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三龄童流汗如血 原是种罕见疾病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4:03:00

当然,贴现行有关人士告诉《财经》,相关票据盖有中行的公章,各种要素俱全,其真实性勿庸置疑,只是绕过了中行的财务系统,在体外循环而已。

2月15日,山东省济宁市公安局向济宁市各银行发布预警信息,称上述中行宣布作废的34张银行承兑汇票中,有27张由建行济宁分行贴现,金额总计2.57亿元;另外七张在农行济宁分行下属某支行贴现,涉及金额6790万元。济宁建行和农行合计贴现3.25亿元。

银行承兑汇票,是指由企业出票人签发的、委托银行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金额给收款人或持票人的票据。该票据可以多次背书转让,可以贴现,也可以挂失止付。

在一定意义上,银行出具承兑汇票,相当于发放短期贷款(不超过六个月)。承兑汇票被盗后,持票人即可在其它银行贴现窃取资金;而开出汇票的承兑行必须承担承兑义务,倘不能及时回款,对承兑行即形成了事实上的坏账。

继2005年初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资金被盗案(参见《财经》2005年第2期“一个行长的失踪”,下称河松街中行案)后,时隔一年,又一起基层银行巨案呈现在人们面前。

与河松街中行行长高山通过背书转让盗取银行存款不同,四马路中行案中采取的汇票诈骗手法更具普遍性。早在2001年起,通过承兑汇票从银行套取资金投机股市的行为一度十分猖獗,并经历过一次全行业整顿。

在银行系统,银行承兑汇票向来视同现金管理,其出票、贴现和承兑,在一家银行内部和银行之间都有着严格的监管和复核系统。然而,四马路中行先后开出的96张承兑汇票却如隐形一般,从容摆脱了内外监管,安然无恙地体外循环长达两年之久。

更令人拍案惊奇的是,所有参与这一巨案策划组织的,均是当地土生土长、举止粗豪的银行基层支行负责人和私营业主!

这起96张银行承兑汇票大案曝光,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银行当前进行的重组改革正在发挥出威力,长期隐藏于监管死角的罪犯们已无所遁形。事实上,四马路中行案件被揭出,正是河松街中行案发后,中行强行推动轮岗制的结果。随着中国银行改革的层层推进,大案要案再度引爆,也许正在宣告基层行缺乏约束时代行将结束。

地处中国“东北的东北角”,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素以产煤和产粮著称。南北向的新兴大街与东西向的四马路交汇处,构成了这个工业城市的“中央商业区”。全市最高的建筑——14层的名苑大厦坐落于此,本城所有银行也都在这里设有支行。

处于风暴眼中的中国银行四马路支行,就坐落在新兴大街与四马路十字路口的东南侧。四马路中行门面齐整,一层是敞亮的营业厅,楼梯对面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算是2005年庆祝四马路支行成立十周年的匾额。

“四马路中行一直是一家先进支行,但这么小的基层行有数目这么大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居然没有引起分行重视,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哈尔滨银行界一位人士对此不无惊讶。

一般来说,空白银行承兑汇票在分行一级进行保管,像中国银行四马路支行这样的基层行,只能根据使用量到分行去申领,且申领必须填报要求出票的客户情况以及使用目的。而一张有效汇票的开出,必须具备一些要素,包括日期、金额(大小写)、出票人及其账号名称、收款人账号名称;出票企业一栏,要有企业全套印鉴和法人代表名章;更重要的是,还要有承兑行汇票专用印鉴和经办人名章。

按银行内部规章,汇票一经开出,上级银行就会对汇票交易进行核查监督。同时,针对前来贴现的汇票,贴现行必须仔细查询,与出票行确认其真实性;针对大面额汇票(100万元以上者),还需要到出票行实地复核。经过层层设防,虚假或盗用银行汇票的情形很容易被拆穿。

然而,在四马路中行案中,这一系列监控措施如同被绕过的“马奇诺防线”,全无用武之地,其关键就在于银行内部人士的串谋。

据《财经》记者采访获知,四马路中行案的基本操作程序必然包括以下步骤:

