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蒙自金库70万被劫案告破 3名劫匪全部落网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20:22:38

她是小云的妈妈、孙向阳的妻子李燕。此刻她如同熟睡一般,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在不久前,因为孙向阳的殴打和没有得到及时医治,她离开了人世。

凄厉的警笛声在楼下响起。固镇县公安局巡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孙向阳被固镇县公安局警方带走,很快当地警方对其刑事拘留。

固镇县并不大,城关镇瓜果批发市场很容易找到。市场呈南北走向,约400米并不太长,白天时显得比较热闹。对于“孙向阳街头打妻”一事,许多人都说知道,但基本上都称没有现场目击到事发情景,都是后来听周围人议论的。

在瓜果市场北边不远处的电线杆下面,记者找到了被称为当时事发的第一现场。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再加上这里修路被挖开一个大坑,当时的现场现在已无痕迹。

距事发现场最近的是一个拖拉机修理铺。修理铺里的人称当晚他们已关门,对这件事的真实经过并不知情。但有人表示,第二天早上,他们到修理铺来干活时,发现电线杆下面有一大摊血迹,后来才知头天晚上这里发生了殴打事件,而且其中被打的女子已死亡。他还介绍,这里到了晚上就基本是漆黑一片,晚上8点多钟,来往的行人就很少了,因此他估计不会有太多的人目击到当时第一现场。

在距离现场约100米的地方,有一家粮油批发门市部。老板娘卓女士称她认识孙向阳已有近5年时间。3月5日晚上8点左右,她听到电线杆下面有人争吵,也听出是孙向阳的声音。“他们吵得很厉害,语气很激烈。”卓女士说,“当时他们吵什么‘工资不是交给你了吗’一类的话。”她觉得人家两口子吵架,自己不好多问,就回家了。第二天,她听说“孙向阳将妻子打死了”。

“他是巡警队长啊,这里有不少人都认识他的。”许多居民这样认为,“自己是民警,还将妻子打死了,这不是知法犯法吗?”不过也有人表达不同意见,一位抱孩子的老太就认为“夫妻打架多啦,也没听说打死人的,孙向阳可能是失手将妻子打死了吧。”

费尽周折,记者找到了李燕的父亲李敬仁。老人脸色憔悴,他讲得最多的话就是“他为什么不救救我女儿,他为什么不送我女儿去医院”。

他说,女儿李燕今年37周岁,孙向阳40岁。李燕和孙向阳1989年结婚,第二年就添了孩子小云,日子应该更加不错。但后来因孙向阳在外找女人,夫妻关系渐渐恶化,在孙向阳恳求下,李燕和他离婚,但还住在一个屋檐下。他还知道,有一个据说已经离婚的男人王某正在追求李燕。

根据老人描述。3月5日晚上约10点钟,孙向阳带一个女人找到他。“李燕在外面有人了,而且还是有妇之夫”。孙向阳对他说,这个同来的女人就是王某妻子,她来的目的就是证明王某根本没有离婚。老人当时反驳孙向阳说,“既然你们已离婚,李燕在外面找人,和你没关系。”不过他还表示,如果李燕真的找了个有妇之夫,那肯定是不行的。

大约在晚上11点10分,孙向阳离开李家。李敬仁觉得不放心,晚上11点20分前后,李敬仁打电话到李燕家,但没人接听。然后他就拨打李燕的小灵通,这次是孙向阳接的电话。李问“怎么是你接我电话,李燕呢?”孙回答说“电话她没带在身上”。李敬仁就没再多想。

第二天早上,李敬仁的老伴熊素兰去女儿家看个究竟。熊老太在门口听到屋内传来哭喊声音。她以为是李燕和孙向阳又在打闹了,于是就拼命敲门。眼前的情景让她吃惊,只见外孙女小云不停哭喊并厮打跪在她面前的孙向阳,而女儿李燕躺在床上,被子盖在身上只露着头一动不动。耳边传来的孙向阳的声音几乎让她当场昏厥,孙向阳对小云说“爸对不起你,爸把你妈打死了”。

