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多数医生是好的 国家投入不足导致看病贵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31:46

男孩随后向记者比量着被警察查获的砍刀长度,言语间显得有些不屑:“才几厘米长,和我的比起来差多了!”男孩的话让记者无语……

“魔鬼迪吧”到底有多大魔力,能将这些孩子牢牢吸引进去。迪吧服务员小亮(化名)将所知的内幕一股脑儿地倒了出来。

“我感觉这里有点乱,像你所说的喝药的事情早不是秘密了,来这里摇头的年轻人都有这种药,不喝点药哪来的力气和激情一口气摇上四个多小时。”

用小亮的话说,之所以泰××成为首选“摇头水”,是因为它低廉的价格及购买的渠道便利。“摇头丸的价格对孩子们来说买不起,只能买这种药,同样也能起到类似作用。”

在迪吧,每天最常见的就是喝光的药瓶。小亮说:“每天打扫卫生时,桌子上都能找到喝光的空药瓶,能有一大堆。来这的人都知道如何配兑‘摇头水’,还互相传授经验。”

摇头水来自何处?成了记者关心话题。2月19日晚上,记者到新抚区中和路上,绿色牌匾上写着“中和大药房”。

只见女孩递上一张大钞,随后卖药女子从身后柜子里掏出四个瓶子,快速装到一个黑色塑料袋中。女孩回到车上,笑着将药瓶分给另外两人,三人迅速打开药瓶喝光。

接下来上一幕的情景被不停重复着,记者统计一下,在9点30分到10点30分中,共计有15伙人进到药店中买药,如果加上其同伴,这些药被近50人“分享”。

在连续几天暗访中,记者发现,该药店卖药高峰集中晚上9点40分左右,而白天时,药店的顾客相对要少许多。据知情者透露,在夜间9点之后去店里买药的大部分人都是“摇头者”。而同样的情景在市内其他几家药店同样得到验证。

卖药人:怎么才买一瓶,一般像你的年纪都得买两三瓶,那才够劲。快点把曲××放到口袋里,让人看到就不好办了。

刘女士的孩子晓军(化名)今年才16岁,在参加一次朋友生日聚会后,刘女士发现,孩子回来时已接近凌晨,但仍显得很亢奋。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晓军总显得无精打采,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也很差,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

在刘女士和丈夫一再追问下,晓军终于哭着说出自己的“秘密”:过生日那晚,朋友们让他喝了一瓶“泰××”的药,从此再也不能自拔。

在孩子卧室里,刘女士看到了几瓶没来得及喝的“泰××”。“孩子说,现在他几乎迷上了喝药,几天不喝,不去摇头,就难受闹心,而只有在迪吧里,自己才能感到快活。对于他荒废的学习,根本不在乎。

“孩子是未来的希望,他们怎么这么黑,挣昧心钱还把孩子拉下水!”刘女士气愤地说。

对于“魔鬼迪吧”里发生的事情,出租车司机老李说,很多孩子买到药后,根本不防备他,当即在车内服用。“看到孩子们喝药兴奋的表情,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当老李好言相劝时,竟有孩子恶语相向:“你闲的,开你的车得了。”

“现在只要是说去药店,我基本都不拉,我不能变相‘害’他们,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老李做了这样决定。

编后:魔鬼迪吧里触目惊心的一幕幕我们并不陌生,我们不愿看到更不能容忍的是众多未成年人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我们希望此组报道能引起全社会的反思和警醒,大家联起手来,把孩子从“魔鬼”的口中救出来,因为孩子是社会的希望!

财经讯来自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消息,国内证券市场发布的第一个创新指数深证创新指数(包括总收益指数和价格指数)2006年2月27日起正式编制和发布。深证创新指数代码399331,基日2002年12月31日,基点1000;深证创新价格指数代码399332,基日2002年12月31日,基点1000。

据悉,深证创新指数的选股原则比较宽泛,需要符合四个条件:1.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符合自主创新原则的A股;2.非ST、*ST股票;3.公司最近一年无重大违规、财务报告无重大问题;4.考察期内股价无异常波动;首先,巨潮指数专家委员会对入围股票进行评议,赞同票数超过60%的股票作为备选股。其次,按照巨潮系列指数的选股原则进行挑选,选样时先计算入围个股平均流通市值占市场比重和平均成交金额占市场比重,再将上述指标按3:1的权重加权平均,计算结果从高到低排序,选取前40名构成深证自主创新指数初始成份股。

