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横穿北京三环路被撞身亡 过街天桥仅距50米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9:45:49

按照在一部2001年韩国拍摄的电影中的叫法,这样的私人聚会可以称作“蝴蝶俱乐部”(clubbutterfly)。

在另一部由著名导演李安1997年执导的反映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变迁史的电影《冰风暴》中,这样的聚会还有一个名字,叫做“keyparty”,来参加聚会的夫妻们将各自的汽车和房门钥匙放在进门处的一个碗中,在离开聚会时会由聚会的组织者召集大家一起来从这个碗中随机摸取钥匙,如果你摸的不是自己先前放入的那把,那么你就需要带上别人的妻子或者丈夫回自己的家过夜。

当然这样的俱乐部还有一种来自于圈外人的并不被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认可的叫法:换妻俱乐部。“这有些男权主义”,一些俱乐部的负责人或者参与其中的女士们会这么说。

不管怎么说,在包括重庆在内的很多中国的大城市,在感觉夫妻生活单调乏味的时候,寻找“换友”已经成为了很多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之一种。

胡应希在谈到自己之所以开始产生“交换”的想法的原因时说,“是在有了孩子三四年之后,夫妻之间产生的审美疲劳导致了他们的情感生活缺乏激情,”让他们开始认真地考虑这个大胆的想法的。

双方从事的工作压力都较大,也是这位心理学硕士解释这一想法起因时列举的因素之一。而在压力和这种厌倦心态的双重驱使之下,夫妻之间哪怕是一点点鸡毛蒜皮的争吵,都可能使他们的婚姻面临崩溃的边缘。

婚姻是一种承诺,但是性在其间显然并不是占据无足轻重的地位。当这一因素演化成为两个人必须共同面对的危机时,那么按照婚姻的契约,它的解决需要夫妻双方共同承担。

但是他们的第一次冒险的经历并没有使他们体验到这种预想中的“快乐”。

“其实我们第一次并不是很成功,事毕我们甚至抱头痛哭,觉得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好。”胡这样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他记起他们夫妻第一次找到的一对,“对方女的不说话,男的留着平头”。

他的妻子对这第一次的经历可能至今还在耿耿于怀。“两个人我太太说都不喜欢,只因为将就我,结果委屈自己,她不快乐,我也就不快乐。反正跟那一对不投机。”

紧张可能是造成了这种不成功的第二层因素,对于一对缺乏经验的夫妻来说,胡的这种描述相当可信,即使他是一位心理学硕士,这种心理过程可能也是必然。

“第一次太紧张了,开始的想法很浪漫,结果现在回忆起来还是一片空白。心里极端后悔。”胡说。

第二次精挑细选,他们找到一对大学教师,“他们有经验,素质也高,都是大学老师,很理解人。事实上,我的初衷就是想别的绅士好好照顾我妻子,让她获得不一样的感受。”胡说。

这种说法的背后隐藏着的判断是:夫妻二人在一种心理均势下获得了梦想之中的快乐。“交换最关键的是让自己的太太看得上对方的男的,过程中要让女方满意。”胡坚持一贯的“太太万岁”的立场。

按照胡应希自己的说法,他为他的太太和他自己挑选交换对象的时候更加强调对方的心理素质和精神气质同自己一方的匹配。

“我们都喜欢古典音乐,她喜欢园艺、集邮;我喜欢读历史,尤其是二战史、文学作品、文艺批评,我在读书的时候还修了三年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装饰课程。”胡很自信,他认为自身的心理素质和精神修养相当经得起考验,交换能不能成功只取决于对方的素质怎样了。

“但是如果你把改善婚姻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交换上,那么恐怕是交换不能承受之重”。胡说到交换伴侣的原则时这么说,“双方是绝对不能谈论感情的,事实上有感情问题的夫妻别人也是不愿意和他们交换的。”

并不是所有的参加交换者都和胡应希一样,希望通过交换伴侣来改善陷入僵局的夫妻生活。

高德明(音),这对夫妻结婚的时间比胡应希要短的多,只有三年的时间,夫妻两人都是大学本科,分别是30岁和29岁,高级白领,太太除了日常的工作外,在重庆市的解放碑还有一处自己的生意需要打理。