70岁的熊素兰很快明白了眼前的一切。“我当时连拉开小云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下子就瘫倒在地。”而小云突然松开了孙向阳,哭喊着疯了一样跑出门去。

李敬仁当时正在体育场晨练。他发现小云骑车朝他过来,小云下车,扔掉自行车,就哭喊着说“外公,外公,妈妈给爸爸打死了,妈妈给爸爸打死了。”

“怎么会呢,不要哭了。”老汉觉得非常震惊,他拉着小云,骑上自行车就朝派出所宿舍快速驶去。女婿孙向阳看见他后,立刻跪倒在他面前,一个劲儿喊:“枪毙我吧,枪毙我吧。”而一旁,老伴熊素兰已经哭成泪人。这一切都是真的,女儿真的已经死了,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尸体,李敬仁的眼泪不停往下掉。“我当时强忍着,才没有跌倒。”他说自己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说:“我没有权利枪毙你!你为什么不救她呢?你怎么不送她去医院抢救啊?”孙向阳说:“我没送医院,我嫌丑。”李敬仁快气疯了:“有什么丑的?你哪里觉得丑啊?救人有什么丑的。”孙向阳跪在他眼前沉默不语。李敬仁立刻要求儿子李文斌去报警。

这个时候,小云突然冲过去,拼命撕扯孙向阳,哭喊着:“我要妈妈,还我妈妈!枪毙你,为妈妈报仇。”孙向阳一动不动地任女儿哭喊撕扯。几个亲属赶紧拉过小云,但小云还是不停挣扎要厮孙向阳,不停喊“我要妈妈,我要杀了你,枪毙爸爸。”

李敬仁告诉记者,当他赶到女儿家中时,看到女儿眼部发青,嘴里吐血,嘴唇被打烂,颈部淤青。李燕的弟弟李文斌则称,当法医来现场抬动李燕时,他看到一大块淤血从姐姐头部掉出。“姐姐死得太惨了。”李文斌掉泪。

按照李老汉的说法,当天晚上李燕在瓜果市场见孙向阳时,是李燕好友李青陪同一起前往的。

李青在李燕家不远处开了个小百货门面。李青说这几天才稍微平静下来,前几天一想到好友李燕,她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脑海里到处都是李燕的影子。李青介绍说,李燕性格要内向一些,许多话都埋在心里不太愿意讲出来。因为李燕和孙向阳最近一直在闹矛盾,她也经常过去开导李燕。

3月5日中午,她接到李燕的电话,请她晚上接她下班,她就答应了。晚上7点半左右,她到李燕工作的宾馆,李燕在里面做服务员。李青觉得,李燕和平常没有什么不同,还是那么笑呵呵的。

快8点时,她们一起下楼。如果回家,她们有两条路要走,一条是走大路,另一条是走瓜果市场,但从瓜果市场走的这条路比较暗,这次李燕要求从瓜果市场走,李青虽觉得有点奇怪,也没太在意。刚走不远,李青听到李燕的小灵通响了,李燕接电话时,李青能听出这是孙向阳打来的电话。李燕在电话里告诉对方,自己在瓜果市场北边一点。

很快孙向阳开辆车过来了,车上就他一人下来。孙向阳一下来就和李燕争吵,李青刚劝,孙向阳就骂她:“这是我们的家事,不要你管,你有多远滚多远。”她看孙向阳这么说她,也来气了。心想“我还懒得管你们的家事呢。”于是她就骑车回去了。第二天早上,她听说李燕死了。

“晚上11点多,爸爸把妈妈背回来了。”小云向记者讲起当晚的事。“我看妈妈衣服上有血,很害怕。爸爸说‘你妈在外面被人打伤了’,我叫爸爸送妈妈去医院,爸爸说‘你妈没事’。”

“爸爸说去买药,我问妈妈要不要去医院,妈妈摆摆手,但说不出话了。很快爸爸回来了,买了药,爸爸让我去睡觉,有爸爸照顾妈妈我就去睡觉了。”

