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日政策会有所改变吗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8:19:55

博季诺夫的转会悬而未决,塞萨尔的加盟却有了眉目,周末,塞萨尔和他的经纪人贝洛斯一起从巴西回到了罗马,随后贝洛斯自己去了米兰,媒体猜测他是去和国际米兰俱乐部谈判,等他回来之后就会摊牌。而谈到塞萨尔,拉齐奥主教练达里奥-罗西也没什么好气:“我没什么好跟他谈的,反正对梅西纳他也上不了,我现在只考虑能用的球员。”

贝隆和C-扎内蒂的接班人一事也在进展之中,15日,莫拉蒂暗示国际米兰不会放弃邀请巴拉克的机会,但西班牙媒体透露齐达内夏天退役的决定之后,皇马引进巴拉克的机会大增,但国际米兰也并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

之前《体育邮报》提到的阿尔米隆吐露了希望加盟国际米兰的想法,据说这位效力恩波利的25岁的阿根廷人也是曼奇尼非常欣赏的球员,他说:“如果真的能够成为贝隆的接班人我将无比荣幸,在我看来他是一位球场上的艺术家,在对国际米兰的比赛之后,我本来想去要他的球衣,但是塔瓦诺和布谢抢先了我一步。”

阿尔米隆已经在意乙、意甲打拚多年,对于意大利足球非常熟悉,他自我介绍说:“刚来意大利时一次伤病差点毁了我,但是一切从上赛季开始好了起来,我要感谢我的教练索马,他让我在防守意识上大大进步。”

记者吴玉武汉报道武汉黄鹤楼的赛季前集训还在海口进行,记者却于17日从俱乐部某官员处得知,除了现任主帅裴恩才,俱乐部还在和一位前西班牙甲级联赛主教练进行联系,并且很可能要在今日和这名教练进行直接接触,以谈定是否和其签订新赛季的执教合同。如果事实如人们预计中发展,裴恩才将不得不再次面对下课的命运。

其实在武汉队球队内部,裴恩才的声望一直很高,包括他从中国女足二回武汉,都受到了球迷和球员的欢迎。但在俱乐部内部一个共识却是,球队能够在上赛季以升班马的身份取得第5名的佳绩,很大程度上受益于球队在联赛开始之初的7连胜和两名外援维森特与吉奥森的神勇发挥。这7场取得的21分也占了球队赛季总积分的整整一半,也就是说,抛开这7连胜和两名外援,球队并不具备在中超竞争上游的整体实力。此外,新赛季的联赛将恢复升降级,俱乐部高层对于球队保级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在这样的背景下,武汉俱乐部高层有人提出了请洋外教的想法。如果说这个事情在联赛结束后还只是一个想法,那俱乐部某老总的欧洲行则为这种可能打开了现实通道。这位老总来到西班牙后,和自己的西班牙朋友表达了这种想法,希望友人能够为俱乐部介绍一位有实力的外教。结果恰巧这位外国友人认识一位西班牙本土名帅,就将其推荐给了这位老总。去年12月初从欧洲回来后,俱乐部就和这名外教开始接触。

据记者了解,这名外教名叫桑托斯FernandoCastroSantos,在西班牙算得上是一位颇具知名度的教练。职业生涯中曾先后执教过塞尔塔和塞维利亚等西甲劲旅,并且还有过在葡萄牙布拉加俱乐部淘金的历史。2005年夏天后,受到拉科鲁尼亚一家当地电台的邀请,桑托斯成为客串嘉宾。

为了了解中国足球,桑托斯还曾经在北京国安马德里拉练期间观看了国安的训练,对中国足球有了直观的了解。之后,按照武汉俱乐部的要求,又提交了他的一份执教计划报告。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介绍,这份报告做的相当有水平,达到了俱乐部的预期值。甚至一段时间内,俱乐部已经开始动了如何安排裴恩才的想法。早在去年,张海涛从国家队女足的位置上下课后,裴恩才就是悄悄被扶上台,然后他在女足被马良行取代也有被抄后路的感觉。所以,俱乐部不希望因为裴恩才再次招致骂名。

考虑到裴恩才对于俱乐部的卓越贡献,俱乐部计划安排其进入教练组。第一,可以随时与外方主帅进行沟通,并从实践中提高执教能力;第二,一旦发生外教不适应球队的情况,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把裴恩才扶正,保证球队成绩不会出现大动荡。