据介绍,深证创新指数实施定期调整,时间定于每年5月进行,通常在当月第一周最后一个交易日后公布调整方案,当月20日(含20日)后的第一个星期一开始实施,如遇非交易日则顺延至交易日。每年11月将对指数成份股进行一次跟踪调整。按照专家委员会的意见,从备选股中选出合适的成份股替代。

前不久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将自主创新提高到了全新的战略高度。同时,近期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也为中国科技发展的中长期目标描绘出理想的蓝图。显示国家对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视程度明显提高。在此影响下,近期证券市场上,投资者对自主创新类型公司的关注度也在显著提高。

在此背景下,深证创新指数从从深市主板和中小板中选取40家样本股,涵盖电子信息、生物工程等十大行业。据报道,这40只样本股票的流通市值超过700亿元,其中70%的公司都步入了股改程序。指数样本2005年前三季度加权平均每股收益为0.425元,高于深市A股0.14元的平均水平,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0.6%,高于深市A股5.30%的平均水平。作为国内证券市场发布的第一个创新指数,深证创新指数的发布,为反映A股市场创新型企业的市场表现提供了很好的参考,由此可能给创新型公司带来的短期题材和走强契机。入选的40家样本上市公司,未来的走势值得投资者期待。(步卒)

财经2月23日沪综指开于1284.13点,低开0.10点;深成指开于3359.64点,低开3.39点。沪综指最高1289.94点,最低1273.94点,报收于1288.85点,上涨0.36%,沪深股市主板共成交178亿元。

消息面上:昨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在京召开了融资融券业务专题研讨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黄湘平在会上指出,目前积极推动融资融券业务的开展已具备有利条件,融资融券业务的有关规则正在制订过程中。详情请见:证券业协会黄湘平:正在制订融资融券具体规则

沪深权证市场将迎来首只金融业权证。招商银行今日披露,作为股改对价的一部分,招行认沽权证将于3月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详情请见:市场迎来首只金融股权证招行认沽权证下月上市

大盘方面:上午大盘略微低开后小幅冲高回落,10日均线受到考验,小阴线报收,多空双方在目前点位分歧严重。下午沪指出现了一轮快速下跌,最低达到1273.94点,跌破了两条均线,但明显受到支撑,快速反弹,成交量萎缩。千三位置资金震荡不安,盘面热点缺乏,成交喜怒无常,以时间换取空间获得的上涨高度确实有限,连续回补两个缺口暂时缓解了大盘下挫,但周K线调整过后,预计股指仍将震荡。

个股方面:中石化以及G长电等蓝筹股走势较为稳健。“私有化”概念股维持强势,中铝系的山东铝业、兰州铝业,华源系的华源制药、华源发展、华源股份均有不俗表现,近期持续走强。银行板块的深发展、华夏银行、G民生维持强势,不断创出近期新高。ST板块在G*ST酒花股权改制复牌日逆市上涨及股改“绿色通道”利好消息的带动下表现强劲。跌幅在4%以上的个股多属高位调整或业绩预期欠佳者,数量较少,对股指负面影响有限。

操作上,短线获利者可短线清仓观望,轻股指,重题材、重基本面。把握热点板块中热点个股波段操作。订阅《股市特快专递》,您将免费获得经过精心挑选,把握市场脉动的投资信息。请在下面填写您的E-mail地址。Email:订阅退订

父亲徐恩怀看着女儿显老的脸容,对三个儿子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将来你们日子好过了,一定不能忘记你们的姐姐。”

这句话勾起了徐萍4年来的酸楚回忆。2002年春节期间,作为长女,她为了筹集弟弟们的学费和偿还家庭的债务而瞒着家人出去卖身。此后周一到周五在乡村教书,周六和周日到城市卖身,直至两年后道德的自责与身体的病疼行将压垮她时才停止了卖身生涯。

在2005年底,徐萍通过电子邮件将自己的经历告知本报记者,并且在天涯、网易、碧海银沙等论坛上发了帖子。讲述了4年来在亲情与忏悔间挣扎的艰难心路。

这些帖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是天使,还是堕落的魔鬼?人性是如何在矛盾中呈现?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徐萍家。这是中国南方某省一条乡村公路旁的单层红瓦砖板房,白色泡沫塑料箱四处垫放在屋梁下,她的父亲徐恩怀说这是雨天时用来接屋顶漏雨的,家里没有财力修缮日渐老化的屋顶。

