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再次创出新高 本轮行情最赚钱的六大品种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06:48

马骏认为,在走势较好的时候我们更应看到市场的隐忧。在股改公司复牌之后,股价的上涨和投资价值还是要看公司的业绩,G股在填权之后很难获得新的上涨动力。因此,他们最终并不会因为G股的概念肆意追捧。

同时,马骏认为,因为对新的股改的公司有一个抢权的过程,因此相信很多投资者也会抛售手中持有的G股而加入到新的“寻宝游戏”中。这事实上会导致G股板块的投资降温。

部分业内人士预测,G股热消失之后,蓝筹热才会重新兴起。他们认为,G股上涨只是短期行为,上涨动力完全来自股改后股价突然低于其短期的内在价值而引发的恢复性上涨。

辽宁法制报讯“为母报仇,十年不晚。”家住朝阳市朝阳县联合乡的17岁少年小明(化名),终于“以毒治暴”,亲手毒死了生父,为受虐离异的母亲报了仇。然而,正值花季的他,日前也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依法逮捕。

据小明讲,自打懂事起,便常见父亲“耍酒疯”打母亲,有时还殃及到自己。于是在小明幼小的心灵中,慢慢播下了仇恨的种子。他在心疼瘦弱母亲的同时,暗暗攥紧了小拳头:“等着瞧,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替母亲好好教训你!”

在这种环境中,小明长到了8岁。此时母亲再也忍受不住丈夫的毒打,带着一身伤病,领着小明离开了恶梦频频的家。父母离婚后,小明的哥哥跟父亲留在了朝阳县的老家;小明则随母亲改嫁到了本县的另一个村子。老实本分的继父,对小明虽如同己生,对小明的母亲也意重情深,但这并没有除去小明对生身父亲的仇恨。

今年4月初,等待了近10年的小明,认为自己已长大成人,该去找“老犊子”算账了。他本想直接找上门去,与生父来个“以暴抗暴”。但他转念一想,自己虽说已17岁,可还未曾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万一把生父收拾个好歹“犯了事”,自己不知哪天才能出来。还是弄点钱先去“潇洒一回”。于是小明趁家中无人,先偷出了继父箱子里的800元钱,又将家中的毛驴牵到集市上卖了800元钱。揣着盘缠,小明开始了复仇之旅。沈阳、辽阳、鞍山、盘锦……一路“游”后已近一个月。当小明的兜里仅剩几块钱时,他才心满意足地买了张去生父家的车票。

儿子的突然到来,乐坏了寂寞的生父。他屋里屋外地忙碌着,转眼间便为久未谋面的儿子张罗了一堆好吃的。见生父如此热情,小明暂时忘记了此行的目的,父子俩和平相处了10余天。这天,小明陪父亲去地里干活,爷俩一边干活一边聊天,“亲爹对你好还是后爹对你好?”面对生父的提问,有过比较的小明随口回答:“当然是后爹对我好啦!”话音未落,小明便重重地挨了生父一巴掌。恼怒的生父还边打边骂:“你个小瘪犊子,老子白疼你了。滚你妈的蛋,去找你‘野’爹去!”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可小明强忍着没让它掉下来。野蛮粗暴的生父,用巴掌重新激活了小明的复仇心。(辽宁法制报刘远征)

本报讯(记者王凡)昨日,渝北龙溪镇柳阴街上,两名刚刚走出银行的妇女被几名“飞车党”抢劫。一市民抄起扁担向一名抢匪打去,但未能拦住对方。为了夺回8000元公款,40岁的女子李建蓉被砍三刀,终因力弱无援被抢。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昨日上午11时许,几名市民在渝北龙溪街道社区服务站门前,谈论着刚刚发生的一幕:“刚刚那个女的就是在这里被抢。”受伤女子被送往渝北区第二人民医院救治。

在医院手术室外,伤者的丈夫和同事在焦急的等候。据了解,伤者名叫李建蓉,是一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她和同事张小姐一起外出为公司取钱,没想到发生了意外。

