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窃贼偷安摄像头盗取银行3千万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5:39:51

连战近些天都比平常早到党部办公,亲近的幕僚开玩笑说,连主席可能也是依依不舍!

8月7日,兴宁煤矿发生特大矿难。事故发生后,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黄菊副总理、周永康、华建敏国务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省长黄华华等领导分别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抓紧时间,立即组织力量,抽调专业技术人员和救援器材、物资,全力以赴抢救被困矿工,千方百计减少伤亡。在抢险过程中,要防范次生事故发生。

8日凌晨零时30分,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副省长游宁丰率有关部门负责人就赶到现场,组织指挥事故抢救工作,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星夜兼程,也于清晨带队来到广东兴宁市黄槐镇。

黄华华要求,一要全力做好抢救工作;二要进一步核实井下矿工被困人数;三要做好被困矿工家属工作;四要对事故矿区周边所有矿井一律暂时封闭,对全市所有煤矿实行停产整顿,迅速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确保生产安全。

8月8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在兴宁大兴煤矿召开的事故分析会上痛斥安全生产监管不力行为。

张德江在分析事故原因时指出,这个事故的发生,一是矿主无视国家法规,证照不全,安全措施不到位,无视矿工生命,为了赚钱,冒险组织生产造成的;二是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监管严重不到位。张德江指出,7月14日兴宁市已经发生过煤矿透水事故,造成重大伤亡。刚过二十几天,又发生如此严重特大透水事故。我们的监管哪里去了?这次事故的责任一定要查清,严肃追究。为什么监管不到位,是不是怕得罪人?是不是与老板背后有什么猫腻?为什么头顶上有1500万立方米的水,还敢在底下打洞挖煤,这不是在拿矿工的生命赌博吗?按道理讲,这种条件是绝对不能开采的。我们有法,为什么不去管,为什么就不敢管!

张德江强调,以前我说过“安全事故猛如虎,安全责任大于天”,现在要加一句“要用铁的手腕,防止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全省煤矿要立即停产整顿,就是要用铁的手腕,依照国家法规,对全省煤矿全面彻底地开展一次安全大检查,凡是证照不全的,凡是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一律停产,一律关闭,绝不能含糊。

而8日晚,根据中央监察部部长李至伦的指示,中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黄树贤带领执法监察室副主任孙伟怀,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江青粦带领省执法监察室主任邓桂明等人到达大兴煤矿参与事故调查。

8月9日,广东省政府决定决定对全省煤矿进行停产整顿。广东省兴宁市人民政府发出通告,敦促擅自离开矿井的管理人员返回矿部。第二天,十一名主要责任人全部归案。

而9日凌晨,一台大功率抽水泵从江西运来,经过一天的紧急安装,傍晚正式开始投入使用,排水进度明显加快。

这天晚上,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在大兴煤矿“8·7”特大煤矿透水事故新闻发布会上说,要追究有关部门和人员在两个月前对该矿发放安全生产许可证的责任。

8月10日,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刊载了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决定:梅州市长何正拔停职检查,兴宁市长曾祥海停职检查。

矿难牵动了国家领导人的心,8月9日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兴宁市“8·7”大兴煤矿重特大安全生产事故调查处理作出重要指示,而第二天在他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部署广东梅州兴宁市大兴煤矿透水事故的救援处理工作是其中的重要议程。会议决定:(一)由广东省政府负责,继续抓紧救援工作,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尽最大努力,千方百计抢救被困人员。(二)成立由国家安全生产总局、监察部、公安部、煤监局、全国总工会等部门组成的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负责查明事故原因,依法追究责任。

而到8月11日上午十时左右,广东兴宁矿难事故主井水位已下降至二百三十二点九二米,比前一天下降十七米。抵达兴宁的被困矿工家属已达六百一十名,被安置在兴宁市区的九家酒店。

这一天,国务院“8·7”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成立会议在兴宁召开,在会议上,李毅中质问道:“为什么(大兴煤矿)长期证照不全却能开矿产煤数年?为什么停产整顿期间却能够明停暗开?”他措辞严厉地指出,要依法追究政府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查处事件背后的腐败、渎职行为。

而广东省12日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决定派出由3位副省长分别担任组长的省政府督查组,从8月15日起,对韶关、梅州、清远3个产煤市的煤矿安全生产工作进行为期两个月的督查。广东省还决定:今后一律不再审批新的煤矿项目。

