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不善言辞打出20米横幅求婚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55:29

对于过去擅自提高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的地方政府,全国人大和财政部都曾经表示,自行提高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的做法是违法的。在个税法修订完成前,必须按现行规定执行,地方没有随意改变税法规定的权力。对于地方提高个人所得税费用扣除标准的做法,国税总局曾多次专门发文,要求予以纠正。

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安体富表示,目前国家税务总局倾向于统一一个标准,并留给地方一个浮动区间,具体向上还是向下浮动,将由地方自主决定,但是浮动的额度将由中央来控制。

安体富向记者表示,目前对于全国是否实行统一的免征额其实还存在争议,但是国税总局已经倾向于提供一个浮动的空间,具体额度还有待确定。

“未来政府将会将一些稳定和可控制的收入例如工资、经营所得租赁所得等纳入综合征收范畴。”安体富说,下一步个人所得税将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他表示,过去中国实行分类征收的所得税制度,由于政府管理水平有限,纳税人纳税意识不强,导致大量收入没有纳入税收中来。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副主任张文春认为,各地提高免征额实际上是在传统税收体制下为满足本地收入而做出的一种变通,反映出了各地对税法解释的随意性。但在新的个人所得税法中,是实行全国统一的免征额还是按照各地的收入水平进行区分对待还需要进行讨论。张文春表示,各地实行不同的免征额,会导致人才由税赋高的地方向税赋低的地方流动,对于生产要素的平衡发展会起到反向推动的作用。

张文春还认为,现行个税法在制定时考虑到了吸引外资,对于本国以及外国居民采取了不同的免征额标准,但从税收公平角度上讲,应当取消该项政策,拉平税收待遇。他同时表示,现行税法将纳税人分为居民和非居民,在征管过程中只强调外商境内所得,而忽视了居民的境外所得。

现行的800元个税免征额是上个世纪80年代颁布的,这个数字是当时城市居民人均月收入的20倍,然而20多年过去了,城市居民的人均收入增长数十倍,个税却仍然沿用了过去的标准。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谢旭人曾表示,2004年中国个人所得税收入为1737.05亿元,其中65%来源于工薪阶层。在国外被称为“罗宾汉”税种的个人所得税本应当起到调节社会收入的目的,但在我国,个税由于其长期以来维持过低的免征额,甚至被人们戏称为“劫贫济富”。

我国从1994年开始讨论个税改革,早在2003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十六届三中全会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就将个人所得税改革方向定调为“改进个人所得税,实行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

去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马蔚华、姜德明、周红玲及全国政协委员刘家琛、王志琼、赵学铭分别提交3份议案和2份提案,提出现行法律规定的800元的免征额应该调高。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姜德明提交了类似的议案。姜德明举了自己的例子:他1980年的月工资是33元,20多年时间,月工资已经增涨了50多倍。

人民大学财政系副主任张文春表示,近几年个税收入的稳定提高为个税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据国家税务总局统计,个人所得税已成为我国第四大税种,在中国税收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但个税的结构性矛盾也越来越明显。

尽管物质条件已经具备,经济学家、法律专家、政府官员和社会公众已经进行了若干年的讨论和争辩,但是个税改革的脚步迟迟没有迈开。

“由于我国实行部门立法,税收立法工作由国家税务总局负责,财政部税政司协同,然后上交国务院法制办、国务委员会讨论,再经过人大常委会和全国人大才能通过,这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可能其他事情太多,个人所得税改革长期以来一直没能排上队。”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安体富教授向记者解释为何个税改革如此漫长。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研究所所长刘佐撰文指出,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收入中来源于工资、薪金的征税占有较大的比重,近年来一直在40%以上,这种状况与我国的个人收入的结构以工资、薪金类收入为主有关。同时应当看到,目前我国高收入阶层的主体并非工薪阶层,许多高收入者的主要收入来源也并非工资、薪金收入。

国家税务总局科研所一位官员昨天向记者更正了目前社会上关于“免征额”和“起征点”的混淆。他表示,目前实行的800元标准实际上应该称为“免征额”而非“起征点”。

该官员表示,目前社会上对于个税“免征额”存在错误认识。他表示,纳税人800元以下的收入将免征个人所得税,也不会计入税收部分,而从超过800元的部分开始实行累进税率。与之不同的是“起征点”意味着800元以下的收入虽然不用纳税,但是这800元将加入累进额度,进入纳税收入部分。