——实际把持支行的胡伟东等人向其上级银行谎报票据作废,截留空白汇票。按照规定,凡作废的票据都应该装订回收,不能流失;但在现实中,这方面的管理往往被忽略。汇票既经作废,上级行便不再对其实行监督;

——四马路中行将空白汇票填好某企业名称、金额并盖章后开出,任其到其它银行贴现融资。这些汇票就此流入银行监控,实则形成了四马路中行的账外账;

这一违规操作的风险是不言而喻的。一旦企业资金链断裂,即会给出票行带来巨大亏损。为了掩盖坏账,银行往往会饮鸩止渴,继续盗用汇票“以新偿旧”,然而,这只能带来更大的损失。

现实操作中,四马路中行正是如法炮制,滚动出票金额达到9.146亿元。案发时,朱德全所控制的企业未偿金额还有4.325亿元之巨。

不难看出,这样一套盗窃计划得以完成,意味着银行内部监控系统的整体瘫痪;银行方面至少需要支行行长、主管财会的副行长、汇票保管人员、银行印签持有人员共同参与作假;如果其中一人举报,问题则立刻曝光。从事后四马路中行被批捕的人员构成来看,恰好是这样一个班底。

“(对这一事件)我们没有责任。”建行山东济宁分行梁山县支行公司业务部客户经理刘超飞表示,他们贴现前对汇票进行的例行查询中,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按照惯例,一家银行在收到汇票后,进行贴现之前会向出票行发出查询,这可通过传真、邮政快递或人民银行大额支付系统等方式进行。

农行梁山县支行的一位人士也表示:“去四马路中行查询,柜台人员都会在查复书上盖章,表明汇票是中行签发的,有的汇票上还有四马路中行副行长王林的签字。”

然而,专家认为,尽管有四马路中行内部的全力伪装,如果各家贴现行均遵从审慎原则,拆穿其“西洋镜”仍并非没有可能。

“首先,一个经济并不发达地区的县级支行接连不断地开出3亿元的票据,凭直觉,可信度就不大。其次,像朱德全掌握的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贴现如此巨额的资金更加可疑。因此,贴现行在控制风险、业务操作流程,包括对资金流向的监督,可能都有疏漏之处。”一位长期从事票据工作的银行人士对《财经》说。

此外,这一“完美盗窃案”在承兑环节也存有“瑕疵”。专家们指出,由于四马路中行开出的汇票属于账外经营,在承兑时,如果通过中行的资金划转系统,从专业备付金账户划转,原则上就可能被上级行跟踪察觉。因此在票据到期后,朱德全多次直接向贴现行偿还现金的方式,对此贴现行应当有所警觉。

当然,杜绝通同作弊,最为直接的办法还是强制“轮岗”,使得基层行长不能一手遮天。事实上,中行正是吸取了河松街中行的教训,推行轮岗制,才发现了这一运转了两年之久的账外账。

与高山一样,原四马路中行行长胡伟东一直是黑龙江中行的“优秀员工”,屡次提拔都被“婉谢”,只是在此次强制轮岗后才被离任审计。

很难想象,一个几乎没有资本金的小企业从银行中开出数额惊人的承兑汇票后,居然没有引起人们的怀疑

出双鸭山市区,坐公交汽车约10公里,就到了集贤县的县城福利镇。集贤县是黑龙江省主要产粮县之一,粮食作物以小麦、大豆、玉米为主。在福利镇上,四处林立的粮库是一道独特的景观。

现年52岁的朱德全在案发前,已是当地的一个名人。时下,他逃跑的消息已令这个小镇满城风雨。知情人称,大约今年1月25日,朱德全还回到福利镇过春节。不过,当2月8日胡伟东等五人被抓的消息传出后,朱德全便闻风而逃。

熟悉朱德全的人描述,朱身形瘦小。几年前,他在哈尔滨读大学的儿子放假回家因故丧生。此后,朱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并开始礼佛,每年都要到双鸭山的寺庙捐助香火。

