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走上股权分置改革二次试点前台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13:23

倪女士参与多项税改的调研工作,她透露:“各项税改的具体方案都还面临诸多难题和分歧。”

“之前一些早已酝酿的税改项目,都因为经济过热而暂缓了,”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张通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因为这些项目都有减税效应,所以使得原本要推的税改都放慢了步子。”

张通所称的早已酝酿却不得不暂缓的税改项目,主要是指增值税的全面转型以及企业所得税的两税合并。

在2003年底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新一轮税改方案中,出口退税调整、两税合并与增值税转型都被列为优先开始变革的税种。2004年年初与8月,出口退税新政与增值税转型在东北的试点都已正式启动。

但令各方始料未及的是,宏观经济的运行在延续2003年的高增长后,自2004年初开始逐渐走高乃至有过热的危险。随即,以调控经济降温至合理区域为工作的重中之重。

具有减税、刺激企业扩大投资等效应的增值税改革在东北的试点,于是被反复斟酌、一推再推;而两税合并的方案也因始终无法在各方之间达成统一,至今仍未如财政部所愿尽快出台。2003年底规划的新一轮税改,因此一直未能顺畅地在全国推进。

“上半年宏观经济的数据显示经济过热的压力已经减弱,进入一个稳定期。决策者的精力因此将转向改革,而税制改革则是最迫切需要推动的一项。”张通说,“一些之前暂缓的税改项目,现在都在加紧推进中。”

财政部另一位官员透露:“各项财税计划,以前要么是还未列入议事日程,要么因经济过热而暂缓推进。现在则是要么开始提上议事日程,要么开始着手推进。一些方案都已完成,正在审批中。”

张通表示,财政部无意再继续扩大增值税转型在东北的试点,“正酝酿明年在全国推开的方案,目前方案正在讨论中。我们的意见是,宜早不宜迟。”

他同时透露,两税合并的方案也早已设计出,但因为争论,国务院说先放一放。而目前各方的分歧已经越来越少,逐渐达成了普遍的共识。“因此我们认为不能再拖下去了,最好能与增值税转型同时出台。”

财政部迫切推进税改的心愿,得到了相当热烈的认同。财政部财科所税收政策研究室主任孙钢对记者表示:“从现在的宏观经济状况与财政税收状况来看,全面推进税改的时机已经非常成熟。尤其是在上半年的经济数据公布之后,各方期望在明年全面推进税改的呼声非常高。”

“理论上讲,税改的良好推进是没有问题的,但最终要敲定各项税改的具体方案,还是要看决策层对宏观经济的判断。宏观经济的稳定运行,是决策层拍板税改方案时最优先考虑的因素。”孙钢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政策研究室主任倪红日认为:“宏观经济的运行状况,也许并不是决策层考虑税改方案的惟一因素。”

除了对宏观经济运行的影响之外,全国范围的增值税转型与两税合并的推行,对财政收入的巨大影响,绝对是个不能不去面对和解决好的问题。倪红日说,仅增值税转型在全国推开,这一项改革就将导致财政减少约1500亿元的收入。

“就长远来看,增值税的转型将带来企业的技术进步、投资增长,从而拉动经济增长,再带动税收增长,最终将对财政收入有很好的贡献。但我想,目前摆在总理办公桌上最首要的问题,大概还不是企业的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而是我们金融系统的危机。”

倪红日解释说,因为明年我国就将对外资银行开放市场,因此国有银行的改制将是更令决策层揪心的事。而国有银行的改制、上市等等,都需要大量的财政资金做支持。此外,中国的社保、医疗卫生与教育体系,都欠账巨大,需要财政强大的支持。

“本质上说,金融体系和国有银行的改革是‘雪中送炭’非改不可了,而税制改革则是‘锦上添花’,只是为了更完善,”倪红日说,“如果财政部不能找到很好的办法解决财政大幅减收的问题,可能是无法说服国务院在2006年放心在全国推进税改的。”

