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起征点拟提至1500元 中国税收每年减200亿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10:39

国务院“8·7”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组长由李毅中、李至伦担任,副组长由黄华华、刘金国、黄树贤、赵铁锤、张鸣起、游宁丰担任;事故调查组组长由赵铁锤兼任,下设技术、管理、综合三个小组,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派员参与事故调查工作。事故调查组主要负责查明事故原因、性质及直接经济损失,分清责任,提出对事故有关责任人的处理建议和对防止同类事故发生的防范措施。

“对这些无证开采的小煤矿和矿主手下留情,就是对矿工生命的漠视。”李毅中在会上表示:对非法开采小煤矿的人要让他们倾家荡产,并严肃追究刑事责任,才能体现党中央、国务院对遇难矿工家属负责和对人民负责。

据央视报道,事故发生之后,经过有关部门的调查,发现大兴煤矿是一个证照不全的煤矿,井下也根本不具备安全生产的条件。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煤矿,在当地却颇具影响力。记者在矿上的宣传栏看到这样一个名单:

大兴煤矿原来是一个地方国有煤矿,它归属于当时的四望嶂地方矿务局,1999年的时候破产转制,划归到了现在的民营企业,也就是大径里公司被兼并,现在有1500多名工人。这个矿的生产许可证规定它的设计规模是3万多吨,但是上半年它的产量就达到了5万吨。

大兴煤矿不但证照不全,而且根本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但是该矿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居然是当地的市人大代表以及省政协委员等等,笼罩着一系列的光环,这就说明这个非法的企业之间里边肯定隐藏着很多深层次的问题,需要调查组进一步深入进行调查。调查组的下一步的主要方向将指向非法生产长期得不到查处的背后官商勾结的问题,和是不是有公务员为他们提供保护伞的问题。特派记者杜琛(广东兴宁电)

中国台湾网8月12日消息据港媒报道,台军方自制的、用以在危急时载陈水扁全家逃亡的“云豹”八轮装甲车昨日在台北一个国际航天科技展上正式亮相。但传闻“云豹”性能有问题,台陆军至今仍未表态采购,研发计划将于今年底终止,研发团队势必解散,多年累积的技术人才,有可能步上CM-31六轮装甲车研发案的后尘,在三至五年后消失殆尽。

据报道,“二○○五年台北国际航天科技暨国防工业展”昨天举行,耗资约六千万元台币、由联合后勤司令部研制的“云豹”,后座可载八人,较陈水扁现在使用的“万钧座车”大得多,可一次载陈水扁全家。

传闻由于“云豹”性能不如预期,回转半径太大,采购案可能要开“国际标”,以昭公信,让加拿大LAV-3及芬兰AMV装甲车与“云豹”一起竞标,这是台陆军至今态度暧昧不明的主因。

有台媒报道,“国防部长”李杰对于“云豹”研发计划将夭折感到忧心,多次面告陆军高层“云豹要赶快部署”,但一般认为,军方有偏爱外国货的习惯,陆军迄今还未决定是否要买“云豹”。

据悉,八轮装甲车是台陆军下一代机动车辆,主要用来部署陆军机械化步兵旅,希望透过轮形车辆高速的优势,利用台湾本岛四通八达的道路网,达到快速反应需求。(赵静)

中新网8月12日电美军11日在日本冲绳岛以南进行本年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出动“小鹰号”航空母舰及数十架战斗机。指挥官麦克莱恩表示,这次是美国境外最高级别的联合演习。与此同时,日本一个智囊组织声称要警惕中国民族主义的复兴,诬蔑中国欲“充当霸主”。

据美联社报道,代号JASEX的大规模美军演习自本月7日开始,将持续至周日,目的是加强不同部队的协调能力。期间动用过百架军机,包括由关岛调配的B-2隐形轰炸机,以及“小鹰号”航母。“小鹰号”舰长麦克纳米表示,“演习展示了美国致力维护西太平洋的稳定。”