朱德全背景简单,发迹很晚。他1954年出生于集贤县兴安公社,15岁读完初中后就参加了工作;先是在当地农机修造厂当工人,后来进了福利镇的一个旅店当接待员。28岁后,他在集贤县糖酒公司做了六年采购员;34岁起,赴大连市金州区搞海产品养殖,但没有赚到钱,又回到集贤县开了两年出租车。

1993年,39岁的朱德全抓住国家粮食购销双轨制的机会,开始从事议价粮油的个体经营,为此独资创办了集贤县富强粮油有限公司(下称富强粮油),自任董事长,注册资金是40万元;经营范围是主营粮油,兼营白瓜籽、饲料、蘑菇和木耳。

3月2日,《财经》记者来到了福利镇这家曾经在两年间周转了近10亿元汇票的公司。工厂门前的富强街是一条坑洼的老马路,路两边还留着灰黑的冰渣。公司没有挂招牌。朱德全的家也在这里,在收购粮食的时候,其他的房子就堆粮食,房子装不下,就堆在院子里。

朱德全先是从农村收购粮食,卖给粮库或者外地客商。后来生意逐渐做大,就坐地收粮食,然后成车皮向大连、河北、山东发货。

当地与朱德全一道起家的人不少,但大多失败。朱德全的成功,据一位熟悉他的人总结,是因为他“很能吃苦”。为了发货,朱德全可以一夜一夜地不睡,把货从家里运到火车站,再组织工人把货装上火车。

尽管如此,在若干年从事粮食贸易之后,富强粮油的业绩其实乏善可陈。工商资料显示,2001年富强粮油总资产990万元,负债934万元,营业额440万元,税后利润只有2000元。这或许是后来朱德全转战山东的原因。

不过,正是当地这样一个几乎没有资本金的小企业,从银行中开出数额惊人的承兑汇票,而且没有引起人们的怀疑。

3月2日下午,《财经》记者赶到秦皇岛开发区8号。据熟悉朱德全的人称,富强粮油在此地拥有一家分公司,承担了其大部分贸易业务。

然而,记者在这里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废的厂区。透过满是尘土的大门,依稀可辨大厅里一面镜子,上写“欢迎中外客商,描绘三环蓝图”。

这座办公楼原属于秦皇岛三环有限公司(下称三环)。2000年5月,朱德全和三环签订租赁合同,租赁该公司的厂房进行大豆加工,租期为三年。朱德全允诺,每年向该公司支付140万元,帮助偿还银行贷款,同时他还继续雇佣原有的生产工人。

“朱德全说话不算话。”一位原三环的下岗职工称,租赁合同本该在2003年5月到期,但是富强粮油在2003年1月就宣布停产,并以早期曾经投资生产设备为由,拒绝支付最后一年的140万元租金。

据职工们的描述,朱德全喜欢赌博,出手阔绰;开奔驰豪华越野车,在秦皇岛拥有房产,甚至还有人风传他筑屋藏娇。“但是他对我们很抠门。签订合同时订立的奖金制度在实施一两个月后,就没有再继续。他租用我们的厂房后,利润上涨,但是我们的工资不涨反降。”一名职工愤愤不平地说。

不过,谈及富强公司的经营,职工们一致认为富强公司似乎有着非常畅通的销售渠道,加工完的豆油从来不积存,马上可以销售出去。这显示朱德全似乎在粮食系统有着广泛的人脉。

2003年1月,富强粮油宣布停产后,仍然在秦皇岛设立了临时办事处。朱德全派出的原经理安国如表示,要伺机收购三环的厂区,甚至在一年前拿出2000万元,表示愿意先交押金,只要管委会同意把土地使用权批让给富强粮油。