不过黄鹤楼的这次洋婚却遇到了一点点实际困难,即薪水问题。如果按照武汉俱乐部对外公布的新赛季预算——1亿元人民币,似乎聘请外教并不是难事。但从俱乐部内部了解的情况却是,球队的经济凭借当地球迷的热情的确有所盈余,但远没有到和上海、山东一争长短的地步。所以就算是聘请外籍主帅,薪水也不会很高。

中新网1月18日电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7日宣布反对制裁伊朗,呼吁各方谨慎行事,和平解决,避免局势激化。

1月17日,俄外长拉夫罗夫在俄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制裁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也不是唯一的办法。我们现在还记得制裁伊拉克的历史,并且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

拉夫罗夫强调:“我们应当做出一切努力,争取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框架内最大程度上获得伊朗核项目信息。伊朗则应做出更多的努力。我们的共同努力应是为了保障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提出的问题得到解答,保障核不扩散体制得到遵守。”

俄外长宣布:“在伊朗核问题上,俄罗斯准备尽可能地客观行事,避免过多的可能激化局势的激烈动作。绝对优先方向是保障核武器不扩散制度。俄罗斯准备在2月2-3日与国际原子能机构执行委员会进行紧急会晤,讨论伊朗恢复一系列核设施内的研究工作后应采取的可能措施。”

拉夫罗夫指出,在1月16日俄中美及欧盟三国代表伦敦会晤中,各方对伊朗恢复核领域科研工作表示关注。他说:“所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主要任务是保障核不扩散制度。如果真的从这一任务出发,我们就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建设性方案。在此过程中,不应掺杂任何与此问题无关的政治因素。”(固山)

本报1月11日《河南隐身人是否在闹鬼?》的报道引起各方关注和争议。究竟是特异功能还是灵异照片,或者根本就是一场假把戏?各种评论不绝于耳。为了探明事实真相,本报记者于1月12日赶往“照相”事发地河南进行调查。然而,调查过程中,“隐身人”被无一例外地拍入到记者的相机里。同时,当记者重新与最早报道此事的《大河报》记者接触后,确定灵异照片现象纯属骗局,“河南隐身人”根本不存在。这件事情可以说明,事实胜于雄辩,所有稀奇古怪,看似非常惊人的事情,如果经过严密的科学调查和分析,会不攻自破。

57岁的河南农民叶相亭也许做梦也没想到,一辈子在家老实务农的自己会因为照相“隐身”而成为十里八村的名人,最近有关他在乡派出所拍身份证照片时“照不出来相”的离奇故事,正在附近村落里悄悄流传着。

叶相亭“让人不可思议的经历”甚至引起了河南省内一家著名媒体的注意。正是该报1月6日题为《真奇怪———身份证人像采集系统在舞钢一农民身上“失灵”》的报道引发了此后大量媒体的关注。一个正常人的影像怎么可能在照片中显示不出来?难道真的见鬼了?

1月12日傍晚5点,本报记者一行两人来到了“隐身人”叶相亭所在的河南省舞钢市杨庄乡叶楼村,叶相亭恰巧不在家,叶的妻子臧花正和同村一位大妈聊天,见到记者来了,臧花急忙去找叶相亭。头发花白的大妈说,“叶相亭照相照不出,村里的都知道了”。十分钟后,叶相亭出现在门口,他对记者的出现十分意外,“这么点小事,怎么就惊动了你们北京的记者?”

叶相亭回忆说:“去照身份证照片照不出来是12月22、23号的事,具体哪一天记不清了。那天上午八九点就赶到了派出所,由于要照相的人很多,我等到派出所下午上班时才进去照,我是下午第一个照相的人。

“当时每十个人编成一组,进入拍照室。当我照完后,工作人员说我‘照不上相’,让我在旁边等候。等第二个人照完后,又让我到镜头前照,结果还是没有‘照上’。第三个人照完后,工作人员再次让我拍照,可是依旧没有‘照上’。”

情急之下,每当一个人照完后,工作人员都让叶相亭重照一次。如此这般,叶相亭记得自己“前后照了八九次”,当一组最后一个人照完之后,他照了最后一次,最终仍没有“照上”。工作人员对他说:“照不上相,你去那边屋里退钱吧。”工作人员并没有多作解释,叶相亭到另一间屋子取回了自己办证成本费,便回家了。

