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铁路局下属7个分局将全部撤销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7:51:25

记者看到,爆炸点位于厂内一间长约20米的临街门房,该门房的西侧墙体已倒塌,四周的铝合金门窗也被炸没,距此西侧约2米处有一大摊血迹。

厂门前,停着一辆小客车和一辆农用三轮车,小客车司机的左额头被擦伤,“我当时由东向西行驶,车内有10多名乘客,爆炸时,车正行驶在该厂门前,车的右侧玻璃被全部震碎,有4名乘客被玻璃碎片擦伤,不太严重。”

“当时就听见砰的一声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发现脸上淌血了。”一名受伤工人在包扎过后回到厂内,他表示爆炸发生当时他正在距离办公室几十米外的空地上干活。

据另一名工人介绍,他们所在的厂有近百名工人,爆炸发生时厂内有几十名工人在露天作业,十多名工人都被爆炸飞出的碎玻璃不同程度扎伤。

在永丰轧钢厂内记者看到,向南开着的大门两侧分别有两排平房,西侧两间是收发室,东侧三间则是办公室,发生爆炸的就是三间办公室中最西边的一间。

发生爆炸的办公室水泥地上,一个直径约1米的黑色大坑格外引人注意,警方初步判断这个大坑就是爆炸点。

警方在爆炸现场找到一个电脑机箱,警方将这个机箱带走,据了解,这上面很可能有犯罪嫌疑人引燃爆炸包的直接证据。

13时许,记者赶到辽阳市中心医院。据了解,此处一共收治了4名病人,分别是永丰轧钢厂负责人之一的李柏强、伤者兰某、姜某和衣某,其中衣某因伤势较轻已离开医院。

据脸部被炸伤的兰某回忆,事发时,他到该钢厂办事,刚从泵秤下来往下走时,突然听到“咣”的一声巨响,“当时我离爆炸处足有5米远,巨大的气浪将我掀翻在地,除了感觉脸上疼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44岁的河南人姜某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头部血肉模糊,右眼蒙着纱布,仍在紧急抢救中。据其妻子介绍,事发时姜某开着农用三轮车去该厂收废钢,车刚一停下,距离姜某仅一米远的办公室就爆炸了,将姜某炸倒在地。“我们家从河南来这打工的,还有一个10多岁的孩子,家里全靠他养活,这一出事,让咱娘俩咋活啊……”姜妻抹着眼泪说,姜是在厂子外面出事的,还不知道巨额的药费厂子能不能管。

据医生介绍,姜某脑挫裂伤、硬膜下水肿、脑内少量出血,5个大夫花费了3个多小时才将外伤缝合,但右眼可能保不住了。目前生命垂危。

李柏强在爆炸中造成左大腿外伤、双手骨折。17时30分许,他从手术室中出来,但没有接受采访。

16时许,伤者滕某从辽阳县医院转到市内,他患有硬膜外面肿、颅骨骨折,伤势也较为严重,无法接受采访。

在辽阳县首山镇医院,记者又见到了两名伤者。奇怪的是,一名伤者一看到记者便装做睡觉的样子一言不发,当被记者问到是如何受伤时,他竟表示“不知道”。

“听到响声后一看,办公室窗户都没了,自己也没感觉疼就发现顺着脸淌血,之后就到医院了。”另外一名伤者说。

在辽阳县中心医院,记者了解到,他们共收治了8名爆炸中的伤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但目前都没有生命危险。

另一位满脸是血、头部近1/4被纱布包着的伤者表示自己没什么,只是被爆炸崩出的玻璃扎到受了点轻伤。可是,当记者10分钟后再次向他询问爆炸当时的情况时,这名伤者推翻了自己的说法。“我的伤不是爆炸崩的,是我自己骑摩托车摔的。”

“当时屋里有六个人,包括我哥(老板)、69岁的父亲、会计以及两个客户等6人。”采访中,一名自称是厂长弟弟的李先生说,“点燃炸药的人是一个我们以前的客户。”

据李先生介绍,永丰轧钢厂是由他哥哥开的一家私人企业。嫌疑人拎着一个箱子走进办公室,随后点燃了“炸药包”。

“点炸药的人原来就是这个厂的,工资被人家拖欠,因为讨要工资还叫人家打过。”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告诉记者。

在辽阳县医院318病房,负责人之一李柏东与69岁的父亲李庆义分别躺在两张病床上,李庆义的头部、手臂等部分被涂上了大量烧伤药膏,李柏东头部只有嘴和眼睛露在外面,其他都被纱布裹住。

随后,一名自称是辽阳县政法委的人进入病房探望李柏东,随后李柏东的家属将记者请出病房并将房门反锁。

3个多小时之后,记者再次来到李柏东的病房外,3名身穿西装的人正在病床前与李柏东交谈。“当时就看到他拿瓶汽油,没想到他能点着,谁也不知道那箱子里还有什么东西。”李柏东说。