8月13日,今年第10号热带风暴“珊瑚”中午在广东澄海登陆,抢救工作在大雨中进行。大兴煤矿8·7透水事故被困人员名单也初步确定。

而8月14日,矿工领到了2005年7月及8月1日至7日的工资,同时被返还今年1月-7月安全保障金和100元路费补助。现场秩序井然。

几年前哈佛医学院院长访问中国最大的医院之一协和医院时说:“医疗也是生意。”这句话在国内医疗界被理解和实践的速度比人们想象得还要快。以至于,到今年8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的研究报告——《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推出后,医疗卫生改革报告课题组参与者石光、贡森坦言,中国卫生系统染上了“美国病”。他们认为,“美国病”有两个特征:一是效率低;二是公平性差。“效率低下的原因主要是资源浪费,资源没有用于成本效益好的项目或干预措施上。公平性差主要因为资源再分配不到位。”

作为“资源分配不到位”最直接的受益者,多数的大医院成了这门生意里的赢家——他们也自然招致了不满——卫生部医政司原司长于宗河说,“全国80%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其中的30%又集中在大医院”。于宗河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医疗成本上升非常快,因为看病越来越贵,国内每年的门诊人次都是下降的,但大医院的门诊人数却持续上升,“过去一家大医院的每日门诊人数顶多也就3000人左右,现在那些三甲医院都在5000人以上,名气更大的要有上万人次。”于宗河说,这样一来,在这种供不应求中,医生的权力感被放大,感觉不是提供医疗服务的,是被病人求着的,“我当过20多年医生,一个上午看20个病人,处理是很粗糙的,现在经常几分钟就把病人打发了,这在医学上非常可怕。”

如果医疗仅仅是一门生意,如果医院只是一个普通的市场行为主体,问题可能要简单得多。而我们的医疗体系仍然必须肩负着让最大多数人平等地享受公共卫生资源的责任,政府每年要用GDP的5.4%支付这个庞大系统的正常运转。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人们对医疗方的失望和由此带来的紧张的医患关系,因为我们毕竟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习惯了享受公费医疗;在我们的意识中,医生就应该救死扶伤,竭诚为病人服务。

当然,责任并不全在医院。清华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李教授说,“中国的大医院占到了两个体制的好处,他们既占了计划经济体制下垄断的好处,又占了市场经济体制下赚钱的好处”。而这恰恰又是大医院自身充满了矛盾和扭曲之处:既是公立医院,又不是公立医院,政府拨款不足,医院的运转成本和个人收益都和医生的业绩挂钩;既要自负盈亏,医院每一环节的人流、物流却又都缺乏成本核算:一切由政府定价。与国外医院相比,中国的大医院还承担着更沉重的开支。医学专家周生来说,许多国外医院的最大支出是人力资源,占到总支出的50%左右,而我国医院最大的支出却是所谓的“三片”:药片、铁片(设备)、瓦片(基建),人力资源所占比例不到20%,而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行政和后勤人员。

大医院和中国的医疗系统显然遇到了它们在旧体制时代从来没有遇过的难题。在商业化的洪流中,“政策失效了”,于宗河说,医院被一个无形的指挥棒指挥着。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玲说,“国家对国有医院的投资下降,过去的医院是收支两条线,医生不用担心收多少钱,你要考虑的是怎么治病,医生拿的工资是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现在首先国家的投资下降了,国家对医院的投资现在一般是低于10%,也就是国家投入所占的比重不超过整个医院运行成本的10%。”根据卫生部公布的数据,在1980、1990、2000、2004年,全国卫生总费用分别为143.2亿元、747.4亿元、4586.6亿元、5684.6亿元。其中,政府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则分别为36.2%、25.1%、15.5%、15.2%。这表明,从1980年到2004年,整体生活水平在提高,在卫生总费用中,政府支出越来越多的钱,所占比例却一直在递减。“政府没有给医院提供足够的补偿,那么,谁的规模越大,谁的病人越多,谁挣得越多,谁的自我补偿越多,谁就越容易生存。”