高德明说他喜欢足球、音乐和交朋友,太太喜欢看电视、看书。这对夫妻还没有孩子并且没有在近两年内要孩子的计划,他们没有交换的经验,两个人目前对此事的一个非常简单的看法就是:这无非是一个身体游戏,没有那么复杂。所以他们不存在谁说服谁的问题。

“只要双方都能看得透就可以了。”高德明说,“你已婚,但是发现这并非你心目中最理想的婚姻,爱情需要妥协,那么,交换就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本报讯(记者张春健)昨天,朝阳区京广桥西南角,一名中年男子背着女儿的尸身爬上约30米高的广告牌欲轻生。经民警劝说,这名男子暂时放弃了轻生念头。该男子曾写下的遗嘱称,轻生是因为他女儿被人杀害,至今5年多,而凶手却没得到应有的惩处。

目击者葛先生说,早上8点半,他上班路过京广桥时,还看见这男子站在一个高约30米的广告牌上,还有一件红色的孩童衣服挂在上面,衣服里有一些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很像是个孩子,但没有看见头和胳膊。“那男的双手捂着头,趴在广告牌上,时而用手轻抚这孩子形状的东西,表情很是痛苦,还不时往下撒些白纸。”

现场的红庙消防队队员和呼家楼派出所的民警均向记者证实,挂在广告牌上“孩子形状的东西”其实是一具小孩尸体,该男子是背着这具尸体爬上的这块广告牌。

在广告牌下,记者看到男子撒下的白纸是一份遗嘱。在遗嘱中男子称,自己名叫李功见,是河南省商丘市梁园区孙付集乡后桥楼村的村民。挂在广告牌上的尸体是他女儿,名叫李美妮。

事后,李功见认为真凶没得到应有惩处,所以拒绝火化女儿尸体,并将其一直冷冻在家中冰柜保留证据,至今5年有余。

事发后,消防员、民警等人员赶往现场。早上9点20分,消防员马上在轻生男子的垂直地面放置气垫,还加紧启动云梯以备救援,而民警则把现场封锁,100多名行人在警戒线外驻足观望。

10点,一名民警在消防员协助下坐上云梯到广告牌上和轻生男子谈判。经半小时谈判后,这名男子终被民警说服,愿意下来。该男子随后被民警带走。

据《山西商报》2005年12月21日报道,李功见结婚后没有生育,抱养一女孩,名叫李美妮。虽是抱养,但全家人视美妮如宝贝。2000年10月3日下午,家人突然发现美妮不见了,到处找寻。直到10月5日晚,才在村北的一机井中,打捞出李美妮的尸体,经法医鉴定为他杀。后经商丘市公安局梁园分局侦查认定,同村村民李某某为嫌疑犯。

经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李某某被判处死刑。但此后,河南省高院两次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最终,李某某被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罪名是故意毁坏财物罪等其他3项罪名。

2002年6月22日,位于巴基斯坦东部的旁遮普省28岁的女教师穆赫塔兰·玛伊遭到了4名男子骇人听闻的轮奸,震惊了巴全国乃至全球。时隔不到四年,又一起惨无人道的轮奸大案令巴基斯坦大惊失色,而身为护士的受害者惨遭轮奸仅仅是因为她拒绝违反法律规定为凶手的家人做堕胎手术,没想到她竟然就此遭遇厄运。

据英国媒体2月27日报道,这一惨无人道的轮奸大案同样发生在偏远落后的旁遮普省,受害者是该省西部地区小城马特拉伊的一家乡村诊所的护士鲁比娜·库萨尔,现年26岁。2月22日晚上,3名男子闯入了她的宿舍,然后采取野蛮手段强行将其奸污。

警方随后逮捕了这三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分别是24岁的阿拉·纳瓦兹,他的哥哥、34岁的马力克·里亚兹以及兄弟俩的一位朋友、25岁的穆罕默德·阿什拉夫。但是,三人均否认了这一犯罪指控。值得一提的是,三人中年纪最大的里亚兹最近刚被选举为当地部落长老会的领导人。三人中的纳瓦兹在看守所接受采访时表示,库萨尔对他们的指控是捏造出来的。他说:“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我们的政敌炮制出来的一个阴谋。我们希望真正的强奸犯能够被绳之以法。”