30岁的邓森曾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活力充沛的他喜欢标新立异。当西门子2003年在中国推出Xelibri系列手机时,邓森立刻买了其中一款。尽管被有些朋友笑作“像一枚丑陋的鸡蛋”,邓森还是不在乎。他在手里旋转了一会上圆下窄的黑色手机,抚摸着排列在机身两侧的按键笑着说:“我喜欢跟别人不一样。这款手机让我觉得与众不同。”

美国著名设计公司IDEO在为西门子设计Xelibri手机前,作了针对年轻人心理的大量调研,使这些手机既时尚又符合年轻人崇尚个性的需求,他们甚至能把这些手机挂在身上当作饰品。

一年多后,邓森换掉了他的“个性”手机:“虽然设计很有特色,但功能有些欠缺。这款手机的短信功能很差。”

如今,由于多种原因西门子早已放弃了Xelibri系列手机的生产,中国手机市场的环境也已“面目全非”。然而手机设计的力量却从未衰落。市场研究机构iSupply称,未来几年内手机价格将保持稳定,这得益于设计企业对手机新功能的开发。

在度过了短暂的高速增长期后,2004年国内手机产业进入了痛苦的转型期。在这由繁荣而转型的过程中,手机产业链中的一个群落——手机设计企业越来越引起业界的关注,其在产业链中的地位也越来越显著。

此前,这是一个“奇怪”的群体,他们埋头做事,不事声张,更不喜欢接受媒体采访。或许他们跟媒体打交道最多的情况,就是在媒体上刊登招聘设计工程师的广告,通常都是“急聘”、“高薪”。

1999年,中国电子收购飞利浦手机研发中心,成立国内第一家手机设计公司中电赛龙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甚至此后的三年中,国内手机市场虽开始高速增长,但国内手机设计仍待萌芽。

水清木华研究中心电信市场研究部分析师沈子信介绍说,2002年时手机设计行业基本上由台湾地区和韩国的设计公司主导,蓬勃的国内手机市场使其平均行业毛利率预计超过300%。

一旦意识到这个巨大的市场空间,即便是摩托罗拉也不能留住其优秀人才创业的冲动。2002年董德福在考查过韩国手机设计企业后,从摩托罗拉中国区销售经理的职位上辞职,创立了德信无线。同年5月在深圳还成立了另一家手机设计企业——深圳经纬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主要技术人员来自康佳电子。

2003年,国内手机设计企业开始发力,中电赛龙、德信无线以及深圳经纬科技开始与韩国设计企业争抢订单。2003年,80%左右的手机设计流向了中国市场。韩国繁荣一时的设计企业TelsonElectronics、SewonTelecom等出货量均急剧下降。

谈及韩国手机设计企业的衰落,沈子信打了个比方说:“中国手机市场容量巨大,这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把周边的手机设计企业全都带进漩涡里。”而随着手机国际巨头将研发中心设到中国,中国将成为世界手机设计的中心。

在高利润率的吸引下,中国手机设计企业的注册数量达到了高潮,2004年中国有50家左右的手机设计企业。一位德信无线前员工回忆说:“这是一个暴利的行业,你想想,毛利率有70%!”

据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的统计,2004年国内手机设计企业提供了400多个手机设计方案。

赛迪顾问消费电子咨询事业部分析师蒋利峰分析说,相比韩国和台湾地区的手机设计企业,国内企业的“硬成本”和“软成本”优势明显。硬成本优势是指国内手机设计企业的本土化采购和价格带来优势;而在与品牌厂商的沟通交流方面,又比国外设计企业“近水楼台”。

在市场景气的时候,手机设计企业躲在手机厂商背后,闷声发大财。随着自身的成长和外部市场的变化,手机设计企业将走出幕后“抬头看世界”。

韩国手机设计公司的命运是个很好的例证。法国萨基姆1999年开始为波导提供设计方案,次年波导成长为国产手机销售冠军时萨基姆也大发其财。随后波导又找到更符合中国消费者口味的韩国设计公司SEWON,并成为SEWON的大客户。随着波导开始尝试自主设计,这些手机设计企业在中国市场的出货量迅速下降。

