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虎军:康熙的科学与路易十四的舞蹈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00:45

张先生是苏州市委一名工作人员,按规定可以休假10天。去年,他带着放暑假的儿子,外出旅游休假。但单位工作太忙,他休了7天就回来上班了。后来又补休了3天。记者问他休假一天补贴多少钱,他说150元。

记者辗转苏州市委、市政府多个部门,得到的权威信息是,去年下发的相关休假文件今年已被停止实施,新的规定至今尚未出台。他们说,确切地讲,带薪休假制度依然有效,因为这是国家规定的公务员的一项权利。苏州叫停的是休假补贴和不休假不得参评当年先进。因此,准确地说,苏州暂停的是强制公务员休假制度。

苏州公务员强制休假制度在执行了一个年度后为何被暂停?有关方面对此都讳莫如深。记者在苏州采访期间,辗转了解到下面多个说法。其一,公务员休假每天补贴150元引起多个层面的不平衡,非公务员序列的人士、是公务员但不能享受休假的都有微词,甚至一些已经退休的公务员也提出休假要求。其二,可能地方财力吃紧。以两万人每人休假10天计,全年就要额外支付3000万元。其三,社会议论很多,舆论压力较大。一些舆论说,苏州公务员带薪休假还要拿补贴,这是政府在乱花纳税人的钱。不休年假的人取消年终先进的评选资格,是在鼓励公务员少为国家做贡献。带薪休假才有评先资格,这样评出的先进还能是先进吗?

记者问在市委工作的那位张先生,今年还带儿子外出休假吗?他肯定地说,已经停掉了,不休了。一名从事人事管理工作的人士说,其实,根据国家政策,张先生今年仍可以外出休假,而且薪水照拿。但由于新的休假制度没有出台,苏州不少公务员都有类似的误解。

日前,上海宝山区政府的李鑫(化名)申请了7月份休假,按照宝山区人事局的规定,在他休假期间,不但工资福利待遇不变,还可以享受1000元的年休假补贴。

从2004年8月开始,上海市宝山区实行公务员强制带薪休假制度,享受年休假制度的公务员休假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并给予一定数额的年休假补贴;年度考核不称职不能享受年休假制度的,不能享受当年的休假补贴;当年内病假累计超过两个月、事假累计超过1个月、病、事假累计相加超过50天和上年度考核为不称职的,均不可享受当年休假。

此消息一出,引来了各方争论,有叫好的,也有反对的。该制度已实行一年,记者来到宝山区了解实施情况,却遇到了沉默的回应,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都有点“讳莫如深”。

宝山区政府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公务员告诉记者,去年强制带薪休假制度实行以后,一些媒体进行了报道,也有很多评论,虽然有支持的,但也有很多反对意见。现在宝山区人事局和政府方面对这件事都比较低调,不愿意多说。宝山区人事局一名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

一名宝山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年来,强制带薪休假制度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原因很简单,领导都很忙,根本没时间休假。领导不休假,下面的人怎么好意思休假呢”?“大家平时工作都很忙,自己休个十天半个月,工作交给谁?”另一名工作人员说。

外界对强制带薪休假的反对意见,也让宝山区政府方面有了顾虑。宝山区人事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外界出现了不少反对意见,“有的说还有很多下岗工人生活水平还很差,公务员休假却能多拿钱,太不公平;有的说公务员的‘机关病’都是‘富贵病’,农民辛辛苦苦,也没见得有这么多病。”

记者了解到,宝山区在实行公务员强制带薪休假制度以后,只有少部分公务员享受了年休假,而且拿到了1000元的年休假补贴,大部分公务员并没有去享受这个待遇。

据透露,宝山区当初制订公务员强制带薪休假制度是为了改善公务员身体状况和长期超负荷运转的机关工作状态。“当时制定制度也是出于好心,但公务员是一个比较引人关注的群体,出台这个制度,难免会让人想到社会公平问题,出现这么多非议也是很正常的。”一名知情人士对记者说。