北京时间8月6日,发现号机组已经准备就绪。航天飞机计划美国东部时间6日凌晨3:24(北京时间6日15:24)与国际空间站脱离。科技正在同步图文直播。

环绕飞行完成后,发现号已经点燃轨道航行系统引擎,离空间站而去。这是返航途中两次点火的第一次。NASA官员说,飞行员詹姆斯凯利在掌舵。

发现号的环绕飞行只剩下四分之一了,宇航员还在对空间站拍照。飞行员凯利小心的驾驶航天飞机绕空间站飞行,保持着400英尺的安全距离。发现号刚刚通过了环绕飞行的最低点。

发现号已经完成了环绕空间站飞行的大约四分之一航程,使得宇航员有机会自从2002年以来无法到达的角度给空间站拍照。飞行员凯利已经驾驶航天飞机飞过航程的最高点,朝向空间站尾部400英尺的位置飞去。空间站正飞过哈萨克斯坦上空,那里有拜科努尔太空基地,联盟号和进步号飞船从那里发射飞向空间站。

环绕飞行使野口聪一能够对空间站顶部P6架构上进行的电场电压试验拍照,飞行控制人员担心这个试验会在分离时使碎片脱落。

发现号已经到达环绕空间站飞行的出发点。飞行员凯利已经缓缓把发现号开到空间站前方400英尺的出发点。他将驾驶发现号绕行一周,同伴对国际空间站拍照。在国际空间站上远征11的两名宇航员观察了分离操作,对发现号的分离拍了照片。

15:37发现号已经到达环绕空间站飞行的出发点。15:32按计划对空间站进行环绕飞行飞行员詹姆斯凯利正从国际空间站向后退,准备环绕飞行。凯利正在驾驶航天飞机到国际空间站前方400英尺的地方。接着他会把发现号的机鼻升起,高过空间站,保持400英尺的半径,直到到达出发点,NASA官员说。发现号与国际空间站的分离正好是北京时间15:24,分毫不差,发现号和国际空间站正在离地球200英里的太空飞过智利西部的南太平洋。

在STS-114补给任务中,发现号和国际空间站对接在一起的时间共计8天19小时54分钟。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有碎片从空间站顶部P6架构进行的试验中脱落,NASA官员说。他补充到在三次太空行走中进行的一次试验中发现空间站顶部一个螺钉特别松。

分离发生在北京时间下午3:24。凯利将驾驶发现号进行1个半小时的环绕空间站飞行,对空间站进行全方位拍照。今天的分离标志着发现号7名宇航员同国际空间站远征11两名成员8天的联合作业的结束。发现号给国际空间站带去6吨补给,带回3吨到地球。

负责此次航天飞机发射工作的官员保罗·希尔的最终批准马上下达,航空航天局官员说。

飞行控制中心给飞行员詹姆斯·凯利传来应急预案,应对当发现号与空间站分离时,可能出现的碎片,尽管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计划可以起预警作用。宇航员野口聪一在空间站的p6架构上进行试验时曾发现一个螺钉十分松。

1430宇航员开通太空间通信联络发现号和空间站的宇航员开通了太空通信联系,将在一小时后的分离时使用。北京时间15:24分离之后,飞行员詹姆斯·凯利将驾驶发现号绕空间站一周,进行对空间站的首次环绕拍照。

14:00泄漏检查完毕对真空状态的通道的泄漏检查已经完成,通道把发现号和国际空间站分隔起来,等待两小时后的分离。在发现号上,任务专家温蒂·劳伦斯正在给对接系统安装中心线摄像机,为的是给飞行员詹姆斯·凯利提供更好的视角观察分离,他将操纵发现号同空间站分离。凯利将会发动发现号的推进器,同时要小心航天飞机的尾窗和顶窗,然后在离空间站400英尺的距离缓慢的绕行一圈。

13:47发现号与国际空间站宇航员分别核实是否漏气。舱口关闭后,发现号7名宇航员和国际空间站两名宇航员准备检查是否存在泄漏。宇航员正在给通道减压,接着是泄漏检查,然后打开发现号与空间站之间的连接装置。

