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发廊女遭绑架下体和脸上被蚊香烫黑洞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3:39:13

上月27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阳东县新洲镇乌石村采访这位怪人。只见他脚部微瘸,吐字含混,上身裸露,皮肤光滑异常。记者问:“今天你泡水了吗?”他答,从早上起床至现在,已经浇水3次。说着又在门口的一个整日供其专用的大水盆里掬水往身上浇,弄得全身湿透,不一会,又干了。

据说,陈伦刚出生时整天不停地哭闹,但将他一放入水盆就不哭了,其父母干脆将他整天泡在了水里。说来奇怪,无论陈伦浸泡多长时间,皮肤都不会起皱。稍长,父母才发现他的身上没有毛孔,也没有乳头。由于他在冬季时身上起一层鱼鳞似的皮屑,所以大家称他“鳞仔”,他现在的名字陈伦,就是“鳞”字的谐音。

更奇的是,他长到15岁,口腔的右上方才长出一颗迟来的大牙,此后40多年,始终还只有那颗牙,但老人能啃掉坚硬的甘蔗和鸡爪。据老人称,59年他没理过发,他头上稀疏微黄的毛发仍是胎毛。头发不长其胡子却长得快,他经常用剪刀修剪。村民们说,无论冬天多冷,他最多只穿两件单衣,却从不得病,不吸烟的他却很喜欢喝酒,几乎每餐要喝四两白酒。

由于他有许多不同常人的特征,使得他无法上学、无法就业、无法结婚。如今步入暮年,成了五保户,每月靠140元救济金度日,还靠弟弟接济。

陈伦为何有如此奇怪的生理现象?毕业于原中山医科大学的广州某大医院陈医生说,这位孤寡老人患的可能是一种“先天性无汗症”。由于他身上没有毛孔,身体无法散热,要不停地往身上浇水来降温。他不长头发只长胡子,可能也是“逼”出来的,胡子也是他散发体热的途径。他喜欢喝酒,也有助于散热。

晨报讯(记者彭岚兰)到2008年,北京市民乘坐地铁,将不用在东直门、西直门更换小磁票后再进站坐车。取而代之的是,乘客购买一张车票或持有IC卡,就可以实现跨多条城市轨道线的无障碍换乘。

昨天上午,计划耗资13亿元的北京市轨道交通路网管理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中心”)破土动工,中心副总经理杨阳会后向记者作出上述表示。

据了解,该中心位于朝阳区小营北路,是国内首个地铁网络指挥和清算中心。经北京市政府相关部门批准,占地面积近6万平方米,一期工程总投资9.17亿元。工程计划用13个月完成土建主体工程,到2007年7月进行配套设备的引进安装。2007年10月,将率先在地铁5号线调控试运行。

该中心于2008年8月奥运会前建成运营后,将承担全市轨道交通指挥控制职能,将对多条轨道线、多个运营主体进行协调,实现及时快速的信息共享和指挥调度。杨阳解释说,2008年北京的轨道交通将更加发达完善,一旦某条线路出现突发事件,很可能殃及周边线路。而中心的作用之一就是及时将突发事件告知地铁各条线路,为相关部门监控、管理、指挥、决策地铁安全运营提供依据。

目前,北京市轨道交通已拥有1号、2号、八通和13号4条运营线路,总里程114公里,日运量约160万人次。而到2008年奥运会前,还将有4号、5号、10号(含奥运支线)等新的在建新线陆续投产。

中心落成后的又一大职能就是票务清算。据了解,2008年后,该中心将发行北京全部城市轨道交通线路的专用车票,通过先进的信息集成系统和管理模式,“不管旅客是跨两条还是三条地铁线,自动售检票清算系统都可以区分不同线路的票款,再不用乘客跑到东直门、西直门换票进站了。”由于设备改造,全市地铁“一票换乘”还需要过程,特别是针对地铁老线的改造完成后,才可逐步实现。

针对今后地铁计价的具体方式,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有几种可能方式:一是地铁现行的一票到底的单一制度;二是按照里程长短计费;三是划分不同区段,分段计费。记者了解到,目前这三种方式仍在论证中。

晨报讯堂叔爱上了侄媳,并乘堂侄外出打工之机,将侄媳“俘虏”,侄子以真情唤回迷途的妻子,可堂叔竟置伦理道德于不顾,多次窜到堂侄家“要人”。10月26日,当他再次上门要人时,和堂侄闹起了纠纷。

