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海导航 沪深股市2月7日交易特别提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11:11:10

沪市本批股改公司分别为中海发展、吉林森工、华业地产、宏达股份、双良股份、长园新材、豫光金铅、北海国发、广电电子、三爱富、陆家嘴、阳之光、中华企业、上实发展和华新水泥。15家公司分布在9个省市,其中上海6家,四川2家,吉林、河南、湖北、内蒙古、江苏、广东、广西各1家。

沪市第八批股改公司的15家公司中有9家为国有控股企业,其中中海发展为央属国企,国企比例占60%。国有控股企业较多为进一步推进国有控股公司的股权分置改革起到了较好的示范作用。中海发展为H股公司,广电电子、陆家嘴、华新水泥为含B公司,继续体现了引导含H股、B股公司股改的政策导向作用。

从对价方案来看,,沪市本批大多数公司的特点是大股东持股比例不高或持股成本过高,所以造成平均对价支付水平为每10股送2.71股,比前七批公司略有下降。15家公司中对价水平达到10股送3股的有7家。

沪市15家公司中,股本规模最大的为中海发展,总股本达到33.26亿股,股本规模最小的为长园新材总股本仅为0.9954亿股。在市值规模上,中海发展总市值超过200亿,陆家嘴市值近90亿,超过20亿的有广电电子、宏达股份、三爱富、中华企业、上实发展5家。15家公司中,中海发展、广电电子、陆家嘴、中华企业、上实发展为上证180指数公司,其中中海发展、广电电子同时为上证50指数公司。15家公司业绩水平良好,2004年每股收益超过0.20元的有中海发展、吉林森工、宏达股份、双良股份、长园新材、豫光金铅、三爱富、陆家嘴、阳之光、中华企业、华新水泥等11家,其中,中海发展、长园新材、华新水泥分别达0.57元、0.48元和0.45元。

深圳的五家上市公司包括深国商、深振业、特发信息、粤电力和湘火炬,今日除湘火炬,其余公司均公布了股改对价方案。

在深市第八批公司中,老牌深圳本地股成为了股改主力军,在本次启动股改的五家公司中深圳本地公司占了三家。

而第八批公司的另一个看点在于原“德隆系”三驾马车之一的湘火炬(也是原“德隆系”中业绩最好的公司,三季报每股收益0.20元)即将启动股改,该公司由此成为原“德隆系”上市公司中较早启动股改的公司。

[北京行情]做为诺基亚6610(机型介绍热评)的升级版诺基亚6610i(机型介绍报价热评),似乎并没有像师兄那样受到大家的关注,并且随着价格的一降再降也并没有吸引更多人的注意。而今天该机在公主坟迪信通再降到1120元的价位,不知该机降到这样的价位,是不是能勾起消费者对它的一丝购买欲望呢?小编也不敢枉下断言,这还得让市场去考证。

说起6610i与6610不同的地方,在外形来看只是机身背面多了一颗10万像素的摄像头,可以拍摄最大分辨率352×288的照片。而在配置上机身内存容量扩大为4MB,用户可以存储更多图像,而电池容量也从720mAh提高为780mAh。而在其它方面,6610i仍然配备4096色CSTN屏幕,分辨率为128×128像素,4和弦的铃声也实在让人汗颜。提供500组名片式电话簿,并可存储150条短信,内置FM收音机和电子词典,支持GPRS、MMS、WAP2.0浏览器,支持JAVA扩展,具有红外接口。

周一沪综指开于1099.53点,低开0.52点;深成指开于2683。85点,低开3.17点。沪综指最高1100.95点,最低1089.83点,收于1100.65点,上涨0.05%,两市共成交118亿元。

消息面上:沪深两市20家公司今日正式进入第八批股改公司名单,中海发展成为沪市第一家含H股的股改公司;华业地产为第一家进行股改的内蒙古沪市上市公司。详情请见:20家公司本周进入股改程序

早市大盘继续呈现调整态势,小幅低开后随即一路走低,并很快就下跌了近10个点,重新回落到5日短期均线下方。下午沪指出现了小幅的反弹,但由于没有量能的配合,上扬力度明显不足。有专家分析认为,大盘在跌破半年线后,市场在1100点之下做空的欲望明显减弱,然而上攻也缺乏相应的动力,低迷的成交表明观望的气氛较为浓烈。盘面显示,基金对仓位结构的调整仍在进行,游资又在充分挖掘热点刺激人气,因此,短线多空于千一一线的拉锯格局仍将继续。

个股方面:宝钢权证的继续疯狂飙升是市场资金关注的焦点。另外G华邦、G科华、G久联、G中基等中小板G股表现靠前,也是盘中较为突出的亮点。禽流感概念再度后跃,沪市中牧股份、金宇集团,深市普洛药业、东北药为首的医药股联袂走强。海虹控股、南方汇通为受的科技股又有所动作。跌幅榜前,银行股招商银行快速下跌破位,带动了其它个股的小幅下跌。齐鲁石化、扬子石化等石化股延续回落。