据张小姐说,昨日上午9时30分许,她们到武陵路的一家银行为公司取款,李建蓉取了5000元现金,和包中原有的3000元钱放在一起后走出银行回公司。出银行大约200米,她们走到柳荫街一个西瓜摊旁,两个年轻男子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抢走了走在外侧李建蓉的单肩背包,然后扔给了旁边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

李建蓉忙追了上去,并夺回了自己的包。两男子见状,各从腰间抽出了一把30多厘米的尖刀向李砍去。李建蓉的后背、大腿共三处受伤,血流不止。她大声向围观者求助,却没有人帮忙,终因体力不支倒在地上。那几名抢包的男子跑到路口,上了在一辆守在那里的一辆摩托车。

这时,有一位市民抄起扁担向其中一名抢劫的男子打去,但未能拦住对方,4名男子驾驶两辆摩托车逃走了。

据医生说,李已脱离危险。想起被抢走的8000元公款,李建蓉非常气愤,趴在病床上不住地落泪。“要是有更多的人帮忙,他们肯定跑不了。”据当地派出所民警介绍,目前此案还在调查中。

特别提醒:警方提醒市民,单独外出特别是在僻静地方行走时,最好把包背在靠人行道内侧的一边、不要把包夹在腋下,或拿在手里。取大额现钱最好开车前往,而且要两人以上;取款时要注意观察四周有无可疑人员;取完款走在街上时应尽可能远离机动车道,并且把包斜挎在胸前,以防飞车抢夺。发觉有形迹可疑的人靠近时更要提高警惕、加强防范,并及时报警,不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毛仁东

中国制造业企业的采购经理们正在放慢花钱的步伐。这跟几个月前,甚至更早时候他们疯狂抢购原材料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并不奇怪。在这套反映企业微观运行的指数体系中,在采购量指数降到了今年以来的最低点的同时,企业生产量、新订单和出口订货也在一路下滑。

这一趋势印证了最近经济学家对于中国经济的判断:中国经济已经开始降温。

但是可能让研究者感到困惑的是,由里昂证券和NTCResearch联合发布的中国7月份PMI指数描述了相反的趋势:这是近四个月以来的首次回升。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与国家统计局是连续第二个月联合发布PMI指数。他们从今年初就已经开始编制这个指数。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的PMI指数为51.1,比6月份下滑了0.6。这是PMI指数自2005年3月达到57.9的峰值以来,连续第四个月下滑。

PMI指数在50以上,反映制造业总体扩张;低于50,通常反映制造业总体衰退。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秘书长蔡进说,由于PMI指数在中国还处于刚刚开始测算公布的阶段,究竟能早于GDP多久预警国家宏观经济走势,还在观察中,初步估计为反映半年以后GDP走势。因此,由于PMI指数从二季度开始下滑,预计国内GDP增长会在第四季度开始走低。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昂证券和NTCResearch联合发布的中国7月份PMI指数是51.5,而6月份的指数是51。里昂证券首席经济师韦卓思博士(DrJimWalker)说:“7月份的轻微复苏无疑是个喜讯。”

这样两个看起来互相矛盾的指数体系可能让很多人感到困惑。PMI是个重要的经济指标,因为它反映了制造过程中初始阶段的情况,例如企业采购负责人的前景展望等。渣打银行驻上海经济学家葛霖(StephenGreen)认为,通过与上个月基数的比较,以及市场预期的差异,PMI指数将指导企业的采购活动,影响股票、债券乃至整个经济层面的未来走势。

经济学家说,双方在不同类型企业中选取的权重不同,是导致PMI走势不同的原因。如在7月份国有企业选取的多一些则可能数据更乐观。

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PMI,是利用国家统计局成熟的统计调查渠道进行采样调查,727家被调查企业涵盖了20个行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所占权重分别为12.6%、20.6%、66.8%。

而据NTCResearch高级经济学家卢克·汤普森介绍,其采样对象为450多家企业,来自更细分的40个行业,调查覆盖31个省,也涵盖了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人企业、合伙企业等企业类型。

渣打银行经济学家葛霖表示,正在定期关注这项经济数据,但面对两方的不同数据,还无法分辨哪家的采样结构更合理。“我们仍需半年到一年的观察来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两个指数存在着很多差异,但都预示了未来中国经济相似的趋势。