辽阳县警方对媒体介绍说:当日9时20分爆炸案发生,10时07分,犯罪嫌疑人杨志学到辽阳县公安局首山分局投案自首。

杨志学,男,1958年出生,小学文化,住辽阳县首山镇安庄委,原首山供销社职工。

2005年3月,杨志学在其姨兄弟李柏强开的永丰轧钢厂拉货,因永丰轧钢厂欠杨志学运费2000余元,杨志学多次索要未果,后被李柏刚、李柏强打伤,杨志学怀恨在心。

3月26日9时20分许,杨志学携带自制炸药包、汽油及打火机来到辽阳县永丰轧钢厂办公室,杨志学大喊:“我要和你同归于尽”,然后用打火机将汽油点着,发生爆炸。据杨志学交代,2006年春节前,他买了200多个双响高升炮,自制了一个炸药包,并买了10元钱的汽油。

有关部门介绍说,爆炸共造成19人受伤,其中6人伤势较重住院,余者均为擦皮伤。

新华网重庆3月26日电(记者苏海萍)美国商务部长卡洛斯·古铁雷斯26日晚抵达重庆,开始对中国为期五天的访问。

在重庆期间,古铁雷斯将考察一些慈善机构和企业,并发表演讲。27日晚,古铁雷斯将离开重庆赴北京。(完)

亚努科维奇民意支持率领先,尤先科和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紧随其后;联合政府几乎不可避免

3月26日,乌克兰第四届最高苏维埃(议会)选举开始投票。这是2004年底“橙色革命”和今年1月1日乌克兰宪法修正案证实生效后乌克兰举行的首次议会选举。本次大选共有45个政党或政党联盟参与角逐450个议会席位。根据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2004年总统选举中败北的前总理亚努科维奇领导的“乌克兰区域党”民意支持率暂时领先,紧随其后的是现任总统尤先科领导的“我们的乌克兰”和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领导的“季莫申科竞选联盟”。但是哪个党派也不大可能获得议会的绝对多数席位,因此组成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极大。

基辅时间3月26日上午7时(北京时间3月26日12时),全国大约33922个投票站陆续开放,晚上10时(北京时间3月27日凌晨3时)后,各投票站开始封存投票箱,随后展开计票工作,最终计票结果预计次日公布。

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一些投票站早就排起了长队,选民手持长约1米的特大选票等待投票。

“我来到这里参加投票,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直到轮上我投票。”一位名叫安娜·佩特罗夫娜的62岁的基辅市民说。但是另外一位名叫根纳迪的48岁的市民看到投票站排成长龙的人群,又走开了。

根据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负责人雅罗斯拉夫·大卫多维奇提供的数据,全国共有登记选民3700多万,截至当地时间中午,基辅的投票率大约为18%,基本上没有传出投票舞弊之类的消息。

为了确保选举的顺利和公正,乌克兰出动了7万多名警察维持选举秩序,仅首都基辅就部署了4500名警力。另外,美国、俄罗斯、英国等国家和欧盟、独联体、欧安组织等国际组织共派出了3500多名观察员监督选举过程。

按照今年1月1日生效的乌克兰宪法修正案,只有得票率超过3%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才能进入议会,因此,虽然共有45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报名参与议席角逐,但按照最新的民调结果,只有5-7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有望进入议会,最主要的竞争又基本上在现任总统尤先科领导的“我们的乌克兰”、2004年总统大选败北的亚努科维奇领导的“乌克兰区域党”和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领导的竞选联盟之间进行。

主张与俄罗斯保持密切关系的亚努科维奇表现出了强劲的势头,民意支持率为30.4%,凭借“橙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只获得20%左右的支持率,尤先科的前盟友季莫申科略微落后,大概为17%。但是,莫斯科一家分析机构的分析家卡迪亚·马洛费娃3月21日发表报告估计,亚努科维奇的政党可能获得450个议席中的190个,尤先科的政党只可能获得100个左右的席位,季莫申科的竞选联盟则只可能获得80个席位。

根据乌克兰宪法,只有获得半数以上议席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才可以单独组建内阁,按照目前的态势,哪个政党都很难获得225个以上的席位,组成联合政府几成定局。

荷兰银行经济学家佐尔特·巴普预测说:“过度破碎的党派格局不可避免会导致脆弱和造成不快的政党联合。”

3月26日,尤先科携妻子前往基辅一个投票站投完票之后,尽管对赢得选民支持表现出了强烈的信心,但也没有回避组建联合政府的前景。他说:“明天(3月27日)早上,我们将与那些已结成联盟的力量开始谈判,以赢得橙色革命。谈判将有助于我们制定出结成一个新的联盟所需的策略和原则。”

