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两交所全面部署年报工作 需披露股改时间表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34:42

纽约电信市场调研机构HeavyRead-ing近日正在用一篇36页的报告试图论证一点,“中国终端设备供应商正在用牺牲利润的方式来换取更多的市场份额。”

HeavyReading公司常务董事DennisMendyk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强调,非盈利的增长是一种不健康的增长,因为这将意味着业务越多,损失越大。通过打出令对手瞠目结舌的低价确实可以换取不少市场份额,但是将会阻止这些公司进一步的发展,也就是获取业务的稳定收益。

“从中兴通讯的财务报告来看,去年所有设备方面的毛利率是35%,这看上去还是不错的。”Garnter电信分析师沈哲怡向记者强调。

中国公司的成本优势主要来自研发成本,而且公司的经营策略也不是盲目地追求高利润,而是在保证一定毛利基础上达到稳健经营状态。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电信设备方面,华为公司为自己设定的毛利上限是40%,而在这个领域,思科公司的毛利则在60%~70%。

“不是我们牺牲了利润,而是国外设备制造企业长期以来适应了他们的高利润,并且不愿意这种高利润被打破。”国内分析人士认为。价格之外的风险

“目前来说,我们的撒手锏仍然就是低价,价格要低到让国外厂商一听到有中兴、华为在就自动走开。”华为海外事业部人士告诉记者。

当然,中兴也好,华为也好,从长远来说,他们显然并不愿意看到海外市场的全部竞争力就在价格二字上。付军说,在一些高端市场上,华为的价格并不低,公司也在尝试加强技术创新、服务完备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正如HeavyReading强调,目前对以华为等中国终端设备供应商来说,最重要的是在客户中培养可信赖、高质量的品牌声誉,而不仅仅是廉价产品的供应商。

DennisMendyk告诉记者,未来几年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对于全球通信设备市场价格优势方面的冲击无疑将会减弱。“随着西方运营商对制造运营成本的调整,双方成本方面的差距将越来越小。”而与此同时,这些中国终端设备商则还面临着一系列可能束缚它们国际化前进脚步的不利因素。

2004年,中兴在劳动力方面的开支为其销售收入的14%,阿尔卡特的这个比例为33%,而爱立信则为25%。

此外,中国终端设备商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则是知识产权。尽管目前诸如华为之类的中国企业每年在专利组合方面的增长已经超过诸如爱立信等西方同行,但是中国企业的家底相比之下毕竟还是显得薄弱。在诸如WCDMA等领域,知识产权较少的企业不得不向那些业内的技术霸主交相当于其销售额5%~10%的费用。

除此之外,人民币汇率可能的变动也将是摆在这些中国企业面前的一个潜在威胁。目前有部分经济学家认为,人民币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升值约25%。若这一旦成为现实,将进一步削弱这些中国企业在劳动力成本方面的优势。

金报讯“白洁早就在队里呆不下去了,她这样做,无疑是为自己找个借口,好让自己有台阶下。”昨晚,记者联系上了所谓的问题球员当中的一人。这名球员在与记者沟通时,情绪很激动:“她的行为,让我们感到可耻、可恨、可悲。”

据这位队员介绍,白洁辞职一事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就出现苗头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很尊敬白洁,都喊她‘白姐’。认为她是老国脚,速度快,球技也不错。但渐渐的,我们就对她的所作所为感到厌恶。她很喜欢整人,而且是毫无根据的,整完这个又整那个,领队、教练、球员,她一个都没落下。现在追随白洁的那10个队员,是因为被她整怕了才留下来的。”据该球员透露,自从白洁执教八一女足以后,队内被她整过的人不计其数。

“也就是两个月前,白洁突然找到队内领导,说要把我们4个(曲飞飞、孟隽、李怡敏、李楠)下放到二队。领导感觉这事蹊跷,就询问她下放的理由,但白洁说不出来。结果这名领导说了一句‘不是你让下放就下放的’,这让白洁感到很没面子,认为是领导护着我们,我们在从中作梗。那段时间,白洁每时每刻都找我们茬,一会儿说我们训练不认真,一会儿说我们外出夜不归宿或者晚归,我们训练哪回偷过懒?外出也是在队内允许的情况下,并且在规定时间内归队。”这名球员一谈起此事,语气一下子就重了起来,“明明自己不得人心,非要让外界以为是我们逼她下课的。”

