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新的一年 近期新上市机型点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8:02:27

“新永发号”船长洪文心记得大约十年前就开始有被日舰驱逐的经历,“他们会派小艇上船,拍照、揿手印,像是对待犯人一样。”

关于“专属经济海域”的划分,台湾和日本曾进行谈判,日本仍坚持中线原则处理,但此举造成海域的界线就在距离苏澳很近的外海,台湾渔船只要从苏澳出海,一个多小时就面临着跨入日本经济海域的危险。

1998年,台湾实施“‘中华民国’专属经济海域及大陆礁层法”,主张由双方协商解决经济海域问题。但从1996年到2004年为止,台、日进行过14次渔业谈判,始终无法达成共识。

而就在争议未定的情况下,日本军舰已经定期在苏澳外海游弋,动辄驱逐在此作业的台湾渔船。其海上巡逻舰长期挂着写有“此地是日本的领海要立即退出”的白带警告标语,不时执行驱离渔船任务;台湾渔船不论是捕鱼、船只搁浅,还是救难船,都会遭查扣船并罚钱。

洪文心说,早两年,日舰只有“龙星丸”在那里驻防,承担驱逐任务。从去年开始,陆续增添了“白风丸”、“白岭丸”等好几艘,吨位也比以前大。

“现在动辄四五艘一起出动,不把你驱逐出去,不罢休。”今年,洪船长再也没有去那片海域打鱼。

对于渔民来说,这意味着渔业收入会大打折扣,每年3月到6月,苏澳外海是黑鲔鱼的集中出没地,而黑鲔鱼是多数渔民的主要捕捞对象,收获一尾即可支撑数月收入。现在,几乎没了可能。

吴淑美也对本报记者抱怨说,因为捕鱼区域限制,渔民收入一年不如一年,“今年才相当于去年的一半,讨海为生的人好可怜。”为了补贴家用,她丈夫林福财要么冒险一博,要么在邻海加班加点,夜以继日,但景况依然不尽如人意。

南方澳港是台湾三大渔港之一,渔民们说,早年,在苏澳东北方60海里处作业,稍微好一点的天气,都能从岸上看见船上的灯火,真是“在自家门口捕鱼”。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渔火重重的祥和被恐惧所代替。

洪文心说,现在在外海打鱼,明明是在执法线内,都得像做贼似的,渔具布下后,还得顶着睡意,轮流值班,一看见远处黑点出现,便发了疯似的起网走人。

即便如此,依然有渔船不幸成为日舰的“猎物”,陈春桂的丈夫王文聪就是这样“招来”无妄之灾的。

5月22日,王文聪从苏澳港口出海,至今还没有归航。后来陈春桂知道“载亿渔1”因为发动机出了毛病,船只顺着海流漂入日本的经济海域,因此被查扣。

陈春桂至今还记得,丈夫临走时穿着白色短袖,运动长裤。依照惯例,丈夫每天都会从海上通过无线电报声平安,但这一次,从5月23日起,就音信全无了。

5月26日,苏澳渔会接到日本水产厅的传真,证实王文聪及“载亿渔1”六名大陆籍船员、2名越南籍船员均因擅入日方经济海域而被扣留,需要缴纳400万日元(合计128万新台币)担保金。

对于这个窘迫的家庭来说,百万巨款是个无法承受的数字。陈春桂告诉记者,房子是租的,20多年的老渔船还有贷款未清,渔会和亲友筹措了20万,至今仍有100万的缺口,不知如何是好。

6月11日,陈太太去渔会请求能够与丈夫通电话,哪怕只是听听声音,但也为日方拒绝。分隔的二十天里,她没见到丈夫一面,没和丈夫说过一句话,她说自己快被逼疯了。

当天,日方通知说,将在6月16日对扣留在列霸市的王文聪实行起诉,被扣留的船可以先行拿回。

当天晚上,,无助的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电话里轻声抽泣,身旁是熟睡中的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最小的还在读幼稚园。