另据法新社报道,日本一个智囊组织11日说:日本必须关注中国国内“令人畏惧”的民族主义的重新兴起。

由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担任负责人的东亚地区理事会在一项报告中说:“中国目前的外交政策是在‘为谋求经济发展而推动国际合作’,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也伴随着令人畏惧的中国民族主义的重新兴起。”

新快报讯(记者曹晶晶实习生华璐通讯员王燕)如果将收到的贿赂款项捐献给慈善事业,那么这笔钱财算不算非法的受贿款项呢?日前,原省烟草专卖局一主任被荔湾区人民法院判定受贿罪成立。法院认为其中一笔20000元的贿款虽然全部捐作慈善用途,但其性质仍为受贿款。

甘某现年58岁,原系中国烟草总公司广东省公司(又称广东省烟草专卖局,以下简称省烟草局)机关服务中心主任。于1997年至2004年间,甘某主要负责管理单位的基建工程项目,包括参与公司有关工程的发包讨论、质量监督、进度款审核拨付、工程验收等工作。利用职务之便,他先后收受工程项目负责人的多次贿赂,包括现金35000元、购物卡16000元、帝舵牌手表一只及价值5900多元的海尔彩电、燕窝、鱼翅、冬虫草等物品一批。

1997年底至1998年底,甘某在参与管理该公司林和东路综合楼装修工程的过程中,先后两次收受了承接该工程的香港某装修公司总经理林某的贿赂,其中有现金20000元。事后,甘某将这20000元全部捐给了公益事业。

这20000元成为了法庭辩论的焦点。辩护律师在开庭审讯过程中认为,甘某主观上不存在受贿及为行贿人谋利益的故意,此款项不能算受贿的违法所得。公诉人则坚持认为这是受贿款项。

经法院审理判定,甘某在收受贿赂后,受贿行为已完成。他以个人名义将钱用于公益事业,是个人处分财物的行为,并不影响受贿罪的认定。律师在此方面的辩护意见据理不足,故不予采纳。

因甘某系自首且认罪态度良好,法院判处甘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并处没收财产1万元。没收其退出的违法所得56900元人民币及帝舵牌手表一只。

又讯省烟草局前行政处基建房产科科长麦某于1996年底至1999年初,在省烟草公司林和东路综合楼装修工程以及茅岗仓库装修工程期间,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0万元。荔湾区人民法院判决其受贿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全数没收非法所得20万元。

早报专稿经历了一次被迫返航、两次起飞、三次登机,昨晚19:12,上海飞往桂林的上海航空公司FM9335次航班上的100多名外籍乘客和10多名中国乘客终于平安抵达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在上午第一次出现的电力系统故障被排除之后,FM9335次航班起飞之后再次发现机械故障,无法拉升高度,在起飞一个多小时之后被迫折返回虹桥机场降落。上航不得不紧急从其他机场抽调飞机,最终将原本早上10:30左右就该抵达桂林的乘客送抵目的地。

昨天早晨8:35,上航FM9335次上海飞往桂林的120余位乘客按预定时间,在虹桥机场A4登机口登机。然而坐上飞机后刚10分钟,机上广播就传出机长的声音,通知乘客由于飞机发生机械故障,飞机无法按照预定时间起飞,请所有人员在机内耐心等待。

“当时没有什么异常,在飞机上等了大概半小时左右,听到广播说故障解除了,可以再次起飞。”乘客叶小姐回忆,飞机发动后乘客都听到了飞机发出的轰鸣声,机身也开始震动。“不过震了近半小时之后,忽然又接到通知说所有乘客下机等候,我们都感到非常奇怪。”

在候机厅坐等了两个小时之后,乘客终于接到了可以再次登机的通知,工作人员表示故障已排除。

12:40,飞机起飞,然而对飞机安全存有疑虑的乘客还是发现了一些让他们不安的细节。有乘客表示,起飞后的飞行高度始终很低,而且飞机上的乘务人员不断到乘客座位上向窗外张望。

