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四国赛中国男篮惨败开局 再碰新西兰少输1分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16:59

“手段可以磋商,方向是正确的。”宦国渝称,把进口LPG的终端价格减下来,方可扩展进口比例,充实中国作为LPG市场大买家分量,一方面可提升自身议价成本,另一方面维持国内LPG开发一个合理的节奏,促进节约型经济的发展。

“当前的价格形势,绝不是中间商囤积炒作的结果,有更大的国际竞争因素。”梁海珊对宦国渝的观点颇为认同。

根据追踪分析,此轮“气荒”和国际石油价格走势并不完全吻合:去年国际油价高点为9月中旬的70美元/桶,我国LPG进口码头批发价4500元/吨左右;年底国际油价低位反弹到61美元/桶,我国LPG码头价却达6200元/吨;目前国际油价维持在63美元附近,我国LPG码头价已推至6800元/吨新高。

“这背后有日韩因素。”梁海珊告诉记者,日本、韩国规定企业LPG库存底线不能低于30天储备,并给予财政补贴。去年进入10月份,日韩预见到中国下一步的油气需求,由政府追加补贴,鼓励企业储备60天库存,国际气源在11月底被大量收购,使得12月初国际市场开始出现异常交易,给依靠国外气源进口的中国沿海上了一课。“我们正在收集相关材料,争取获得财政支持,建立液化石油气商业储备机制。”

广东油气商会研究员郑楚玲对去年10月份LPG的“怪异走势”作了分析后说,“国家角力在这个时段发生。”经过9月底的普遍上调,10月份各区下游瓶装市场价格基本停滞,大部分地区停留在90元/瓶以下,客观上制约了码头批发价的上扬;与此同时,国际进口气价和国内炼厂存在的差价,导致华北、东北大量国产气南下,大连、镇海下水气到岸粤东价格仅为5000元/吨,比11月底粤东本地国产气槽批售价5200元/吨低,进口气的升势受阻,下落到5300元/吨,“当时大家的理解是,南北方、国内外气价已到了一个较为和谐的状态,12月份价格趋势预计整体向下,结果就在12月份出现惊人逆转。”

郑楚玲称,日韩选择11月底扩充储备,预定LPG到今年2月份,虽然最后售价高达660美元/吨,但分批摊薄在600美元左右,由于买得多买得急,把国际价位推到665美元让我们接单。

“此次LPG价格冲击,已涉及到我国在能源市场的发言权问题。”宦国渝的观点是:国内LPG产能仅能满足国内需求的2/3,如果机械按照价格导向,把北方的LPG输往东南沿海,等于挤掉1/3的进口补充,令“气荒”往华北蔓延。

广东油气商会提出了两条“实质性建议”。一个是建议参照核电政策和前一阶段中石化、中石油柴油进口免税政策,减免LPG5%进口关税,并返还13%的增值税。这两项可使进口每吨燃气的成本减少约1000元人民币,1瓶瓶装气的成本减少14元,“拉低到国内气价水平,从根本上解决国内外价差问题”。

另一个是建议物价部门放开燃气码头批发价,鼓励进口。梁海珊称,目前实行进口批发价申报制度,等于向世界传递了信息:国内价格不自由,无法形成明确预期,很可能会抑制进口,深化危机。

“广东这次再次发挥了全国排头兵的作用。”宦国渝称,广东这次应对“气荒”的种种举措,得失参半,在与国际“大户”间接较量中,有率先试水的意义。

信报讯(记者郭志霞通讯员崔亮)通过亲子鉴定,发现抚养十多年的孩子竟是别人的!胡先生为此将前妻告上法庭。记者昨天获悉,昌平法院一审判决其前妻赔偿胡先生抚养费2万元和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元。