现有的医疗保险制度同样鼓励着大医院的垄断和收费:去私人医院的看病费用在现有制度下是不给予报销的,这使得公立大医院失去了天然的对手。另外,人大常委委员郑功成说,实际上,医疗保险机构是医疗服务的最大买主,应该说是最有实力和医院进行利益博弈、控制医院行为。“我们医疗保险制度虽然叫统账结合,实际上社会统筹那一块才是我们的医疗保障制度,但是它又把个人的保险划出去了,所以社会统筹部分就显得有限,只能解决大病、住院,老百姓一般的疾病没有办法解决。像北京是板块式的,社会统筹支付住院费用,个人账户支付门诊费用,导致个人账户的积累非常多,大家都不愿意看门诊,不花个人账户的钱,小病大病都最好找大医院,住院费用统筹基金支付。医院为了争取病人,也配合这种扭曲,扩建、增加病床,最终导致医疗费用增高。”李玲说,“保险公司与医院的良性关系应该是医疗市场化健康的保证。西方国家的保险公司对医院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保险公司跟医院签约,包给你这么多人,每个人一年多少钱,必须把所有治疗包了,如果超出了保险公司支付的费用,医院自己补上,如果有多余,就是医院的收入,这种体制下,医院有积极性控制成本,就不会滥用药品和检查。”

“我们的问题在两方面,政府失灵了,市场也失灵了。”李玲说,现在大家看到的现象都是在医院里面,其实很多方面都是连在一起的,比如,社会保障体系,医疗服务体系,医药和医疗器材体系,以及税收和政府的投入,彼此渗透、彼此影响。

声明:本稿件为《三联生活周刊》独家提供网,如需转载请与《三联生活周刊》或网联系。

早报专稿美国和以色列因对华军售问题引发的风波划上了句号。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以色列国防部长莫法兹16日在以色列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称两国已就对华军售问题达成协议。

美以会谈美方主要代表、国防部副部长帮办利萨·布朗森在声明发表前说,美国从来没有担心以色列政府会传播从美国防务公司得到的技术:“谈判关注的重点一直是以色列公司对中国出售关键的武器装备。”

以色列驻美国大使丹尼尔·阿亚隆说:“没有胜利者,也没有失败者。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双方都在战略上取得了胜利。”他同时表示,以色列不会做任何伤害美以关系的事情。

在这份只有三段文字的联合声明中,美以两国称,将为“过去严重影响两国防务安全关系的错误进行修补,并建立两国在防务技术方面的互信”。但声明没有透露两国将采取何种措施重建互信,协议的内容也没有向外界透露,据称属于保密文件。

这份联合声明也没有表述美国将采取何种措施限制以色列对中国的武器出口。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布赖恩·怀特曼说,美国并没有获得以色列出口武器的否决权,但美国将会被事先通知,并可以表达自己的态度。

舆论认为,以色列政府急于解决这场争执,因为以色列目前在实施的撤出加沙地带计划,需要美国援助22亿美元。据悉,白宫已经宣布将就此向以色列派出评估小组。

虽然美国官员没有透露限制以色列武器出口的具体手段,但由美国牵头的“瓦塞纳协议”将有可能成为套在以色列头上的紧箍咒。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帮办布朗森上周说,美国希望以色列在几个月内采劝更有效的措施限制其武器出口”,“这可能包括签署限制军需产品和军民两用产品出口的瓦塞纳协议。”

1994年,美国联合32个国家在瑞士瓦塞纳签署协议,取代冷战时期针对华沙条约国家的“巴黎统筹委员会”。目前“瓦塞纳协议”已有39个签署国,旨在限制先进武器扩散和民用敏感技术的出口。

中国是“瓦塞纳协议”的主要关注目标之一,上至先进武装装备,下至高科技电脑芯片,中国都受到美国炮制的“瓦塞纳协议”的限制。

以色列是否签署“瓦塞纳协议”目前尚不清楚。作为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国,以色列的600多家军火公司每年制造出50亿美元的武器装备。

受向中国出售“哈比”无人机等武器装备的影响,以色列今年3月还失去了参加美国“联合攻击战斗机”(JSF)研制的机会。美国担心,让以色列接触到美国这项最大规模的武器研制计划可能会造成泄密。五角大楼发言人拉里·狄利塔当时说:“目前我们有一些技术和信息不便(与以色列)共享。”