“我觉得很奇怪,有乘客听说是电力系统故障解除了,但空调系统又有故障,不过我觉得和空调没太大关系,我们在一个湖上盘旋了很久。”乘客叶小姐当时满腹狐疑,“还有就是我坐在窗口位置,空姐到我身边向窗外看了很久,似乎是在看飞机机翼什么的。”

13:25,乘客们的疑虑终于得到了证实。机长在广播中告诉乘客,由于飞机再次发生机械故障,他们将返航虹桥机场,预计13:50到达机场。“一听到广播说飞机有故障,机舱内气氛马上紧张起来,我身边一位女老外马上就哭了。”张小姐说。

“说是机械故障,可是刚才不是说问题解决了才让我们第二次登机了吗?加上第一次在飞机上等的时候,他们也说故障排除了,后来证实没有排除,他们已经两次食言。飞机一开始就飞得很低,应该是很早就发现还有问题的。”一位乘客质疑。

在现场处理此事的一位上航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第一次让乘客下机时发现的故障和第二次让飞机返航时发生的故障并不是同一个机械故障:“我们不可能在没有排除已经发现的故障的情况下让飞机起飞的。”但该人员并不愿意透露该飞机具体发生了怎样的故障。

之后,现场有乘客向记者反映,上航工作人员在向乘客做解释工作时曾透露,第一次的故障是电力系统故障,而第二次则是乘务人员发现飞机在起飞之后起落架无法收回,导致飞机无法提升飞行高度。当记者向上航工作人员确证这一说法时,他委婉地表示“基本就是这样”,但不愿透露更多细节。

再次回到候机大厅等候,乘客们在A4登机口前分成了两组——100多名外国旅行者和上航工作人员在一起沟通,10多名中国乘客在一旁休息。

下午3时,FM9335航班已经延误了6小时以上,乘客们纷纷开始更改自己的行程。“有一些人是要借道桂林去北海的,还有一些今天有活动安排的,这些都得再联系了,有些外国人去改签或者退票了。”一位乘客告诉记者。上海的张小姐无奈地说:“我明天有一个会议,本来今天要做些准备工作,这下全给耽误了,航空公司到现在还没有跟我们谈赔偿的事情。”

“请飞往桂林的FM9335航班的乘客,凭登机牌到A4登机口领取餐券……”40分钟后,机场大厅广播中传出温柔的女声。上航工作人员通知乘客,可以凭餐券到机场餐厅吃一碗阳春面,同时承诺将给予每位乘客300元的误机补偿。

由于两次出现故障,上航临时从附近机场抽调相同的波音737飞机,以接替屡次出现问题的“病机”。“我们马上会抽调其他飞机来,收拾准备之后尽快起飞。”上海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6:25,替换飞机到达虹桥机场。由于有20多位乘客退票或是转签其他航班,余下的100多位乘客在半小时之后开始登机。17:10,飞机终于在无故障的状况下飞翔蓝天。这次航程,飞机飞得异常平稳。19:12飞机平安到达桂林。

中国台湾网8月12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台湾“立法院长”王金平11日下午赴国民党中央,与党主席连战恳谈一个多小时,确定维持不续任第一副主席的决定。王金平说他已获得连战的谅解,追随连战任党永远的义工;但党以后有任何需要,或新任主席有任何指示,他一定会全力以赴为党奉献服务。

王金平昨天返台,下任党主席马英九亲自接机,王马两人气氛缓和不少,王金平是否续任国民党第一副主席,备受关注。下午约三时许王金平抵达党中央,与连战恳谈一个多小时,会后王金平提出说明。

王金平说,连战对他的想法表示“尊重与理解”,但是希望他能慎重考虑。他自己决定不续任副主席。王金平说,他感谢连战4年前提名,经过16全代会任命他为副主席,新任的党主席接任后,他将随同连战提出辞呈,跟连战同进退。

