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日团长会22点结束 美方称不确定能达成协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13:15

李:我觉得这个数字有点可疑,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办法来调查的,也许只是一个印象吧。但如果有这个现象,如果确实在统计学上是属实的,我认为这是旧社会“一夫多妻”、“妻妾成群”现象在现代的“遗留”。

记:这种“遗留”发生在少数官员身上和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有什么区别吗?

李:我觉得性质应该差不多吧,因为干部也是人,哪怕他犯了罪,比如说一个杀人犯“包二奶”和一个普通人“包二奶”在性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李:“性贿赂”在几年以前就有人提出来,但这个词有时候不太好界定。比如说有人去招待官员,然后呢,用一个妓女去招待,那么这个比较好界定,对方付费的,把这个妓女送给(某个)官员,这可以叫“性贿赂”,但如果一个官员自己搞了一个二奶之类的就很难叫做“性贿赂”。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我想应该跟受贿罪是同样的性质,比如说受贿的形式是多样的,可以收一个(件)东西,可以收一张(别人送的)体育中心的价值好几万元的卡(消费卡),打牌的时候故意输钱(给他),也可以给他弄一个女的(对方花钱)给这个官员,这些都是一样的,我觉得完全可以按受贿罪量刑,性质差不多。

记:您曾经提过“卖淫非罪化”,如果真是这样,你是否担心会造成艾滋病的蔓延?

李:应当让他们多去检查身体,多做一些健康性的引导,而不单是打击罚款,把他们抓去“劳教”,有什么用啊,这么多年了,20年了,实践已经证明没起到什么作用嘛。

记:您连续在两会上提交有关同性婚烟提案,那您以后会就“卖淫非罪化”去提建议吗?

李:慢慢来吧,好多观点现在要理性地讲讲道理,得一步步来,比如我现在在写些文章和评论,就中国当代性法律,先在理念上给大家理清一下,(现在)恐怕提那个(“卖淫非罪化”)还是太早了,比同性婚姻还早,现在连同性婚姻不是都被说超前嘛,(人们)还是需要时间去接受的,从舆论上从理论上都还要做很多工作,慢慢地才能谈到这一步吧。

记:如果“卖淫非罪化”能成立的话,可以减少重婚和“包二奶”的现象吗?

李:但我觉得好像关系不大,不管怎么搞,怎么禁止,你可以把禁止包二奶、禁止卖淫嫖娼都写在“条文”上,但是它是一个普遍的事实(“包二奶”、卖淫嫖娼),你根本管不住。

全球最大的恐怖分子头目拉登藏身之处什么样?这一直是个谜。近日,英国《每日镜报》的记者克里斯·休斯成为第一位走进这个秘密世界的人。3月13日《每日镜报》刊登了他的游记。通过他的勾勒,人们似乎能感受到那个地方的“恐怖”气氛。

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城外的山脚下,有一个掩体深藏在地下100英尺。远看去,它像一个巨大的山丘,周围布满了坑坑洼洼的弹坑。这就是世界头号“恐怖大亨”拉登为他最重要的助手、塔利班头目奥马尔和他最信任的基地组织成员所建造的藏身之地。在掩体窄小的入口处,有一个钢质的门,推开它,就能看到通向地下坑道迷宫的小道。进入掩体,一间间宽敞的房间映入眼帘,每个房间都配有空调并有冷热水供应,厕所内贴满了精美的陶瓷装饰,巨大的混凝土拱形设计把房间衬托得气派无比。但掩体里阴森可怕的气氛却在时刻提醒参观者,他们可不是在知名饭店里。在掩体中,恐怖的痕迹随处可见:在七零八落的碎石堆里,人们能看到断掉的胳膊、腿或一截骨头。这些东西都在告诉人们这曾经发生了什么。

据介绍,这个傍山掩体是于1997年建成的。奥马尔家距离此地很近,因此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这里就是最便利的隐藏地点。拉登对这个掩体的建设热情非常高,不仅所有资金都出自他的腰包,他甚至还亲自动手参与破土动工。尽管“9·11”以后,美军对这片地区进行了狂轰滥炸,还攻进了掩体,进行了狂风暴雨般的搜查,但掩体厚达2英尺的混凝土保护层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将绝大部分内部结构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工程的坚固性和复杂性表明了“基地”工程师们具有高超技能,这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与苏联人的对抗中磨炼出来的。