记者注意到,大部分反对意见集中在对公务员休假的经济补贴以及不同群体的休假上,而非休假本身。例如,有人说,“公务员休假是他们应有的权利,但休假实行经济补助,就让人感到不理解了。公务员休假本来就是带薪休假,现在还享受补助,这种补贴制度显然让老百姓感到不平衡。更何况公务员还享受着许多人无法享有的福利待遇,像定期免费体检之类。”有人质疑,“公务员可以强制休假,那么农民工、国企职工、私企员工可不可以?如果社会把关注的重心放在公务员身上,而忽视其他群体,可能会引发新的不公,带来负面的心理冲击。”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年轻公务员更渴望休假。“按照规定,要工作满5年才能申请休假,但其实我们年轻人的工作压力更大,在单位里要努力表现,经常加班,同时又面临着生活方面的压力,所以很多年轻同事都处于‘亚健康’状态。”一名刚刚工作两年的公务员对记者说。

今年5月,北京市人事局对基层公务员休假制度放宽年限要求:原来公务员需要工作满5年才能享受到每年休假7天的待遇,现在基层公务员只要工作满3年,就可以每年休假7天。北京市人事局负责人说,由于公务员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北京市提倡实行公务员强制休假,计划年内进行试点。

今年3月,河南省委、省政府发文,要求从今年起,全省各级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和企事业单位职工的年休假制度要切实落到实处,要分期分批安排好干部职工的年休假。各级领导干部应带头休假,并鼓励、支持其他同志休假。

2004年6月,陕西省有关部门下发通知,鼓励公务员按规定休假,要求领导干部带头执行。陕西省人事厅有关人士表示,此举是为了保障公务员身心健康,提高工作效率,实现“效能革命”。

2004年6月,浙江省温州市市委组织部、人事局、财政局联合试行《关于落实国家公务员(机关工作人员)年休假工作的通知》,明确强制休假和休假补贴制度。公务员休假情况与年度考核挂钩,并作为先进评比的依据之一。有关人士称,这条规定旨在引导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树立正确的休假观念,注意劳逸结合,不断提高身体素质。

新华网7月4日消息日本《中文导报》近日发表冯昭奎的文章,说日本在二次大战中战败60年后的今天,出现了种种“回归战前”的迹象。但文章指出,21世纪的世界已经不是20世纪的世界;21世纪的亚洲已经不是20世纪的亚洲。当今日本应该听从的不是战前军国主义亡灵的呼唤;当今日本应该倾听一个和平发展的亚洲的呼唤:“回来吧,日本!”

今年,2005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就日本与中国及其它亚洲的关系而言,在这60年间,历史好像转了一个大圈子,在一定意义上,出现了“回归战前”的迹象。

当然,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当今日本并没有复活战前的军国主义,既不至于也没有能力像60年前那样大举侵略亚洲邻国,或者将哪个国家再置于自己的殖民统治之下,更不会与美英为敌。但是,当前小泉政府的种种做法确实存在一种“回归战前”的迹象。

小泉政府对周围邻国霸气十足的“恶邻外交”,导致日本同东北亚周边邻国的关系日趋紧张。河野洋平称之为“国难”。如果日本政府继续“霸气”下去,那么,可以预言:真正的更大的“国难”还在后头。

在日本社会日趋保守化的背景下,一部分政治势力极力推动“修宪”。其实,在日本国民当中很多人希望修改这部制定于将近60年前的宪法,以适应变化了的国内外环境,这本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右派势力处心积虑地要修改战后和平宪法的核心部分——宪法第9条,他们要抛弃的恰恰是在战后给日本老百姓带来很大福气的、防止日本向“战前”倒退的、应该备加珍视的宝贵财富。

近年来日本又出现了走向军事大国的动向,加强军备,出兵海外,研发新武器,似乎又要找回战前那种“重军事轻经济”的感觉。不久前几位经济界领导人奉劝小泉停止参拜的时候,一位强硬主张“下一届、下下届首相都应该坚持参拜”的自民党政治家声称,靖国神社乃国家之本,丢了这个根本,还要经济做什么!看来,如果这位政治家继任首相,日本真的要彻底回归战前的军事化路线了。