叶相亭说,当时每个人用相机拍完之后,照片都会在屋子里的电脑中显示出来,他虽然照了几次,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照片在电脑相应的区域显示出来。他表示,拍照当天他穿着一件暗蓝色的旧中山装,和平时并没什么不同。看到他没有“照上”,工作人员没有对他的衣服进行检查,没有安排他和别人拍摄任何合影,也没有验证机器是否存在故障。

叶相亭回忆,当时和他一组照相的人中,他只认识康庄的罗国庆夫妇,他们都是当天他“照不出相”的见证人。

在记者采访叶相亭的近50分钟里,随行的摄影记者,数十次拍摄叶相亭自己以及本报记者和叶相亭对话的场景,叶相亭的形象无一例外清晰无误地出现在数码照片中。

临近6点时,天色渐暗,摄影记者继续拍摄,然而,所谓“照不出来”的现象始终没有出现。

叶相亭说:“当时自己总也照不出来相,心里也不舒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不过,我昨天又去了杨庄派出所照相,这回‘照上了相’,不过前后也‘照了三四次’。”

1月13日上午,记者直奔见证人罗国庆所在的康庄,村民告诉记者,罗国庆夫妇已搬到舞钢市里石门郭一带居住。快到下午1点,记者在罗国庆家中见到了罗本人。由于罗国庆当过村干部,所以“认识他的人,比他认识的人多”,他只知道叶相亭是叶楼村的人,记者多次提到“叶相亭”这个名字,他才和“照不出来”的人对应上。

罗国庆回忆:“那天我和妻子一块去照身份证照片,遇到了叶相亭,照相‘一组9个人’,我和妻子在中间,叶相亭在我们前面,但这组里‘叶相亭不是第一个照的’,当天叶穿了一件深色的中山装,照完后,工作人员说没照上,要我们换换人,我就去照。照完后,工作人员又让叶相亭照了一次,不过还是没照上。紧接着我妻子去照,照完后,叶相亭第三次照,不过还是没有照上,工作人员对叶相亭说照不上,要他去退钱,叶相亭一共就照了三次。”

据罗国庆描述,他曾经在叶相亭照相时,看过电脑屏幕,叶相亭的照片没有在显示身份证大头照片的地方出现。叶相亭看到自己几次照不出来好像思想上有了包袱,神情“很不高兴”。这组人照相前后一共二三十分钟,都照完后,统一从照相室出来,他和叶相亭就分开了,后来再没见面,对“照不上相上报纸”的事都不知道。

记者来到杨庄派出所,提出看一下当时叶相亭“没照上”的记录,负责办理身份证的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没照上”所以没有记录,不过前天他已经“照上了照片”。记者看到,叶相亭照出的照片,和其他人并没任何不同。

在杨庄派出所的身份证照片采集室里,记者看到照相设备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一台小型的佳能数码相机安放于三脚架上,左右各有一面高大的聚光灯用来补光。相机镜头正前方,是一把椅子,椅子后面是一面白布作为背景,相机和旁边的电脑有数据线相连。

“不是照不上相是照的相不合格,不是啥非常神奇的事,每个人都能照上相。”那天给叶相亭照相的董文霞说。

她向记者演示了杨庄派出所正在使用的ID———DP03制证用数字照相系统的运行过程,当一个人坐在镜头前的椅子上被数码相机拍照时,他的上半身像会出现在屏幕的左上角区域内,然后系统会把证件需要的头部照片在屏幕的中间放大显示出来。

由于这套系统对人头像的精度要求比较高,它会自动检测被照人的眼睛是否正对着镜头,耳朵位置是否左右对称,肩膀是否高低不同。如果有个别要求不达标,就会在头像显示区域的下方提出修正意见。当一个人头像的大部分指标都不符合要求时,头像照片就不会在显示头像的区域出现,叶相亭的所谓“照不出来”就是在左上角的区域能够显示半身像,却在头像区域显示不出来。

董文霞解释说,叶相亭的“照不上”很有可能是因为当时屋里人多嘈杂,“老年人眼神分散,不看镜头,或眼睛不正对着镜头”所致。当一个人坐在镜头前,脸是歪的,或肩膀头不正,就会出现在屏幕左上角区域可以显示,却不能在头像区显示的情况。