一场没有对手的冲突终于曲终人散,6月9日上午9点,集结于苏澳外海的六十余艘台湾渔船在遗憾中四下散去。

但“海巡署”5025舰的“放虎归山”激起的愤怒并没有消弭,6月10日上午7点,“海巡署”的出海港口被集结抗议而来的50艘渔船堵塞。

消息传开,岛内亦开始有人捐钱支持渔民的抗议行动,更有学界发出声援。

台湾当局在面对日舰时的软弱,成为台湾各界诟病的焦点所在,“立法院长”王金平强调,台日重叠经济海域问题,应该就历史事实和国际等情况好好研究,并宣示应有的立场,以保卫“领土主权”。

6月10日上午,国民党籍“立法委员”朱凤芝告诉本报记者,国、亲两党的部分“立委”已在“立法院”召开记者会,对台湾渔民的抗议举动表示声援,同时表达对政府当局处置手段的不满。“不以人民福祉为依归的‘政府’,不如不要!”朱凤芝说。

连民进党“立委”王拓都表示了对“海巡署”做法的不满,他呼吁民进党当局应支持渔民作为,不惜以武逼和。

为挽回人心,“海巡署”表示目前正在兴建一艘500吨的舰艇,可进行较远的护渔行动,并计划再建一艘3千吨舰艇,希望续航能力较强,以便远航护渔。

据悉,“台湾驻日代表处”已通过日本交流协会正式具文向日本政府抗议,要求日本政府早日和台湾召开第15次渔业谈判,以解决专属经济海域重叠问题。但14次的前车之鉴,如何让渔民取信第15次?

几乎在第一时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就此次渔事冲突指出:钓鱼岛附近海域是中国渔民的传统作业渔场,日方强行驱赶在该海域正常作业的台湾渔民,是对中国主权权益的侵害。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并已向日方提出交涉。

这一掷地有声的表态,让台湾渔民倍增信心,“新永发号”船长洪文心说,以前也有大陆渔船在类似区域作业,但日舰很少肆意干扰。他说,“如果局面再不改观,不如挂着五星红旗出海。”本报记者朱红军(见习记者李盛对本文亦有贡献)

据英国《卫报》、《苏格兰人报》13日报道,丢失一艘遥控潜水艇对英国海军来说已经是够不幸的事了,然而动用高科技搜索设备仍然未能寻获的这艘潜水艇却被一群英国渔夫偶然“捕捞”到,并且借此向英国国防部勒索“酬金”,对于英国国防部来说除了不幸外,并且还有点丢脸了。

据悉,当苏格兰渔夫约翰·贝克乘着一艘捕龙虾船在伊斯雷岛附近海域检查捕虾篮时,他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漂浮在水面上,最初他以为那是一个废弃的油桶,然而等他靠近仔细检查时,贝克惊讶地发现,这个近3米长、重约850公斤的黄色圆筒,其实是英国皇家海军一艘价值75万英镑的遥控微型潜艇,上面装满了各种高科技设备,用来帮助英国海军对危险海域进行水底探测。

贝克立即意识到英国皇家海军可能将这艘微型潜艇搞丢了,于是他立即用渔船将这艘潜艇拖回了艾伦港口,并且在其他渔民的帮助下,雇佣特殊绞盘设备将这艘近一吨重的潜艇拖到了陆地上。

接着,贝克认为自己有责任将这艘小型潜艇“物归原主”,于是他打电话和英国国防部取得了联系,称他找到英国海军丢失的小潜艇;没想到英国国防部一点也不表示感激,并且一口否认那艘潜艇是他们的物品。然而当贝克指出潜艇上有“英国国防部”的标志时,国防部官员这才勉强承认,他们的确有一艘微型潜艇丢失了。

然而当英国国防部希望贝克将潜艇归还时,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帮助贝克将潜艇打捞上岸的当地渔夫称,他们帮助英国海军打捞上了这么贵重的军事设备,英国国防部怎么说也得“意思意思”。贝克的妹夫哈罗德·哈斯蒂道:“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潜艇拉到岸上,我们为此花了一些钱,我们应该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

