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卫还是报复:修自行车师傅刺死奔驰车主案开审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1:55:43

第三节中国队内线夹击受到效果,但新西兰外线却火力齐开,而中国队外线投手朱芳雨等迟迟没有找到手感。第三节进行了6分钟,杜锋两罚两中,48比66,中国队终于将分差缩小到了20分以内。

比赛早早地进入了垃圾时间,尽管中国队始终没有放弃,但无奈落后太多,末节新西兰派上替补,15号中锋篮下与中国队球员发生争执后,将上前劝阻的张劲松推翻在地,有了上一次斯杯群殴受罚的教训后,中国队员非常冷静。比赛很快又重新开始,此时距离全场结束还剩4分钟,中国队以24分落后。

最终中国男篮以70比90不敌新西兰。7月21日在哈尔滨中国男篮输了新西兰21分,创下了尤纳斯上任后的惨败纪录。今天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少输了一分。在去年的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篮曾战胜新西兰,姚明在那场比赛中拿下了39分。

明天中国队将迎战澳大利亚,周五他们将转战悉尼,迎战立陶宛,在周日他们还要与澳大利亚再战一场。月底,中国男篮还将在西安和哈尔滨与冰岛男篮进行两场热身,这也是亚锦赛前中国队最后的一次热身机会。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当地时间8月8日傍晚,第十六届世界青年及学生节在委内瑞拉举行了开幕式。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庆典上对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学生们表示,如果美国对委内瑞拉发动侵略战争,将必败无疑。

据报道,此届世界青年及学生节的主题是反战反帝争民主求和平。共有来自5大洲162个国家近2万名代表出席。(王奕)

东亚四强赛除了中国男足11年来第一个冠军头衔外,最大的收获就是郜林。这个长得有点像李毅,跟李毅一样向往西甲,现在也已代替李毅出现在国家队首发阵容中的年轻人却很不情愿与李毅相提并论,他反问说:“是不是李毅比我晚出来就该叫他郜林第二了?”这就是郜林,一个从没打过联赛的国家队主力,一个从没考虑过家乡球队的河南人,一个从没拿压力当负担的年轻人。

两场比赛一个助攻,这对一名前锋来说并不算是份出色的答卷,但郜林不同,这个第一场比赛上场3分钟就替李玮锋背了黑锅的年轻人没有浪费机会,接下来两场比赛他仅仅用带球、护球和积极的拼抢就赚足了人气,射门对他这样的前锋来说似乎已不重要。坐在冷气十足的酒店大堂,郜林有点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脸上却显露出与他年龄并不相称的冷静。这个出生于1986年情人节的新科国脚不是很在乎人们的评价,“我只要踢好自己的球也就够了”。

“我那时确实不怎么爱跑,也就是在场上往往站着等球那种吧。对此,我个人当时的理解是瞎跑只能浪费体能。”

谁能想到现在这个场上不惜体力拼抢的前锋,当年曾经因为场上表现不积极而被国青队“扫地出门”。

郜林是在十运会的预选赛上进入克劳琛视线的,在观看了上海十运队的几场比赛后,克劳琛一口气便开出了一份多达6人的名单。“我是和郑涛、王洪亮、于海、沈龙元以及忻志良一起到香河接受国青队选拔的,最终能够入选,虽然我觉得这也是对自己多年付出的一个回报,但对于能不能在世青赛打上球一点把握都没有。在德国集训期间,克劳琛基本上是通过给每名队员半场球的方式来挑人的,我和朱挺能够进入最终的主力阵容,同弗赖堡队的那场比赛应该是一个转折点吧,在那场比赛中,我们俩各进一球,于是我们这个组合也就慢慢得到了认同。”

克劳琛看中在上海十运队中都不算最抢眼的郜林,并让他打上了主力,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奇迹。因为在世青赛之前,申花俱乐部根本就没有为他在一队报名,再加上他曾经先后在国少及国青被淘汰的经历,一度让人觉得克劳琛“老眼昏花”。对此,郜林直言不讳地回应:“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每个教练都有自己选人和用人的标准。再说我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一方面是自己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另一方面是我把握住了机会,证明了自己能够提供教练所看中的某一些特点。”具体到自己当年在国少及国青的“前科”,郜林解释说:“严格来说我都不能算是进过国少,当时国少在秦皇岛集训,教练向刘春明推荐了我,但跟队训练了20来天后也就结束了,我也就是一个过客。2003年贾(秀全)指导带国青队,我被分在二组参加了全国预备队的联赛,但我很快就被通知离队,因为教练组认为我场上跑动不积极态度有问题。老实说,我那时确实不怎么爱跑,也就是在场上站着等球那种吧,对于自己的落选,我一直觉得很正常。我当时那么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个人有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瞎跑只能浪费体能。其实,也不是我在国青的时候不愿意改,而是在观念上一直没有改过来,后来观念变了,认识到在高水平的比赛中不积极肯定不行,于是自然而然地也就改了过来。”