徐恩怀的大儿子正在北方一大城市上大学,两个儿子读高中,三个儿子学费一年至少2万元。第二个儿子在去年其实已考上大学,但考虑到家里供不起两个人上大学,所以他选择了再在高三复读一年,等他的哥哥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再考。学费重负已使他家在2005年欠上了4000余元新债,家中尚有1994年欠的旧债。

妻子陈蓉讲起了那20万元巨债的由来。1994年,丈夫徐恩怀满怀希望地从本地“农村基金会”里借了14万高利贷买了卡车,夫妻俩跑起了贩运香蕉的生意,但三四年间,高额的管理费和三次车祸,彻底击垮了这个缺乏抗风险能力的农民。他本息合计欠了“基金会”共约20万元。积劳成疾的他还在1997年被切除了胆囊,后来肝功能也出了问题,不但欠了上万元医药费,而且身体再也不能承受这种高强度工作。

巨额的债务让不善言说的徐恩怀变得更沉默了。他拖着病体承包了农场种荔枝和香蕉。

尽管日子艰难,但不识一字的母亲仍然认为,不能让孩子们失学,“你们只有读好了书,才能不再过像我们这样的生活。”到了2000年,徐萍快读完中专时,她的三个弟弟也陆续上了初中与高中。一贫如洗的徐恩怀咬牙以1万元的低价卖掉了那辆14万买进来的货车,交了四个孩子的学费。

斜靠在母亲身旁的徐萍流泪了,她对记者说,爸妈如果不要他们读书,他们本可以过得好许多,也许像不少同村人一样靠勤劳盖起楼房。“在我们这个村里,只要有普通人家的孩子考上大学,几乎没有不会变得更穷的。”徐萍说。记者对这个村庄的调查也发现,尽管近年大学不断扩招,但这个村考上大学的孩子并没有多起来,近三四年来考上大学本科的只有三四个。受调查的农民们反映,他们不想因为孩子的大学费用而承受超出常理的负担。

所以父母的叹息日益成了徐萍“心中永远承受不起的重”。2001年,中专毕业的徐萍当上了一个乡村小学的代课老师。这一年她买了300包榨菜,吃了一个学期,全力省下工资作为三个弟弟的学费。

在这一年,父亲徐恩怀又一次病倒,却舍不得花钱动手术,只想把钱留作孩子们的学费。但徐萍决心为父亲的手术筹钱。村里一个贪觎上少女徐萍的人传话给她,只要把第一次给他就可以借2000元。“为了爸爸我差点想豁出去了,是姑姑劝住了我并借给我们家治病钱。”徐萍在给记者的来信中回忆。

2002年春节前,基金会又一次来催债,要让法院来查封他们家的房子。徐萍陷入痛苦中,“那时我特别害怕以后过年时没有房子,大弟弟又读高三了,成绩很好,一定能考上大学。但学费至少要1万以上,怎么办?我压力很大,得不到解脱”。

一个“阿姨”借机怂恿徐萍去做小姐,她说当时“听不得父母的叹息”,“就瞒着家里人豁出去了”,“我想可能是我前世欠了他们的,所以今世要还债。而且身体是父母给的,我用身体去偿还欠他们的债”。

她卖身的第一次是和一个不到40岁的男人。在徐萍的记忆中,那天她是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带着赴死的决心走入房间的,“当时,我只是紧闭着双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个木偶,任人摆布。木偶是不会痛的,但我的心跟着我的身体一起痛。”事后她得到了300元。以后每一次“生意”,她都会深深吸口气,安慰自已:“死就死吧,反正就半个小时。”

这样的日子被她形容为“周六到周日是魔鬼,周一到周五是天使”。她把攒起来的每一分钱都交给弟弟们交学费。她经常一天就是五角钱的豆腐加五角钱的豆芽,米是家里带来的,一天就消费一元钱。她那时“心很苦,被人鄙视轻蔑,但坚信‘冷的是苦难,暖的是人性’”。

“当和学生们在一起,我就找回了真实的自己。”徐萍说,她在家访时发现一对十来岁的姐弟,每餐晚饭吃的都是酱油炒饭,因为父母都打工去了,“我很心酸,就给了他们十块钱,叫他们买些榨菜鸡蛋的”。另有一个学生整天光着脚来上课,她在到城市接客的一个周末,为这个孩子买了双鞋。

到了暑假,她还会陷入深度焦虑中,因为暑假后常常就是三个弟弟将近2万元的学费,而她那时一年的教师工资不吃不喝也不足4000元,所以她在暑假时只得以更频密的卖身给弟弟们筹集学资。