王金平表示,连战已聘请他担任国民党中评会主席团主席,他说今后将以中评会主席团主席身分全心全力为党奉献与服务。

王金平表示,马英九办公室已经联系要和他见面,他预估会面时间应该在国民党17全会之前。他强调,他非常乐意和马英九见面交换意见,谈党未来的问题,这是党员职责所在,但他希望马英九不要保留副主席位置给他。(火山)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美联社报道,一名知情人士8月11日说,如果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首次受审后因1982年的杜贾尔村案被判死刑,他可能被执行死刑,而不必再因其他罪名接受审判。

据指控,萨达姆1982年在巴格达以北的杜贾尔村杀害了大约150名什叶派穆斯林。除了杜贾尔村案,萨达姆还被诉以其他多项罪名,包括杀害政敌、1987年-1988年迫使数万名伊拉克库尔德人迁往北部地区和1991年镇压什叶派穆斯林起义。这些罪名将分别立案审判。

与此同时,萨达姆的女儿威胁称,如果萨达姆的辩护律师不能更好地接近萨达姆,律师可能抵制审判。(王建芬)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60年。历史未被尘封,世界已然改变。与看着抗战题材影片长大的前辈相比,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青年更多地是在日本偶像片、漫画和电子产品中成长。今天,个性更为鲜明的“八十年代后”是如何看待那段历史和我们这个奇怪邻国的呢?

爱日本,还是恨日本,这似乎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对1980年以后出生的学生来说。

如果把对日的各种情绪合在一起调成一杯鸡尾酒,调出的这一杯一定层次分明,最下面的是强烈的反日的情绪,接下来是对日厌恶,上面是对日爱恨交加的矛盾心情,渐渐地会出现对日的喜爱,最上面一层是对日本的崇拜。

80年代出生的学生们只是从书中和电视中看到那个硝烟战火的年代,却成长在中日经贸与文化往来密切的时代。他们看着日本动漫、玩着日本游戏长大,身边充斥着日本产品,为日本的繁荣与发达而惊叹。

在这个问题上,“八十年代后”与前辈的观点几乎完全一致:这场战争的性质是中华民族反对外国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绝大多数学生认为,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的抗战牵制了大量的日军,使日本无力进攻苏联和扩大对东南亚的侵略。

国际关系学院国政系学生丁之天说:“日本打美国也是迫不得已,它深陷在中国,它自己也清楚要是再拖下去就更没机会打败美国,它偷袭珍珠港就是抱着博一把的心态。”

“中国在抗战中做出了艰苦努力和巨大牺牲,不少西方国家和它们的媒体却因意识形态和政治原因而有意忽视中国在二战中的作用,这简直毫无道理!”外交学院国际法专业杨贵说。

“八十年代后”对日的爱与恨从何而来?现实提供了太多喜欢或讨厌日本的原因。

“现在中国青少年的反日心理主要是历史与现实原因相结合造成的。”北京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主任赵晓春教授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评价道,“中国这个传统上的大国被日本小小一个岛国侵略,这让很多中国人心理上难以接受。”

日本对历史问题的态度再加上现在日本政治上的一些不友好举动,如靖国神社问题和东海问题,就构成了广大80年代出生学生对日反感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他们又往往会对日本的技术、电子产品及流行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

对此,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日本的科技产品和文化产品大都代表着最新的流行时尚,这正迎合了青少年追求时尚的心理”。

因此对于日本,80年代的学生大体上有三种看法:讨厌日本、喜欢日本、爱恨交加下的矛盾心理。

《环球》杂志近期与网联合进行了一个“80年代后中国学生的日本印象”的网上调查,截至8月2日,共有8742人参与,其中绝大部分是大学生。调查结果显示,日本在大多数“八十年代后”的心中是一个负面形象。

79.98%的被调查者提起日本,印象最深的还是“南京大屠杀”;对日本的态度,74.09%的人回答是厌恶;96.43%的被调查者对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不满;55.63%的人认为历史问题是中日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

这样的结果既让人意外,却似乎又在意料之中。而且这一调查结果与1997年《中国青年报》做过的一个类似调查的结果惊人的相似。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