当日下午2时许,淮南市110接群众报警,称潘集区古沟乡某村有人打架。古沟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将两名打架男子劝开。经了解,打架双方大曹和小曹系堂叔侄关系,身为长辈的大曹为老不尊,“狂追”侄媳——小曹的爱人周某,终使她红杏出墙而引发纠纷。原来,大曹与小曹年龄相仿,二人既是叔侄又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自从周某进了曹家门,大曹就暗恋上了侄媳,且一直未婚,迫于叔侄关系,十几年来,大曹从未表露心迹。今年中秋节后,大曹乘小曹外出打工,多次给小周发手机短信袒露爱意,被小周婉拒,大曹并不气馁,结果两人终于越过了人伦道德底线偷尝了禁果。近日,小曹打工返家,获知妻子与小叔偷欢的丑事,便与小周促膝长谈,使得小周决定与大曹一刀两断。可大曹仍不依不饶,多次酒后到小曹家“要人”,并扬言要杀小曹全家。当日下午,大曹再次上门无理取闹,小曹忍无可忍,将大曹痛打一顿。

10月17日,省公安厅网监总队指挥伊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铁力市公安局网监大队、铁力刑警大队成功地侦破了一起网络淫秽表演案。伊春籍犯罪嫌疑人冯某、张某夫妇在今年4月至9月共组织31名男女针对台湾网民,在网络上进行淫秽色情表演活动,6个月共获利30余万元。

9月5日,省公安厅网监总队接到伊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的报告称:铁力市公安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线索,在铁力市桃山镇有人以营利为目的,组织多人针对台湾网民在网络上进行淫秽色情表演活动,请网监总队为侦查破案提供支持。得知此情况后,省公安厅网监总队李世林总队长对此案非常重视,立即派行动队前往伊春市。

经初步侦查得知,该色情表演组织是由伊春人冯某联系台湾人组建而成,现由冯某和其丈夫张某进行管理,由王某对所有表演人的机器进行维护。该组织以营利为目的组织他人在台湾网站上表演,其他地区无法访问。如果想要观看色情表演需要用台湾的手机进行注册或往该网站“土地银行信义分行”的账户汇款。访问的用户如果观看一人对多人视频表演每分钟交费5点(折合5台币),如果是一人对一人视频表演每分钟交费20点(折合20台币)。涉案人员分布在桃山不同地点进行网上色情表演。

警方经过13天的摸底调查,对桃山镇涉案场所进行监控,在掌握了全部表演人员基本情况的同时也获取了大量的证据。

9月18日,民警查到了冯某在工商银行的账户,发现从6月到9月都有人向其汇款,总共汇款额为19万余元,汇款地为广州省珠海市工商银行一营业网点。得知此情况后,行动队迅速赶回省公安厅网监总队,向领导做了案情汇报,同时上报公安部,公安部将此案立为“部级督办案件”,专案组成立。

专案组获悉冯某要外出到徐州等地联系当地表演人员。为了扩大线索,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专案组决定放走冯某,并派专人对其实施“保护”。10月2日晚,冯某坐上去往徐州的火车。10月3日专案组派出侦查人员前往珠海调查向冯某账户汇款人的具体情况。侦查人员到达珠海后,在当地网监部门的配合下,查清汇款地点为中国工商银行珠海分行营业部。经过调查,有知情人反映汇款人是一名打工人员,潮汕口音,23岁左右,体态稍胖,身高约1.73米。

侦查人员决定在该营业部进行全天守候,10月7日15时许,该男子出现在丽景营业部门前,进屋20分钟后出来,又分别到交通银行支行、建设银行支行办理业务,大约1小时后回到距工商银行西500米的光明商店,第二天零时下班后回家。侦查人员立即向专案组汇报了情况,专案组决定继续跟踪,摸清情况查出幕后老板。

10月5日,冯某到达徐州,先后联系了4名男性表演人员,并出钱为4人购买了3台电脑,让他们在网上进行淫秽色情表演,定好每月按点定期结算开工资。10月17日凌晨,冯某在前往苏州游玩途中被专案组成员抓获。同时,铁力市桃山镇的涉案人员张某、王某等人被专案组抓获归案。17日15时许,在珠海为冯某汇款的公司老板被抓捕归案。