郜林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在场上玩命奔跑,但他在东亚四强赛上的表现却让每个人都感到了眼前一亮,像他这样既有速度又能满场飞奔的球员,在中国队已近乎绝迹了,也许正因为此,人们对他的射术才会如此的宽容。

对郜林来说,2002年加盟上海申花是他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小时候郜林的爸爸曾经问他愿不愿意到家乡建业队踢球,郜林当时想都没想就回答:“不去!”问他想去哪儿,他又不假思索地选择了上海申花和北京国安。后来提到这事儿,很多人都会问他为什么那么坚决地抛弃家乡球队。“其实我的考虑非常简单,建业是甲B,这两个球队都是甲A,两个城市又都比郑州要大很多,所以就脱口而出了。我也没想到自己的愿望竟然真的很快就变成了现实。记得2002年7月当我到上海报到的时候,第一印象便是这个城市真的不愧是现代的都市,实在是太漂亮了。不过,在上海呆久了之后,随着自己对这座城市越来越熟悉,我在心里反而觉得更亲切的又是郑州了,毕竟上海并不是自己的家,那种骨子里的感觉是不同的。”

初到上海,郜林是标准的举目无亲,能够与他算得上是正宗老乡的也只有杜威一人,但杜威在一队,而且早已成名,他只是二队一个刚报到不久的新兵。“可能因为是河南老乡的缘故吧,我和杜威一见面就没有什么生疏感。他对我很是关照,一点也没有架子。尽管这几年我一直都只是在二队,与他真正交流的机会并不是特别多,但有这样一个榜样在激励着我,对我在申花的成长和发展还是有着很大帮助作用的。毕竟,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一个外地人要想在上海获得成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因为杜威的成功,我就可以激励自己:既然别人能在这里站稳脚跟,凭什么我做不到?”

让他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可以这么快就获得了成功的机会,不仅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入选国青打了一届令全国球迷热血沸腾的世青赛,而且没多久就披上国家队球衣,并获得了首发的位置。

“如果我是在李毅之前出来的话,那么你们是不是就又要称李毅为‘郜林第二’了?我就是我,不是别的任何人!”

几个月内完成三级跳的郜林说,他至少要感激两个人,除了克劳琛,另一个就是朱广沪了:“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

郜林的横空出世对朱广沪无疑是一个惊喜,虽然他在本届东亚四强赛中并没能进球,但他在比赛之中所表现出来的速度以及个人综合能力,无疑已经可以确保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是国家队的一员“锋线尖兵”。对于一名还从来没有在联赛中亮相的年轻球员来说,这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奇迹,郜林并不掩饰自己的“成就感”:“我今年才19岁,在我个人的设想中,如果能够在二十四五岁的时候踢上国家队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一个结果了,能够这么快就获得这么多这么好的机会,我实在是没有想到。”

郜林说,他是在7月30日的晚上知道自己将在与韩国队的比赛中首发的:“当时的心情怎么讲?高兴、激动什么都有。毕竟对我们几个刚刚从国青上来的年轻球员来说,能够在同韩国队的比赛中获得上场机会就已经很难得了,别说首发了。但可惜的是,我连比赛的感觉都还没有找到,就已经被罚下场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被冤枉的,但正式比赛中吃红牌毕竟还是第一次,又是这么一种情形,绝对特别。”在郜林的心目中,他更愿意将自己在国家队的首次亮相理解为8月3日同日本队的那场比赛:“因为是第一次,所以难免会有些紧张,结果就造成了体能的分配不均,才打了60来分钟居然就抽筋了。很多人事后以为我是体能出了问题,其实不是,那只是身体机能的一种反应而已。”

伴随着郜林的迅速蹿红,关于他是“李毅第二”的议论也越来越有市场,这不仅因为两人同样是国字脸,而且场上共同的特点也都是以速度见长,鲜为人知的甚至包括两人都是同样的西甲迷。不过,郜林对于“李毅第二”的称谓显然感到并不受用:“我咋就觉得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李毅呢?可能只是因为我和李毅同样是速度型的前锋,控球与摆脱都有自己的特点,所以大家才会有那么多的联想。但我可不认为这样就要把我和李毅联系在一起,我们的风格其实并不一样。我想说的是,如果我是在李毅之前出来的话,那么你们是不是就又要称李毅为‘郜林第二’了?所以我觉得这真的挺好笑的,我就是我,不是别的任何人!当然,我也不会在乎外面怎么议论我,我只要踢好自己的球也就够了。”