“早上,我听见爸爸在哭。我起来,爸爸看到我,跪在我面前说‘我把你妈妈打死了’,我看到妈妈躺在床上,我怎么摇她,她都不说话。我哭时,外婆敲门过来了,我恨死爸爸了。”事情虽过去了十多天,小云说自己还是很恨爸爸。

据李燕的父亲李敬仁介绍,1987年,孙向阳退伍转业,不久进了巡警队工作。1989年,孙向阳和李燕结婚,1990年3月7日,他们的爱情结晶女儿小云出世。在李老汉的眼里,他们一家三口还是比较幸福美满的。

但是后来,他们听说孙向阳好像有外遇。他问李燕,李燕说没有。这几年,孙向阳越来越少来他们家,过年的时候也不来,而每次李燕都解释说孙向阳工作太忙,抽不出时间。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去年年底,他从其他儿女处得知李燕已经离婚6年了。他感觉特别震惊,找到女儿李燕,李燕这才哭着证实这是真的。

李燕对他讲,孙向阳在外面有不少女人,而且还有一个女人已经怀孕。当时孙向阳求李燕说,把房子、家具、存款、保单都给李燕,只要李燕和他离婚,而且今后每个月的工资也都给李燕,让李燕好好抚养女儿,“如果你不和我离婚,我就犯了重婚罪,工作、事业什么都没了”。就这样,李燕和孙向阳离婚了。

李敬仁说,他看过女儿的离婚证,上面有民政部门的专用章,事情发生后,他却一直没有找到女儿的离婚证,他怀疑是被孙转移了。他从女儿口中得知,在这6年时间里,李燕曾两次向孙向阳提出复婚,都被孙拒绝。女儿李燕对他说:“爸爸,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你也知道要守住这个消息多辛苦啊?你的身体不好,有心脏病,我不敢刺激你啊。”

李燕感到复婚无望后,便接受了她的同学王某的追求。这件事传到了孙向阳的耳朵里,为此,孙向阳多次殴打李燕。一次,李敬仁看到女儿的眼圈发黑,他就问:“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啊。”李燕立刻捂住眼睛说是不小心碰到了。这样的情况李敬仁看过两三次。李敬仁说,他明明知道是给拳头打的,女儿不肯说,他也不能逼迫她。

李老汉介绍。有这么个传闻,孙向阳找到李燕,对李燕说,只要给3万元,他们俩之间就可以一笔勾销。李燕同意了,3月5日晚上,李燕带好朋友李青来到和孙向阳约好的地方,准备给他钱并由李青证明。但这个消息记者没有得到证实。不过当时,孙向阳看到李青时,把李青骂走了。后来两人发生争执,对李燕进行拳打脚踢。之后,孙把晕掉的李燕装上车,带着李燕去找王某,但没有找到,就带着自称是王某老婆的女子来到了他家。

李老汉说,抛开他们夫妻俩的事情不说,他们和孙家两位老人的关系还是相当好的,这一点也得到了孙向阳的妹妹孙敏的确认。

李文斌介绍,法医已经对姐姐尸体进行解剖,但最后结果还没有出来。他们在等结果,一旦有了结果就将姐姐尸体火化,入土为安。他和父亲都希望法律能对孙向阳严惩。他觉得“如果孙向阳当时送姐姐去医院,也许结果就不一样了,他太可恨了,为什么不送我姐姐去医院急救,眼睁睁地看着姐姐死去。”

昨天傍晚,记者就此来到了固镇县公安局。该局杨昆副局长介绍,事情发生后,他们立刻赶赴现场开展勘查工作。现在可以认定两人当晚发生争吵,孙向阳对李燕进行殴打,致李燕身体多处受伤,后孙将李燕背回家,孙于6日晨发现李燕死亡。案发后,县局党委在组织刑侦工作的同时,向县检察院报告,请该院对此案进行全程监督。目前,孙已经被刑事拘留。