就在2003年的一次接客中,她遇到了父亲一样年龄的工程师“文”。文同情她的经历,并且爱上了她,每月给她800元,并让她脱离这一行业。文还为她过了21岁的生日,她在蛋糕、红酒、玫瑰和铂金戒指间感动得不知所措:“原来做小姐的人也会拥有爱情,被他爱着宠着疼着感觉好幸福。”

但在和文相处半年后,她忽然发现自己得了性病,家里的财政依然紧张,这段时间她瞒着文出去接过客。性病是尖锐湿疣,她到医院里做激光治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下面都被烧焦了,全身都是汗水”。不久文知道了真相,他哭着走了:“徐萍,这次我真的不理你了。”她哭得死去活来,走到充满冬日阳光的街上,却再也“感觉不到温暖,心里冰了”。

几天后文出乎意料地回来了,给她带来了几支能根治尖锐湿疣的干扰素。治疗过程的痛苦超出了徐萍的想象,“晚上睡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全身好痛,不断地用头撞墙,不断地哭,不断地叫妈,把自己折磨到累了,能够睡着为止。”性病不再复发了,徐萍却悄然离开了一度想娶她的文,“因为我不想伤害他的家庭”,“曾经拥有过值得这辈子去感念的男人就够了”。(来源:南方周末)

1300点是股改前大的底部,但股改以来却成了久攻不破的铁顶。这极大地动摇了市场的信心。如果连1300点这个关口都突不破,那么,人们凭什么相信一切美好的牛市预言?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管理层求功心切,急于在最快的时间里完成股改,但是,在实际推进股改的过程中却不仅矢口否认股改的含权补偿意义,而且在平准基金入市上也总是故弄玄虚,一直未能将涉及投资者利益的行情指标名正言顺地抓上手。这种股改和行情两张皮的状况,不仅是管理层力不从心的表现,其实又何尝不是在股改共识上依然存在某种程度的不一致的必然结果。

大家都知道中国股市是政策市,而股改非但没有淡化反而进一步强化了政策市的色彩。

在管理层的战略战术上,第一个失误就在于不该一屁股坐在大股东一边。管理层公然声称股改的目的就是解决非流通股获得流通权的问题,而对于与流通权密不可分的利益分配,却只讲含含糊糊的对价,不肯承认对价所包含的补偿意义。这不仅使得对价被人为地限制在10送3的低水平,而且也使得投资者名义上得到的送股被不合理的自然除权顷刻间化为乌有,从而实际上成为大股东所获流通权的埋单者。即使部分G股暂时走出了填权行情,但是,不要说短暂的填权未必填得满投资者损失的窟窿,一旦“锁一爬二”的非流通股开始流通,现行股价势必再次进入另一种力度更大的向下调整。而再融资铺天盖地卷土重来,更是不能不严重影响人们对股改的预期,也包括行情的预期。这是1300点乌云盖顶的最主要的因素。

管理层第二个失误在于不该一头扎在券商一边。不仅不由分说地将保荐权单方面赐给了券商,还莫名其妙地使权证创设权成为只有券商可以独享的偏食。而一向被视为稳定器的基金包括社保基金在这次股改中却没有例外地由好孩子变为坏孩子,这一方面与他们对股改没有必要的共识有关,另一方面恐怕同他们利益上的失落感也不无关系。这是1300点上攻乏力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管理层第三个失误在于不该在股改还没有完成从根本上改革股市制度性弊端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地推出权证和T+0等所谓的市场化创新。事实上,权证虽然带来了令人眩目的交易繁荣,客观上却分流了投向正股交易的资金,使得市场在每次冲击1300点的紧要关头总是差一口气。此外,T+0也助长了投机心理。应该说,这也是1300点行情表现在战略战术上的重大失误。

昨日,抚顺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2·16”案的侦破和抓捕过程。

抚顺市当地一位警官说,“这是建国以来,抚顺市第一起‘光天化日持枪杀人’的恶性案件。”

2月16日9时25分,抚顺市顺城区临江路抚西河东侧的公路边,有人听到了几声“鞭炮声”。

“声音是间断发出的,好像是把鞭炮拆开了一个一个放的。”好奇的居民出门看时,发现一名男子仰面倒在地上。

还有目击者告诉记者:“倒地男子当时手里拎着一个垃圾袋,刚刚从路边的楼里走出来,一个看上去40多岁的男子,从路边一辆出租车上下来,走到拎垃圾袋的男子身后,随后听到了枪响。”拎垃圾袋的男子仰面倒地,持枪男子又朝已经倒地的男子身上射了两枪之后,乘路边的出租车离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