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刊赞邵佳一结合力量和意志 五万观众面前救球队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39:18

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切尔托夫3月14日表示,中国拒绝收回大约39,000名中国籍的非法移民,而去年承诺收回的非法移民只有800名,这仅是数万名在美国被拘留的非法中国移民的零头。

切尔托夫说:“这很容易计算,按这个比率,被拘留的非法移民会愈来愈多,我们就得花费庞大开支来容纳他们。”

他说,美国政府目前拘留了687名非法入境的中国人,每天的开支达到每人平均95美元,另有约38000人根据一项具有约束力的计划获得释放。

根据美国法律,当局只能拘留非法移民180天,迄今美国当局已经动用了大约6.67亿美元来拘留这批中国非法入境者。

美国国土安全部计划在10月1日前结束其“捉放非法移民”政策,这一天之后,所有非法移民将被关押在拘留中心,直到有关国家把他们收回。

将于本月底访问中国、日本和新加坡的切尔托夫说,也许是财务决定、令人气馁的程序等使得中国不愿意收回它的国民。

切尔托夫还指出,对中国来说,这不是首要处理的问题,但对美国来说,遣返非法移民是其首要任务。(东方早报)

中日东海油气谈判,近两轮双方各出了一张牌。尽管分歧尚未弥合,但能够出牌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拒绝。这个冷冰冰的字眼再次出现在中日东海磋商后的回应中。3月6日~7日,中日关于东海问题的第四轮磋商在北京举行。会后,声称“要将中方方案带回日本研究”的日方很快拒绝了中方的建议。

新方案中,中方建议就东海北部和南部两块争议海域由两国共同开发。其中,南部争议海域涉及著名的钓鱼岛。

从字面上看,“拒绝”同样也出现在了去年10月中日东海第三轮磋商后的中方回应中。当时,日方提出了“沿中间线两侧共同开发”的建议。由于“中间线划分”一贯是日方一厢情愿的主张,中方从未承认,拒绝理所当然是惟一的选项。

中日在东海问题上的紧张态势,自2004年5月春晓气田进入实质性开发阶段后开始升级。到2005年夏天,海事、海监船只,军事飞机和军舰相继出现在东海争议海域。相对于“参拜争议”“入常争端”,东海冲突更为实质化。一些舆论也曾担心,中日或将“擦枪走火”。

“回顾前四轮的谈判,可以看出双方还是在朝解决问题的方向上努力,而不是开倒车”。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刘江永说,“前两轮谈判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近两轮谈判双方各出了一张牌。尽管分歧尚未弥合,但能够出牌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第三轮东海磋商中,日方接受了“共同开发”原则;第四轮磋商中,中方将谈判范围扩展到了全部东海争议海域。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于2005年10月17日第五次参拜靖国神社之后,除了中韩两国的强烈抗议,欧美政要和媒体也加入到了对日本外交政策的批评阵营中来。美国总统布什在去年11月访华前夕明确表示:我对靖国神社抱有负面感情。

不仅国际舆论对日不利,日本国内对小泉固执的参拜态度亦有了很大的转变。去年小泉参拜之后,日本六大报系中,惟有《产经新闻》予以支持,其余五家集体反对,其中就有一向被认作“保守派”代表的《读卖新闻》。这份相当有影响力的报纸在社论中说,修补与中国的关系为当务之急。

即使是去年10月31日上任的诸多内阁阁僚,也在参拜问题上注意与小泉拉开距离。被认为是首相接班人选的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和外交大臣麻生太郎,在面对媒体追问时,始终不肯放出“假若担任首相,会继续参拜”的承诺。“将来为了选票,他们或许会有清晰化的表示;现在采取模糊的策略,表明安倍和麻生都认为效仿小泉没有好处”。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冯昭奎在看过二人参加的电视直播节目后这样判断。当时,他正在日本进行学术交流。

