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两座什叶派清真寺遭人弹袭击55人死亡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8:55:12

我再见到李玉琴是20年后的事了。溥仪被特赦回北京后,当上了全国政协的文史委员会委员。有一次已在长春图书馆工作的李玉琴来北京,想见溥仪。溥仪那时还没有结婚,李玉琴早就又结了婚,孩子也大了。怕单独见面不太合适,就把我和毓嵒找来作陪。

那时候溥仪住在全国政协的宿舍里,我们陪着李玉琴去了。寒暄几句后,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和李玉琴坐在沙发上随便翻看画报,我突然想:这要在20年前,溥仪不把我打个半死才怪呢。

从1937年到长春,一直到1957年1月离开战犯管理所,我和溥仪一起整整20年。其中付出“十年铁窗”的代价,我这一辈子,算是为溥仪牺牲了。

从抚顺回到北京,大家和溥仪见面,但叔侄关系平平。1961年初,溥仪到了全国政协,我那时在大兴一农场劳动,每个月公休四天,进城回家,有时就去政协找溥仪,那时也没有电话事先联系,好在他和我一样都是独身,倒也容易见面。

大概是1961年年底,我有一次到政协去看溥仪,他正好要穿大衣外出。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去哪儿。他的街坊赵大爷也在屋里,对我说:“这人啊,要是一搞上对象,就和往常大不一样啦!你看,这么大冷的天,一早就往外跑。”我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赶紧告辞出来。后来听说溥仪和李淑贤结了婚,不过他也没邀请我。

1963年,我结了婚。本来我不想告诉任何人,但母亲还是告诉了溥仪。后来溥仪和李淑贤夫妇到我家贺喜,我也没见着。溥仪送了我一个铁皮暖瓶,上面印了一个古代美人,这在当时已算很讲究的了,因为一般的都是竹子套的。

后来一个朋友到我家看到这个暖瓶,告诉我这是溥仪结婚时别人送的礼物,但他嫌古代美人属于“四旧”,不太好,一直没用,又送给了我。看来溥仪的脑筋真是够“新潮”的!但我也没几个钱,“四旧”就“四旧”吧,裁了个红纸条写上“破旧立新”四个大字,贴到大美人身上,接着用。

溥仪在“文革”中得了肾癌,手术切除了一个后没多久,另一个肾也出现了癌细胞,最后在60岁那年死于尿毒症。溥仪临死前也没得安生,他的那本《我的前半生》被翻译成好几种外文,发行量那么大,结果成了“大毒草”,他带着病还得批自己的“大毒草”。

在长春,李玉琴的兄嫂被红卫兵打成了“皇亲国戚”。李玉琴为此专门带着她的嫂子和一名红卫兵,来到北京找溥仪,证明她的娘家在伪满时期不是皇亲国戚。那时候溥仪正在协和医院住院呢,但谁还关心这个“牛鬼蛇神”呢?李玉琴在她的回忆录里说,他们为了弄这个证明,在北京前后呆了80多天,也就是说把住院的溥仪给折腾了两个多月。

溥仪死后,骨灰本来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后来一个姓张的老板在河北易县西陵附近买了块地,建了“华龙陵园”。经人介绍,张老板认识了李淑贤。不知怎么谈的条件,劝李淑贤把溥仪骨灰搬过去。盖了三个坟头,除了溥仪和李淑贤外,还有一个是为了葬谭玉龄。1995年1月26日这天,溥仪的骨灰下葬到这里。

细心的人都能看出来,当时只有李淑贤一个人抱着骨灰盒,没有爱新觉罗家族的其他人前来送葬,因为大家都反对把溥仪的骨灰由八宝山移走。谭玉龄死后就停在长春的般若寺,抗战胜利后给火化了,把骨灰带回北京,放在溥修家中,等到溥仪回北京后,骨灰又交还给溥仪保存。溥仪结婚后不久,有一天李淑贤告诉他,说自己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穿白色长袍的女人。溥仪没办法,只好把骨灰交给毓嵣保管。“文革”后,毓嵣也被清出北京,他在房子的墙脚挖了个坑,把谭玉龄的骨灰暂时放在那儿。现在,谭的骨灰保存在长春伪皇宫里,不知将来在哪儿安葬。