里昂证券和NTCResearch发布的7月份PMI指数有所回升,但7月份的数据依旧是自2004年4月该指数开始发布起的第二最差数。

在NTCResearch7月份的调查中,大约27%的中国制造商表示在7月份加大了生产,主要因为配合新工作量增加,新生产线启用所致;有近26%的受访公司表示新订单数量有所扩张,这与稳固上升的市场需求,以及新产品推出有关,但是这两项数据依旧低于该两项指数的长期平均数。

另外有约占18%的受访公司产出或新订单量下跌,他们认为,这与新业务增长疲弱,或与个别产品,特别是基本金属制品供过于求有关。

在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PMI指数体系中,报告生产比上月增长的企业达到30%,下降的企业比例达到了22.8%。但是,报告新订单减少的企业比例达到21.5%。生产指数为53.3%,回落幅度较大,达到今年以来的最低点。

“上述数据表明,部分行业产能增长过快,同时产品需求增长趋缓,供大于求的态势,使得经济增长力下降。”蔡进如此认为。

核心提示:继本报报道行唐小霞长期遭受虐待,以及8月9日一名愚昧母亲亲手掐死自己年仅1岁的女儿之后,省会日前再次发生一幕惨剧———

接到热线,记者于昨日上午9时许赶到位于省会东开发区的留村时,已听到孩子去世的消息、群情激愤的乡亲们聚集在村东南的一条道路上,把路堵得水泄不通。“太没有人性了。这样的人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据乡亲们称,事发这家的男主人成某,因其妻左某没有生育能力,经人介绍抱养了刚满月的小雪。谁想到,这个无辜的孩子自从来到成家遇到了养母左某,就像掉进了一个“大火坑”,长期遭受着左某的无情虐待,直至身亡。“我们全村六七千口人,恐怕有一半的人都知道她的恶行,谁要看不惯去制止她,她就和人家吵骂。”

“她(左某)经常咬、掐、拧、打骂孩子(小雪),有时候用两手掐住孩子的脖子,提起来就往外扔,孩子吓得不成样子,这哪像个当娘的样儿呀。”留村的众乡亲提起左某的“暴行”,群情激愤。

提起左某令人发指的行为,一位大婶扯起记者的耳朵模仿左某虐待小雪时的样子,“揪耳朵,掴耳光,用布捂孩子的嘴。”因为模仿时满怀气愤,记者的耳朵竟被大娘拧得生疼。

“她(左某)说是孩子从床上掉下来摔死的,谁信呀?”留村一名大妈向记者说,“(12日)早上7点多,邻家一个孩子到我们家借东西时我才听说孩子死了。听说她还抱着孩子去过医院。孩子怎么说死就死了?”

接到报案,辖区的湘江大道派出所、刑警队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公安民警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察,同时将左某控制住。

征得警方的同意后,记者走进成家。在房内的一张床上,小雪的尸体横躺在那里,上面蒙着一块布,孩子的前胸、胳膊上遍布着明显的伤痕,其状惨不忍睹。几名公安民警正在现场拍照、勘验。

“孩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这次算起来,这孩子恐怕是‘死’了三次了。”成家的南邻吴女士说,她经常看到左某打骂小雪,“简直是遍体鳞伤,孩子脸上起了泡,都化成脓了。”因为心疼孩子,看不过去的吴女士曾多次好心地制止左某,“可她就是不听,为这没少和我吵架。”

第一个给本报打来热线的成先生是小雪家的东邻,自从小雪刚抱过来时,成先生便知道孩子的一举一动,“经常都能听见孩子被打得哇哇哭叫。有一次,街上的水那么深,她(左某)用一个洗脸盆把孩子往盆子里一放,就像《西游记》里唐僧在水上漂流一样,她站在水边看热闹,摆着手喊‘过来’‘过来’。要是翻了怎么办?她根本没把孩子当个人看。”

采访中,现场一名8岁小女孩也气愤地向记者描述左某的“暴行”:“她(小雪)妈妈老是打她、咬她。我亲眼看见她妈妈用一块布堵住她的嘴。”