据悉,库萨尔惨遭轮奸的原因是她拒绝为三名犯罪嫌疑人的女家属做堕胎手术,因为在巴基斯坦,堕胎是被严格禁止的,除非孕妇面临着生命危险。库萨尔说:“在过去的6个月中,他们一直对我施加巨大压力,逼迫我为两位妇女做堕胎手术,我坚决拒绝了,于是他们就这样报复我。他们不断地来骚扰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会做出这种事情。”她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忍不住地哭泣,而且浑身颤抖,显然还没有从这场恶梦中缓解过来。

据库萨尔的陈述,这三个犯罪嫌疑人闯入诊所之后首先把诊所唯一的保安捆绑了起来,然后就冲进了她的宿舍。她说:“他们砸掉了我宿舍门上的一块门板,然后打开了门闩。其中一人手里拿着枪抵着我脑袋威胁我说,如果我胆敢反抗,他们就会杀了我。另一人把我按到在床上,然后,他们就开始轮流强奸我。”

与发生在2002年的穆赫塔兰·玛伊惨遭4名男子轮奸的恶性案件一样,这一最新的骇人听闻轮奸案震惊了巴基斯坦。民众感到了极大的愤慨,纷纷要求警方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与此同时,舆论也再次强烈呼吁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立即下令废除现有的强奸罪法律。但是,分析家指出,由于巴基斯坦的独特法律,库萨尔很有可能将成为巴基斯坦古老陋习的又一个受害者,而犯罪分子则很有可能会逍遥法外,逃脱任何惩罚。

根据巴基斯坦法规,如果一名已婚妇女遭强奸,指控他人对自己实施了强奸,她就必须提供至少4名证人来证明自己的指控确有其事,如果她遭到强奸而又无法证明自己是被强奸的,则会被视为已婚女子的通奸行为并且根据通奸法予以严惩,甚至可以按照部落传统将该妇女施以当众被人用石头砸死的酷刑。如果是一个未婚女子无法证明自己是被强奸的话,则被看成损害了家庭荣誉。于是,被害妇女家庭的父亲、兄弟和儿子将报仇雪恨当作自己的义务承担下来,但他们不是向施暴者报复,而是去杀害被害者本人,而不管被害人是他们的女儿、姐妹,或是他们的母亲,即所谓的“荣誉谋杀”。·王银泉·

晨报讯(首席记者纪永江)“睡梦中感觉有东西重重地压住自己,睁开惺忪的睡眼后大吃一惊——竟然是一男子趴在自己身上。”想起凌晨两点在大连中山区某洗浴中心的一幕,陈冰女士(化名)昨天下午还是气愤难平,更令她意外的是该洗浴中心竟然有7名女浴客先后遭到该男子的骚扰。

据陈冰的老板王女士介绍,他们是一家大连外贸公司的,春节后业务一直很忙,2月26日趁周末时间,她领着13名员工到洗浴中心“潇洒”,半夜12时他们进洗浴中心休息间睡觉,但没有想到5名女员工遭遇了性骚扰。

该洗浴中心分男女间,每个单间都可以睡一个人,陈冰进入休息间后很快睡着了,睡梦中她感觉有东西重重地压着自己,睁眼一看,吓得她一激灵,原来是一个男子趴在她身上,并用手机照她的脸。羞愧气急的陈冰大声质问:“你干什么?”并躺着和男子抓扯起来了。男子匆忙挣脱陈冰后仓皇跑掉。

在确认了该男子逃离的方向后,气愤的陈冰找到了老板王女士的休息间向她哭诉。王女士马上和陈冰到该男子的休息间把男子揪了起来,男子面对两人的质问,回答说:“我是想找人,结果找错了。”找谁呢?男子却说不清,于是王女士找到洗浴中心的前台,查出该男子是自己一人来洗浴中心的。

王女士和陈冰与男子的争吵也惊动了其他一些女客,与陈冰同来的4名女员工和另外一对母女也纷纷站出来指责该男子也曾骚扰她们。

另一受害者张女士气愤的不仅是自己受到了骚扰,刚满16周岁的女儿受到了骚扰让她更难以接受,她说,她娘俩没有受到什么物质损失和身体损失,但对还未成年的女儿来说,心灵伤害远甚于身体伤害。

张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她睡觉比较轻,男子进入她房间她就醒了,喊了一句:“你干什么”男子就吓跑了。她描述该男子将近40岁,看面相还挺忠厚的,中等身材,剃了一个小平头,她认为,该男子解释说自己要找人,但论理就说不通,找人为什么不找服务员?每个休息单间都有灯和开关,男子为什么不开灯找人?