郜林的这种个性在他坚持为克劳琛辩解一事上也能够看出来,在球队上下一致声讨克劳琛的气氛下,公开为他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他却始终说:“不管别人怎么评价克劳琛,我对他的感激与判断永远都不会改变,他绝对是一位非常有理论、有经验并且也非常有水平的教练。为何会传出那么多争议的东西来,说起来也不过就是他在体能训练方面与中方有着不同的意见而已。他喜欢以赛代练,在一个平稳的过程中完成队员体能的储备。因为在他看来,国青队几乎所有的队员都是从联赛中来的,已经拥有了相当的体能基础,没有必要一定要像中方所说的那样来一个专门的体能训练储备期。这些都只是业务上的不同想法而已。”

巧合的是,郜林的成功得益于德国人克劳琛,他的成功之路始于德国,就连他所喜欢的偶像也同样是一个德国人:“我从小就喜欢克林斯曼,简直可以说是崇拜。他在三十来岁的时候还能够在世界杯上进球,太了不起了,而他踢球的激情与风格一直都是我学习的对象。”这就难怪郜林头球不太擅长了,因为他学习的只是激情与风格,不是“金色轰炸机”的头球功力。“一个球如果可以用头顶,也可以打凌空,那我肯定打凌空,因为我希望回报给球迷的是完美。”郜林这么解释他偏弱的头球。

“出国踢球将不可避免地遇到语言以及对足球不同理解的问题,既然如此,我倒不如先在国内锻炼学习,然后再去体会出国踢球的苦辣酸甜。”

国家队由韩国返回后,几乎所有的队员都将直接返回俱乐部,准备即将开始的联赛,只有郜林是一个例外,他需要马不停蹄地到上海十运队报到,并跟随球队前往俄罗斯集训。“如果说我今年还有什么愿望的话,那就是能够在联赛中获得上场的机会。我已经算了一下,十运会结束之后联赛还有三轮比赛,这可以说就是我在今年联赛最后的机会了。虽然我现在已经入选了国家队,但是在联赛中我的出场记录还是零。联赛对任何一名球员来说都是一个必经的过程,所以我当然希望能够尽早获得这样的机会。关于打联赛的想法,我在来国家队之前就曾经跟涅波直接沟通过,他坦率地表示对于我的了解还仅仅只局限于世青赛的几场比赛,要想在联赛中占据一席之地,还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并在能力上得到认可才行。”虽然他自嘲自己只是上海申花的第五前锋,排名在谢晖、马丁内斯、张玉宁和毛剑卿之后,但郜林一点也不隐瞒自己对于联赛的渴望:“我可不是为了某种利益才渴望打联赛的,我只是觉得在青年队训练虽然可以帮我打下扎实的基础,但再怎么样也比不上联赛带给自己的锻炼更大。也只有适应了联赛的激烈竞争,了解到联赛的残酷,我才能够适应更高水平的比赛,才能在将来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伴随着郜林在东亚四强赛中的人气急速上升,他距离自己愿望实现的时间似乎也越来越短了。在世青赛刚刚结束的时候,就已经传出了土耳其加拉塔萨雷队有意请其加盟的消息,当然,这样的意向离真正加盟距离还很远。郜林很现实:“确实有经纪人进行过这方面的接触,但是我始终坚持一个基本原则,那就是一切听从俱乐部的安排。我很清楚,在目前这种状态下出国踢球,利很明显,弊也同样很清楚,抛开能力与水平的问题不论,出国踢球将不可避免地遇到语言以及对足球不同理解的问题,再加上一些现实的生活与沟通问题,有很多事情显然不是我这个年龄的人能够驾驭的,既然如此,我倒不如先在国内锻炼学习,然后再去体会出国踢球的苦辣酸甜。”

虽然在出国踢球的问题上似乎并不是那么积极,但是郜林不否认五大联赛对于自己的诱惑:“五大联赛的高水平是有目共睹的。如果让我进行选择的话,我应该还是倾向于西甲多一些,这不仅因为西甲的比赛质量与水平都很高,而且因为我对西班牙的风土人情真的非常感兴趣。这两年来我总共去了三次西班牙,像瓦伦西亚这样的城市实在是太漂亮了。”

提前举行大选,不仅可能使小泉丢掉首相宝座,还可能使自民党失去执政资格,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金熙德博士今天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金熙德博士认为:“这是对那些对邮政民营化法案持反对态度的自民党议员的一种牵制、一种施压,目的是让他们改变立场。但实际上,小泉这次失算了,他低估了反对派的力量。”