据了解,冯某和张某为夫妻,均为伊春人,两人在今年3月份开始筹备组织人员在网上进行淫秽色情表演,期间共召集女表演人员20人,男表演人员11人。3月份至8月份,女性表演者共获利20余万元人民币,冯某也获利10万余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中新网南宁十月二十八日电(记者刘万强)记者从广西壮族自治区地震局获悉,二十七日晚间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发生了四点六级地震,目前已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伤,其中一人重伤。

地震发生后,广西自治区防震减灾指挥中心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立即派工作队奔赴现场了解地震破坏情况。中共广西自治区委书记曹伯纯、广西自治区主席陆兵等官员和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对这次地震十分重视,就抗震救灾工作作了重要指示。当地官员及时奔赴地震现场,积极采取措施进行抗震救灾。

广西地震局专家说,截至今晚十九时,该地震已发生了三十九次余震,最大震级为二点二级。目前,广西地震部门正在密切监视震情的发展。专家称,南宁市、百色市大部分地区只是受到波及,不会造成地震破坏。据初步判定,在原地发生五级以上破坏性地震的可能性较小。

平果县位于广西中西部偏南,总人口四十五万余人,其中壮族约占九成。早年中共元老邓小平曾经在此领导革命工作。在邓小平的关怀下,一九八七年当地建立了铝业企业,如今平果已成为中国重要的铝业基地。

他疯狂敛财数百万,他做过农业学校校长兼党委书记,他任过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拥有在职研究生学历……可最后,他的斯文外衣被剥去后,只是比其他腐败分子更多了些狼狈和尴尬。

早在1999年,广东省肇庆市检察院就接到群众举报,举报时任怀集县白水河鱼跳水电站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的黄东有受贿行为。随后,检察院组织办案人员进行摸查。由于时机不够成熟,摸查结果尚未达到立案条件。但办案人员并没有放松这一线索。直到2004年9月,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办案人员抓获黄东后当众验包,2万元现金、几本存折、一张南海超市购物单(基本为妇儿用品)、小学生入学通知书……东西一样样从包里搜出来,黄东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随着案情的深入,办案人员发现事情还真是不那么简单。原来,与黄东案联系在一起的除了他的受贿巨款之外,还有一场将三个老婆“明媒正娶”娶进家的重婚闹剧。

广东省怀集县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小县城。1978年8月8日,时年26岁的黄东结婚了,娶了第一个老婆伍某。在那个年代,他已经算晚婚了。婚后黄东求子心切。哪想到,求观音拜菩萨,黄东盼来的却是个女儿。黄东虽然嘴里没抱怨,但心里极为郁闷。偏偏那时候计划生育抓得紧,当时还只是怀集县凹仔镇镇长、镇委书记的黄东纵使求子心切,也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

1990年的一天,在一次饭局上,黄东被众星捧月般灌了不少酒,迷蒙的眼神一下就“逮”到了一旁的服务员蔡某。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示意她帮忙喝了这杯酒。在饭店做了这么久的服务生,蔡某看得出黄东是当地的大人物,当即接过黄东的酒杯一饮而尽。当空酒杯倒转的那刻,黄东上下打量了打量蔡某,长相普通,但却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这以后,黄东便和蔡某纠缠在了一起。对蔡某,黄东除了肉欲上的需求外,生儿子的愿望一直没有放弃。为了能够“顺理成章”地“安家”生儿子,黄东费了不少脑筋,最终想出一个“合法”的办法,那就是再办一张身份证,用“另一个身份”结婚。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娶第二个老婆,光明正大地生儿子了。

随后,黄东拿着两个弟弟的照片来到怀集乡下某派出所办理了名为“黄东进”、“黄东强”的两张身份证。1990年9月28日,黄东以“黄东进”的名义与蔡某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蔡某“名正言顺”地成了黄东的合法妻子。不久,“二老婆”不负所望,帮黄东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出生后,“二老婆”的家成了黄东最宠爱、最用心经营的家。1994年,黄东为他们在南海买了一套房子,布置得温馨可人。

但是,同时拥有两个妻子的黄东并没有满足。2000年,在黄东担任肇庆市农业技术学校校长时,他又把“表妹”邓某安排到学校做财务人员。直到案发,人们才发现原来这个“表妹”竟是黄东的第三个老婆。利用同样的手法,2003年4月23日,黄东以“黄东强”的名义与邓某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给了“三老婆”名分。不久,“三老婆”又为黄东添了一个儿子。

