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卖场开卖WiFi手机 外籍人士购买踊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32:43

小杜二叔:害她的人要赔偿损失记者通过长途电话,采访了远在四川的受害女孩小杜的二叔。

小杜二叔:小杜的手机当时就被扣了,被解救出来后,通过曹校长了解了小杜的情况,知道她现在情况还可以。

小杜二叔:邻居们都知道了。大家都很同情小杜,但是还是免不了有一些闲话,所以暂时还是让她在深圳呆一段时间比较好。

小杜二叔:就是希望先把害她的人抓住,让他们赔偿损失,然后让小杜回家住一段时间。以后还是得让她出去打工,我们家里比较穷,没有办法。(见习记者卢轶)

11月3日回到深圳以后,被解救的9个女孩就开始写材料,目前已写了数万字。在这些材料中,她们讲述了自己在饶平县钱东镇被逼卖淫一个多月的悲惨经历,同时也呼吁解救那些目前仍然身在淫窟的姐妹们。以下是记者的摘录:

他看了我们的身份证后,说他也是四川人,都是老乡,还假惺惺地说:“早知道是老乡就不会骗你们了,我听张××说你们都不是四川的。这样子好了,既然是老乡我就让点,你们每人只还两万元就行了,以后就好好上班,早还完早走。”

10月7日我和××正式上班,到了老板新建的店里,让我不敢相信的是店里竟有小妹30多个。

就这样,我一个清纯少女就失去了一生中最宝贵的纯洁。我真痛恨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简直就是社会的垃圾。生在世界上,不能为社会做贡献,反而玩弄冰清玉洁的少女,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要到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觉悟?我的处女之身就这样给了一个不明不白的人。

有时候趁他们不在,我们就悄悄地和别的小妹聊天,从她们的口中得知,新工不是被骗就是用迷药迷来的。和我们一样同属谢×管的还有两个姐妹,一个叫小玲,一个叫阿香,她们是被迷药迷倒,从东莞带到钱东镇的,还有小宋。

有一个小妹叫阳阳,是被自己的男友骗去卖了的,被卖的时候已有了3个月的身孕,而且是个双胞胎,到了店里她们老大就找医生给她打小孩,被活活折磨了一个多月才上班。期间她的老大有时不耐烦就骂她,还动手打她。

店里面就像是人间地狱,可怜的姐妹们不分时间无条件地接受各自老大的虐待,过着非人一般的生活,而老大们根本就不管我们的死活,只知道钱。他们想尽办法逼小妹多上几个班为他们多挣小费,有的班上少了还得挨骂。

我们整天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害怕服务不好客人投诉遭到痛打;害怕自己会染上不干净的病;害怕老大说话不算数到时候钱还完了又被卖掉;害怕家人、同学、老师知道了自己没脸见人。唉,想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真想去死了算了。和我们一样的20多个新到的小妹,每天表面上都开开心心地笑脸相迎,可是谁知道她们心中的痛苦,那种无人体会的苦处,是怎样的一种刻骨铭心,谁又能轻易抹掉这段人生中最痛苦的回忆。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个看似安详的世界的某个角落,又有谁知道有多少个少女在哭泣着?

虽然我们同校的十多名女孩被放出来了,然而那个地方的几十家店里接近几百个和我们一样遭遇的女孩子仍然还在“贼船”上遭受着痛苦的折磨,凭我们微薄的力量是不够的,希望得到社会上各界人士的帮助,伸出援助的手,救救可怜的姐妹们。我们是不幸的,但我们又是幸运的,因为我们还有老师救我们,然而还有那些未出来的女孩没人问没人理,希望伸张正义的警察能尽快将她们解救出来,还她们自由。

那些为了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不法犯罪分子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和应有的报应。在此希望公安人员尽快将在逃的犯罪分子捉拿归案,还我们一个公道。(见习记者卢轶)

本报讯记者昨日获悉,5日上午11时左右,家住广东东莞市东城区的陈女士在东城西路某银行,一次性取出5万元人民币。次日,陈女士与其家人在买菜的时候发现手中的钱为假钞。回家后,令她更为吃惊的是,5万元里面竟有一万元是假钞!

据陈女士回忆,她是5日上午11时取钱的,开始柜台工作人员对5万元人民币只在验钞机验了一遍,她提出要多验一遍,柜台工作人员验完后,把钱交给另一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把钱分成五叠分别捆好。陈女士说,该工作人员所站的位置被柜台的屏风挡着,因此当时没有看清楚整个捆钱过程。

昨日下午,银行负责人表示,银行已将陈女士的假币没收。该负责人还称,通过查看取钱时的录像,该行工作人员的操作都是按照人民银行的规定来处理的。《新快报》供稿

市场报讯(李非)一名年逾七旬的老汉色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多次强暴邻居年仅14岁的弱智少女,11月6日因涉嫌强奸罪被当涂警方刑事拘留。