金熙德解释说:“反对派这么做并非出于一时冲动,而是很多自民党议员长期以来就一直反对小泉的邮政改革。原因在于,这些议员和目前的邮政体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他们当中很多人本身就是由邮政系统推举上来的。”

金熙德说:“邮政势力实际上是日本社会的一个重大利益集团和压力团体,同时也是自民党最大票源之一。如果这个集团利益受损,部分自民党议员自然会抱相当坚决的反对态度。”

在目前情况下,金熙德博士认为,由于大选结果目前很难预料,因此日本政坛面临两大变数,一是小泉能否继续当首相,二是自民党能否继续执政的问题。

金熙德博士认为,从政绩上看,小泉完全可以不解散议会,继续当首相,直到明年9月,但小泉坚持这么做有三个原因。

首先,邮政民营化是小泉2001年当选首相以来最大的政治目标之一,是他改革计划的重中之重。小泉当初就是高举改革大旗当上首相的,得到的是下层自民党党员和社会民众的支持,从而打破了自民党内派系政治决定谁当首相的政治格局。如果没有改革大旗,小泉当不上首相,这是由他的政治信念决定的。

第二,小泉的政治特点是“宁折不弯”,这种比较强硬的政治手法在很多问题上都有所体现。有人认为这与他“说一不二”的个人性格有关。正是因此,现在的小泉才要铤而走险,重新举行大选。

第三,小泉已经执政将近4年半,剩下的任期只有1年时间。虽然他大可在法案被否决后再当1年首相,但他不愿在任期最后阶段把自己一贯强硬的政治风格突然变软。

在野党民主党能挑战小泉吗?金熙德认为,“民主党很可能在选举中打败自民党,而且是一种马上就会出现的可能性”。他说,如果民主党获胜,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将毫无疑问成为日本的新首相,因为目前民主党内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而且他也没犯什么可以成为把柄的错误。

如果民主党上台,日本政坛将与现在的政治局面有何区别?金熙德认为,在内政上有两点,一是攻击自民党的邮政民营化法案,二是攻击先前自民党通过的社会保险法案。现在前者已经破产,后者也在日本国内相当不得人心。在外交上,民主党的纲领是攻击小泉政府搞坏了亚洲外交,使日本同邻国的关系几乎降到冰点。因此,有舆论认为,如果民主党上台,目前中日关系的僵局可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化解。

转眼间,田亮离开中国跳水队已经半年多了。由于前段时间跳水队在游泳世锦赛上表现不是太理想,关于田亮回归国家队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前天,来京参加商业活动的田亮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他表示,一直没有放弃回国家队的希望。

谈起现在的训练生活,田亮说:“现在的作息时间完全和过去一样,三点一线——训练馆、食堂和宿舍,要想找我,每天在固定时间在这三个地方准能找到我。现在每周一到周六上下午都训练,周日上午练练体能,只是在周日的下午能够放半天假,应该说时间安排得非常紧,也很辛苦。”

田亮表示,在省队训练和在国家队训练最大的不同就是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和紧迫感。他说:“在省队训练时,感觉心态比较放松。而在国家队训练时就感觉比较有压力,总是感觉很有紧迫感,如果一个动作没有做好,肯定要好好总结一下。在我回省队训练后,大家从我身上找到了国家队训练的节奏,都开始了解国家队队员是如何训练的,因此现在也都变得很有紧迫感。”

田亮表示,在重新回到系统的训练后,现在感觉状态越来越好,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现在各方面情况都不错,我想应该比雅典奥运会前更好吧。”

十运会是田亮在雅典奥运会后第一项重大比赛,田亮说:“我确实很希望能够参加一些大赛去检验自己的能力,不过对我来说,我以前曾经参加过3届全运会和3届奥运会,还有其他很多大赛,感觉十运会和以往每次大赛没有什么不同,因此没有感到什么压力,我很有信心去取得好成绩。”

谈起十运会目标,田亮说:“目标是夺得两枚金牌,个人项目没什么好说的,虽然竞争很激烈,但我肯定要力争金牌。双人跳台方面,现在陕西队有两名队员在国家队,赵巍和秦凯。以前我一直和赵巍搭档,不过由于他眼睛受伤,因此我的搭档换成了比他大的秦凯。在配合一段时间后,我个人觉得我们搭档效果很好,双人项目也是我们争金牌的项目。不过从团体来看,我们似乎还无法争得团体金牌。因此两枚金牌是我的目标,我希望用行动证明,我仍然是国内最好的跳台选手。”