今年3月2日上午,中国银行委托世邦拍卖公司将三环公司的房产进行拍卖,秦皇岛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关联企业秦皇岛动力公司最后得手。安国如亲自参加了该拍卖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朱德全在秦皇岛的收购显示了他的一贯策略,即寻找濒于破产的粮食企业,要么租赁,要么以承债方式收购。2002年济宁市梁山县面粉厂破产拍卖,朱德全以730万元承债收购,承接下334万元的债务,改名为梁山县水浒面粉有限责任公司。2005年,朱德全又租赁了济宁市的第一粮库面粉厂,改名为鲁麦面粉厂。

“厂子一直没有正式建成,是个没人要的厂,所以租赁费很低。原本打算继续投资,但是没有启动,现在也没有正式生产经营。”该厂的一位人士说。-

自3月2日停牌至今的G华新今日公告,公司将向自己的第二大股东------瑞士HolchinB.V.定向发行A股,从而使HolchinB.V.实现对公司的战略投资,并进而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双方已于昨天签署了《外国投资者战略投资框架协议》。

据G华新透露,本次战略投资拟向HolchinB.V.定向增发人民币普通股(A股),每股面值为1元,发行数量为16000万股。发行价格,原则确定为不低于本次董事会会议决议公告前20个交易日内公司A股均价的120%,具体由公司和HolchinB.V.协商确定。

根据介绍,HolchinB.V.是全球最大水泥制造和销售商之一------HolcimLtd.(以下简称“Holcim”)全资拥有的子公司。HolchinB.V.目前持有G华新B股85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11%。战略投资实施完成后,HolchinB.V.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Holcim将通过HolchinB.V.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而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据悉,Holcim方面将有三位人选进入G华新董事会。

按照G华新的说法,本次战略投资实施完成后,新老股东将按照实施后的股权比例共享公司此前滚存的未分配利润。从G华新今天同时披露的2005年年报看,2005年业绩下滑58%,分配预案是向全体股东按0.06元/股(含税)分配现金红利。

不过,本次战略投资需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还得经商务部和证监会等核准或批准方可实施。

在妇女地位日益“强大”的今天,女人已经不仅仅满足于社会独立、经济独立了,家庭理财的大权也越来越多地掌握在女性的手中。

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就要到了,欢迎您来参加由理财与《大众理财顾问》杂志特联合主办“女人理财不需要理由”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1999年我和老公为了登上国家福利分房的末班车,在相识的第10个月、分房登记截止的最后一天领了结婚证,有了证就有了分房的资格,从此老公单位与我们同庆结婚记念日的有十几对。

理论上的资格是有了,但是实践中操作起来就相当有难度了。首先,得保证我们的房主搬离,而我们亲爱的房主搬离的条件是他们的房主也要搬离,而我和老公只有等到有了房子才能办仪式住在一起。为此,结婚演绎成了一项浩大的搬迁工程。从此,我们时不常提着水果登门“看望”我们亲爱的房主,趁机觊觎我们未来的小窝的样子。每每热情接待后他们都心领神会地说:我们也着急,我们要搬的房子比现在可大多了!

于是回去后凭借着超人记忆,我们默默规划小窝的布局。一年后,房子总算被惦记到手了。一个月的简装后,这间两室一厅的房子迎来了我们这对新人。刚开始,福利房卖到个人手中尚有一段时间,我们住房子还要交租金,每次看到不多的工资又被划走几十元的银子,心脏总要停跳一阵。依据规定,有房产证的按房屋使用面积交采暖费,因为没有房产证,每个冬天我们要按建筑面积来交,又白白折了许多银两。心脏差不多断断续续停跳了一年有余,01年福利房政策下来了,共交2万4,我们总算从房客蜕变成房主。

2000年,老公单位要集资建房,每平2000-2500元,当时,我们存款8万,一套复式大约240平,囊中羞涩,不容奢望,面对居高不下的商品房我们毫不犹豫地交了5万定下一套190平三室两厅两卫的单元,这下62.5%的积蓄都为新房盛大奠基了。晚上躺在床上,想象着我未来那超大优雅的客厅,时常美得一下就睡过去。目前,所处地段的价位已逾每平4000。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