在台湾问题上,日本政府虽然一再声称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但却在同美国签订的双边安保协议中把第三国内政问题的台湾问题列为两国的所谓“共同战略目标”。近日,日本某些政治家居然妄称连战、宋楚瑜对大陆的访问是“向中国投降”。在他们心目中,似乎台湾仍然像60年前那样是日本的一个棋子,一块殖民地。

在东亚经济合作问题上,日本动不动就把“争夺主导权”问题放在前头。其实,中国清清楚楚地表明,谁为东亚地区合作做出的贡献最大,就应该由谁发挥“主导”作用。长期以来,东盟为推进地区合作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有目共睹,东盟在事实上确实发挥了地区合作的“主导作用”,为什么日本总是对“主导权”问题念念不忘呢?莫非是60年前那个“大东亚共荣圈”的邪念还在某些日本政要的头脑中作怪吗?

当然,如前所述,当今日本即使走向军事大国,也不会像战前那样愚蠢地与美英为敌;恰恰相反,日本正在进一步紧傍美国,力图争得一个美国全球“霸权助理”的地位。在同美国的关系上,日本至少在今后一个很长时期不会“回归战前”。

可是,日本吸取二战教训紧傍60年前被它斥为“鬼畜英美”的强者,正是为了达到回归“倚强凌弱”战前路线的目的。换句话说,当今日本的“回归战前”也是有选择的,是有所“回”有所不“回”的;有所不“回”恰恰是为了更顺地回归战前路线的“原点”:欺负邻国。

然而,21世纪的世界已经不是20世纪的世界;21世纪的亚洲已经不是20世纪的亚洲。当今日本应该听从的不是战前军国主义亡灵的呼唤;当今日本应该倾听一个和平发展的亚洲的呼唤:“回来吧,日本!”

“回来吧,日本!”几百年来,亚洲落在欧美之后,被欧美国家看不起。正当亚洲复兴曙光初现之时,多少亚洲国家希望中日两个亚洲大国能够共同推进地区合作,推动亚洲的现代化得以早日实现。亚洲国家应该团结而不应该分裂,日本不应该将矛头指向中国,不应该再恶化两个主要亚洲国家的关系,继续拖亚洲地区合作的后腿。

目前,在日本对外贸易总额中,对美贸易所占比例已经跌破20%,而对亚贸易所占比例已经接近50%(2004年数字)。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最近说,“2004年日本对中国(包括香港)的贸易超过对美贸易,是一个重大的变化”。日本政府应该认识到“日本征服亚洲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日本融入亚洲的时代”正在到来。当前日本领导人对待亚洲邻国的政策太脱离经济现实,太脱离日亚全面关系的现实。日本能否正确处理对亚外交,关键在于它是不是从心底承认自己是个“亚洲国家”。

“回来吧,日本!”随着世界各国工业化的进展,能源问题日益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东亚各国特别是作为东北亚地区主要国家的中日韩三国迫切需要借鉴欧洲联合首先从“煤钢共同体”出发的经验,在日趋突出的能源问题上开展有效合作,防止恶性竞争,为建立东北亚能源环境共同体而努力,为实现东亚共同体走出关键的一步和提供重要的示范。

与此同时,亚洲各国同处同一个地区,谁也不可能将自己的国家搬到美洲去或搬到欧洲去。亚洲的家园需要亚洲各国人民共同建设共同保护。事实越来越清楚:气候的变异、海洋的污染、森林面积的缩小、人口激增、酸雨和沙漠化等等,所有这些构成对全人类的威胁,即使没有核战争,人类各行其是的活动也在加剧生物圈的不可逆转的恶化过程,长此以往人类将无立足之地。

为了克服人类面临的极其紧迫的环境、资源等问题,唯一的出路就是将冷战时代被忽视的、冷战后的今天仍未引起足够重视的“实现人与自然的协调”的任务提到最重要日程上来,向科学技术进军,向科学、健康、和谐的人类新文明模式进军,开发出能使人类摆脱环境、资源危机的科技手段与文明模式,并大力弘扬强调“天人合一”、“和谐共处”的东方文化和文明。