据波导研究院的吴黎辉介绍,2003年以前,“韩流”是手机市场的主流。但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及国内手机厂商对降低成本的考虑,韩流逐渐退潮。除成本因素外,手机厂商还期望通过自主设计形成独特一致的风格。

为打造独特风格,手机厂商甚至会从一开始就选择自主设计。华硕手机研发负责人洪宏昌称,华硕去年在台湾推出手机产品,但研发早在3年前就已经开始。在他看来,手机设计企业的方案大多面向大众,无法提供更个性、更高端的产品。而华硕采取自主研发,先从高端PDA手机起步,更能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另外,手机设计企业在与手机厂商的沟通中会存在问题,比如交货延迟及大批量生产时的不良率较高等。

国内手机市场处于痛苦转型的同时,全球手机市场也面临拐点。敏锐的手机设计已经开始跟进。据称,德信无线目前的中外客户比例是3:7,而中电赛龙也在大陆接单,法国出货。不约而同地,这两家较为成功的设计企业,竟然都是外向型的。

水清木华的沈子信分析说,手机设计公司面临产业整合。首先是横向整合,国内手机设计企业将继续主导国内市场,但新一批手机设计公司的创立,将使行业内部的整合不可避免,并将出现超大型手机设计企业。横向整合还将产生全球性设计企业,中电赛龙就是一个外向型的跨国联合研发中心。

另外,跨国公司将继续看好国内市场,手机巨头也纷纷将设计中心转移到中国。随着这种步伐的加速,中国成为全球手机设计中心的愿景并不遥远。

其次,手机设计企业的整合还将在产业链上纵向展开。这将会产生更多中电赛龙这样的手机ODM(OriginalDesignedManufacture即代工设计制造商)公司。沈子信预计,两年后将有手机设计企业转变为品牌厂商,前提是拥有足够的资金,方式则是并购生产商或渠道商。

2005年5月,德信无线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融资1.42亿美元,成为首家上市的国内手机设计企业。在利润率不断下降、市场处于低潮时,越来越多的手机设计企业面临资金压力,能通过上市融资的自然是少数,分析师相信2005年将有手机设计企业撑不过难关而亏损甚至倒闭。

然而,2005年仍值得手机设计企业期待。实行手机生产牌照核准制后,国内手机企业将扩展到60多家。吴黎辉称,很多新“玩家”初入市场并不具备快速推出新品追赶市场潮流的能力,将不得不借助专业设计公司的力量。

体育讯本赛季的意甲最后时刻,AC米兰队双线作战都失败而终,媒体对主帅安切洛蒂的指挥能力产生了明显的怀疑,冠军联赛决赛中用状态低迷的托马森换下连进两球的克雷斯波,以及不肯施行轮换制,战术保守等很多地方提出了批评。

《米兰体育报》曾认为安切洛蒂应该为米兰双败负责,不过加里亚尼经过和安切洛蒂的商谈后表态,安切洛蒂将继续留任,但经理同时强调,米兰下赛季应该更富有攻击性。

加里亚尼透露,贝鲁斯科尼从来没有解雇安切洛蒂的想法,本周主席和安切洛蒂进行了商谈,并确定了下赛季的打法要点。米兰不能只使用4-3-1-2一种阵型,也要使用3-4-1-2战术,三名后卫是内斯塔,斯塔姆和马尔蒂尼,只有加强攻击性才能更好的发挥展现球队的强大实力。贝鲁斯科尼主席也对战术革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对于下赛季的球员变化,加里亚尼表示,在伊斯坦布尔首发的11名队员都会留下,米兰与切尔西有良好的关系,克雷斯波的转会已经没有多大问题,俱乐部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和切尔西老板阿布拉莫维奇的重要手下肯扬达成了一致,同时米兰会去美国踢一两场比赛,不过加里亚尼强调,有关米兰要引进罗纳尔多或罗纳尔迪尼奥的说法都是不正确的。(颜敏)

支撑尚福林拒绝平准基金这一论点的证据是“引用”了尚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的“中国政府不会向股市注入大量的资金”。

一权威人士经与证监会确认后,向记者透露:“尚福林确实接受了《金融时报》的专访,但并没有作出‘中国政府不会向股市注入大量的资金’这一表态。”