1997年,李淑贤也因癌症去世了。但她临死前,却说自己不想葬在溥仪那儿了。她说,溥仪生前给人当了半辈子傀儡,死后我不能再让他当招牌了,我的骨灰坚决不和溥仪葬在一起,我要去八宝山。现在他俩都走了,也没什么直系亲属,溥仪的身后事现在也只能就这样搁着,所以我给溥仪作了一首诗,最后一句是:“可怜秋月一茔孤。”-

《三联生活周刊》授权网独家网络转载,刊用《三联生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本报综合报道美国洛杉矶警方10日称,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施瓦辛格8日骑摩托车发生追尾事故时,属非法驾驶,因为他的驾照类别没批准他驾驶摩托车。施瓦辛格本人也承认没有申请过相关驾照。

洛杉矶警官保罗·弗农表示,施瓦辛格所持的驾照上并没有批准允许驾驶摩托车。警方称,已经将这一情况报告给洛杉矶司法办公室,确定施瓦辛格是否违反了交通法规。但该办公室发言人称尚未收到警方的报告。根据法规,无照驾驶摩托车可能被处以100至250美元或更多的罚款。

但与此同时,其他政府部门提出了和警方相反的结论。加利福尼亚公路巡逻局发言人说,施瓦辛格的C类驾照允许他驾驶带挎斗的摩托车。发言人称,这并非批评警方说法,可能双方是依据交通管理条例的不同部分。

此前,施瓦辛格发言人玛吉塔·汤普森事发后也表示,她认为施瓦辛格的驾照允许他驾驶摩托车。警方宣布施瓦辛格非法驾驶后,汤普森随即表示,施瓦辛格会去申请相关驾照。

当天早些时候,施瓦辛格自己也承认他从没拿到驾驶摩托车的许可,因为他“从没有想过这件事。”施瓦辛格表示,自己在欧洲时曾有过摩托车驾照,但是在1968年到美国后就“从没有申请过。”

根据加州的规定,要获得驾驶摩托车的批准,摩托车车主必须通过加利福尼亚机动车辆管理部门的技能测试,或参加该州公路巡逻部门批准的摩托车培训班。(谢来)

本报东京1月11日电(本报驻日本记者裴军)据《读卖新闻》11日报道,日本政府开始对《周边事态法》进行修改,以在“日本有事”时美军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优先使用日本国内的机场和港湾。报道明确指出,台湾海峡等日本周边地区发生战争将被视为“日本有事”。

目前,驻日美军正在进行重新整编。日本政府已决定自卫队与美军加强合作,并不顾地方自治政府的反对,同意美军基地的调整方案。此外,日本政府认为有必要在“周边事态”发生时提高对美军的后方支援技能。《周边事态法》修改案将在今年提交国会审议。

根据现有的“特定公共设施利用法”,在日本遭受武力攻击时,首相可授权自卫队和驻日美军优先使用民用机场和港口。

1997年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规定,“日本确保美军暂时使用民间机场和港湾”。但1999年制定的《周边事态法》规定,“政府可向拥有重要机场和港湾的地方自治体要求协作”,但并未将自治体服从规定为义务。为此,美军对一旦发生适用《周边事态法》的纷争时,能否使用日本民用机场和港口感到没有底。在驻日美军整编的协议中,美军向日本政府提出的要求是“当台湾海峡发生战事时,有必要使用九州所有的民用机场以进行应对”。

《周边事态法》设立之初,日本对“周边”具体指何区域采取模糊战术,宣称“周边”不是地理概念。但随着日美同盟关系的强化和军事合作的加强,日本开始不再忌讳中国的反对,以“中国威胁论”的喧嚣声作掩护,逐渐掀开“周边”的朦胧面纱,清晰确定“台湾有事”属于日本《周边事态法》以及“有事法制”的适用范围。

早报专稿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10日表示,它不会使用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而准备用从中亚进口的天然气替代。

该公司的发言人马日尼奇说,通过“俄乌能源公司”从中亚进口的560亿立方米天然气,已经能充分满足乌克兰的天然气消费需求。

根据俄罗斯和乌克兰4日达成的相关协议,“俄乌能源公司”将以每千立方米230美元的价格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购买大约170亿立方米天然气。同时,“俄乌能源公司”还将以每千立方米55美元的价格购买土库曼斯坦410亿立方米、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150亿立方米廉价天然气,然后加以混合,再以每千立方米95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乌克兰。