如今,借口所谓“中国威胁”而磨刀霍霍,这决不是一个理性的日本应该做的事情。当今,世界各国决不能忽视的一点是:和平的国际环境是持续发展和保护环境的最重要条件,在“和平与发展”这两大时代主题当中,“和平”比“发展”更重要,因为没有和平不仅没有发展,而且会使人们陷入无穷无尽的痛苦和灾难之中,同时使任何已经实现的发展毁于一旦。二战的惨痛教训难道还不够,还要再重演一次吗?有人说,中日关系是“和则两利,斗则俱伤”。实际上更确切地说,中日关系是“和则不仅两利而且利亚,斗则不仅俱伤而且伤亚”、“中日不再战”不仅是中日两国最大的战略利益交汇点,而且也是亚洲地区的根本利益所在。

和平的国际环境不仅是当代人从事和平建设的保证,也是为子孙后代保持一个适于他们生存与发展的环境之必须,因为真的打起仗来,就会为了赢得胜利而不顾一切,其留下的灾祸可能是几代人也难以抹去。现代战争不仅直接破坏环境,而且还会引发“二次灾难”、“三次灾难”,包括环境污染、生态灾难、地震频发以及使用贫铀弹等特殊武器引起的癌症等疾病的多发等等。当今,由于战争的频频发生正在使整个地球环境发生不可逆转的恶化。总之,“资源诚可贵,环境价更高;若得和平世,二者皆可保”。

昨日上午9时整,南京电视台2楼演播大厅里人头攒动。一位肤色黝黑、有着一双东方女性美丽大眼睛的肯尼亚女孩走上了前台,大厅贵宾席上的一位郑和研究者动情地说:“她是我们的孩子!”顿时,掌声雷动。

沙里夫出生在东非肯尼亚滨海省拉穆群岛。据其介绍,自己的祖先是来自中国上海的水手。600年前,郑和船队中的一艘大船行驶到印度洋帕泰岛上家村附近的海域时,触礁沉没,20多名中国水手登上大船上的小船,逃生至帕泰岛的上家村,他们教当地黑人耕地种田,结网捕鱼。后来当地居民接纳了这些中国水手,并与他们通婚生子,繁衍至今。

“今天来到祖先的家园,我非常开心,中国技术非常发达,祖先的土地非常美丽,我爱中国……”沙里夫深情地说。

据沙里夫回忆,小时候常听外祖父讲故事,说的是中国祖先娶了黑人妻子后,他们之间有一个规定:生了女儿的中国水手,必须将女儿嫁到生了儿子的中国水手家中,这样可以保持正统中国血脉的延续。“我妈妈是正宗的中国水手后裔,到了妈妈这一代,中国后裔大部分迁移到城市中去,妈妈嫁给了当地人……”

记者从《郑和下西洋》编导吴建宁处获悉,当初肯尼亚国家博物馆驻帕泰岛工作人员穆罕默德博士接受剧组采访时称,上家村是帕泰岛上最古老的村子,建于公元8世纪。传说中国水手上岸后想居住在这里,但当地人一开始并没有接纳他们,水手中一位刀法出众的勇士杀死了当地一条危害多年的大蟒蛇,此后他们才得以在上家村定居下来。由于帕泰岛海域没有污染,《郑和下西洋》摄制组在该附近海域,拍到了中国的沉船以及从沉船中打捞出来的大量中国明代器皿。

另据英国剑桥大学的考古专家考证资料显示,上家村在15世纪中期被焚毁,焚毁的原因可能是战乱和缺少淡水。如今,上家村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但shanga(上家,斯瓦希里语读音转成汉语拼音为shanggai)在斯瓦希里语中的原意是蜜蜂,上家村叫这个名字原意是“有蜜蜂的地方”,而另一种解释是shanga这个词来自于shanghai(上海),shanghai(上海)是在中国,当时人们取这个名字是提示自己是从中国来的。目前上家并没有发现蜜蜂,所以shanga(上家)来自Shanghai可能性更大。