判决后,胡先生又提出了起诉。他认为,前妻长期以来欺骗自己,不仅严重伤害了自己的感情,而且还占用了自己的计划生育指标。现在,自己的年龄已大,且患有严重疾病,已经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和生儿育女的机会。而前妻的行为使其无法传宗接代、养儿防老,造成了巨大的财产和精神损失。因此希望法院判决前妻返还十多年的抚育费和精神损害赔偿,共计83200元。

胡先生的前妻不得不承认孩子不是胡先生的,但她认为,胡先生的赔偿要求是无理的,因为孩子主要是由自己抚养的,所以不同意赔偿。

法院认为,胡先生与孩子并无亲子关系,对其没有抚养教育的义务,胡先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把小孩当成亲生孩子抚养,他要求前妻赔偿抚养费的请求,合理部分应该支持。同时,由于胡的前妻在婚姻存续期内与他人生育并隐瞒真相的过错行为,严重伤害了胡先生的感情,并造成精神损害,所以应进行相应赔偿。

二百年前英国的工业革命,不仅历史必读,今天的英文字典有这一词。该革命起于纺织机加进两个新发明,大幅地降低了纺织成本,又因为纺织机为此增大,小家庭放不进去,促成了工厂制。今天中国的工业发展,从震撼性与影响力看,比昔日英国的工业革命大有过之,可说是另一场工业革命,只是将来的历史学者多半不会懂得怎样处理。

今天中国的工业发展也基于两项发明,比纺织机的两项更富想象力。其一是九十年代初期起,中国成功地引进外资科技,主要是靠不知是谁发明的以合资合约代替专利租用合约。后者我曾经花了一个基金不少钱,劳师动众作过几年研究,知道不容易履行。但当两年多前一位同学拿出几份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合资合约,求教于我,我一见大惊,说:“这些是专利租用合约的代替,怎会有人想出这个好主意?”其二也不知是谁发明的,那就是我数次提到的促成地区之间有激烈竞争的制度。上述两项是制度上的发明,了不起,可惜发明者无从考究(多半是迫出来的),说不定将来写中国经济史的一无所知,跟着今天胡说八道的舆论乱写一通。

只听过工业革命,农业革命没有听过。难道在工业搞得如火如荼的今天,中国要来一个农业革命,加以协助乎?有可能,但要看北京怎样走下去。先考虑其它两个与中国情况相近的国家吧。一是日本,二是韩国。跟中国一样,这二者皆人口密度高,天然资源平平,但经济曾经发展奇速,使举世瞩目。这两国与目前的中国有别。他们保护农业,大搞农业补贴,拖住了经济发展的后腿。说到资源局限类同,不利,但经济发展奇速,因而可以相提并论,中国不会找到比日本与韩国更适合的例子了。日本曾经红极一时,但一蹶不振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韩国曾经把日本仔吓得要命,但经不起九七金融风暴的蹂躏,之后卷土重来,本领不小,但雄风不再。

今天轮到中国。这个经得起天安门事件的国家,视金融风暴若无睹,迅速的经济发展连续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了。最近听到在农村的处理上北京要仿效韩国。好学唔学乎?不会吧!韩国拜日本为师,有类同的不幸效果。我到过日本几次,说实话,没有一餐吃得饱。印象最深刻是一九八二年,在东京,见到一粒葡萄零售一美元,一只西红柿零售五美元,走火入魔,是保护农业加大补贴的结果。当时我想,以美元算日本的人均收入直线上升,但吃不得饱,代表着什么呢?再过三年,我发表了《日本大势已去!》。

为恐国际上有什么风吹草动,农产品要自供自给,是杞人忧天。世界上没有比农产品有更具竞争性的物品供应。另一方面,强而为之,中国的“自给”形势不是那么差。渔业,不管咸淡水,用上新技术,产量大升。君不见,这些年基围虾与大闸蟹的价格不是跌得不知西东吗?畜业(鸡、猪之类)也有新法,用地不多。果业盛行着成功得很的山头种植,尤其是南中国,加上有海南岛,外地禁止供应也就算了。蔬菜、瓜瓜豆豆之类,炎黄子孙喜欢吃的,用地不多但要劳力密集。价格是升了,但还不算卖得起钱。我重视蔬菜的价格,因为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可以单看蔬菜价格的稳定变动(与风雨无关的变动),就知道中国农民的收入变动,大约的,很可靠。