在美军对阿富汗发动军事打击前,拉登和奥马尔等“基地”核心人物逃离此地,只剩下他们的铁杆支持者在掩体内拼死抵抗。如今,这些人的尸体还留在掩体内。尽管这个掩体远离坎大哈城,但它却让人觉得阴魂不散。一名店主对克里斯说:“这个地方给阿富汗带来了太多血腥和死亡,人们最好还是永远地把它忘了。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张国清):日本日中友好协会14日向日本外相麻生太郎递交了一份抗议书,抗议他不断做出不利于日中友好的发言。

抗议书说,麻生就任日本外相以来,不断做出恶化日中关系的发言。抗议书列举了麻生鼓励天皇参拜靖国神社、认为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成为“相当大的威胁”以及否认“一个中国”的言论,认为其不负责任的讲话使本就处在邦交正常化以来最低谷的日中关系更加恶化。抗议书表示,日中两国的友好关系不仅对日中两国,更对亚洲和世界有着重要作用。

声明说,尸检工作从当天下午开始,应塞尔维亚和黑山政府的要求,两名塞黑病理学家也参加了尸检。法医在尸检中还发现了米洛舍维奇的另外两种心脏病症状。

声明说,有关毒物学的化验仍将进行,最终尸检报告将会尽快公布。米洛舍维奇的遗体将在13日送交他的家人。

目前,塞尔维亚和黑山人权和少数民族事务部长利亚伊奇已专程赶到海牙,预计将就米洛舍维奇的遗体运送等问题同海牙前南刑庭及荷兰方面进行讨论。

现年64岁的米洛舍维奇自2001年6月28日被塞尔维亚政府移交给海牙国际法庭以来,一直被关押在联合国设在荷兰斯赫维宁根的监狱里。米洛舍维奇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他曾提出前往莫斯科就医,但前南刑庭因担心他一去不归,于今年2月24日拒绝了这一要求。

前南刑庭从2002年2月12日开始审判米洛舍维奇,指控他犯有包括战争罪、反人类罪和种族屠杀罪在内的60多项罪行。但米洛舍维奇一直否认对他的所有指控,并称前南刑庭是非法机构。这场马拉松式的审判也因米洛舍维奇的健康原因而经常被迫中断。前南刑庭曾表示,希望能在今年内结束对米洛舍维奇的审理。

荷兰一位药学专家13日表示,在日前对米洛舍维奇进行的血样检测时发现,米洛舍维奇曾自行服用了一些可以导致其病情加重的药物。而这些药并不在医生开给米洛舍维奇的药单之中。

格罗宁根大学毒药学专家唐纳德·乌格斯表示,两周前,他在米洛舍维奇的血液里发现了利福平的痕迹。这种药品主要用于治疗麻风病和肺结核,而且可以抵消医生开给米氏的治疗心脏病的其他药品功效。

“我不认为他服用这个药是想自杀,他只是想到莫斯科接受治疗,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那里。我想这是他离开海牙的最后可能。我可以肯定这里面没有谋杀。”

米洛舍维奇的律师12日表示,米洛舍维奇在死前一天曾写信给俄罗斯方面求助。他在信里写:海牙法庭给了他错的药,包括一些治麻风病和肺结核的药。俄罗斯外交部13日证实他们确实收到过这封信。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3日表示希望俄罗斯专家能够参加尸检。“我们已经要求法庭允许我们的医生参加尸检,或者至少检查尸检结果。”他说:“既然我们曾经不被信任,我们也有不信任的权利。”虽然俄罗斯此前保证米洛舍维奇在俄罗斯接受治疗后将回到海牙继续接受审判,但是海牙法庭仍然拒绝了米洛舍维奇的要求。

联合国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发言人表示目前断定是中毒导致米洛舍维奇心脏病发作或者排除米洛舍维奇中毒身亡的可能性都还为时过早。首席法官福斯托·波卡尔下令进行的调查仍在继续。

在塞尔维亚族人普遍对米洛舍维奇的死亡表示悲痛的同时,对于认为自己曾受到米洛舍维奇迫害的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人和穆斯林来说,米洛舍维奇的死亡则让他们觉得失望。他们认为米洛舍维奇的死使他逃脱了本应受到的惩罚。

52岁的阿尔巴尼亚人费多恩·科兹说:“他应该被拉去游街,比起他对我们做过的一切,他受再多的惩罚都不够。”1999年,她的丈夫和4个儿子被塞尔维亚警察带走,从此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她的两个儿媳在意识到丈夫已经不可能再回来后离开了家。费多恩眼眶发红地说:“他永远也体会不到我的切肤之痛。就算他死了,他也必须被判刑。”

6年来,她到处寻找丈夫和儿子的线索,但都一无所获。直到2005年8月,她收到通知,她两个儿子的遗骨在一个坟墓中被找到。如今,这两个儿子和其他86个在战争中被杀害的村民一起被葬在山上。而她的丈夫和另外两个孩子仍然没有音讯,她想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江玮)