谈起回归国家队的问题,田亮说:“我想这只是国家队正常调整,只是我跳水生涯中的一个挫折,并不意味着国家队的大门彻底向我关闭,更不是我跳水生涯的结束。我从未放弃过回归国家队的努力,因为我还想回到那个集体里,还想代表国家队比赛,还想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

谈起刚刚过去的游泳世锦赛,田亮称一直没看比赛直播,他说:“真的很想看,可是比赛都是半夜才进行的。而我晚上都要正常睡觉没法看。虽然第二天上午都有比赛录播,而我还要训练也没法看,因此只能上网看看比赛新闻了。真的是感到挺遗憾的,可是没办法啊,比赛时间和我平时的作息时间完全相反。”

不过谈起以前队友在本次比赛中的表现,田亮拒绝作出评论,“我不想对他们的表现作出评价,因为这不合适。”

当记者问起田亮是如何度过刚被国家队除名那段时间时,田亮笑着说:“其实我一直是很乐观地面对一切,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有自己的方式去排遣压力和不快。再说干吗不乐观一点呢,悲观对于解决问题不是更于事无补吗?”

在前一段时间,关于田亮的绯闻花边的报道几乎是满天飞,而田亮对此却选择缄默的态度。在解释这一原因时,田亮说:“干吗要去回击它们,我不愿意去反驳是因为假的毕竟是假的,它早晚都会烟消云散,被人们忘记。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媒体肯定也会知道这是假的,不会再报道了。如果我去反驳它,这证明我关注它了,反而更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再说我也没有精力去对付这样无聊的新闻。我只希望大家在报道我时,能够真实客观地报道。只要不是假新闻,哪怕是批评我,我都会接受。”

谈到娱乐圈,田亮说:“虽然有说法叫文体不分家,但我认为二者还是有不小区别的。如果是娱乐明星,你就需要通过一些言行或举动去引起媒体的关注。而我是一个运动员,作为运动员最重要的就是在比赛场上出成绩,而不是去想着发表一些惊人的言论。如果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你即使成天一言不发,但只要不断取得优异的成绩,大家也会牢牢记住你,也会关心你。所以我不愿意在面对记者时长篇大论,简单聊聊比赛和训练就可以了。”

田亮的爱情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不过对此田亮却不希望多谈,他说:“这个问题真的是不好说,这属于个人隐私啊,而且现在还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此外,在问起郭晶晶时,田亮同样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在谈起婚姻这个话题时,田亮说:“结婚与否一切都取决于是否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目标。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说,如果在30岁前一切条件成熟,那么我会在30岁前结婚;如果在30岁前还没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目标,那么肯定结婚要等到30岁以后了。其实我对结婚不是很着急。”

谈起业余生活,田亮笑着说:“现在时间很紧张,业余生活已经不多了,也就是看看电视,上网看看新闻。当然看新闻主要是看体育新闻,我很关心每天都发生了什么。”

现在田亮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法踢球,他说:“感觉就像是挂靴了一样,好长时间没踢了,脚都生了。因为踢球很容易受伤,万一受伤就会对备战十运会带来影响,因此现在不让踢球。等等吧,等十运会结束的时候,也就是我复出踢球的时候了。”

田亮以前也很喜欢打篮球,不过由于十运会的原因,现在也不得不放弃了,“虽说打篮球受伤机会少,但也不是没有啊。都得等到十运会以后再说了,现在先忍着这股劲,全力准备十运会。”田亮说。

坐在首体的休息室里,田亮依然是那么帅气,眼睛还是明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田亮一直在笑。

前天下午到京,昨天下午又悄然返回西安,田亮这次北京之行非常匆忙。此次他是为了参加“劲跑CBA青少年三人篮球赛”而来到北京的。他说:“主要是因为我是劲跑的代言人,不来感觉有些不妥。其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很少参加活动了。”

在整个采访中,田亮对于郭晶晶、对于何时重返国家队以及对于将来做了怎样的安排几个问题一直回避。“咱们只聊训练比赛和生活,其他的话题咱们还是别聊了,我真的不好说,没法回答。”看着眼光恳切的田亮,记者无法再继续追问。

前天的“劲跑CBA青少年三人篮球赛”除了邀请田亮,还有CBA明星薛玉洋和胡光两名嘉宾。不过相比之下,田亮显然更受追捧,处处都被人围着,要求签名合影的人络绎不绝。而田亮也尽力满足了这些喜欢自己的人。

在活动结束时,田亮坐上一辆黑色的奥迪离去。在临行前,田亮告诉记者说:“我一定会用行动证明,我依然是国内最好的跳台选手。我一定会在十运会上展现我的全部能力,一定。”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