黄东的妻子伍某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其他两个女人虽知道黄东还有老婆,却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为了应付这三个老婆,黄东来回奔波于怀集与南海之间。特别是当“二老婆”生了儿子后,只要心肝宝贝儿子有一点感冒发烧,黄东必然第一时间冲过去。此时间,黄东也只敢心里喊累。

的确,3个老婆和5个孩子,就好似一窝张大了嘴等着喂食的鸟,身为一家之主的黄东,天天敲着算盘精打细算,也无法满足这么一大家子人的需求,他不得不打起了歪主意。

1997年3月,黄东担任起怀集县白水河鱼跳水电站工程建设工程指挥长一职。一系列的竞标工程,让黄东意识到生财机会到了。该年9月,在鱼跳水电站土建合金制作安装工程指挥过程中,黄东找到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公司第二工程公司的傅某,假意询问该公司投标的情况,言语中不断暗示对方:如果第二工程公司要中标,需付其工程造价5%的“业务费”。傅某心领神会。两人迅速达成协议,第二工程公司以“绝对优势”中标。1997年10月29日,该公司鱼跳项目部财务科长杨某从工程建设预付款中提取了现金人民币30万元,随同傅某、饶某敲开了黄东的家门。接过装有现金人民币30万元的密码箱连同钥匙,黄东笑得格外爽朗。没有任何“惊险动作”,第一笔受贿款就这样落入了黄东的腰包。11月19日,黄东将该款连同其他款项共70万余元存在以其个人名义在中国农业银行南海市黄岐支行开户的账户。

1998年1月,黄东故伎重演,与时任宜昌市葛洲坝水工金属机构厂经理的傅某等人商谈机电安装工程的投标工程,按鱼跳水电站机电安装工程总造价的2.5%收取该结构厂的“业务费”。3月至5月间,按照事先约定,傅某与同厂会计胡某分五次将人民币50万元送给黄东,黄东均笑纳。

几次受贿,黄东都采取与此类似的手法收取“业务费”。令黄东自鸣得意的是,其间为应付县纪委的调查,他玩起了打收条、立借据的游戏,假装自己向中标公司借钱,并还都是“有借有还”。

1997年5月,铁道部隧道工程局机械化施工处与广州华海公司联合向怀集县鱼跳水电站引水隧道工程投标。为了能够承包鱼跳水电站的工程,5月10日左右,施工处负责人牟某与华海公司负责人梁某等人来到黄东家中,“试探性”地将一捆用报纸包扎的东西递到黄东面前。心知肚明的黄东当然知道报纸里包的是钱,便毫不客气地顺手接过。等几个人走了之后,黄东迫不及待地撕开报纸,发现只有区区5万元人民币,心中顿感不快。数日后,黄东便以到肇庆市水电局办事需要钱为由,主动向梁某索要人民币2.5万元,并让对方写下“收条”,以证明自己已将“业务费”的所有金额退还给中标公司。但事实上,黄东并没有将这7.5万元现金退还给中标公司。“收条”不过是黄东自以为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

几年下来,工程指挥长的职务让黄东聚敛了不少钱财。1999年8月,黄东调任肇庆市农业学校校长兼党委书记。他的受贿行为并没有因此停下来,披着“校长外衣”的他更有了安全感。

学校做窗帘布装修拖欠了个体商户幸某15万元。为此,幸某多次找到校长黄东要求学校付清款项。老谋深算的黄东只说:“学校没什么钱。要款就得活动活动。”身为个体小商户的幸某对此无可奈何,从2001年至2002年,到工程款结清的那一刻,黄东先后3次向幸某索取了“利息”和“饮茶费”共计4万元。

在黄东担任校长不满一年时,为方便自己来回于南海与肇庆之间,他打着“工作需要”的幌子,声称需要租一辆广本轿车(实质为自己的私家车),每月花费5000元租车费,这笔“租车费”自然也由学校出。几年下来,黄东买车的钱就由公款补回来了。

据查,1997年至1999年间,黄东利用职务之便,索取他人财物和为他人谋求利益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41.5万元。