从八一女足了解的情况,白洁在辞职报告中陈述的理由是“有些队员存在酗酒现象,球队难以管理”。不过当记者联系上目前正在上海参加女超第二阶段联赛的部分队员后,一些人对这个理由表示不解,一名球员反驳说:“说我们喝酒?白洁也喝酒!”而白洁对此的解释是:作为教练,在应酬时确实喝过,但没有影响过工作。见习记者周一

金报讯“女足不是男足,哪来的这么多问题?”对于八一女足出现“四国脚逼白洁请辞”一事,足协女子部主任张健强嗤之以鼻,“这是个别媒体别有用心,唯恐女足不乱。中国女足的精神摆在这里,请不要玷污我们女足的作风。”

“白洁辞职了,这是她个人职业道德所决定的,我现在只相信八一体工大队的说法。足协会关注此事,但不会因此去调查。”张健强表示,白洁一事的管辖范围属于俱乐部,足协绝不会插手干涉。

“如果真有球员出现酗酒、夜不归宿等违纪行为,足协会不会处罚她们,甚至取消她们的国脚资格?”记者问。

“此事还没有明确结果,需要进一步核实。就算有球员出现酗酒现象,那也是属于个人行为,俱乐部会有相关的处理决定。所以,我迫切希望媒体不要炒作,请不要将个人行为与中国女足整体相结合。”张健强说。

另外,中国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也表示他并不知道此事。“俱乐部还没有把具体情况反映到足协。”谢亚龙说,“只有知道了事情的真实性,才能再作询问和管理。”见习记者周一

“印象中只听过男足球员酗酒的,女足队员也酗酒?这倒是头一回听说。”谈起白洁被逼下课一事,裴恩才表示自己是略有所闻,但知道不多。“如果真有此事,那这样的球员国家队的大门是不会向她们敞开的。”裴恩才严肃地对记者说。

在强硬地阐述完一些基本原则后,裴恩才谨慎起来:“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只有当事人最清楚。现在外界所传闻的,不能排除是一些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的东西。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我们不能定性谁对谁错。我现在的工作就是选秀,至于该事件如何处理,我听中国足协的。”

关于这些球员能否入选新一届国家队的问题,裴恩才给出的答案很明确:“在哪出现的问题在哪解决。如果八一体工大队认为这些球员真有问题,不适合国家队,我是绝对不会选她们入队的。”

当听到几名问题球员在队中以大牌自居时,裴恩才大笑一声:“我执教的国家队,绝对没有所谓的大牌。谁状态好我就用谁,大牌这一套,在我这里行不通。”军人出身的裴恩才一再表示,新一届中国女足,队风绝对过硬。见习记者周一

切尔西求购阿德里亚诺的消息现在炒作得沸沸扬扬,莫拉蒂回答:“我也看到了有关切尔西出价的报道,是的,阿德里亚诺的身价就如报纸所说,但是并没有人来谈论这个问题,我们看重阿德里亚诺,他有着远大的未来,并不存在大额的出价,阿德里亚诺最近的谈话(想要去获得冠军的球队),这显然有些过了,但在这件事情上,你并不清楚到底是他说的还是被翻译曲解了谈话,反正在几天前他向巴西队的主教练施加压力为了能够回到意大利打第一场意大利杯决赛,这就表明了他对国际米兰的爱。”

那么国际米兰会在这个夏季买谁呢?“通常我们会评估球队的情况,看看什么位置需要补充。我不知道萨穆埃尔是否在皇家马德里遭遇一场危机,但是即便是这样的话,皇马也会为他标出高价。卡萨诺?吉拉迪诺?我在报纸上看到这些球员的名字与国际米兰联系在一起,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

但在这个时候,一个记者提到了索拉里的名字,莫拉蒂拿出了不同的答案:“索拉里?他可能有些不同,我们已经追逐了他很长一段时间,这也许是一个可以把宝押在他身上的球员。”莫拉蒂总结说,“我不认为球迷们希望我签入多么多么大牌的球星,我认为他们希望的是我们能够继续自己的计划,加上少许,但是精选的收购。”

莫拉蒂关于的这番话果然引起了媒体的响应,《意大利体育》随即把国际米兰与索拉里之间的关系称为“痛苦的爱情故事”,确实,2003年冬天索拉里就有可能加盟国际米兰,当时作为罗纳尔多转会分期付款的一部分,但在合同上,国际米兰提出了一个索拉里所不能接受的低价,阿根廷人回到了皇马,而皇马还为此和国际米兰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打起了官司。

