,我看中了一套内衣,花色款式都很满意,做工也精细,而且板形特好。可同事一看价格便大叫起来:什么做的啊,要二百八十!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朝我们射来,窘得我满脸通红赶忙付钱走人。可那位大姐一路上还在嘟囔:一套内衣要这么贵,又不能穿在外面,花这么多钱真是不值。在她看来,十几块钱的内衣同样能穿,为什么还要去买那二百八的呢?

自从结婚以来,每个月我都会从薪水里拿一部分出来投资,有时买点股票,有时买点基金。可我的同事,却总这样告诫我:“小妹妹务实一点,千万别让自己的血汗钱打了水漂。钱只有存在银行里才是最保险的。”每当这时,我总是笑着打哈哈,“道不同不相为谋!”

前些日子,我和老公刚刚贷款买了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首付是我们这几年的积蓄,十年按揭,月供两千多。把房子好好装修了一番,一切都收拾好了以后,我们便请了亲戚同事到家里来坐坐。当然我那位同事也在其中。

可她看了之后,并没有像其他同事那样露出羡慕的表情,而是自始至终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临走时,她把我悄悄地拉到了一边说:“你现在还能睡得安稳吗?”见我不解,便又解释:“你现在可是背着债过日子啊!”于是,我便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中新网2月4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莎士比亚曾经这么说:“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如果今天的你也这么认为,那你可能要像韩剧“我的野蛮女友”中的男主角一样遭殃。

美国儿科学会学刊最近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发达国家的少女们越来越暴力,其中以英格兰、比利时、立陶宛、爱沙尼亚、匈牙利、苏格兰的女孩最野蛮。

据《泰晤士报》报道,有35个发达国家的青少年专家参加这项研究,他们访问了16万1082个年龄介于11岁至15岁的青少年,了解他们过去一年可曾以暴力对待他人。

结果显示,有29%的苏格兰少女表示,在过去12个月内同人打斗至少一次,上述其它五个地区的比例就更高。

美国这方面的比例稍低一些,动手打人地少女占25%,俄罗斯更低一些,不过也有21%,芬兰13%。

同男孩有点不同,女孩总是同自己周围的人打架,而男孩比较倾向于攻击陌生人。

专家进行分析后指出,这种少女暴力风与吸毒、酗酒有密切关系;他们也指出,一些社会名人的不良示范也起了重要的作用。比如,歌手炸药小姐(MsDynamite)早些时候醉酒遭女警查问,她竟然刮了执法人员一把掌。

苏格兰校长公会秘书长麦格雷戈说:“我当校长的这15年来,看到女孩越来越爱打架,她们甚至比男孩还凶。”

苏格兰斯特拉斯莱德区警长哈尔伯特说:“女孩闹事打架事件有逐渐增加的趋势。”他说:“要取缔这类事件,还是要从教育着手。”

身着深色西装、鲜艳橘色领带的黄宏生,走上了香港湾仔区域法院的法庭。

1月9日,这位49岁的创维数码(资讯行情论坛)(香港交易所代码:0751)前董事会主席如同以往,不苟言笑,但神态仍显轻松。与黄同时到庭受审的,还有其胞弟、创维数码前执行董事黄培升。

这是“黄宏生案”正式开庭的首日。黄氏兄弟被香港廉政公署指控串谋偷窃、欺诈上市公司等四项罪名,涉案金额超过5000万港元。控方大律师苏明哲(GilesSurman)、大律师邓能(JohnDunn)携四大箱文件出庭,并由苏明哲做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开审陈词。

面对指控,黄宏生兄弟均表不予认罪。此次涉讼,他们二人聘请了强大的律师队伍为其辩护。出庭律师包括资深大律师金力生(AlexanderKing)、大律师夏伟志(GrahamHarris)、大律师吴明正(Jean-PaulWou),事务律师则由人称“廉署克星”的香港律师林炳昌担当。

案件原计划在15天内审结,但开庭后日程并不紧凑,且法庭提出很多财务资料的细节仍需进一步核实,庭审一度进展缓慢。林炳昌表示,辩方计划传照11名证人出庭,审讯所需时间难以估计。