由于当时照相任务十分繁重,一天可能要照数百个人,后面人都在等,她只好说,“照不上算了”,因为“不能为一个人照不上耽误大家时间”,然后,就让叶相亭先退款,将来再照。对于叶相亭是不是在这里照过9次都没有照上,董文霞表示“记不清了”,但是按照她的工作规律,“第一次如果照不上,会最后才让他再照。”

董文霞说,由于照相采集系统开始设置比较精确,所以头像无法显示的情况很常见,“一百个人里就有一两个”,“舞钢每一个派出所都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过,经过技术人员的调整,类似情况已经不再出现。

为找到神奇的“隐身人”叶相亭,记者开始试图得到《大河报》1月6日报道这一事件的首席记者牛仲寒和通讯员刘广申的帮助。1月11日,记者联系到牛仲寒时,他表示这件事情他做过电话核实,找叶相亭可直接与刘广申联系。记者打通刘广申电话时,刘说“现在很忙”。记者表示只是想让他帮助找到叶相亭,确定他在村里好去采访,刘表示,可以代为联系,让记者下午4点再找他。

接近4点时,刘广申告诉记者,他没有和叶相亭联系上,叶相亭好像并没有在村里,外出打工了。听到记者对临近春节叶外出打工表示怀疑,想先到舞钢市再请他帮忙找人,刘广申马上表示,愿意再联系一下,不想让记者“扑空”,让记者7点后再和他联系。但8点拨打手机时,记者却发现刘广申已关机。

在两天的调查中,虽然叶相亭、见证人、派出所工作人员,对事件很多细节的还原并不完全一致,但是有两点确实肯定,1月6日的报道中,工作人员让叶相亭认真地检查了一遍、找来别人和叶相亭合影的事实并不存在。

1月13日,在回京列车上,记者意外看到当日《大河报》A11版新闻追踪栏目中,有牛仲寒、刘广申联合署名的文章《照身份证相不显像疑与采集系统有关》,文中竟有“董女士说,有一次一位农妇带着小孩来拍照,结果在电脑中农妇的头像显示不出来,而作为陪衬的孩子却显示出了清晰的图像”的表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此文并未主动澄清,显示不出来的像只是证件需要的头像,而半身像是可以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的。

经过记者的调查,河南“隐形人”的事件总算真相大白,当然并不是真的见鬼了。但是,在某些书籍、杂志或者在网络上,一张张女鬼显形、灵魂浮现的灵异照片,常常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加上许多照片的旁边还附上“并非造假合成”的字样,更是让许多人信以为真。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中国杂技理论研究会副会长傅起凤介绍说,一般所谓的“灵异照片”,绝大部分都是电脑合成的,是人为刻意假造的。有些照片即便经过检验确定不是刻意制造,其实也不是“灵异照片”,只不过是某种巧合所拍到的失败的摄影照片罢了,与“灵异”没有任何关系。

傅起凤说,最常见到的巧合就是异物遮挡,也就是说相机的镜头有一部分不小心被各种异物遮挡住,而在底片和照片上出现光亮的色团或线条。通常,会遮住镜头的东西是手指头和相机背带。例如,当手指头遮住了一部分镜头时,拍出来的照片就有可能发现,在照片的某一部分会出现一团圆形或椭圆形白色的怪光;当相机的背带遮住了镜头的一角时,冲洗出来的照片上也会出现一条深色的曲线,这些都是因为焦距不准而形成的模糊影像。如果这时使用了闪光灯的话,将会出现模模糊糊的白色曲线。如果这些模糊的曲线出现在照片上某一恰当的位置,呈现出类似人形似的影像,常常就会被人误以为拍到“灵异照片”。

在有一类灵异照片上,有时会出现拍照时并没有的神秘人物的影像,或者会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鬼脸,这些情况主要是因为“重复曝光”所造成的,也有可能在拍摄时,人的影像被现场的镜子或者玻璃所反射,拍摄者当时又没有发现,往往都是在照片冲洗出来后才被人发现,加上这些影像通常都是很模糊的,所以常常也被人认为是“灵异照片”,其实这都是属于失败的摄影照片。