另据参加谈判的美国官员称,美以16日签署的联合声明只是朝向“建立互信”的第一步。布朗森说:“这份声明并不能完全重建互信……建立互信将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期望许多具体的步骤将会被付诸行动。”田辉

13时30分,大兴煤矿和永丰煤矿发生了严重的透水事件,123名煤矿工人被埋在井底。

从小在煤矿边长大的曾云高很清楚自己的煤矿存在安全隐患,当年四望嶂矿务局停产破产的根源就在于安全得不到保障。他的大兴矿和永丰矿互为主井和副井,本身就不符合矿井安全生产的规定,6月份刚刚想办法拿到的《生产许可证》上规定大兴矿设计年生产规模为3万吨,但是今年的上半年就生产了5万吨,已经大大超标。

今年5月12日,梅州市安监局曾在兴宁市黄槐镇召开“深部煤矿资源开采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会议认为:黄槐镇大径里煤矿等已有八对深部采煤矿企业,从2003年3月列入重大危险源。当时还特别指出:四望嶂矿区深部煤矿在1000多万立方米水淹区下开采令人担忧。在这次会议上,有关部门成立了督查组,帮助煤矿设立防治水机构。同时,还要求国土资源部门每月进行一次检查分析,镇级政府每月进行两次检查,企业每天进行一次监测,并作好分析记录。但之后,会议纪要的内容在黄槐镇和大兴煤矿却变成了白纸一张。

而在“8·7”矿难发生前一个月,矿上的人就知道井下有了透水的征兆。大兴煤矿的井长石徐文说:“水底下早就发生了安全隐患,至今发生了好几次,他们说通过专家鉴定没事。”事实上,大兴矿只是对透水的地方进行了简单的处理。

8月11日,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兴宁大兴煤矿“8·7”透水事故的通报,大兴矿没有取得采矿许可证和工商营业执照,属非法开采;7月14日兴宁市罗岗镇福胜煤矿透水事故后,省政府决定煤矿停产整顿,但该矿没有执行,属违法违规开采;该矿上半年采煤5万吨,严重超能力超强度开采,事故前井下作业人员多达127人,属严重违规违章;事故后不报案,矿主和主要责任人逃匿,属违法行为。

黄槐镇在大兴煤矿和永丰煤矿山下,数十年的地下煤矿开采事实上已经使得黄槐镇地面以下成为一个1500万立方米的水库,三五年就有一次的小型地震已经让这一带的煤矿开采面临越来越大的安全风险。大兴矿、永丰矿和它们周围的煤矿一起,就像一只漂亮的“潘多拉的盒子”,曾云高费尽心力得到了这只盒子,想不到却打开了灾难之源。

新华网合肥8月18日电(记者储叶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安徽北部一个规模不大的地级市的书记和市长最近实现了“豪华办公”,每人独占6间办公室,办公室内设高级办公用品,卫生间、会议室、会见室,一应俱全,颇为“气派”;在办公室的一侧墙壁上,虚掩着一道暗门,推开里面竟是一间装修精致的卧室。

该城市主要领导如此豪华办公,引起当地干部群众的普遍议论,认为豪华办公是一种与党政干部形象和工作需要不符的浪费行为。就在这座壮观的党政办公大楼不远处,记者就曾看到几十户原住房被拆迁数月的村民,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安置,炎炎夏日,全家老少住在低矮闷热、蚊蝇乱飞的简陋土屋里。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和皖北这座城市一样,“办公浪费”现象在很多地方也相当严重:一些贫困县不切实际地建造办公大楼;有的超标准改善办公条件,各类办公设施越来越豪华气派,电脑没用多长时间就“更新换代”等等。诸如此类的浪费现象,消耗大量财力、物力、人力,与建设节约型社会的要求完全不符。

除了上述表现明显的“办公浪费”,还有不少看似不起眼、实则浪费惊人的“办公浪费”现象,如一些机关难灭的“长明灯”,没完没了的聊天电话,仅仅打了几行字便被当作废纸扔掉的纸张等。在一些单位“大马拉小车”的现象也较为突出:现有的普通照相机能满足需要,偏要花数千元、上万元再买一部数码相机;有的单位,电脑、复印机、数码相机、摄像机、CD刻录机等一应俱全,有的档次比专业水平还高,干的却是低档机器就能胜任的活。

记者近日曾参加一个小型会议,主办方分发了几份材料,记者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用纸方法:一个财力较为雄厚的省级单位,提供了一份3500字的材料,却用去了7张纸,每张纸只打印一页,字体较大,这样的“材料”看了让人心疼;另一家基层单位,提供了一份5000字的材料,只用了3张纸,纸张的正反面都密密麻麻地打满了字,体现了节约意识。我国每年仅造纸一项就消耗木材上千万立方米,进口纸张400多万吨。如果不是这样挥霍浪费,用得着消耗如此多的资源和金钱吗?