但现任总理叶哈努罗夫等人的估计较为悲观,认为大选后的组阁谈判可能持续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上个星期,叶哈努罗夫预言,新政府可能要等到7月份才能形成。(康平)

根据今年1月1日生效的宪法修正案,乌克兰的政体已由以前的总统-议会制转变为议会-总统制,具体运作方式是,总统仍是国家元首,但要向议会和政府分权;议会任命政府总理及其他内阁成员,成为国家权力体制的核心;政府向总统和议会负责,接受议会监督,总理成为事实上的最高行政首脑。

宪法修正案改变了乌克兰的权力分配格局,总统大权独揽的局面被打破,议会和总理的权力急剧上升。宪法修正案证实生效后的第一次议会选举可以被视为政治势力的重新洗牌。如果主张与俄罗斯修好的亚努科维奇最终凭借议会选举入主内阁,可以看作是乌克兰重回东方的标志。

根据目前的民调结果,总统尤先科和总理叶哈努罗夫都认识到,组成联合政府几乎已不可避免,但更令尤先科难堪的是,除了他领导的“我们的乌克兰”,另外两个可能拿下议会多数议席的偏偏是他的政治对手,若想组建联合政府,似乎又不可避免地要向“敌人”伸出和解之手,以期组建一个德国似的“大联合政府”。

尤先科炒掉“美女总理”季莫申科之后,舆论界就开始猜测尤先科携手亚努科维奇的可能。半年之后,这种可能居然已接近现实。尤先科携手亚努科维奇除了政治现实需要,似乎找不出更多的理由。因为按照目前的民调结果,亚努科维奇可能拿下30%以上的议席,尤先科能获得20%左右的议席,二者相加,刚好能凑够组建政府所需的议席数。

尤先科先前宣称,结盟要以“橙色革命”力量为基础,随后又改口说要以民主价值和支持乌克兰亲西方路线为准则。这其实可以解读为,尤先科正在向着接近亚努科维奇的方向软化自己的原则。事实上,叶哈努罗夫已经明确宣布,不排除与亚努科维奇结盟的可能。

但是,尤先科明白,携手亚努科维奇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比如牺牲一些强硬的亲西方派官员,首当其冲的就是外交部长塔拉斯尤克。

上个星期,季莫申科明确警告尤先科,携手亚努科维奇好比美国共和党联合“基地”组织,必然腐蚀他的草根似的权力根基。

尤先科和季莫申科表面上看应该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他们毕竟是“橙色革命”的战友。季莫申科也曾明确宣布,她的竞选联盟只会与“橙色革命”盟友结盟。她一再宣称:“我们当时为何要革命?”

但是,这位魅力超群的美女政治家也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合作伙伴。首先,她的国家干预经济的信条与尤先科的自由经济思想是完全相左的,前半年政治合作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其次,季莫申科的得票率很难帮助尤先科的政党组建一个稳定的联合政府。

尤先科这次的选举策略仍然是大打民主牌,称这次选举是“走回头路或奔向未来”的选择。

3月24日,尤先科发表讲话说:“社会今日面对简单的选择:选择返回过去抑或走向未来,遗憾的是过去操纵选举和侮辱国民的人,今日要求复仇,我相信乌克兰人的智慧。”

虽然尤先科试图淡化东部俄语地区与西部民族主义盛行地区之间的矛盾,一再呼吁民众团结,克服东西部分歧。但分析人士仍倾向认为,选举结果将决定乌克兰是继续沿着尤先科亲西方的路线前行还是重回东方。

亚努科维奇的回归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橙色革命”阵营的分裂和尤先科政府糟糕的经济成绩。

他告诉基辅的支持者,“橙色革命”是意图夺权的诈骗行为。他说:“看看他们凭此干了什么,他们继续制造危机要乌克兰人苦苦忍受。”

3月26日,也就是投票日当天,亚努科维奇宣布,如果他的政党赢得选举,新政府将致力于修复与俄罗斯的友好关系。“我们之间的关系将保持极好的状态,我对此深信不疑。”他同时宣称,欧洲今后会支持乌克兰,乌克兰会与欧洲建立互惠关系。

本次议会选举一直被各种舞弊传闻和申诉所困扰,一个名为“不能这样”联盟的反对派组织扬言,如果选举出现舞弊,他们将发动新的革命。季莫申科也一直指责尤先科总统和亚努科维奇已达成新议会联盟,甚至参加电视竞选直播节目时最后通牒似地要求总统予以公布。

有乌克兰媒体报道说,季莫申科实际上是在警告前“橙色革命”阵营,随时准备发动人民起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