最后的话题还是回到了意大利杯上,莫拉蒂抱怨说:“与罗马的比赛并不容易,我们为了各国的国家队付出了很多代价,比如阿根廷,有一年我们失去了萨内蒂3个月,上赛季在奥运会之后我们失去了基利长达半年。”其实现在国际米兰的减员更加严重,阿德里亚诺以及萨内蒂、坎比亚索、卡拉贡尼斯都将因为参加联合会杯而缺席第二回合的比赛,但另一方面,这也是意大利足协赛程安排的问题,莫拉蒂显然对此没有好气。

科技讯北京时间6月7日消息,西门子今天宣布中国台湾最大的手机厂商明基将收购该公司持续亏损的手机业务。目前,有关这一交易的具体条款还没有披露。西门子在一份声明中称,这一交易将给该公司带来3.5亿欧元(约合4.29亿美元)的税前亏损。西门子还将收购明基价值5000万欧元(约合6151万美元)的新股,从而持有明基2.5%的股份。此外,西门子还将向明基提供2.5亿欧元(约合3.08亿美元)的现金,帮助明基进行市场营销和专利开发。也即西门子预计花费税前3.5亿欧元甩掉亏损的手机业务“包袱”,其中包括支付给明基的2.5亿欧元现金以及收购明基价值5000万欧元的新股。

根据协议,未来五年内明基可以继续使用西门子品牌,该公司手机部门的总部也将设在德国慕尼黑。这一交易还有待明基股东以及相关监管部门的批准,预计整个交易将于今年第三季度(西门子第四财季)完成。迄今为止,西门子手机业务已经亏损了5亿欧元(约合6.13亿美元),这是导致该公司放弃手机业务的根本原因。

近年来,西门子开始逐步退出消费电子市场,集中全力生产涡轮、火车以及自动化设备等工业产品。为了进一步扩大销售网络并降低生产成本,西门子成为继飞利浦电子以及爱立信之后又一家同亚洲竞争对手开展合作的欧洲主要厂商。此前,西门子曾经同LG电子以及摩托罗拉等多家厂商就出售手机业务进行谈判,最终明基胜出。

2004年明基的销售额为52亿美元,该公司在最新年度财报中称,“今年的业务中心是拓展印度、俄罗斯和中国内地等发展中市场”。上月,明基获得了中国政府颁发的手机生产牌照,该公司放言在三年内将抢占内地市场10%的份额。摩根斯坦利分析师本-阿格鲁(BenUglow)表示:“如果明基希望进军发达市场,收购西门子品牌是一个捷径。”

西门子今年4月宣布将分拆手机业务,并为手机部门寻找一家或几家合作伙伴。同样在4月,西门子首席财务长海因茨-乔奇姆-纽伯格(Heinz-JoachimNeubuerger)表示,西门子在未来的手机合资公司中不太可能持有大量股份。西门子手机部门拥有大约1万名雇员,年销售额达55亿欧元。

2004年明基共销售了1550万部手机,而西门子在2004财年(截至2004年9月)共售出了5100万部手机。明基董事会主席李焜耀今年4月表示,明基未来的发展目标是成为一个国际品牌。在明基2004年营收中,MP3播放器、笔记本电脑以及手机等自有品牌产品占据了37%的份额。(马丁)

从荣青和艾滋病“小姐”一夜风流的经历开始,本报搭起的红丝带,正牵着越来越多的福州市民,加入“抵御艾滋病消除歧视”的行列。

6月5日,福州王庄华美社区公园,本报联合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王庄街道华美社区、福建电视台热线777栏目等举行“抵御艾滋病消除歧视”公益活动,此次活动吸引了依伯、依姆、依哥、依妹,甚至是十一二岁的小朋友参与。

活动现场,艾滋病预防专家们与市民面对面,接受市民的咨询,并免费发放安全套。在专家指导下,福建医科大学一位女大学生志愿者,现场演示安全套使用方法,一些市民也跃跃欲试,现场实践。专家称,使用安全套是预防性病、艾滋病唯一有效的安全措施,现场演示安全套使用的正确方法,在于提醒人们在与固定性伴侣以外的人发生关系时,不要忘记采取安全措施。

活动中,市民们为荣青捐款1300元。荣青已决定到云南做艾滋病预防的志愿者,他希望通过此行,为今后在福建充当一名艾滋病预防志愿者积累一些经验。

上午10时许,福建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科陈副科长才刚坐下,就来了一个青年人,他说担心染上艾滋病,一个月以来精神不振,什么事情也不想做。