发现号和国际空间站之间的舱口关闭,航天飞机准备与空间站分离。舱口在美东时间1:14(北京时间13点14分)关闭,NASA官员说。正在给连接发现号和国际空间站的通道减压。

“我们感谢他们这么棒的主人,在和他们一起度过的日子里,我们十分高兴,”发现号女机长女机长艾琳·柯林斯这样评价国际空间站远征11宇航员克里卡列夫和菲力普斯。柯林斯和其余六名STS-114成员在发现号同空间站对接后,工作了八天。他们进行了三次太空行走,向国际空间站运送了食品、水、科学设备和零件,共计6吨重。“我们不愿你们离开,”菲力普斯告诉STS-114成员。“伟大的飞行,平稳着陆,我们期待几个月后在休斯顿与你们相见。”克里卡列夫和菲力普斯根据安排将于10月份他们在国际空间站的任务接受后返回地球。发现号脱离空间站计划是在美东时间凌晨3:24(北京时间6日15:24),接着绕空间站短暂飞行拍照,然后返航。

经过对接之后8天的共同工作,发现号7名宇航员将要向国际空间站的两名成员道别。

当发现号和国际空间站之间的舱口关闭以等待随后的分离时刻时,发现号STS-114成员将同远征11成员举行道别仪式。发现号将于美东时间凌晨3:24(北京时间6日15:24)同国际空间站分离,环绕空间站飞行,简短拍照,然后开始两天的返航之旅。航天飞机将于美国东区时间8日凌晨4:46(北京时间8日14:46)着陆。(大伟)

关闭空间站和航天飞机之间的舱门,准备返回地球。发现号号与空间站分离。

征,还是不征?燃油税这一困扰了国人11年的哈姆雷特式的命题,再次面临抉择的艰难。

这件事还要从今年夏天的主旋律说起。在中央号召全国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热潮下,国家发改委于7月27日公布了《建设节约型社会近期重点工作分工方案》,对节约型社会的体制和法制建设进行了初步规划。在转变财税体制方面,“适时开征燃油税”尤为引人关注。燃油税的破题到了“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曹玉书日前认定,中国已经进入到一个成品油的高价位时代。油价高说明油源供应紧缺,就要节约用油,开征燃油税则为节油提供了税收约束,顺理成章。有专家呼吁,油价高涨是石油资源供应紧张的价格信号,油价越高越要加快燃油税改革,等待的结果只能是越错失良机。

开征燃油税的讨论已有十多年。尤其是近几年,国家税务总局和财政部的高官们曾多次表示燃油税税收设计方案已经到位,并指全国100%的加油站加油机都已准备就绪,“新税将择机出台”,但这个“机”却一直没有“成熟”。由此看出,燃油税的“难产”与技术层面没有关系,正是一个个站在不同立场上的政府部门,以及捆绑在这些部门上的利益,使这个硬邦邦的税收政策变成互相博弈的焦点。

征收燃油税必然要停止养路费等费用的收取,因此,推行燃油税的最大阻力来自公路交通部门。因为角色要转变,管理者将从各地的公路局转移到税务局,征收渠道也将从原来的公路局在各区县附设的养路费征收稽查处,转变为当地加油站。

除了丢掉这样一块长期垄断着的“肥肉”,交通部门还失掉了上路稽查的权利。全国几十万公路稽查人员将从此摘下大沿帽,人员安置又将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

一直持积极态度的财政和税务部门也是骑虎难下。由于近年来国家税收增速大大超过GDP增速,如2004年税收增幅达25.7%,而当年GDP增长9.5%,显然,当财政和税务部门不得不为税收增长幅度高出GDP增幅2.5倍而忙着找理由、做解释的时候,对于燃油税改革的要求已变得不再迫切。此外,财、税二部还打着“堤内损失堤外补”的算盘,希望推行燃油税的时机与内外资所得税并轨同步,以弥补并轨后产生的财政收入的下降。