米氏之子将在13日或14日收回父亲尸体米洛舍维奇的律师托马诺维奇13日表示米洛舍维奇的葬礼将在贝尔格莱德举行,他的儿子马尔科将在13日或者14日收回父亲的尸体。这名律师表示米洛舍维奇的家人希望在贝尔格莱德举行葬礼,但是目前还不清楚塞尔维亚政府是否会同意。

塞黑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塔迪奇已经表示塞尔维亚不会为米洛舍维奇举行国葬,也不会对他的妻子马尔科维奇进行特赦。“考虑到他在塞尔维亚最近的历史中所担任的角色,为米洛舍维奇进行国葬是完全不合适的。”

而米洛舍维奇曾领导的塞尔维亚社会党表示,如果米洛舍维奇不能在祖国得到妥善的安葬,他的党将努力使目前的少数派政府垮台。

“妥善的安葬指的是要允许所有米洛舍维奇的家人参加葬礼并继续留在塞尔维亚,同时要有一个与这位历史人物相称的墓地。”该党一位高级官员13日表示。

目前,塞尔维亚由总理科什图尼察领导的少数派政府在250席的塞尔维亚议会中至少需要得到4名塞尔维亚社会党议员的支持才能保住执政地位。

中新网3月14日电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报道,美国政府官员称,国防部正在研究以色列对伊朗核设施发动空袭的可能性国防部在过去的数周里已就此举行了数次工作级别讨论以确定以色列对伊朗发动空袭的数种可能情况。

政府官员们称,这些讨论只是出于情报目的,而不是出于制订政策的需要。讨论研究了以色列对伊朗发动先发制人攻击的可能性和以色列实施攻击的方法。讨论的一个主要问题是以色列是否会向美方提前通报攻击计划、以方会在什么时候提前通报美方它的攻击计划。他们说,很明显,如果以色列选择最短的飞行路线,以色列战机在经伊拉克领空飞向伊朗时需要同美军的空管人员进行协调。

以色列前总长亚阿隆上周在华盛顿称,西方有一个对伊朗动武的方案,美国北约和以色列对伊朗的数十个核设施发动的联合空袭将使伊朗的核项目被推迟数年。消息人士强调,亚洛恩的言论并不是五角大楼就此进行讨论的原因,但是他们说,政府感到伊朗问题正变得日渐紧迫。《华盛顿邮报》昨天报道称,布什政府已将伊朗列为优先问题,布什和他的团队已就伊朗核计划举行了数次会议。副总统切尼上周称,就伊朗核问题而言,所有的可选方案都“摆在桌子上”。

消息人士称,五角大楼的讨论并没有就以色列空袭伊朗的可能性作出任何结论,也没有就美方的行动提出任何建议。五角大楼的分析人士关心的问题是,如果以色列发动对伊朗的空袭,那么美国和其驻中东地区的部队会受到何种影响、是否将迫使美军继续发动空袭以完成任务。美国还在讨论伊朗对中东地区美军和利益可能采取的报复手段。

以色列和美国消息人士在数周前称,美国没有向以色列传达任何要求其对攻击持克制态度的信息,也没有在与以色列的双边讨论中谈及此事。双方共享了有关伊朗形势和其核项目进展项目的情报,但是双方没有就使用军事手段制止伊朗获得核武器的可能性举行讨论。

美国政府官员称,美方认为以色列对伊朗的空袭决定将不会很快作出,在任何情况下,以色列都不会在3月28日大选前就此作出决定。(春风)

中新网3月14日电据路透社报道,巴勒斯坦军事组织开始放火焚烧英国驻加沙文化机关,并打砸了美国驻当地的一个教育机构,以抗议以色列包围位于西岸城市杰里科监狱的行动。

该监狱中关押着200名犯人,其中包括因下令暗杀以色列旅游部长泽维的“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简称“人阵”)领导人艾哈迈德·萨阿达特。

中新网3月14日电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韩国总理李海瓒今天已表示愿意辞去总理职务,他因为在韩国铁路工人罢工期间打高尔夫球而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

联合通讯社援引一位匿名消息来源的话称,李海瓒已将他的辞职愿望报告了卢武铉总统。卢武铉总统刚完成对数个非洲国家的访问回国。目前还不清楚卢武铉总统是否会接受李海瓒的辞职。总统发言人和总理办公室都拒绝对这一报道发表评论。