陶某今年70岁,原系湖北省潜江市某油田工人,退休后回乡居住在当涂县护河镇某村。为满足自己的淫欲,他把邪恶的目光盯在了邻居年仅14岁的弱智少女小花(化名)身上。去年下半年的一天下午,小花独自一人从陶家门前路过,陶某明知小花先天弱智,竟然萌生邪念。见四下无人,他当即用给零花钱为诱饵,将小花骗进家中,丧尽天良地对其实施奸淫。此后,陶某又先后3次采取同样手段哄骗小花,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严重摧残了女孩的身心健康。

金陵晚报报道(通讯员韶亭金陵晚报记者毛蕾)偏僻的小村庄接连惊曝两起奸幼案。不满14岁的小丹丹是唯一的受害者。伤害她的人,一个是她的亲生父亲,另一个是她自认为深爱着的情哥哥。

受害人丹丹早早地等在法院门口,紧张地向着路口张望。美丽而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忧郁。她的小脑袋不停地往外探,身子不知不觉走到了马路中间,惹得过往司机使劲地冲她摁喇叭。

突然,一辆警车出现在视线中,丹丹不顾一切跟着奔跑,眼泪已经涌出眼眶。坐在车里的人显然也发现了她,开始用手不停地拍打着警车的后窗玻璃,丹丹见了,哭得更凶了。

警车终于停了,法警下车打开了后车门,一个戴着手铐的年轻人——章林几乎在门打开的同时跳下来,怔怔地望着丹丹。丹丹想冲过去,但被法警劝阻了。

丹丹愣了一下,立刻紧紧地跟在法警后面,挤进了法庭。虽然是不公开开庭,但作为本案的当事人,法官准许了丹丹旁听的请求。章林的父母和姐姐仍被挡在了法庭之外。

儿子在里面受审,章林的母亲忍不住失声痛哭。父亲则蹲在法庭门外,不停地吸着烟,脚下摆着一只铝锅,里面装着一家人早晨特意为儿子炖的鸡。

4个月前,13岁的丹丹为了阻止父亲潘成再打自己的章林哥哥,向两个警察告发了父亲多年来对自己“做的坏事”。她说,7岁到11岁,父亲经常逼自己和他“做那种事”。直到两年前,她突然被奶奶送到章家寄宿,才得以摆脱父亲的纠缠!

丹丹住到章家后,父亲还是不肯放过她,常常到章家或者她的学校吵闹,骂丹丹是“婊子”。丹丹觉得“难听死了”。

潘成承认自己确实强奸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但他一口咬定“只有一次”:两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在一间破旧的工棚里,昏暗的白炽灯下,熟睡的、11岁的小女儿被他惊醒,他奸淫了她……然后女儿一声不吭地穿好衣服,把小脸转向墙里,继续睡觉。

在丹丹的记忆里,相同时间、相同地点,这是父亲最后一次对自己“做那种事”。那天下午她偷偷溜出那个家,本打算再也不回去的,却在车站被警察发现,通知父亲把她接了回去。而父亲直接把她带到了值夜班的工棚。

“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一阵阵反胃让负责录口供的刑警忍不住扔下笔,冷冷地盯着潘成问。“是畜牲行为……”潘成低着头说。刑警把这段对话写进笔录,笔尖划破了好几层纸。

10月19日,法院认定潘成置伦理道德于不顾,奸淫不满14周岁的亲生女儿,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依法从重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

丹丹认为自己非常喜欢比自己大5岁的章林。两年来,章林哥哥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疼惜,让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温暖。但她没有想到,潘成被抓走后没几天,警察到章家找她了解情况,却意外地发现章林与她赤身裸体地相拥在床上……

章林供认,自2004年起自己开始和丹丹谈恋爱,先后发生过十多次性关系,但每次丹丹都是自愿的、主动的。丹丹也是这么说,她不解,章林哥哥和自己是真心在谈恋爱啊,警察为什么还要抓走他呢?尽管如此,因为和不满14岁的少女发生性关系,章林仍然面临刑事指控。

10月27日,距离章林开庭还有4天,丹丹突然告诉法官:“我的实际年龄是16岁,户籍年龄是父亲当初瞎报的。”

丹丹的确切年龄对章林至关重要,承办此案的法官立刻到丹丹的住地村委会进行调查,不料却意外发现了另一件关于丹丹的身世之谜。

据村委会主任介绍,丹丹的母亲和潘成并没有正式结婚,在丹丹只有10个月的时候,母亲因为受不了潘成的虐待向法院起诉解除非法同居关系,然后就匆匆丢下丹丹跟了别人,2年后服毒自尽了。

法官立刻调取了12年前的那份判决书,证实了丹丹的出生日期和户籍登记完全相符。此外,法官还惊愕地发现,丹丹的母亲生下她的时候,也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

记者庭后才了解到,庭审中,章林几乎没有替自己做什么辩解,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说:“丹丹的身世太可怜了,我要照顾她一辈子、爱护她一辈子。”庭审结束的时候,丹丹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和章林抱头痛哭,连法警也不忍将两人分开。