然而,英国海军认为渔夫们的行为是“敲诈勒索”,因此不愿意为这艘潜艇支付“赎金”。一名皇家海军发言人称,对于渔民们仍未将潜艇归还,他们感到相当失望。这名发言人道:“潜艇失踪后,我们立即通知了克莱德舰艇以及海岸警卫队,但他们并没有及时找到失踪潜艇的下落。现在它被一群渔民找到了。我们不愿意受到任何勒索,希望他们能及早将潜艇归还。”

这名发言人接着道:“根据标准程序,我们需要调查潜艇是如何失踪的。如果在调查结束前,我们就付给渔夫们一笔钱,将彻底违反官方正常程序。渔夫们说,只有我们给了他们钱后,他们才会将潜艇还给我们。但我们不准备和他们玩这个游戏。”(爱尔)(来源:华夏时报)

中新网6月16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美国国会下属的美国和平协会任务团,15日出台了一份题为“美国利益舆联合国改革”的报告。各方预估,这份报告将会在联合国未来一系列的改革中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该报告对联合国的内部运作机制提出了多项改革动议,包括联合国内部设立独立的审计机构,赋予秘书长直接撤换高级官员,以及增设由资深人士担当的联合国日常内部事务负责人等,报告强调推进联合国的彻底改革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大多数联合国会员国的利益。

出台报告的美国和平协会任务团,由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共12名成员组成。两位主要负责人分别是美国前众院议长金里奇和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切尔。

发起成立该工作小组的关键人物、美国国会负责拨款预算事务的共和党参议员沃尔夫当天表示,联合国持续的发展能力已经十分脆弱,必须关注其中的弱点,找到可以让联合国强盛的方法,报告中的改革议题,符合联合国健康发展的基本利益。

分析人士认为报告的出台反映出美国试图主导联合国改革的目的。白宫今天也表示,布什政府支持国会对推动联合国改革做出的努力,并希望美国发挥关键的作用。

白宫发言人麦克莱伦表示,联合国的改革问题是布什总统工作的重中之重,

美国希望主导联合国的改革为自己将来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作用而铺路,手中的王牌是超过4亿美金的会费和捐款。(李发萧燕)

曾有意竞选行政长官的李永达昨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宣布结束参选工作。另一参选人詹培忠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放弃参选的努力。两人还恭贺曾荫权即将当选。

早在6月2日曾荫权宣布要竞选特首后,李永达、詹培忠就相继宣布要参选。而在香港多家机构开展的民意调查中,李永达、詹培忠的支持率虽然远远低于曾荫权,但一直保持在第二、三的位置。在此后的竞选中,李永达、詹培忠还多次组织选举辩论会,力邀曾荫权参加,但曾一直拒绝,对于曾荫权的高调参选行为,两人也多次通过传媒发表批评意见。

但曾荫权一枝独秀的态势令这两位竞选人无法再坚持下去,前日,詹培忠先露出退场之意,在立法会见到李永达时,他还表示,知道自己提名肯定不够,如果李永达想要提名,就把自己的一票投给他。而令李永达非常沮丧的是,早前力挺他的社福界委员没有一票投给他。

李永达昨日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已经得到51位选委的支持,但仍没有足够的提名,所以宣布结束此次行政长官的参选工作。他恭贺即将当选的曾荫权,并表示以后每届行政长官选举,民主党都会参与。詹培忠昨日则表示,至今只有20多张提名,这次输在没有尽力争取提名票,而对手非常强大。他希望曾荫权要有胸襟有心怀,做市民公仆,团结各方政治任务,尽力为港人做事。

何鸿燊(商人):我一直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他是公务员出身,整个香港的运作,他是最了解的。

董赵洪娉(董建华夫人):曾荫权可能出任行政长官,可以带领香港走向繁荣。

马力(立法会议员):曾荫权当选后,应不负市民的期望,尽快组织行政班子。

曾荫权昨日终于来到选举事务处提交报名表格,在上百人士的注视下,他步出车门,尽管工作人员试图用铁马堵住人流,但是完全没用。数十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一拥而上,逢热闹必定到场抗议的“长毛”也举着喇叭冲在人群中。