长远一点看,牧业产品是要进口的,棉花也要,而最需要的是谷类了。后者,抢着供应的国家多得很。我不懂政治,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不学香港,让商人处理农产品进口。年多前上海两次缺米,我敢跟任何人打赌,商人自由处理进口这短缺不会出现。

在读者反响很大的一连三期的《扶贫何价?》中(见《还敛集》),我指出扶贫有中性、负性与正性之分。负性为祸,正性为善。前者是指社会的扶贫成本高于贫者得到的利益,后者却相反。我们可以用同一角度来衡量协助中国农民的取向。保护或补贴农业肯定是负性的,社会成本远高于农民得到的利益。罄竹难书,只看日本与韩国的经验就足够。

去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北京公布,今后五年中国将会增加农村教育经费二千一百八十二亿,是很大的数字。虽然我历来反对补贴教育,但中国的农村子弟是另一回事了。一般而言,人穷永远是因为知识低。除非主事的众君子胡作非为,补贴农民教育一定是正性的,处理得好,正性的社会效益会很高。这与补贴农业的大负性有天渊之别,一正一负,取舍没有困难吧。再大的农村教育经费我们也不容易反对。

补贴农业教育办得好,办得非常好,中国就真的是来一个农业革命了。不是鼓励农民留于农业,而是知识的增加会鼓励他们转到工商业去。美国的农民子弟一般有大学教育,没有几个留于农业,要靠墨西哥的“非法”农工耕耘收成。因为农地的性质与供应量很不相同,中国不会走美国的路。如果中国的原料与农产品从目前的国民总收入的百分之十三点一上升至百分之二十左右(这要算进无可避免的农产品价格上升),农民(兼职的化作全职算)下降至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五左右,中国的经济改革有大成,而我认为处理得当,这目的不苛求。遍走神州,我的感受是农民兼职工商的很多。若如是,教育经费处理得当,再加二十年就差不多了。

有两个大问题。其一众所周知,政府任何补贴,混水摸鱼或上下其手的行为不容易避免。北京要不是派出几个像薄熙来那样的人马主理,就应该考虑委托私营或民营的慈善机构从事。民营本身出一元,政府补贴一元,五五分账,经费自动提升一倍。如果民营的挂羊头,卖狗肉,上下其手,或像诸葛孔明说的作奸犯科,杀头算了。

其二更头痛,那是教育要怎样教才对。我对一般教育专家的观点绝不苟同。三十年前,有七八位在香港没有大学收容的学生跑到美国拜我为师,只教几句——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他们就读得出人头地,今天一位享誉国际,其它皆职业专材。这几句话可见于拙作《不是专家谈教育》,更全面的可见于结集《五常谈教育》,曾经传诵一时的。

一周前,屡次求职未果的普兰店籍北大毕业生武小锋,在家中炕头落寞地穿着糖葫芦。媒体的关注使得用人单位的橄榄枝,频频抛向这里。

“成为‘爱母医疗’的员工我很高兴,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请大家相信我。”昨天,心情不错的武小锋在辽宁爱母医疗有限公司提供的劳动合同上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

昨天一大早,辽宁爱母医疗企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宝山便开车来到武小锋普兰店的家中,亲自将武小锋接到他的企业。

武小锋告诉记者,自从李董事长从网上看到关于他的报道后,已经先后3次驾车到他们家找他谈话,“人家一个董事长,能为了我,一次次到农村来,我太感动了。”

而李宝山董事长也表示,企业正处在发展中,很需要人才,对于武小锋,可谓求贤若渴。据了解,为武小锋提供的免费住房就在公司附近,在公司只有教授级别的人才能享受得到,这次算是破了例。