随后王女士等人报了警,中山公安分局天津街派出所的民警把男子带走了。但由于受到了惊吓,7名受害人都坐在洗浴中心的大厅里没有再睡觉,尤其是张女士的女儿和陈冰受到的刺激最大,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

因为不满在洗浴中心受到骚扰,王女士暂时没有和洗浴中心结算账目,她认为这件事洗浴中心也有责任,而洗浴中心的答复是男子的行为是个人行为,同时公安机关还没有调查清楚,所以谈责任尚早。

昨天就此事记者采访了天津街派出所的经办民警,他表示该男子暂时被留置在派出所内接受调查,目前受害者和男子各执一词,警方正在展开全面调查。

上个世纪80年代,在美国曾有部名叫《愤怒的公牛》的著名电影,电影其实与牛无关,讲述的是前世界中量级拳王拉莫塔的真实故事,只因为拉莫塔身体结实、出手敏捷,所以在拳坛被人叫做“愤怒的公牛”。时过境迁,上周末在墨西哥城,现实生活中发生了一幕真实版的“愤怒的公牛”。

这头发了疯般奔向观众席的公牛,就是现实生活中一头真正愤怒的公牛。在这座世界上最大的斗牛场中,这头绰号“小鸟”的公牛完全没有小鸟依人的模样,它在看台上横冲直撞,现场的观众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一幕都惊呆了,很多人在体重重达503公斤的公牛面前手足无措,而这所有的过程也都被正在进行现场直播的电视台记录下来。在这次意外事故中,有7人受伤,其中一名妇女因伤势较重被送进了医院。这头愤怒的公牛最终被剑刺死。有着60年历史的墨西哥城斗牛场首次经历了斗牛闯入看台的恶性事件。中国图片库供图

中新网东京二月八日电今天晚上,中国驻日本大使王毅在东京中国大使馆举办华侨华人新春招待会,与旅日同胞同贺中华民族的传统佳节。

王毅大使在招待会上致辞时介绍了祖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和美好前景,表示中国使馆将继续本着“好事大办、实事多办、急事快办、难事妥办”的方针,切实维护在日中国人的利益,近期还将出台一系列新的便民利民措施,更好地为在日同胞服务。

在谈到中日关系时,王毅说,去年中日关系的发展充满了曲折和波澜,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但也要看到,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这种状况不能继续,两国关系应当改善,政治障碍必须排除。因为这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是亚洲各国的期待,并将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

王毅指出,胡锦涛主席去年提出的五点重要意见,为改善和发展中日关系指明了方向,其核心内容就是恪守中日联合声明等三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正确方向,敦促日方把对侵略战争的反省切实落实在行动上,不要再做伤害战争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事。

王毅强调,中国政府和中国领导人始终高度重视与日本的关系,一直期待两国关系尽快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随时愿通过平等协商,探讨解决当前存在问题的途经。迄今为止,中方已为此做出了大量努力。但改善和发展两国关系需要相向而行。现在的关键,是要正视影响两国关系的症结所在,设法克服目前面临的政治障碍。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是没有出路的。

王毅说,中日两国互为重要邻国,两国关系的前景只有一个,就是和睦相处,共同发展,这是中方既定不变的政策。中方愿与日本各界朋友一道继续为此做出不懈努力。

在招待会上,由国务院侨办专程派出的艺术家们表演了精彩的艺术节目,博得了在场旅日侨胞的阵阵喝彩。来自日本各界的华侨华人代表近四百人出席了招待会。

我一直在这里潜水,看了大家的理财故事,看到斑竹鼓励原创的帖子以后,我也想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只是我的经历很平常,甚至连点起浮都没有,可能根本不能算做理财吧。

8年前我大专毕业,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家公司,这是一家消防建筑公司。我那时候是每月800元。我还记得第一个月工资拿到以后,我先把400元存了起来,可能是受了父母的影响,我总觉得有钱放在银行里可以使自己更塌实一些。

女孩子虽然不象男孩子那样把钱都花在吃饭喝酒上,但是买衣服,化妆品就会占去收入的很大比例,我采用的办法是每月限定最高金额,只在这个金额内消费,多了就放在下月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