章林的父亲告诉记者,儿子被抓后,丹丹更是一步也没离开过他们家。“这个孩子已经把自己当做章家的人了。”他说儿子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心里多少有些怪她,但想想这个小女孩确实可怜,他要不管她,万一再出个差错,良心上也交代不过去。

走近了,3间红砖码成的墙壁,砖缝里没有勾缝,裸露着黄沙。没有院子,几个老妇人聚成一圈远远地站着聊天。走近了,问潘成的家,一个老太太颤巍巍地走过来,是潘成的母亲,带着记者进了家门。

里面跟外面一样,墙壁裸露着,地面是坑坑洼洼的硬泥土。没有门,秋风夹着雨丝慢慢地飘进来。环视一圈,家徒四壁,仅仅一台老式的电视机和一个电饭煲,再看不到一样值钱的家具。

“这是老二的家。”老太太说着带着记者来到了旁边一间狭小的屋子,那是她的房间。

5个平方的样子,一样没有门,屋顶上的洞眼排列得就像星座一样,迎面就看见老人的床,上面散乱地堆着一堆棉絮,别无他物,一堆破旧不堪的衣服叠放在一个破衣柜里。“孙女平时就跟我睡在这里。”老太太很平静,说着家里的事情。

潘成兄弟三个,他排行老二。15年前,他和老三一起娶了邻村的亲姐妹俩做老婆。

老太太说,潘成平时就在附近的厂里打工,一个月也能挣个千把块钱,但是除了丹丹的学费,家里几乎看不到他一分钱,“都被他在外面玩花掉了。”

“我也不知道。孙女跟我睡一张床,我每天早早起来下地去干活,回来的时候孙女都已经上学去了。他也不跟孙女住一个房间。”

老太太的言语间不见躲闪,不见伤感,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个儿子做出任何事情。

言谈间,记者才知道,这个家其实早已支离破碎,老大住得远,几乎失去了联系,老三半年前因为盗窃被判了刑还在坐牢,老二现在又出了这个事情。老太太久经风霜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独自过着风烛残年的日子。

提起章林,一直默默在旁的邻居老太太开了口:“那个小伙子很不错的,对丹丹也很好。”

在这个破旧的家里,记者没有见到丹丹。老太太说“事发后,她就一直住在章林家,几乎很少回来。”

一层秋雨一层凉,看着这个连门都没有的家,看着已经弓腰驼背却依然要自己下地干活自己做饭喂猪洗衣服的老太太,记者实在不忍再问。

本报讯(记者杨野)婚后半年多,妻子一直拒绝与丈夫同房,可她后来3次外出后终于与丈夫首次过夫妻生活。随后7个半月过去,妻子生下一小孩又拒与丈夫同房,后来妻子闹上法庭离婚。日前,南岸区法院结合小孩的出生证明依法推定:小孩系妻子与他人所生,判令妻子赔偿丈夫1.8万元,娃儿由女方抚养。

张丽与王强(均为化名)系南岸区人,双方于2002年7月经人介绍相识恋爱,次年1月登记结婚。但婚后,王强毫无“性福”可言,张丽一直拒绝与他同房,双方为此多次争吵甚至动手,但无济于事。

无性婚姻维系半年后,于2003年7月出现转机。张丽当月三次出走,回来后的7月25日,王强终于迎来盼望已久的性生活。9月,张丽称怀孕,双方约定有了小孩要一起好好过日子。

双方迎来短暂的平静生活,王强开出租车挣的钱全部上交张丽。去年3月4日,也就是他们第一次同房后的7个多月后,张丽生下一男孩。坐月子期间,王强对妻子精心呵护,但张丽却不让王强带小孩。孩子3个月后,张丽又拒绝夫妻生活的要求。直到上法院时,两人已有一年多未过性生活了。

令王强想不通的是,近日,张丽反而以两人感情破裂为由起诉离婚,要求孩子由自己抚养,并由王强每月给付200元生活费,而教育费、医疗费双方平摊。

联想到妻子一再拒绝与自己同房,孩子出生时间又有疑,王强认为孩子是妻子与他人通奸所生,于是同意离婚,但不同意负担张丽主张的各种费用,并且要求张丽赔偿损失5万元。

南岸区法院审理认为,此案焦点是小孩与王强是否系父子关系,鉴于小孩的出生日期与出生孕期存在较大疑点,于是要求原告张丽对孩子作亲子鉴定,但张丽在无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鉴定。法院释明其行为可能影响证据效力,但张丽仍拒绝鉴定。

于是法院依法作了亲子推定:小孩出生时间为2004年3月4日,而小孩的出生医学证明载明孕期为36周,依此推定张丽的怀孕时间应为2003年6月,再结合双方承认的第一次性生活发生于2003年7月中旬之后,因此法院认为王强提出的张丽在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通奸,并生一子,该子与自己无亲子关系的主张成立。

日前,南岸区法院依法判决:准许两人离婚,由原告张丽赔偿王强精神损害抚慰金1.8万元,孩子由张丽自行抚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