傅起凤说:“在一些被视为‘灵光照片’上,你将会看到各色各样光亮的线条在照片中跳舞,这种情形通常是相机不小心的快速晃动所造成的。一般来说,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是拍不出来的。”

科普研究员郭正谊说,“很多所谓的‘灵异照片’的出现,都是装神弄鬼的假把势,都是一些人对摄影知识的无知或者刻意宣扬炒作的产物。”

出现“灵异照片”可分为“人为刻意制造”和“非刻意制造的意外效果”两大类,在“人为刻意制造”部分可细分为以下几种方式:

“几天前,叶相亭和其他人一样去该乡派出所照身份证相片。可当他坐在相机前时,怎么也显不出影像来。工作人员仔细检查了一遍相机,发现相机正常,就重新给他拍照,可电脑中仍然显不出他的影像。工作人员以为他身上可能装有什么东西影响了相机的正常拍照,就让他认真地检查了一遍。随后工作人员就又让他坐在相机前,从多角度对他进行拍照,可还是一无所获。工作人员很纳闷,找来别人和他合影,令人奇怪的是电脑中只有别人的影像,叶相亭的影像仍显示不出来,只得作罢。”

1月18日第四届正官庄杯三国女子围棋擂台赛在上海圆满落幕。中国棋手叶桂五段在今天进行的第13局比赛中,执黑216手以半目的微弱优势击败韩国主将朴志恩六段。这样,中国队勇夺了本届正官庄杯冠军,喜获7500万韩元冠军奖金。同时,中国队也在这项唯一一个女子团体战中达成二连霸。

今天的比赛颇具戏剧性,叶桂最后赢了半目相当有趣。前两天朴志恩连赢了两盘输定的棋,运气之好令人难以置信。中国有话俗话“再一再二不再三”,今天真的应验了。朴志恩总翻人家的盘总不能一直翻下去吧,也该轮到她失意了。叶桂今天前半盘下得挺好,但中盘时意外失手,几乎输定。没想到的是,奇迹在官子阶段出现了。朴志恩因优势而放松,一送再送正好送到叶桂半目胜。

叶桂执黑的布局今天下得不错。在右上张开模样后,朴志恩前来掏空,选择不当,只得暂时放下上边4子,叶桂一举得到好局面。朴志恩实战经验丰富,她看到当时的情况下,如果盲目消黑阵倒会帮黑棋拿定实空了。于是,她选择了豪赌一把,彻底抢实地,逼叶桂下“宇宙流”。

第64手,朴志恩深深投入黑腹地,似乎决定胜负的战斗就要打响。意外的是,在厚实的背景下,叶桂没有直接上手强攻,而于65手脱离主战场,估计还是想做攻击准备。但是朴志恩真的马上出动时,黑已经不好攻了。

随后叶桂有了转向实地的想法,朴志恩也趁机跑出大龙,形势仍然两分。叶桂本局的大失误是黑83、85两手棋,当时只要守好左边,棋还是可以的,因为整体黑厚实。也许是因为叶桂当时已经有了转向实地的想法,才导致这一失误吧。

朴志恩抓住机会86手点入,然后下出88顶起的强手。瞬间之内,本是黑势力一部分的左边两子落入白手中。左上全成白空,形势急转直下。仅仅不到两分钟内,形势由势均力敌变为白棋基本胜定。

大优之下,可能朴志恩以为简单消一下中腹就拿下了,可这回轮到她失算了。让中央黑棋大大成空,是朴志恩丢失优势的开始。读秒中难以清楚判断形势,即使中央黑棋围出巨空,朴志恩仍然为优势意识所控制,随后的官子一错再错。其中,白150手没有在157位挤是本局的败着。叶桂占到此位,成功翻盘。这盘棋进行至216手结束,叶桂执黑半目获胜。

叶桂今天的半目胜,使中国队提前夺冠。至此,世界唯一一项女子围棋团体战在创办两年来,全部以中国夺冠而告终。

回顾一下本届比赛,中韩日三方均有出色的表现。中国先锋、刚刚成为职业棋手的王祥云初段开局拿下5连胜,为本届比赛的最大亮点。日本队的知念薰四段也以三连胜成功地为日本女子围棋正名。韩国主将朴志恩六段在最后阶段的表现也为中国夺冠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