原来在斯瓦希里语中,Shanghai中的h并不发音,因此“上家”的读音和“上海”完全一样。如果上家的名字真的来源于“上海”的话,那么可以肯定,遇难的中国船只来自于中国元朝以后的时代———上海从唐朝起称为“华亭”,元朝统治者到1291年始建上海县。郑和第四次下西洋时,是从当时的上海县太仓出海口出发的,许多水手就是上海太仓本地人,符合取名“上家”这一纪念故乡的说法。

美丽的沙里夫有一段苦难的历程,昨日她告诉翻译,自己在家排行老四,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姐姐已结婚生子,弟弟还在念书,母亲于数年前和父亲分居,全家人的生活靠母亲卖早点维持。沙里夫今年刚高中毕业,她说,在当地,女孩子念书的很少,一般十五六岁便结婚了,自己读初中时,由于家庭经济拮据,曾数次辍学,差一点嫁人。后由于当地一家媒体披露:沙里夫母亲是当地小镇剩下的惟一中国水手后裔,“中国女孩”沙里夫拒绝结婚渴望学业……

沙里夫的故事引起当地许多华人的关注,一位在肯尼亚蒙巴萨工作的华人主动找到她,并给她捐资助学,让她完成了技校高中学业。

2004年春天,怀着对祖先家园的思念,沙里夫亲自给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馆的大使写了一份信函,渴望前往中国留学深造。大使先生接到女孩的信件后,两次前往帕泰岛看望女孩。在大使的努力下,女孩的中国留学之梦终于成真。昨日沙里夫称,她已经获得当地政府的留学奖学金,同时也得到祖先故乡太仓一家单位的资助,南京电视台以及《郑和下西洋》摄制组也给她资助,她留学的两所学校基本确定下来,可能是太仓的一所高校,也可能是南京的一所高校,她希望学习中医。沙里夫称,她希望嫁给一位与她有同样信仰,有助于中、肯友好的中国小伙。据了解,教育部已经专为“中国女孩”特批了一个到中国留学的名额,只要她通过留华考试成绩及格,将可到中国就学。

据了解,此次肯尼亚女孩沙里夫与肯尼亚马林迪市市长姆拉穆巴来华访问,是应南京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邀请前往中国的,他们于7月1日到达上海,然后赶赴女孩祖先的故园江苏太仓参加一系列活动;7月2日晚上,他们从太仓赶赴南京;3日参加了大型纪录片《郑和下西洋》首映式;3日下午4点,女孩在中国南京朋友的陪同下,参观了龙江宝船厂遗址公园;7月4日,女孩将参观中山陵、明孝陵、郑和墓;然后赶赴北京,参加7月9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郑和下西洋》北京首映式活动。

昨日,女孩指着遗址公园里当年祖先使用的铁器称,现在他们村庄还有许多村民“打铁”。妈妈曾带她走进一户铁匠家,一位老人当时正打造一把铁锹,他笑着对沙里夫称,“这手艺是沙里夫的祖先传下来的。”

最让沙里夫动情的莫过于遗址公园里出土的瓷器了。沙里夫称,她家里一直保存着一只祖先留下的瓷碗,去年,一家英国考察队来到肯尼亚,考察队里一位长相极像祖先的人不小心摔坏了瓷碗,弄得母亲及沙里夫很伤心,后来这位“长相像祖先的人”告知,他不是中国人,而是日本人,她们非常失望。《郑和下西洋》编导吴建宁先生笑着说,摄制组来到肯尼亚后用“万能胶”把瓷碗给粘上了。