今年2月以来,包括自民党国会议员、原自治大臣野田毅、自民党政调会长中川秀直、公明党政调会长井上义久、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在内的日本政要竞相访华;日本前首相、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会长桥本龙太郎,前外相、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高村正彦将在3月到访;对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巨大贡献的原自民党田中派继承者津岛派正在准备派人访问中国,自民党干事长古贺诚也有类似计划。一时间,一些舆论也有“中日关系小阳春”的说法。

其中,新任经产大臣二阶俊博被认为是内阁中惟一的“知华派”。他的上任,传递出“日本内阁开始正视并着手解决东海问题的信号”。这位67岁的老人甫一上任,就终止了日本公司对东海油气的“试开采权”,并几次强调“东海非冲突之海,乃友谊之海、合作之海”。他今年2月下旬访华期间,获得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接见。考虑到中日关系的政治冰期,这一接见也传递出一些积极的信息。

而据《上海证券报》引用中国海洋石油(中国)有限公司的消息说,东海春晓气田将被推迟到2006年上半年投入运营,而原计划是在2005年第四季度投产。

中海油有关人士表示,春晓气田的建造和基础设施已在去年底完成,技术上已作投产准备。而投产推迟的原因是“需要对天然气管道基础设施进行微调”。

关于东海划界,日方一直坚持“中间线原则”,中方则坚持“大陆架自然延伸原则”。中国驻日大使王毅曾表示,日方以钓鱼岛的几个小岛为起点欲与中方的大陆为终点“平分”东海,显然没有道理。

“同时,双方都声称对钓鱼岛拥有主权”,冯昭奎说,“争议难以解决,双方又都面临着能源短缺的难题,除了邓小平当年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于是,在2004年10月第一轮东海磋商双方同意继续对话解决纠纷后,2005年5月的第二轮东海磋商又明确了双方以平等协商解决纠纷的机制。2005年10月1日,面对己方在开发上后发的劣势,日本政府终于务实地接受了“共同开发”的原则。尽管其共同开发的方案仍以“中间线”为基准划分争议海域,但总算表明双方进入了实质性的谈判阶段。本轮中方提出扩大“共同开发”的范围,将谈判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不过谈判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刘江永说,“朝核谈判不是也到第五轮才出现转机的吗!”

今年“两会”期间,一位一直在民间推动中日两国关系发展的全国政协委员对本刊记者说,现在已经到了中日两国互相表达善意、为日后的成功谈判预留台阶的时候了。

但是,目前双方从官方到民间仍是疑虑重重,即使有靠近的意愿,也是非常脆弱易受干扰的。近日日本外相麻生太郎称台湾为“国家”招致中方强烈抗议,即是其例。

“双方的分歧巨大,非领导人当面会晤不能解决”,冯昭奎说,“这至少要等到今年9月小泉卸任首相以后了。”

今年2月自民党政调会长中川秀直访华期间,获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接见。日本《朝日新闻》认为,今年秋天小泉任期将满,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是呼声最高的首相接班人,而中川秀直仿佛是安倍的“监护人”,因此中川此次访华,有投石问路的作用,中方亦可借以感受安倍未来的对华态度。★

《中国新闻周刊》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报讯(记者章正义)据称来自对行政区域划分“有直接话语权的枢纽部委”的消息显示,中央正考虑将深圳经济特区由现行四区扩大到全市六区范围,届时特区面积将由目前的395.81平方公里骤增至1952.84平方公里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央有关部门正考虑将深圳经济特区由现行四区扩大到全市六区范围,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已被列入工作日程。《第一财经日报》多方采访,未能直接获得证实。

不过,最先报道这一消息的香港《大公报》记者吴永强,在对其采访对象承诺保密的前提下透露:“这一消息绝对来自对此事有直接话语权的枢纽部委。”

至于外界一度流传的深圳市管辖面积扩大一事,记者未能获得进一步消息。

目前深圳市辖六区,分别为福田、罗湖、南山、盐田、宝安和龙岗,其中前四区属于经济特区。根据深圳市政府网站公布的最新数据,深圳市总面积为1952.84平方公里,略少于原来统计的2020平方公里,其中经济特区面积为395.81平方公里。