科技讯北京时间11月7日消息,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通信部目前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在印投资建厂持赞成态度。

华为今年3月份向印度外国投资促进委员会提交申请,计划投资6000万美元在素有印度“硅谷”之称的班加罗尔建厂,然而,印度外交部与内政部认为,国家电信网络具有战略意义,让中国公司介入该网络将导致印度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因此反对华为的投资建议。

目前,由印度内阁各部委组成的总理内阁小组会议正在对华为的投资申请进行讨论。内阁小组会议向通信部征询意见,显然通信部对于华为的申请表示了赞成意见,但由于最终结果还有待于如何解决内政部及外交部提出的反对意见,因此通信部目前还不便于公开态度。

据华为公司提供的资料,华为1999年进入印度市场,在印度现有员工1000多人,其中95%以上是印度籍员工。公司的印度业务有两块,一是华为通信(印度)有限公司,设在新德里附近,生产各种通信设备,并提供支持服务和安装。另一块业务是华为技术印度有限公司,设在班加罗尔,是华为在海外最大的软件研发中心。在过去的6年中,这两家公司在印度共投资1亿美元,未来几年准备再增加1亿美元投资。(丁克)

10月26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接受《中华工商时报》记者采访时抛出“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的言论。此言一出,舆论哗然,但被指责的国内经济学家们却少有反驳之声,就像是在去年的国企改革大讨论前,经济学界的集体沉默一样。上周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剑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丁学良的批评是不公正的。这也是国内主流经济学界对丁学良言论难得的回应。

晨报讯(记者张黎明)“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正在面临压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学者李剑阁说这句话时有些沉重,也有些气愤。

在上周五清华大学举行的“中国经济发展国际研讨会”上,最后发言的李剑阁本来承担着对第一天的会程做总结的任务,但没想到他一上来却挑起了这样严肃的话题。会后,他又在采访中谈及了对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的评论。自丁学良说出“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的言论后,这也是国内主流经济学界难得的回应。

“我觉得不公正,”李剑阁说,“改革开放20多年,中国经济学家参与并推动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全过程,作为境外学者,他并没有参与这个过程就这样提出批评实在有些不公正。”

而被指为没有参与过中国经济建设的丁学良,在评论上却着实表现出香港学者的大胆,在接受《中华工商时报》采访时,他的观点直接、激烈,矛头对准了国内经济学者群体。

丁学良最突出的观点包括:国内经济学家一心为利益集团代言,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丁学良认为,国内的主流经济学家把太少的精力用来做经济科学研究,而把太多的精力用来为某一利益集团说话。而谈到对教育改革等政策的建言,丁学良的观点也一样犀利,他认为很多学者没有依靠经济学的思考方式和讨论方式,但最后都以经济学的名义在说话,“这样提出的建议和对策不出问题才怪”。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而受到指责的国内经济学家们却少有反驳的声音,就像是去年的国企改革大讨论前,经济学界的集体沉默一样。

事实上,面对指责,经济学界的无奈可能更多于气愤,由于处在经济改革的中心,对中国经济学界的评论会直接和改革的成败联系起来,李剑阁说:“现在有一种观点是把改革没有完善而出现的问题看成是改革的问题,给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带来压力。”

李剑阁认为,这么轻易地否定改革成就,进而否定经济学家的作用是不公平的。他举例说,认为教育改革、国企改革或是医疗改革不成功,这本来就是一个有欠公正的说法。“改革本来就是不断完善的过程,没有前面的失败,也不会有后来的成功”。

马与斑马的南非亲戚——斑驴(马属的另一种动物),前半身有着斑马一样的条纹;后半身则像马,没有斑纹。这种动物已在100年前灭绝。研究人员对博物馆的一个斑驴标本的皮进行组织取样,对古老的DNA再次作出分析。

研究报告撰稿人之一,美国耶鲁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系高级研究科学家基塞拉·卡康(GisellaCaccone)说:“20年前,有关斑驴的研究开辟了对灭绝物种古老DNA(脱氧核糖核酸)进行分析的新领域。现在,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我们将在群体水平上进行新的研究,对更庞大的DNA碎片以及若干物种作出分析。”

斑驴过去被认为是草原斑马的亚种。有研究人员发出这样的疑问:斑驴是在什么时候,又是如何从马、斑马和驴中脱离出来呢?为此,他们对现有斑马与相关灭绝物种的遗传基因、毛色和习性进行了比较。通过对13个博物馆的标本(包括耶鲁大学皮博迪自然历史博物馆提供的唯一骨骼样品)的线粒体DNA生物标志作出的分析显示,在12万到29万年前的冰河时代,斑驴开始脱离平原斑马种群。这些分析结果表明,斑驴脱离草原斑马群体成为一个独立的,截然不同的物种,其外形和毛色开始迅速进化。