黄东受贿的事实基本水落石出。为了能顺利将人拘捕归案,2004年9月2日,办案人员在肇庆市农业学校门口埋伏等候。苦苦守候了两天后,黄东缓缓地开着车驶入了学校。办案人员迅速跟进学校,将刚出车门的黄东逮个正着。

对于受贿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公司第二工程公司30万元一事,黄东起初拒不承认。办案人员耐心等待狐狸露出尾巴的时候,果然发现黄东对手里的黑色公文包看得很紧。办案人员要求黄东打开皮包,2万元现金、几本存折、一张南海超市购物单(基本为妇儿用品)、小学生入学通知书……

一番审讯后,黄东的心理防线渐渐崩溃,承认了基本的受贿及重婚事实。办案人员就此立刻展开搜查。紧接着就在黄东的车上发现了装钱的密码箱以及十几本存折。通过对黄东的住宅、办公室继续搜查,办案人员发现,黄东一共购买和拥有17套(间)房屋和商铺,另发现有30多本银行存折及大量现金。经检察机关统计,属于黄东和其妻伍某所有的资产共有人民币719万余元、港币8353.62元。办案人员立刻调取出黄东与伍某历年的工资奖金收入和大额支出情况,发现黄东有人民币541万余元和8353.62元港币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对此,黄东辩解说:“有30万元是积蓄,其余是1986年至2002年与香港商人王某一起做路标竹生意,以及从上世纪80年代初至2002年与怀集人梁某一起做印刷厂生意赚的钱。”

而经过办案人员严密的查证发现,王某已于1992年去世,且在怀集县只有史某一人与王某做过三年路标竹生意,每年的利润也不过一两万元左右。而梁某已于2004年3月去世,梁某的妻子及其生前经营的端州报社印刷厂财务人员均证实,该厂全部资产均为梁某投资,没有其他投资人。

办案人员分析认为,黄东受贿的主要部分是其担任怀集县白水河鱼跳水电站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时。但是当时水电站内有湖南、湖北、山西各地人,现今已经有很多不知去向,或者去了外地。对此,检察机关的取证难度非常大。

经过近5个月时间和对五六个省的跨省调查取证,案件在2005年1月侦查终结移送起诉。6月17日,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并于7月21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黄东的行为已经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重婚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上缴国库。

在法庭上,黄东极力翻供。除了承认重婚罪外,对于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罪名他都一概不承认。但在公诉人列举的证据资料面前,黄东的辩驳显得苍白无力。

如果不是事先打好了“预防针”,记者很难把眼前这名长发披肩、长裙及地的中年女子与“变性”两个字联系起来,36岁的“浙江第一变性人”雷晓晨在经历了从“他”到“她”的艰难转换后,不但成功“转型”,而且还嫁作江西媳妇。昨日中午,晓晨来到本报,首次与“夫家人”谈起了自己的变性之路。

雷晓晨(以下简称雷):青春期之前,我还没有什么感觉,生来就是男孩嘛,所以一直都是疯得很,根本没有性别错位的意识。可14岁后,我突然发现自己喜欢像女孩一样做手工活,而且接触男生会很不自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雷:哎呀,别提了,十七八岁时实在控制不了,就在家里偷偷用姐姐的口红、眉笔、头饰,甚至穿姐姐的衣服。我爸妈看见了气得不行,大骂我有病,让我不要发疯。我爸还把我穿过的女装撕掉、烧掉。

雷:当然有,他们给我找了好几个女孩,可是我只想与女性做朋友,所以坚决不去相亲,一个都没看过,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雷:我是在临安市龙岗镇一个村子里长大的,当时只知道身体不是我想要的,可是也没办法,不过一些亲密伙伴很理解我。1990年的一天,邻居拿着一张报纸跑来告诉我,说外地有一名男子通过手术变成了一个女人。我反复看着报道,心里真是很高兴,原来外面也有与我一样的男人,他可以变性,我肯定也可以。那一年我21岁,就决定一定要赚钱动手术。

雷:对,到外面打工,我当然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还做了一个假的女性身份证,很顺利地在餐馆里找着了事做。

雷:没有,我是遇到了贵人。她是宁波一家美容整形院的老板,姓丁。2004年,我想变性的事被媒体报道后,丁老板当时就承诺要给我免费做手术,可当时她院的手术资格未达到省里要求。四个多月后,她干脆出资四五万元把我送到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去,还给我请了一个保姆,我一辈子都会感激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