马日尼奇表示,乌克兰每年消费天然气是750亿立方米,如果算上乌克兰本国每年的天然气产量(加上混合天然气)200亿立方米,那么乌克兰就不需要以每千立方米230美元从俄罗斯购买的那部分天然气。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不需要任何俄罗斯的天然气。”马日尼奇说。他补充道,一旦“俄乌能源公司”从俄气买下了昂贵的17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该公司“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俄乌能源公司”公司首席执行官普切克也表示:“根据协议,我们将获得750亿立方米,但根据现有需求量,我们预计会剩余100亿~150亿立方米。这意味着,我们并不依赖俄罗斯。”普切克说,该公司想把多余的这些天然气出口到欧洲,这将使公司目前对欧洲50亿立方米的出口量增加到3倍。这意味着,他们将获得更大利润。去年“俄乌能源公司”的利润为5亿美元,今年极有希望超过这个数字。

普切克还透露,目前的协议将使“俄乌能源公司”能以平均每千立方米90美元的价格获得天然气,在以每千立方米95美元的价格向乌克兰出售560亿立方米后,该公司能在出售剩余天然气的过程中获得更大的利润。(仇晓慧)

当地时间10日晚上,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南部城市约克的一家化工厂(粘合剂厂)发生连环大爆炸,随后,火势迅速蔓延,引发大火,工厂附近方圆5公里内的近万居民被迫紧急在政府组织下逃离现场。经过当地消防人员奋战,火势才稍微得到控制,目前根据美联社的消息,具体的伤亡人数不详。由于大火烧坏了粘合剂厂里装有化学制品的容器,所以,即使是火被扑灭了也不能阻挡有毒气体的扩散,而这些气体很可能还会危及当地居民的生命。

10日晚上,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南部城市约克的一处粘合剂厂发生连环爆炸,只见顿时火焰冲天,整个工厂里不是这里“砰、砰”作响,就是那里建筑倒塌。大火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吞噬掉了整个粘合剂厂的主体建筑。接着火焰从大楼的窗户中蔓延出来,烧掉了那里的草坪和其他辅助建筑。据当地的目击者称,工厂里面堆放着大量化学制品,所以“爆炸威力大得惊人”。

后来,根据当地警方调查得知,这里是一个生产压缩录影带、被料和衣料、碾压制品以及粘合剂的化工厂。平日员工有100余人,生产的产品不仅在美国国内有专门的销售点,即使在国外也极负盛名。

事发不到10分钟,当地的消防队员和警方就赶到事发现场进行救援。事发现场,消防人员乘坐卡车云梯向工厂的外围和窗户里面不停地喷水灭火。由于火势太大,这次爆炸当地一共出动了25队消防人员同时作业。由于现场毒气弥漫,救援人员不得不采取轮流“上场”的方式,但即使是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还是有不少救援人员因吸入过多烟雾而呼吸困难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由于毒气仍在蔓延中,目前的伤亡人数不详。当地的骑警随后关闭了工厂附近的洲际83号公路,进入了紧急状态,以防止附近居民房被点燃。

随后,警方发出通知命令工厂附近方圆5公里内的上万居民紧急撤离。在经过近3个小时的“浴火奋战”后,据当地电台报道,大火已经初步得到了控制。但警方还是要求工厂附近的当地居民关闭门窗,因为这次爆炸造成粘合剂厂里的化学瓶发生破裂,里面的化学气体造成泄漏,如果这些有毒气体被人们误吸入身体将是“十分致命”的!