廉政公署检控的最主要依据,是“资金路径”(moneytrail)。苏明哲在开审陈词中,列举大量工商注册资料、银行账户资料等信息,并因循支票转账的路径,以还原被告的一系列活动。

第一项指控针对黄宏生。控词指其于2001年1月以“咨询费”名义,从创维数码全资子公司创维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创维电视控股有限公司)账户中开具50万港元支票给王鹏。此笔款项最后被分散转入黄宏生之母罗玉英名下,以及黄宏生与罗玉英任董事的万海发展有限公司(MainSeaDevelopmentLimited)、以及由万海绝对控股的中耀发展有限公司(SinoFlameDevelopmentLimited)之中。

第二项、第三项指控针对黄宏生兄弟。控词指,2000年11月至2004年10月间,二人从创维数码在BVI(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子公司SkyworthComputerNetworkCompanyLimited(现更名创维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佣金”名义开出一张221万港元支票给王鹏,并最终将这笔资金转至为黄宏生兄弟直接或间接控制的银行账户。

同样在此期间,兄弟二人还利用类似手法,先后开具九张支票向王鹏支付“佣金”,一共从创维数码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的子公司SkyworthDigitalTechnology(Holding)CompanyLimited公司(现更名创维集团有限公司)支出约4838万港元。

控方指出,创维数码在澳门鲜有业务,却在澳门汇丰银行开立账户,澳门成为黄氏兄弟窃取上市公司资金的中转站。“资金路径”显示,黄宏生兄弟首先将资金转入创维在澳门的账户,进而转入王鹏在澳门的私人账户;最后通过一系列操作,转入由黄宏生、黄培升、罗玉英母子直接或间接控制的银行账户。基于此,控方指控黄宏生兄弟串谋盗窃,分别涉及金额221万港元和4838万港元。

在第四项指控中,控方指黄氏兄弟二人将仅读过中学的王鹏聘为公司顾问,并以每股0.336港元的价格,将创维数码股票期权2500万股批给王鹏,行使期权1875万股,将收入纳入自己囊中。

在控方律师以英文宣读开审陈词过程中,黄宏生兄弟始终认真听取粤语同声传译,二人表情轻松,黄培升甚至偶尔面露笑容。

1月19日休庭后,辩方将一些中文材料交与黄宏生兄弟二人。黄培升手持资料笑言:“这个我看了也没有用。”黄宏生则将文件仔细折好,放入西装内兜。

随后,辩方律师同被告在法庭会议室临时召集会议,数度有笑声从房间传出。但临时会议结束后,辩方人马立即移师他处继续讨论,流露出一丝紧张气氛。

1月20日后,控方先后传召多名证人上庭,包括曾担任创维数码助理会计的区月明、曾担任创维数码总裁秘书的陈楚云等。盘问主要围绕创维数码及其分公司的财务制度展开。

当控方要求证人区月明辨认多张款单上的签字是否属于黄宏生或黄培升时,辩方大律师夏伟志打断称:“以我当事人的地位来讲,几乎创维数码的所有文件上都有他的签字。”针对作为物证的各种交易记录和单据,辩方的研究达到了“明察秋毫”的程度。原件上非常轻微的铅笔笔迹在复印件上几乎无法体现,但辩方也能发现,并要求证人对铅笔字迹内容进行解释。

“我们会在未来的审判中对控方的逻辑进行反击。”林炳昌对《财经》说,但他拒绝透露任何辩护的细节。

本案的关键人物王鹏会以特赦证人的身份作证,但在记者截稿时,王鹏是否会出庭仍存疑问,他可能仅仅向法庭提供书面的证词。

在开审陈词中,王鹏被描述为“地位卑下”、“不学无术”的人。王鹏仅有中学学历,曾帮助黄宏生之母罗玉英收租。2000年创维数码上市,当年11月,王鹏就被创维集团有限公司聘为顾问,负责扩展创维数码在内地的业务。被雇佣当月,黄宏生就签署文件授予王鹏2500万股创维数码期权,这是创维数码授予雇员的最大一笔期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