李海瓒由于在3月1日打高尔夫球而遭到批评,当天是韩国铁路工人举行全国罢工活动的第一天。3月1日是全国性节日,李海瓒当天没有工作,但他遭到了严厉的批评,因为韩国人认为高层官员应当在困难的时刻加班工作。韩国总理的职务是一个象征性的职位,因为权力集中在总统办公室,但作为卢武铉总统的关键盟友之一,李海瓒被认为对国家事务有相当的影响力。

有关分析家指出,对于李海瓒的辞职,这将是卢武铉面临的一个难题。李海瓒是韩国政界仅次于卢武铉的二号人物,也是卢武铉的亲密盟友,曾力挺他入主青瓦台。如果卢武铉极力挽留这位政坛伙伴,对于今年5月底举行的地方省市选举,肯定将造成负面影响。

但是,反过来,如果卢武铉接受了李海瓒的辞呈,对卢武铉今后的执政来说,也将面临失去重要“盟友”的局面。

不过,即便这种选择很困难,韩国政坛观察家分析认为,在反对党连日炮轰的强大压力下,在舆论沸腾的情况下,李海瓒实际已表明辞意,而卢武铉总统又没有立即表示挽留。因此,卢武铉批准其辞职的可能性很大。(春风)

好不容易将伊朗核问题报告安理会之后,“颠覆伊朗”逐渐提上了布什政府的议事日程。近来布什以及其政府要员、专家学者频频召开闭门会议,制定出对付伊朗政府的三步战略:民主颠覆、外交围堵和军事打击。据与会的专家透露,“布什政府对伊朗的态度日趋强硬”。

伊朗逐渐成为美国的心腹大患,布什的顾问近几个月里已经召集了大约30至40个伊朗问题专家,为政府的伊朗战略绞尽脑汁。布什本人花在伊朗问题上的时间也是有增无减。布什政府“群策群力”的最终结果是,决定区别对待伊朗政府和普通民众,将矛头指向伊朗政府,支持伊朗反对派,并希望伊朗民众能够自发采取行动,实现所谓的“民主化”。美国国务卿赖斯在上周曾经发表讲话:“我们与伊朗人民之间没有问题,我们希望伊朗人民获得自由。与我们有问题的是伊朗政权。伊朗政权带给美国的是前所未有的威胁。”

而学者对于布什政府政策的解析则更为直接。美国著名智囊机构胡佛研究所的高层人士最近两周先后和布什、副总统切尼以及国家安全顾问斯蒂芬·哈德利会面,他们获得的印象是白宫将对伊朗政府采取更加严厉的政策。

“我们获得的信息是他们倾向于将伊朗民众和伊朗政权区别对待。”出生于伊朗、目前在胡佛研究所任职的著名企业家伊斯梅尔·阿米德·霍泽尔说。

“目前在政府高层,倾向政权更迭的人比倾向外交斡旋的人更占上风。”曾经在布什的第一总统任期担任国务院政策制定部门负责人的理查德·哈斯说。

布什政府在内部分化伊朗的同时,也努力在外交领域对伊朗形成包围之势。

美国国务院在上周专门成立了一个伊朗工作小组。去年美国国务院中只有两个人专门负责处理伊朗问题,而今年专门处理伊朗问题的人员增加到10个。此外,美国国务院还加强了对外交人员的波斯语培训,为全面加强对伊朗的监控扫清语言障碍。由于美国在伊朗不设大使馆,大大增加了监控难度,因此布什政府决定向伊朗周边国家和地区派遣更多的外交官,以形成一个外交包围之势。

美国副国务卿尼古拉斯·伯恩斯上周表示,国务院将在阿联酋的迪拜建立一个工作站,监视伊朗政府的举动。他认为这个工作站的作用和上世纪30年代设在拉脱维亚里加的工作站性质完全一样,当时由于美国在苏联没有使馆,所以通过这个工作站搜集有关苏联的情报。

在全球建立一个反对伊朗的同盟是美国的策略之一,同时欧盟国家对于伊朗问题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赖斯在去年2月首次以国务卿身份访问欧洲时,发现欧洲国家最关心的并不是伊拉克,而是伊朗问题。欧洲国家告诉赖斯,在解决伊朗核问题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并不是来自德黑兰,而是来自华盛顿。由此美国有意识地让欧盟出任这个联盟的领导。

伊拉克战争的泥潭让美国深刻领悟到建立同盟的重要性,而且考虑到俄罗斯和中国的态度,欧盟的出面更有利于争取到这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支持,由此建立一个广泛的统一战线。另外,由于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已经出现了信任危机,布什很难说服民众对于其伊朗政策投下赞同票,不如假手欧盟来得更为冠冕堂皇。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