警方称,由于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气体发生泄漏以及爆炸点燃了何种化学制品,所以以后会造成什么长远影响很难预料。(沈莉编译)

中新网1月11日电据国际在线报道,被乌克兰议会宣布解除总理职务的叶哈努罗夫11日表示,以他为总理的乌克兰政府不承认议会10日有关解散政府的决议。

叶哈努罗夫当天在内阁会议上说,以他为总理的现任政府将一直工作到今年3月乌举行议会选举时。此前,叶哈努罗夫曾指出,乌议会目前无权解散政府,议会通过的决议“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另据报道,乌克兰前总理、地区党领导人亚努科维奇当天呼吁议会、政府和总统尽快进行对话,商讨解决问题的对策。他同时建议乌克兰成立过渡政府以稳定国内局势。

10日,乌克兰议会在听取政府关于天然气问题的报告后通过决议,宣布解散叶哈努罗夫总理领导的政府。乌总统尤先科随即表示,乌议会的做法违反了乌克兰宪法,他将就此事向乌宪法法院提起诉讼,不排除解散议会的可能。

据俄新社报道,根据乌克兰宪法修正案,在3月的议会选举之后,乌议会才拥有解散和任命政府的权力。(苑听雷)

中新网1月12日电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正在土耳其访问的日本首相晓泉纯一郎11日声称,参拜靖国神社不应成为今年9月日本自卫党总裁选举议题。

“我不打算问任何候选人他们是否应该参拜靖国神社,参拜是感情之事。”小泉当天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对记者说。

小泉就任日本首相以来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引发邻国中国与韩国的强烈不满。自卫党内部对此议题也存有分歧。

目前被认为总裁最有力竞争者的日本官房长官安倍晋三9日表示,“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不应成为总裁选举的基本议题。”但日本自民党前副总裁山崎拓10日回应说,“参拜靖国神社表明候选人本人的台独,但同时也是内政问题,它将成为争论焦点。

现任执政联盟党——公明党总裁神崎武法也表示,下一任日本首相应自觉不去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与中韩的关系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情况不好,修复与中韩的关系也应成为下一任政府重要的任务。”神崎武法11日在福冈参加公明党一个集会时说。

中新网1月12日电据法新社报道,医生们对沙龙严重中风后惊人的恢复能力表示惊讶。

沙龙的儿子吉拉德·沙龙11日探视时对沙龙说“爸爸,我在你旁边,你怎么样?”,沙龙的血压随后有上升现象,清楚表明沙龙对儿子的话有所反应。

沙龙的外科主治医生说,沙龙的恢复程度出乎意料。他现在已经可以移动四肢,并且对外界刺激显出了更强烈的反应。

“他是个强人,如果一周前别人告诉我这将会发生时,我不会相信。”这名医生说。

医生们现在正在减少诱发沙龙昏迷的麻醉剂量,但强调这一过程不可操之过急,只有确信沙龙可以全面恢复身体技能后才能彻底实施。

父母应该怎样更好地管教孩子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英国人在是不是应该禁止父母打孩子问题上一直存在争议。日前,在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中,英国首相布莱尔承认自己打过孩子,不过没有打最小的孩子。在这番“坦白”之前,布莱尔刚刚提出关于父母如何管教好孩子的“理论”,所以打孩子的事实让他颇为尴尬,言词无措。

综合英国媒体1月11日报道,英国首相布莱尔10日参加了英国广播公司2台的一个新闻访谈节目,其中布莱尔被问到一个“敏感”问题:“你打你的孩子吗?曾经打过吗?”

在此之前,布莱尔提出了有关父母应该如何教育子女的倡议,其中有应对“反社会行为”的计划,所谓反社会行为包括父母管教孩子不当。所以,突然“遭遇”这样的提问,布莱尔显然无比尴尬,他一时间几乎找不到恰当的词语来回答。

看到首相没有立刻回答,节目主持人克里斯蒂·沃克问道:“这会引起什么问题吗?”这时,布莱尔才赶忙表示:“不,当然不,这太有意思了,我对待自己比较小的孩子和稍大的孩子方式很可能不一样。”

听到这句话,沃克误会了布莱尔的意思,于是立刻反问:“什么?你真的打过较小的孩子?”布莱尔迅速解释说:“没有,没有。实际上与此正好相反。”布莱尔其实是暗示,他只打过较大的孩子,而没有打过最小的孩子。

布莱尔有4个孩子,最大的儿子尤安现年21岁,最小的孩子里奥才5岁,另两个孩子分别是19岁和17岁。

在英国人印象中,布莱尔对自己的孩子很照顾,也特别注意保护他们。但现在得知这位首相也打过孩子,有些人不免有点意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