因为孙向阳是该局民警,杨副局长就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孙向阳在以前的工作中表现是不错的,这个案件发生在他们夫妻之间,此前的家务事知道得不是特别多。案件发生后,他们处理得很及时,这一点已经得到李敬仁一家的认可。

记者从李敬仁处了解到,目前有关方面已经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孙向阳。

小云是个可爱的15岁女孩,事发后第二天就是她的15岁生日,但母亲死了,父亲被刑事拘留,给她内心蒙上沉重阴影。记者在其姑姑家找到了她,屋里就是她母亲李燕的灵堂,她拿着书包呆呆坐在母亲的灵堂边。

其姑姑孙敏介绍,小云今年上高二,成绩很好。对于哥哥和嫂嫂的事情,她称知道的不是太多。她不相信哥哥是故意将嫂子打死的。她估计“当时可能两人争执中,嫂子脑部跌在哪里了,哥哥觉得不好意思,没有送他去医院,导致嫂子死亡的。”她说,不管怎么样,哥哥是有罪的。“希望能多考虑孩子,减轻哥哥的罪责。”

据了解,事情发生后,小云刚开始特别恨爸爸,老说要“枪毙爸爸,为妈妈报仇。”这几天情绪才稍微好一点,其姑姑送她去上学,她刚上了一天又回来说不想上了。昨天记者和小云在其母亲灵堂前进行了一次对话。

小云:应该不是的,我不相信爸爸故意杀妈妈,肯定是不经意间伤了妈妈。

本报讯(记者唐学仁武永明)只因为男友和酒吧的小姐抛个媚眼,身为酒吧老板的女友醋意大发,竟指使下人将男友殴打致死。这是3月17日下午5时许,发生在安宁十里店的一幕惨剧。

据了解,死者李某系无业人员,今年30多岁,家住秀川附近,他的女友在安宁十里店开有一家酒吧,无事的李某经常呆在女友的酒吧里。事发当天下午5时许,因为酒吧内没有其他客人,李某和酒吧小姐于某无事闲聊,期间,李某为了挑逗玩耍而向于某抛了媚眼。不料,这一幕正好被坐在吧台算帐的李某女友张某看见,张某顿时醋意大发,她认为李某和该小姐肯定有染,于是她施眼色让酒吧几个男服务生殴打李某。几个服务生看到张某眼色后,抓住李某一顿乱打,并将李某当场打昏。张某见男友昏迷后才将他送到医院抢救。兰州军区总医院安宁分院医护人员虽进行全力抢救,但李某伤势太重,于18日上午抢救无效死亡。期间,酒吧老板张某拒绝向警方报案,只等李某死亡后,张某准备逃跑,却被害怕承担责任的服务生拉住,并当场向警方报案。

记者了解到,十里店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迅速出击,将当天殴打李某的所有人员全部抓获,并将张某和酒吧小姐于某带到派出所调查。目前,警方已对李某的尸体进行法医鉴定,涉案人员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当中。

有专家认为:中国社会正发生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性革命”,而“性泛滥”也伴随“性革命”诞生,“性泛滥”引发三大社会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易宪容认为: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性革命”。最近南京市对800多名高校学生的调查结果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专家的这一观点,仅25.74%的被调查者明确表示反对婚前性行为。

前不久,有关部门对南京市7所高校的800多名大学生进行了一组名为“青春无瑕”的调查,结果显示,对于婚前性行为,25.74%表示反对,27.96%表示赞成。虽然大学生的性观念比较开放,但是调查所暴露出的大学生性知识普遍缺乏,86.59%的调查者从未接受过性教育;31.21%的被调查者在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时没有采取避孕措施。

随着社会开放程度的加剧,国人不再谈性色变,“性革命”正在悄悄进行。有关专家认为,以前受封建意识的影响,国人心理上存在误区,认为性是不健康的。因此不敢过于追求性生活、性健康,婚前或非婚性关系会遭到社会的强烈谴责,性处于禁锢状态。而随着对性认识的变化,人们对性的态度也有了改变,国人会主动追求“性福”,婚前性行为也日益普遍,性行为的发生年龄也有所提前。但是,在“性革命”的同时,“性泛滥”也应运而生,并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据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人流门诊手术室有关负责人介绍,现在十六七岁的少女做人流已不再是新鲜事,这些孩子普遍缺乏性知识,他们的避孕知识很匮乏,因此导致做人流不可避免。