十五世纪明代时期,南京下关地区生活着百余个黑人,这些黑人是纯非洲黑人种族。由郑和远洋航海时带至南京。郑和第四次下西洋后,曾带回许多非洲黑人,而这些黑人相当一部分来自今天的东非肯尼亚。记者从史料获悉,郑和到达非洲海岸(东非海岸,今天的肯尼亚)后,很快与非洲当地黑人建立了友好关系。那时非洲还属于奴隶社会,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当郑和把祖国生产的上等瓷器、丝绸及农产品赠给奴隶主后,奴隶主便将黑人奴隶当赠品送给郑和。为尊重当地风俗,郑和将这些黑人奴隶带回国。

被郑和船队带回国的黑人,大约有200余人,郑和将这些人安排在云南省昆明市老家及南京下关一带,人数对半分。按当时我国封建社会制度,郑和给了黑人自由,让他们自食其力。这些黑人落户下关沿江,主要在码头边卖苦力。

卖苦力比当奴隶自由得多,他们一个个都不愿意回故土,从此扎根下来。黑人来下关落户,都是十几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全部是男性。由于语言不通,这些生活在下关的黑人极少与南京本地人接触,又因南京女性都不愿嫁给黑人,所以,若干年后,南京的黑人居民自然消失了。晨报记者潘瑞锴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伊朗当选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最近的境遇可以用“屋漏偏逢连夜雨”来形容。有关他涉嫌卷入1979年扣留美国人质事件的风波尚未平息,7月2日又爆猛料:有传言说内贾德涉嫌参与1989年在奥地利维也纳谋杀一名库尔德反对派领袖及其两名助手。但伊朗现总统哈塔米的一名高级顾问断然否认当选总统与1989年的谋杀案有关。这名有伊朗“活历史”之称的前情报高官同时解开了由一张人质劫持照片产生的谜团。

奥地利媒体2日援引一名奥地利知名政治人物的话说,当局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显示艾哈迈迪-内贾德与维也纳发生的库尔德人被杀案有关。这位名叫彼得·皮尔茨的奥地利绿党高级官员表示,凶案发生前几天,艾哈迈迪-内贾德曾前往维也纳,向杀手———伊朗特种兵提供武器。皮尔茨还说,他希望当局发布逮捕令,缉拿艾哈迈迪-内贾德。

皮尔茨表示,他的消息来源是一名居住在法国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记者。皮尔茨说,2001年,参加当年暗杀行动的一名前伊朗革命卫队士兵与这名记者取得联系,并告诉他一切,之后这名重要“线人”就死了,但他的叙述文件被奥地利反恐和宪法保护联合办公室获得。皮尔茨说,这些叙述强烈暗示艾哈迈迪-内贾德涉嫌暗杀案。

1989年7月13日,维也纳发生一起谋杀案,“伊朗库尔德斯坦民主党”总书记阿卜杜勒-拉赫曼·卡西姆卢和两名助手在公寓中遭杀害。之前,卡西姆卢率领的代表团在维也纳与伊朗当局派来的特使曾有过秘密谈判。

美联社记者7月2日想向皮尔茨求证,但无法与其取得联系,打到奥地利内政部和国家联邦反恐机构的电话也没有人答复。

除了奥地利政客,伊朗流亡人士也有对艾哈迈迪-内贾德有类似的指控。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伊朗和伊拉克问题智囊团“战略政策顾问”负责人阿里-礼萨·加法扎德赫称,艾哈迈迪-内贾德是向凶手提供武器的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

加法扎德赫是“伊朗国家抵抗委员会”的前派驻美国代表。该委员会是伊朗“人民圣战者组织”的政治分支。该组织至今还在美国和欧盟的恐怖组织名单上。

加法扎德赫说,他认定艾哈迈迪-内贾德卷入政治暗杀是在评估伊朗政府消息来源之后得出的结论。他说:“这些来源过去提供过准确情报。”加法扎德赫说,根据这些消息来源,艾哈迈迪-内贾德在伊朗西部城市克尔曼沙阿附近的伊朗革命卫队驻地服役期间,协助组织了维也纳谋杀案。相比皮尔茨,加法扎德赫对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攻击更加“恶毒”,他指责伊朗当选总统曾领导过许多当局在国外实施的“恐怖行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