由于山路难走,下午3点,一行人才到鞍山。在这段空闲的时间里,记者与爱母医疗的员工进行了一些接触。

瘦瘦高高、一脸谦逊的武小锋在第一次来这家企业时,给大家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他参观完一间办公室,出门后,见里面没人,随手轻轻地把门带上。能看出来,他是一个很有礼貌,也很有责任心的人。”

更多的员工则愿意用“干净利落,有礼貌”来形容他。至于武小锋内向的性格,大多数员工都认为这并不是问题,“我们这里年轻人多,有朝气,平时大家总在一起搞联欢会什么的,许多刚来时内向的员工,现在都已经变得开朗了。相信武小锋也不会例外。”

昨天下午3点,当接武小锋的车到达公司门口时,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到门口接他。这一幕让武小锋心里暖暖的。

在二楼会议室,开始签劳动合同了。拿到合同后,武小锋显然很激动,但还是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然后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此时,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在短暂的“就职演说”里,他略显紧张,“首先感谢《沈阳今报》对我的报道,是媒体的牵线搭桥才让我有这样的机会。成为‘爱母医疗’的员工我很高兴,我一定会好好工作,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请大家相信我……”

李宝山董事长在致武小锋的欢迎辞里也多次提到,“没有媒体的报道,我们就不可能发现武小锋这样的人才。”

记者私下里了解,针对武小锋的加盟,李宝山董事长还专门就此问题召开员工大会,希望所有员工们能够以一颗平常心对待武小锋。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黄必成)1月19日傍晚,柳州市民刘小姐在汽车总站搭32路公交车回家,在车上,她看到一男青年紧贴在一20来岁的女青年臀部后面行龌龊事,她当场警告男青年“规矩点”,可由于女青年不敢反抗,男青年又继续行事。刘说,目击这样的事情后,她为自己的爱莫能助感到难过。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柳州市公安局宣传科一名负责人,其表示,在公共场合遇到这样的情况,受害者不要害怕,应敢于大胆地反抗,斥责对方或者大声呼喊求助,以引起周围人的重视和帮忙,报警或将对方扭送派出所。

本报记者郭胜军实习记者郜峰实习生田振华为您报道一条发错的短信牵起千里情缘,这本是在电视剧中才能出现的情景前天却在兰州上演。身处兰州的梦先生今年40岁还未婚,江小姐是在浙江工作的昆明女孩。两个相隔千里的陌生人就以这样奇妙的方式相识并相爱。昨日,即将走向婚姻殿堂的这对恋人,在兰州中川机场实现团聚梦想。

1月20日20时零7分,记者陪同梦先生早早来到了兰州中川机场,梦先生打起了“江小姐,兰州欢迎你”的横幅,但飞机晚点1个多小时。梦先生告诉记者,为了迎接这一时刻的到来,他原本准备了9999朵玫瑰花瓣撒在机场出口处,来迎接自己的心上人,可是由于天气和其他条件的限制,最终只得无奈的放弃。

22时30分,随着女播音员甜甜的声音,从上海飞往兰州的航班终于降落了,梦先生手捧芳香的玫瑰,焦急的等在出口处,望眼欲穿。

22时48分,梦先生凭着以前女友发来的照片,终于在熙熙攘攘的客流中找到了她,江小姐刚刚步入出口的那一刻,梦先生迎上前去将自己精心准备的鲜花献给了心上人。玫瑰的芳香充满了侯机大厅的每一个角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浓浓的爱意。在回来的汽车上,江小姐因为旅途的辛劳,显得很疲惫,轻轻的依偎在梦先生的肩头,此时此刻,幸福回荡在彼此的心间。爱,真的可以让在寒冬中的人感到温暖。