另一个权重部门发改委,却一直奉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由于掌控着国内成品油的定价权,发改委一直承受着国内高油价的舆论压力,一旦燃油税开始征收,油价必然大幅上涨,发改委很可能受到更多的非议。所以对于燃油税的问题,发改委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针对燃油税的实行,各方的表态也值得玩味。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接受《财经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各方的利益仍在协调之中,“不便向外界透露”。

这样的答案很难让人们对协调的结果抱以足够的信心。交通部的一位官员就抱怨说,交通部的很多意见在决策中无法体现。发改委国有资产研究中心主任高梁则表示,按照惯例,一旦部门协调陷入僵局,将由一位主管该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出面协调。

比如同样僵持了十多年的内外资企业所得税改革。今年2月底,财政部曾将一份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合并方案提交人代会讨论

在财政部这边积极推进两税并轨改革的同时,与此方案密切相关的商务部却一直表示沉默。同时与商务部相关的各方人士纷纷上书国务院,“担心”调高跨国公司企业所得税后影响FDI(外商直接投资)的进入,对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合并持保留态度。

有学者表示,众多行政部门在立法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矛盾,无非是一种圈利活动。其根本动因是借立法之名,将各种可能获取的权利攥在自己手里,进而获得相应的机构设置权和财权,表现为一种隐蔽的“立法寻租”。由于这些立法活动没有足够的透明度,公众对法律出台的背景不甚了解,这就使出台的法律不能很好地发挥应有的作用。而这一问题能否解决无疑考验着政府执政的有效性。

北京大军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仲大军对《财经时报》表示,燃油税及其配套税种的推出表明中国公共财政开始深入,可以使部门不同利益在更统一的国家财政内得到体现,总体上利大于弊,所以他建议“政府发挥行政执行能力,果断推出”。

学者赵晓表示,政府的有效必须建立在有效的治理结构的基础上,它能使不同利益的声音得到反映,并能够让超脱于利益群体的公平规则得到贯彻。在部门博弈上,只要这种博弈能够建立在公开、公平、有效的机制上,则无论政府部门也好,公民也罢,方能以平常心面对,出来的结果也可以是对全社会福利最有利的。

日前,政府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已被定为“十一五”期间改革的“重中之重”,而燃油税改革无疑将是一次很好的演练。因此,我们有足够理由期待。

开征燃油税的动议于1994年正式提出。1997年,全国人大通过《公路法》,首次提出以“燃油附加费”替代养路费等,拟从1998年1月1日起实施。1998年10月,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审议的公路法修正案草案里,将“燃油附加费”改为“燃油税”。1999年10月31日,《公路法》修正案获得通过。

世界发达国家目前普遍征收燃油税,燃油税也一直是汽车税收的重头戏。以汽油为例,法国的燃油税税率是300%,德国是260%,日本相对低一些,大约是120%,美国为30%。经验表明,燃油税的推行不仅可以节约机动车用油,还有利于缓解城市道路交通的压力。

当稍稍平静的王先生再一次环顾四周的时候,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冰箱冷藏室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与冰箱彻底地分了家,不但如此,更让王先生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离开了冰箱的冰箱门还向正前方飞出去四五米远。除了餐桌惨遭不幸之外,还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痕迹。

再仔细看看这冰箱门,由于撞击,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凹痕。而冰箱冷藏室里面的灯罩已经裂了一个口子。

让王先生更感到吃惊的是,这台没有了门的冰箱竟然还在忠实地工作着,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先生:这个冰箱仍然在嗡嗡嗡嗡地响,仍然在制冷,但是冰箱里的隔板都已经崩出来了,而且碎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冰箱的冷藏室生了爆炸。

王先生终于明白了,眼前的这一切一定与这个冰箱有关。然而,王先生又想不明白了,这台LG公司冰箱是自己十天前花了1千9百多元刚刚买来的,自己并没有往里面放多少东西啊,冰箱门怎么就莫名其妙地飞出去了呢?

王先生:冰箱里放了些调味品,什么韭菜花呀,辣椒酱啊,一些打包的食品,什么剩菜剩饭呀,矿泉水酸奶之类,没有放任何易爆物品,像什么可乐、啤酒等易爆物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