乡亲们说,左某的神智没问题,“她什么活也不干,她丈夫(成某)被打得常往床底下钻,见了她就打哆嗦。”事发当晚,成某外出到工厂上夜班,等他接到报信赶回家时,养女小雪已经永远离开了人世。

12日上午11时30分许,进行尸检的法医赶到现场。据警方介绍,当日凌晨时分,左某曾带着小雪去过医院,“但到医院时,医生说人已经死了。”

12日下午,警方向记者介绍了经初步调查后的案情。“讯问时,左某开始说孩子是从床上掉下来摔死的,但到后来,她承认自己确实用棍子打过小雪的脑袋,时间是在11日下午6时多,她说孩子被打后就睡着了。到12日早上5时多,左某发现孩子没有了呼吸,全身也发凉了,便往医院送,但到医院时孩子已经死了,医院死亡证明称是‘严重颅脑损伤’。”

警方表示,至于小雪的具体死亡时间目前还不好确定,“左某用棍子打,是否是孩子的致命伤,现在还不好定。”

昨天下午5时多,记者从开发区公安分局警方获悉的最新消息是,经尸检,小雪系“颅骨损伤造成颅内出血”,尸检报告两天后才能出来。目前,对左某的讯问仍在进行当中。

据了解,事发后,警方迅速将左某控制并带走讯问。后来,左某说自己难受,由警方带着去了长城医院。

12日下午,记者赶到左某就诊的长城医院。几经周折,在警方的配合下,记者进入该院急诊室,看到左某正在输液。记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左某看上去很壮实,左某的丈夫成某个儿不高,体形比较瘦。在医院的两个房间里,警方分别对二人进行讯问。

据该院负责给左某诊治的刘医生称,上午10时40分许,左某由警方带到医院就诊,"她来时一直不说话,闭着眼,看着像昏迷的样子,我们给她做神经反射、心电图等,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仅是心率有点快,血压稍有些高。后来她睁开眼说难受,就给她输了点降压、镇静的药。"

刘医生分析认为,左某的暴力倾向"可能有性格缺陷,这要去了解她的成长过程,看小时候其是否遭受过虐待,是不是把这些又'转嫁'报复到别人身上。"

据美国媒体11日报道,10日,美国加州一名女子在与男友吵架后,竟然疯狂跳出正在行驶的汽车,摔倒在拥挤的高速公路上。结果,这名女子被至少12辆汽车撞倒,并被碾成肉酱。

后面的汽车躲闪不及一头将其撞倒,此后又有至少12辆汽车从她身上碾过,将其碾成了肉酱。同时,这一事件还引发了严重的交通堵塞事故。久仁

这套房改房,房款总共是10800元,房子的首付款是5000元,我是用借款生利息的方式解决了,剩下的房款,我采用的办法的先购买88%的产权,第三年再把剩下的买下,这是穷人的买房法。1996年我恋爱了,1998年结婚,结婚后我的资产是负15000元,除了这套二手房。当时的收入是我的工资收入每月545元/月,我妻子的工资300元/月。

贫穷,贫穷就象一个恶魔,时时都要吞噬我。我干什么都自卑,我怎么办了,我必须想办法摆脱贫穷!但我的工资收入就这么多,贪污不行,受贿没人送啊,我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哪儿有收入呢?

贫穷就象可怕的恶魔,使我干什么都自卑,我想啊想,什么办法呢?只有从自己的现有条件想办法。我只有这套二手房,看了看这套房子,平房,前后都有院落,发现它建在一个水沟边,后来这条水沟被覆盖了变成一条小街道了。嘿嘿,我的机会来了,我的房子变成临街房了。

开始我把后面的院落盖了一间小房子,嘿嘿,刚盖好就有人要租赁了。房租是110元/月,我计算了,一年就可以收回盖房的投入,还真不错呢。这时我想到要盖更多的,这阶段我儿子也出世了,我更需要钱了,我就东借一点西借一点,共借了5500元,改造和加盖了共计3间小门面房,加我前期盖的一间,合计4间。全租出去了,一年租金就有5000多,一年就收回全部投资。这可以说是我的第一次投资。也给了我实惠。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