该项研究显示,冰河时代不但对欧洲和北美是一个重要时期,对非洲也是如此。卡康说:“斑驴毛色的迅速进化可以解释为基因流动的中断。地理位置上的隔绝或是干旱的生存环境促使这种进化的发生,也有可能是两种因素的共同作用。”(杨孝文)

交通部曾经公布,2003年,全国允许设立的公路收费站(点)有3112个,其中经营收费站(点)705个,还贷公路收费站(点)2407个。有人统计过,目前全世界大约有14万公里收费公路,其中10万公里在中国。而在全美8.9万公里高速公路中,只有约8000公里是收费路段。也就是说,在世界上近200个国家中,中国的收费公路最多!

当然,我国的一些公路建设资金主要来自银行贷款。企业必须偿还贷款,所以必须收费。对此老百姓是理解的。问题是,所收取的费用到底有多大的比例用于还贷?这些贷款什么时候偿还完毕?此类问题从来没有对公众公开过。另外,除了贷款修的公路之外,还有些用公共财政修建的道路也在搭车收费,把原本应当由公共财政支付的免费道路建设费转嫁由消费者承担。作为贷款道路的付费者,老百姓有权知道所通行的道路,哪条是贷款修建的,哪条是用公共财政修建的,贷款道路的还款期限是多久。可是,有关方面对此保持沉默。

国家曾经大力整治过公路乱收费,现在那些公然上路乱收费的现象少了,可是披着合法外衣的公路乱收费,却有增无减。归根结底,这些问题的出现,是由信息不公开、政府与百姓争利所造成的。

打造阳光政府,先要政务公开。只有政务公开才能让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以及民主监督等权利得到充分的实现,才能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马国川)

11月5日,联想全球首家旗舰店在上海开业,CEO沃德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面对面采访。沃德面前,是加了一片柠檬的纯净水,这位洋CEO在与联想人融合的过程中仍保持着特有的生活习惯。有趣的是,在杨元庆努力学英语的同时,沃德也在加油学中文。

联想与IBMPC的收购协议宣布近一年之后,尽管两者已经完成了第一个阶段的整合,即保留客户和员工,保持业务的稳定,但CEO沃德眼下并不认为新联想已经过了最危险的阶段,“我们所处的是高度竞争的行业,困难和挑战继续存在。”

打造一批旗舰店是新联想2005年的商业计划之一,记者在位于浦东的旗舰店墙壁上同时看到了联想Lenovo和IBM“Think”标识。与目前联想在国内拥有的5000家店面相比,这种以增强客户体验为核心的全新店面形式主要承担三大功能,产品体验、顾问式销售支持以及信息的传播与收集。北京、广州近期也将开设两家旗舰店。

但联想并不准备将旗舰店业务全球推广。沃德透露,公司将在印度建立旗舰店,接下来正在考虑建旗舰店的地方是中欧,而在美国,产品更多要依靠合作伙伴销售,开设旗舰店不是考虑重点。

但联想在美国市场并非无为,相反开始在“PC之王”戴尔的根据地展开拼杀。就在戴尔略显疲态地宣布其截至10月28日的季度盈利将低于分析师的预期的同时,联想重返IBM淡出了6年之久的美国零售店市场。从11月中旬开始,PC零售商OfficeDepot在全美的1000多个连锁店内销售IBMThinkPad品牌的笔记本。联想美国区方面表示:“我们希望重返零售市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IBM又回来了,我们将一直卖下去。”

根据当初的收购协议,联想对IBM品牌拥有5年使用权,但种种迹象表明,联想已经不再着力打造IBM品牌。沃德在与联想上海分公司的500多名员工见面时说,IBM公司的标志只有5年的使用期,大家必须清楚,我们要打造的是伟大的联想公司,这就决定了我们的产品和品牌都只能是Lenovo,而不是IBM。

沃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5年里,我们也会使用IBM品牌,但是我们使用的方式和最初大家预期的不一样,也就是说,我们还是继续会有IBMthink产品,但同时联想的品牌会逐渐成长起来,逐渐通过一个详细的规划让品牌良好过渡。

而对于联想与IBM的关系,沃德表示,现在可以说我们是IBM最大的业务伙伴,即使5年之后,我们也一定会持续这种良好的关系,除了品牌之外,在融资、服务、以及共同销售等方面紧密合作。

联想品牌将在明年冬奥会时推向全球。伴随着PC业务走出海外,手机也站在了第二梯队。沃德明确透露,联想的手机业务已经开始在中国以外的市场试点,有计划地进入亚洲和东欧市场。