据吴永强介绍,相关部门正在考虑扩大深圳经济特区的范围,与之对应的有关法律法规修订工作已经列入工作日程,有关权威人士表示:“如果不出现变故,深圳特区面积扩大的相关法规的修改很可能被批准。”

2003年深圳有关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深圳特区内可开发利用土地面积只剩下22平方公里。在特区内部发展空间已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将宝安、龙岗两区划归特区,是深圳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在2003年前后,不论是深圳市还是广东省的“两会”期间,均有深圳代表提出扩大特区和撤销“二线关”的议案,深圳市政协委员、市法制研究所研究员钟晓渝更建议“扩大特区应与撤二线并举”。在他看来,宝安龙岗划入特区可根本解决“一市两制”的问题,而撤销“二线”实质的意义在于促进内外流通,从而使宝安和龙岗两区与现有特区发展融为一个整体。

不仅是人大、政协委员有议案提案,深圳官方也对此期待已久。深圳市发改局一位官员昨天告诉记者:“早在2003年国务院7人调研组来深圳调研时,我们便提出了这一问题,但特区面积是否扩大还要看中央的决策。”

“其实,(深圳)市里面一直在跟踪此事。”该官员说。一位观察人士认为,深圳从去年起便全力推进宝安和龙岗两区的城市化进程,到目前为止已基本完成了两区的城市化转地工作,应该也是有意在为即将到来的特区空间向两区扩展做好准备。

深圳市社会科学院院长乐正接受采访时称,目前还不知“扩版”之事。但他表示:“如果特区面积真能向宝安、龙岗两区扩展,这对深圳而言将是一件大好事。它不仅将加快深圳特区内外一体化进程,对香港也将产生积极意义。”

乐正同时认为,特区面积的扩大也将为深圳第三产业的发展腾出更大空间。“以前第三产业集中投入在特区内,特区面积扩大后投资强度必将向宝安和龙岗两区转移,而宝安和龙岗两区的低层次制造业将向周边地区转移。”乐正说。长期研究特区经济的汕头大学教授方宁生表示,像汕头、厦门和珠海一样,深圳的特区面积也扩大到全市范围后,便意味着我国经济特区将完成由“第一代”向“第二代”升级换代的过程。

他在10年前便提出了由“第一代”经济特区迈向“第二代”经济特区的观点。在他看来,第一代的“特”是特殊政策的“特”,借鉴了世界出口加工区和综合经济区的经验,需要特殊政策来扶持;而第二代的“特”则是自主创新的“特”。“如果深圳经济特区面积扩大能得到批准,则有利于深圳实现向区域中心城市乃至国际化城市的转变,这也是中央对深圳和经济特区的一种肯定和期待。”方宁生说。

目前,深圳特区内已初步建成现代化城区,特区外却仍呈现“城市形态与农村形态”相混杂的局面,形成特区内外“二元化现象”,主要表现在特区内外在各项公共服务设施和市政设施建设水平上存在很大差距,尤其在体现生活服务质量的医疗卫生、生活用水等方面的差异非常明显。其结果严重阻碍了特区内某些城市功能的向外转移,使得深圳在特区内土地储备日益紧张的形势下,城市发展空间出现了结构性短缺。

为破解此问题,深圳市在其“十一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在今后5年甚至更长时间内,把全市规划建设与公共服务的重心逐步由特区内向特区外转移。去年12月16日,深圳市市长许宗衡曾在给全市人大代表作经济社会形势分析报告会时说:“特区外基础建设严重滞后,今后5年内,如果要与特区内平衡,投资至少要达1000亿元,这也得干,不干就没有环境,没有竞争优势。”

据新华社北京电俄罗斯驻华大使拉佐夫昨天在北京说,希望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期间,两国元首将就能源发展问题达成新的协议。