数名安保人员组成人墙,艰难地保护曾荫权进入大厅后,现场保安立刻关上玻璃大门,10多名行动稍慢的记者被挡在了门外。“长毛”立刻使劲冲击玻璃门,想要进门的记者也在挤,“不要挤,玻璃门要被挤破啦!”保安员用木头堵死了大门,因为门内已经挤满了数十名记者,如果大门被挤开,很可能会出现挤踏事件。安保人员在与“长毛”及记者对峙期间,双方甚至发生身体接触,有安保人员的脸被划伤,也有记者尖声大喊“让我进去”,数名警察紧急赶到现场增援,铁马内侧又排起一队人墙后,警察打开侧门让记者和两名抗议人士进入大厅。

下午1点钟,递交报名表格后的曾荫权一如往常挥手作秀,配合记者拍照提问。热衷抗议的“长毛”在奋力表达自己的意愿,想完成工作的记者们正踮起脚来努力拍摄,刚才还面露狰狞的安保人员此刻也恢复了笑容,示意人群要保持秩序。

本报讯昨日,香港特首选举事务处官员在接到曾荫权的报名表格后,立刻展开核实工作。下午4时许,选举事务处官方网站发出公告称,选举主任朱芬龄法官在下午已经查核了曾荫权先生递交的提名表格,裁定他是获有效提名为行政长官选举的候选人。经核实后,他的提名表格载有674名选举委员的签署提名。另外,选举主任已裁定李孝先生的候选人提名无效,并会根据法例处理两个其他人士递交的提名表格。

同在昨日下午,候选人李永达和詹培忠分别召见记者宣布,由于无法征集到规定的100名选委支持,他们都宣布结束参选,并祝贺曾荫权先生能够当选。据了解,特区政府署理行政长官唐英年、教育统筹局局长李国章以及李嘉诚、何鸿燊等多名政界、商界人士都已签署了支持曾荫权的同意书。

选举事务处新闻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曾荫权仍然是唯一成功进入第二轮选举的人士,如果到今日下午5时报名日期截止时,曾荫权仍是唯一的候选人,他们就会宣布他自动当选。随后曾荫权还需要前往北京,接受中央政府的委任,而具体时间和委任细节都由中央政府决定。据香港本地媒体透露,曾荫权将会在下周前往北京。

昨日上午9时20分,曾荫权来到位于香港中文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大楼的威尔斯医院防疫研究中心,慰问了非典时期工作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和研究人员。

进入防疫研究中心后,曾荫权与一名非典时期工作在第一线的女护士亲切握手,并关心地询问她的家庭状况。在参观中曾荫权表示,非典时期政府也是全力以赴,但最初也没有想到这么严重,要感谢医护人员的努力,他们的行为让全世界都看到,香港不仅是一个物质社会,更是一个有贡献精神的社会。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沈祖尧表示,对于可能出现的疾病,譬如对禽流感的暴发等,都有信心做好充分的准备。

曾荫权对医护人员坦白说,教授和医护人员们不能太高估政府对疫情的认识,有时政府的回应可能不足,专业的学者们要积极与政府沟通,增强合作和讨论,才能共同面对。他最后高度评价医护人员的付出精神,认为这是典型的香港人的拼搏精神,他希望,如果能出任行政长官,会分享他们的牺牲精神,服务香港。

本报讯即将成为新行政长官官邸及办公室的香港礼宾府,近日进行维修工程,不料发现整个礼宾府包括客厅、睡房以及浴室,均遍布窃听器。政府发言人拒绝回应礼宾府是否发现窃听器。

香港媒体近日报道说,保安局在1997年回归后,曾彻底检查及清除所有窃听器,这次发现的窃听器材,应是1997年后所安装,当局现正调查有关窃听器属谁。礼宾府前身为港督府,历任港督均居于此。一直有传闻指礼宾府“机关”重重,更装有窃听器,因此董建华当年上任时,坚拒入住礼宾府。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