另外,记者从该院了解到以下数据:到该院做人流的人群中,21岁-25岁年龄组的人数由1999年的第三位上升至目前的首位,其数量上升幅度高达166.38%!在医院人流者中,一半以上是未婚人士,这一结果与性开放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婚外情、一夜情对于现代人来说已不再陌生,由于性观念的变化,很多人不再不齿于婚外情、一夜情这些曾经为社会所谴责的新生事物。据统计,在网恋的男女中,有一半以上最终会见面并且发生性关系。也正因为如此,国人的离婚率在以21%的速度上升,南京去年有一万对夫妇办理了离婚手续。

据我省最新一次公布的统计数字显示,我省已报告艾滋病感染者615例,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每年在以50%以上的速度递增,艾滋病疫情已波及全省13个市71个县(市、区)。从疫情监测情况来看,艾滋病经性途径传播的比例从前几年的17%左右上升到了近两年的25%左右,艾滋病正在逐步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青壮年已经成为受艾滋病影响的主要人群。南京市艾滋病感染者中,1935岁年龄组人群占到72.7%。

中国性学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性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储兆瑞表示,西方在20世纪60年代时就提出了性解放、性自由、性革命等理论。但是,在经历了“性解放”带来的艾滋病高发等恶果后,西方人士惊醒了。而在西方国家不再沉迷于“性解放”时,国人却走进了这个怪圈。储兆瑞认为,“性革命”本身具有积极意义,它可以带动社会性知识的普及,提高人们性生活的质量。统计数字显示,国人平均一年的性生活是63次,中国男人46.3岁就开始“下岗”,49.7岁便“退休”,而美国人平均一年的性生活次数高达167次,“性革命”在提高国人性生活质量上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如果“性革命”把握不好,演变为“性泛滥”,那问题也就出现了。储兆瑞认为,“性泛滥”的出现受多种因素影响,首先是人作为动物的一种的本能,其次是自由意愿的体现,同时还受充分享乐论和个人隐私论的支持,所谓“饱暖思淫欲”,在解决了温饱后,人们自然就想到了追求性的快乐。晨报记者华琳月

新快报讯(记者张小奋实习生肖毅灵尹政军)区区20元嫖资竟招来杀身之祸!前晚白云区同和街发生一宗命案:当晚8时50分,发廊女为了追讨嫖资竟雇请六名打手冲入一间旧货店内,将店主焦某捅致重伤。身中三刀的焦某因伤势过重,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于同和街白水塘中街30号一楼一间旧货店内。记者赶到现场看到,事发的旧货店仍在封锁之中。

旧货店的门前聚集着不少街坊,大家在议论着焦某因20元嫖资丢了性命的事。

据熟悉焦某的街坊介绍,焦某今年47岁,是安徽阜阳人,他和妻子阿芬来广州已6年了。3年前,两夫妇带着11岁的小儿子来到白水塘开了间旧货店维持生计。焦某平时为人老实,从没听说过和什么人有过节,但焦某有个爱好,那就是喜欢在外面拈花惹草,常在附近一些发廊里鬼混。

“有发廊女就为了这种事来找过他的麻烦。”据街坊张先生称,大年初一晚上,一名30多岁的妇女带着一年轻女子气势汹汹地跑到店里向焦某讨账,他还认得那妇女是附近一家发廊的老板。听说是焦某在腊月二十九那天“耍”了一名发廊女少给20元钱,发廊里的人才找上门。

丈夫遭人捅死,妻子阿芬至今仍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之中。她告诉记者,丈夫的死很可能与多次来她家讨债的发廊女有关。

她回忆起大年初一两名发廊女来讨债的事情。她还记得年轻的女子大概只有20岁上下,一米五六左右高。“但两名发廊女因找不到我丈夫,最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