拉佐夫是在介绍中俄“国家年”活动情况的新闻发布会上作上述表示的。普京将于3月21日至22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拉佐夫说,俄中能源领域合作极为重要。俄罗斯准备在2006年通过铁路向中国供应1500万吨原油。根据俄罗斯铺设“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的决定,俄罗斯石油运输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全权负责在经济和技术层面上,就铺设此石油管道至两国边界支线(从俄罗斯斯科沃罗季诺到俄中边境)的可能性进行务实谈判。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期间,双方将就这个问题继续进行协商。”他表示。

在谈到天然气方面的合作时,拉佐夫说,目前,两国有关公司在联合参与开采东西伯利亚和远东油气资源方面的合作进展顺利。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正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研究从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可能性和方案。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已被本国政府确定为天然气出口项目的总协调者,现在的任务是进行具体商务谈判,这是能否签订协议并开始大量供气的关键。

关于核电方面,拉佐夫说,田湾核电站工程是俄中经济合作的最大项目,是今后在和平利用核能领域开展合作的良好基础。作为中国的近邻和战略伙伴,俄罗斯愿积极参与实施中国政府制定的核能发展计划。“相信这项事业对双方都有益,而且前景广阔”。

此外,据拉佐夫介绍,去年7月1日中国国家电网公司与俄统一电力系统股份公司签署的长期合作协议已进入实施阶段。俄罗斯正在研究按中方所需电量向中国供电的可行性。俄方认为,可利用现有条件,建造新的发电项目和输变电线路。现在,一些中俄边境城市已开始建造输电线路。(东方早报)

本报讯(记者赖颢宁)应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于3月21日至22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除会谈会见外,两国元首将共同出席“俄罗斯年”开幕式和中俄经济工商界高峰论坛开幕式。另外,普京总统访华期间,中俄双方将进一步商谈从泰纳线一期工程终点———斯科沃洛基诺铺设到中俄边境的分支线的可行性。

昨日,中俄“国家年”中方官方网站(www.2006rus.com)正式开通,国新办就中俄“国家年”活动等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国家年”活动中方组委会秘书长李辉,俄驻华大使拉佐夫出席发布会答记者问,透露了上述消息。

在发布会上,拉佐夫透露,中俄双方授权的俄罗斯管道运输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已协商了从泰纳线一期工程终点———斯科沃洛基诺铺设到中俄边境线的分支的可行性。他称,在普京总统访华期间,双方还将继续就这个问题进行协商。

今年伊始,普京曾宣布,俄将在今夏开建泰舍特—纳霍德卡(简称泰纳线)的太平洋输油管道一期工程,即从西伯利亚中部的泰舍特到靠近中国东北边境仅60公里的斯科沃洛基诺,并根据之前约定,率先开通中国支线。拉佐夫介绍,俄中双方公司在经济和技术层面上就铺设该支线的可能性和方案进行务实谈判。他认为,双方就联合参与开采东西伯利亚和远东油气资源方面的合作进展顺利,任务是“进行具体商务谈判”,这是能否签订协定并开始大量供气的关键。

拉佐夫还表示,他希望在普京访华期间,两国将就能源发展问题达成新的协定。

据统计,2005年俄中贸易额为291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37.1%.拉佐夫认为,贸易额大幅增长是由于向中国供应俄产原料,而机器设备的份额逐渐下降,另外一方面原因还在于俄对华传统出口产品,尤其是石油和石油产品的行情有利。

他称,中俄“国家年”的相当一部分活动目标在于改变现有的贸易结构。他认为,要达到2010年将两国贸易额提高到600至800亿美元的目标,很重要的任务是要在出口商品结构中提高高附加值商品的比重,另外,要把经贸合作的重点从一般性的贸易业务转移到生产合作、投资合作,包括水产品加工、天然气加工、服务业、旅游业等等。

昨日,中俄双方官员出席新闻发布会就普京访华和“俄罗斯年”等问题答记者问,透露了不少信息。为此,本报就普京访华期间可能谈及的一些热点话题采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问题专家王郦久、能源问题专家赵宏图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韩立华。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