与中国另外几家一线国产手机厂商相继发布亏损的财报不同,联想移动保持了连续9个月的高速增长,联想手机业务已摆脱此前的前景不明状态,还催生了联想高管用它出征海外的念头。

1999年一个秋日,连凯(化名)在漠河的一家小酒馆里一个人喝了个通宵,等被酒馆伙计叫醒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穷人了。用他的话说,把那辆才买回来不到一年的奔驰低价转手,就标志着又回到了10年前来东北之前的自己了。

上世纪90年代,连凯随着国内“边贸热”来到中俄边境,自踏上开往东北的火车那一刻起就对自己说:“穷怕了,一定要发大财。”

“那时候,中俄边境贸易复苏,国内千军万马涌去做边贸。”连凯如是说。俄罗斯经济经过调整,居民生活水平也应该会有所提高。“当其他同行还在将劣质皮鞋、劣质衬衣、劣质棉袜倒到边境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用不多的资本开始倒腾一些质量好、价格低的中档商品,结果很受欢迎,也正是那段时间,我积累了第一个100万。”

真正让连凯尝到赚钱如此简单的事情是在倒腾金属上面,但倒金属同样让连凯几乎身无分文。

赚到100万元后,连凯在朋友的帮助下,成立了一家代理公司,其实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老板和伙计都是他一个人。“我就利用我那几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帮助其他倒爷办理委托运输、通关手续、租赁摊位及开居留证明等一系列的手续,尽管佣金比例并不高,但是由于客户数量大,所带来的收入还算可以。”

“当时,倒腾铝、铜的生意很火,我也做了几笔业务后发现,其中的利润真的非常高,一来一去很轻松地就赚到了上百万元。但是一夜暴富所带来的幸福感并没有持久,1998年在倒金属上的连续几次大失手,商品造成大量积压,几乎把老本都赔了进去。”连凯话语间充满无奈和懊恼,“那些囤积的金属比成本价低10%左右转给了一些俄罗斯人,但是后来证明自己错了,因为没过多久,铜、铝的行情又起来了,那些俄罗斯人发了,但自己却落魄了。”

心灰意冷的连凯离开东北回到温州老家,用剩余资金投资了一些小项目,但是“收成”非常微薄。

2000年左右,全国的房地产业务开始蓬勃发展,各个主要城市的房地产价格不断攀升,“倒房子赚钱多,但是总不能把中国的房子倒到外国,再把国外的房子倒到中国吧。”连凯开玩笑地说:“但是的确有一样和房子有关的东西是可以倒的,那就是木材,有那么多的房子要卖,有那么多的人要买,那么自然就有非常多的人需要家具,中国人一直都非常钟情于木制家具,那么从俄罗斯倒木材,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

“倒木材”让连凯“活”了过来,他和几个在多年生意场上交往而获得充分信任的俄罗斯人一起取得了一个边境小城周边的将近10个山头木材的采伐权,也得到了几个拥有铁路专用线的储木场。

由于俄罗斯地处北方,所生长出来的树木木质非常坚硬,十分适合做家具。连凯将装着砍伐下来的树木通过火车运到了河北廊坊这个北方出名的家具加工集散地。木材一卸下来,就被当地的生产厂商抢购一空,四年下来,自己账上的资金已经有了5000多万元。加上在家乡温州和北京购置的两套房产,总资产接近6000万元。

经过上次的生意失败,连凯变得非常谨小慎微,已经不敢再投资不熟悉的行业。哪怕是有朋友建议他自己开一家家具生产厂的想法,也被连凯拒绝了。连凯自己都承认,大家都看到了倒木材的利润非常高,又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向这个行业,那么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再加上国家对房地产发展开始进行政策上的限制,家具等相关配套领域所受到的影响已经非常明显。

“倒爷还能当多久?高利润的木材生意还能维持多长时间?非正常国际贸易之间存在巨大人身安全风险,假如出现意外,一家老小的生活怎么办?”这些问题毫不客气地放在了面前,为此连凯萌生了退意。

退出江湖后,连凯又该如何安排一家老小,如何处理自己的6000万资产呢?连凯又担忧起来。记者请教了几位资深的理财师和投资机构人士,对他的财务状况作了分析(见表)。

连凯家庭目前的财务状况有以下几大特征:1.累积了高额资产;2.连凯是家中父母和妻儿的唯一经济支柱;3、父母年老,需要筹措养老资金;儿子尚幼,未来需要大笔教育支出。

连凯一家目前每年需要的开支在200万元左右(由于他是个体户,生意支出和家庭日常消费财务并未分开计算,因此其中很大一部分应该是用于生意应酬等)。但设想一下,若连凯不愿在生意场上再追逐利益,那么他们家庭每年的开支将会锐减。为了维持他现有的家庭生活高水准,我们估计他家今后的年度开支将在100万元左右。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不久前说“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本报专题调查“你相信哪位主流经济学家”,结果显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