梦先生说,今天的这一刻,完全离不开去年中秋他收到一条错误的短信。而正是因为当时那条阴阳差错的短信,才使得他们有今天的相聚。去年6月份,梦先生突然受到一条奇怪的短信,说“节日快乐,全家快乐”。当时梦先生非常纳闷“这是谁啊?这个号码从来没见过!”,随即,他就回了个“快快报上名来”的短信。不曾想,就是这么一个发错的短信,俩人一来一往,从一个发错的短信到一对熟悉的朋友,再到一双相恋的爱人。

一条错误的短信促成了这样一段爱情奇遇。真的是这样吗,记者本来还不敢相信。直到前晚10时许,记者在机场见到这双被市民称之谓“信雕狭侣”的情侣时,才彻底的相信了。据梦先生讲,那条“错误”的短信后,他(她)俩不像他人一样因为误会而相互争吵,反而却更加紧密联系。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人通过频繁的短信交流,逐步了解了对方,同时也加强了对彼此的信任,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发送了500条短信。今年元旦期间,江小姐和梦先生约定1月20日来兰见面,可是江小姐家里人都不同意她远赴兰州,毕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通过短信的恋情?后来,通过江小姐不断做工作,家人最终还是同意了。

2005年8月28日下午,陕西省延安市洛川县境内210国道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旅游车与一辆超速改道的货车迎面相撞,导致6人死亡,22人受伤,其中重伤15人。

被撞得严重变形的旅行车上乘坐的是湖南湘潭新天地旅行社组织的一个旅行团,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昏死多次的22岁女导游文花枝,不断用她平静的声音鼓励已挤成一团的游客“坚持”;而在救援人员赶到后,文花枝又请求救援人员先救自己的游客。最终,游客纷纷成功获救,而她却因为延误了最佳抢救时间,而不得不实施左腿高位截肢。

从普通人成为英雄,除了责任之外,在危难时刻,她比别人更多了一分淡定与从容

“看着像个土豆吧”,话音刚落,文花枝就笑起来。她似乎总是笑,笑的时候,两叶薄薄的嘴唇就像一条弯弯的小船。

换好裤子,文花枝将空荡荡的左腿裤管团在手心,塞进棉裤里。“平时躺着不会有感觉,猛地掀开被子,才突然觉得空了。”

现在她的右腿侧以及左腿内埋有两块钢板,8枚钢钉,盆骨里还安置了用于加固的钢链。这是去年8月28日那场灾难留下的痕迹,她把抢救的机会让给了他人,自己却因此失去了一条腿。

不过,变故面前,这位23岁的湖南姑娘却表现了超常的勇气,“事情发生在半年前,现在都2006年了,我还好好地坐在这里,总回忆过去没有好处。”语气平静,一如横祸降临的瞬间。

文花枝是湖南省湘潭新天地旅行社的一名导游,做导游已经3年了。事故发生的那天,她带领25名湘潭电化集团的干部职工,刚游览完黄陵轩辕始祖庙,正正常行驶在210国道前往延安的路上。

下午2点35分,一辆运煤的大货车突然出现在旅游车前,悲剧就在一瞬间发生了。

“车内惨不忍睹,所有座椅、乘客一下子都涌到车厢前部,人挤摞着人,车内不时传出微弱的救命声、呻吟声。”游客万众一至今无法忘却当时的景象。

万众一腿部、盆腔、手臂多处撞裂,他告诉记者,当时“疼得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然而,他却清楚地听见导游小文的声音,“加油!加油!大家一定要坚持,等待救援,要活着出去!”

文花枝,就坐在他前一排右侧的位置。但由于座位挤压,看不到人。万众一寻思:这小姑娘那么大声地喊,应该没什么事吧?

救援是从车厢后方开始的,救援过程中,不时能听见小文鼓励大家的声音,“加油啊!叔叔大哥们。”

“终于,我被抬出了车外,能望见远处山上站满了人。那一刻,又听到小文的声音:‘我是导游,先救游客。’声音同样清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