对“办公浪费”现象,我们不可以熟视无睹。随着经济发展、物质生活改善,工作条件可以适当予以改善。但讲豪华、搞攀比、施铺张、穷大方,绝对不能提倡。我们应当看到,“办公浪费”所损失的,可能不仅是有形的钱物,而且还腐蚀了人们的思想,丢掉了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作为各级领导和机关,更应牢记“两个务必”,自觉地把艰苦奋斗精神贯穿于工作和生活之中,从节约一分钱、一滴水、一张纸、一度电做起,营造节约光荣、浪费可耻的氛围。领导干部只有在这些方面率先垂范的义务和责任,而绝没有任意挥霍的权利。(完)

本报讯(记者蒋彦鑫)昨日,记者从全国妇联获悉,中国儿童发展状况报告(2003-2004)近日发布,报告显示,意外伤害成为目前我国14岁以下儿童的第一位死因。全国每年至少有1千万儿童受到各种形式的意外伤害,1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而死亡,4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致残。溺水、交通事故、跌落、动物损伤、烧烫伤是造成儿童意外伤害和死亡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继续拉大,儿童出生缺陷问题突出,艾滋孤儿数量增多。报告显示,全国每年有出生缺陷的约80万至100万人,除死亡外,出生缺陷导致的残疾给家庭、社会造成沉重负担。近年由于环境因素、遗传因素等相互作用,造成的出生缺陷问题日益突出。同时,因艾滋病致孤儿数量增多,艾滋病疫情处于全国低流行和局部地区及特定人群高流行并存的态势,估计现存感染者人数为84万。女性感染者比例上升,母婴传播比例逐年增加。

此外,由于歧视女童,出生人口性别比继续拉大,一些地区存在着偏好男孩的倾向,女童就学率、营养健康状况明显低于男童。1982年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08.5∶100;2000年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为116.9∶100,超出正常值范围10个百分点。同时,困难儿童群体的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报告显示,儿童权益保护仍存在一些问题,如拐卖妇女儿童,逼迫儿童乞讨、卖艺,非法使用童工,弃婴等,仅2003年,国家公安机关就破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3031起。

据了解,目前我国农村地区的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高于城市1倍多。在边远地区,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达到28.7‰和33.4‰,是沿海地区的4倍。其中,意外伤害成为14岁以下儿童的第一位死因。

第13监狱的警官鲍里索夫带着满足的神情说:“这里周围的自然环境多好!霍多尔科夫斯基在这里不会感到寂寞的。我们是俄罗斯的模范监狱,这里不准打人。”

俄罗斯第13监狱位于萨拉托夫州恩格斯市。近来,该监狱引起了社会的高度注视。原因在于该监狱将接收落难寡头尤科斯前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前往“疗伤”。为了一睹俄罗斯模范监狱的尊容,记者冒着炎炎酷暑,前去探营。

截至目前,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法庭申诉还没有结束,这期间他被关在拘留所。估计到今年年底,申诉程序才能结束。按照判决结果,霍多尔科夫斯基和列别捷夫最迟今年年底去监狱服刑。

“集合!向左转!齐步走!”当记者随同俄罗斯同行到来时,第13监狱的警官们正在劳教犯们那整齐的列队前,迈着标准步伐,做着示范动作。

狱中的道路清扫得干干净净,道牙子刚刷过黑白漆,花坛里的玫瑰正在争芳斗妍。犯人们穿着清一色的蓝裤子、蓝衬衫、黑皮鞋,头戴便帽,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我们已经作好了迎接俄罗斯前首富的一切准备。如果霍多尔科夫斯基能在恩格斯呆上7年(从他被监禁之日算起),这里无疑将成为他的第二故乡。”负责接待的中校警官鲍里索夫告诉记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