记者之后了解到的消息是,在历时1小时15分钟的专访中,尚福林作答外国记者提问的时间只有35分钟,尚福林将交流的重点放在了股权分置问题上,对是否向股市注资的问题只字未提。并且,《金融时报》也曾把采访对话的记录交给证监会审阅,其中并未出现“注资”字眼。而在其成文的表述中,开篇提到“TheChinesegovernmenthasruledoutasignificantinjectionofpublicfundsotnithedomesticstockmarket”(中国政府已经排除向国内股市注入大量公共资金),这只是《金融时报》记者所下的论断,并不是尚本人的直接陈述。

在这次访问中,尚福林认为:目前,流通股约占总股本的1/3,如果让余下的非流通股全部流通,等于是让一个市场成为了三个市场,这就是大家不接受全流通的原因。改革非流通国有股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关键。

他指出,股权分置不等于国有股减持。国有股减持仅仅指国有股的退出与变现,不强调流通权。而股权分置的解决标志着非流通股完全进入流通领域,有利于改进上市公司质量,有利于让大股东更重视股价。在股权分置情况下,中小股东用脚投票也没什么用处,这也不利于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因为大股东只重视净资产的增长率,使得上市公司兼并重组受到影响。

他认为,目前,市场上把“补偿”叫作“支付对价”,但是不能把对价理解为补偿,如果要补偿的话,就要搞清楚“为什么要补偿?”“补偿给谁?”“按什么标准补偿?”而这三个问题是非常难理清的。支付对价、包括补偿的问题都是应该由公司内部决定的,而不是由证监会决定。

自5月9日证监会宣布启动股权分置改革,并公布了头四家试点企业起,股指就执着下行,30日证监会与国资委联合颁布的《关于做好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的办法》以及5月31日证监会启动二轮试点的表态都没有挡住下泻的狂流,1150点,1050点,1000点,伴随着股指的下探,数百亿资产随之灰飞烟灭。

5月前为基金创造了大量帐面浮盈的重仓股票成为各路杀跌力量的矛头所指,基金标榜的“一贯战胜指数”的不败金身就此破掉。当市场上越来越多的人将此次下跌归咎于股权分置改革试点的启动时,在此次下跌中跌幅居前的易方达基金及广发基金的投资总监却持反对意见。

“该轮下跌不是股权分置改革试点的影响。是市场在下跌通道中运行所形成的抛压的惯性使然。如果五一之后不推出这个方案,市场的跌幅也许比目前还要大!”易方达投资总监江作良开门见山。

“基金在五一之前,就把解决股权分置理解为利好;五一期间的交流也认为是利好。但是由于市场一直处于抛压的惯性里面,一下子转变不过来,利好也就被理解为利空。”他说。

广发基金投资总监朱平认为不确定性是一个主因,现阶段心理因素,止损盘及投资理念的动摇对下跌的影响更大。“现在市场参与者不知道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会如何收场,以及在预计国内二季度经济增长减速的背景下,上市公司的业绩会由此受到多少影响等。”

他表示股权分置改革是一件好事:“首先,短期其实并没有扩容压力,因为企业已承诺一到两年内不流通。长期而言优质的股票减持的压力也较小,至少对优质股票而言,其供给增加并不多;其次,送股;第三,企业开始关心股价。而这些都会促成国内证券市场直接与国际接轨。”

“市场目前的状况很严重,运行在非理性之中,不是正常的市场,整个市场每只个股都很恐慌。政府应该出来引导了。”江作良呼吁。

而朱平却希望通过市场的自发调节来走出当前的困境。他指出股市尽管在跌,但是每天的成交量还是较大,这证明还是有希望的,只是因为目前出的动能太大,还没有枯竭。随着下跌动能的枯竭,买大于卖,很多股票可能在年内就会创出新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认为投资者不应该盲目做空。

而江作良指出,如果寄希望于市场的自发调节,那么物极必反,肯定会反转,但是在等待反转的过程中,就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社会财富会重新分配,对于整个经济可能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冲击,券商和基金等机构也将面临更大压力,风险进一步集中到银行系统,这些也对政府的信誉形成较大冲击。”

朱平认为政府是否需要出面干预,或者具体来说,是否需要设立平准基金需要从两个方面来考虑,一个是设立的目的,一个是设立的条件。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