今年24岁的小黄,来自宁德,一年前与女友分手。两个月前他在网上结识了一个网友“小猫”,自称福清人。一个月后,他到了福清。小黄描述当时情景,那天晚上吃过宵夜,他俩到宾馆开了房间,他与“小猫”发生了两次性关系。回福州一个星期后,他感觉发烧、无力,就跟朋友说,这次玩完了。

小黄坦言,自己比较放纵,最要命的是每一次都不戴安全套,他从不问女方是做什么的,在他周围,有好几个女人,只要心情不好,给他一个电话,他就过去了,他图的是一时快乐。小黄还说,自从怀疑自己“中弹”后,就没有与其他女子接触了,他觉得自己要有良心。

针对小黄心里担心的现状,陈副科长告诉他,先要去检测,有了结果后,才好判断,这样才能彻底解决心理负担,不管是否得病。

在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中心,有一群专门与高危人群打交道的人,每天,他们要接待前来咨询的人,要帮有过高危行为的人抽血筛查,有时候,他们手上拿着的,就是艾滋病感染者的血液,可以说,他们是防治性病、艾滋病“风口浪尖”上的医生。据了解,他们平均年龄不到30岁,自称是快乐的“艾滋人”。

林很儒雅,戴着框架眼镜,略显清瘦,目光平和。“没有有效的预防疫苗,一旦染上了,后果严重。”医务人员惯有的冷静,周围的喧哗声仿佛骤然停止。“面对感染者,我很平静。”“是不是因为要告诉他(她)的,已是既定的事实?”他点点头,“听到结果的瞬间,有的人会哭,有的人会沉默,这时候只有平静,交流才能继续下去。”

林指的交流,是告诉患者艾滋病的病理知识和传播途径,他称之为“柔情病学”,即用情感和关怀来安抚艾滋病患者。“都传染上了,再说这些会不会太晚?”他摇头,“让患者了解这些,一方面能让他们不那么恐惧,更重要的是希望他们配合,主动停止给更多的人造成伤害。”

检测的血液是低温的,但检测实验室里的气氛却很活跃,郑医生坦言,检测工作看似危险,其实参与检测的医生与检测其他血液的医生并无不同,实验室里,大家的玩笑必不可少,“我们还对其他科的同事说,我们是艾滋人呢!当然,这样的玩笑,仅限于实验室。”

“面对患者,你真的不歧视?”记者问,郑歪着头反问:“是不是心里会毛毛的?”见我点头,他抿了抿嘴唇,“只要是染上了艾滋,就都是不幸的。如果我们医生都歧视他们,他们的处境会有多难啊。”顿了顿,他继续说:“其实进艾滋科之前,我们已经对艾滋病非常了解,医务人员的安全保障也很好,没必要害怕。”很中肯的一句话,因为了解,所以不害怕,因为了解,所以不歧视。

活动现场,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科陈舸副科长,对目前我省的艾滋病面临的形势,以及在预防方面遇到的困难和举措作了解答。

陈副科长:到2004年底,我省出现的艾滋病患者600多例,从这些患者中发现,传染的途径主要是以性传播为主,有占七八成,其次是吸毒,母婴传播的很少。

陈副科长:在预防艾滋病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主要是社会对艾滋病人存在的歧视。艾滋病患者也是一个病人,对病人来说有个心理承受问题,有些患者因为受到歧视会产生对社会报复的心理,这是非常要命的。与此同时,也需要全社会对艾滋病预防知识的重视,从目前来看,由于对艾滋病预防知识推广的覆盖面和强度不够,造成许多人对病理了解得不全面,甚至存在误区,所以要取得全社会防护意识,不容易。

陈副科长:在预防艾滋病措施方面,今年初卫生部办公厅发文,落实“四免一关怀”政策,规范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在艾滋病抗病毒治疗工作的组织管理、职责分工、技术支持、监督评估,以及药品采购、发放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和具体规定。

我省还建立了省、市、县(区)级的高危人群行为干预工作队,加强对艾滋病预防防治工作,省疾病控制中心还成立了高危行为干预科,我是该科的负责人。(本报记者杨然/吴其西/储白珊/实习生林永恒/文林丹/图)

体育讯6月6日都灵消息,意甲冠军尤文图斯加强球队阵容的动作仍在继续,日前,俱乐部总经理莫吉正式对外宣布,签下了两名自由球员,罗伯特-科瓦奇和詹尼凯达。

“我们签下了詹尼凯达和科瓦奇。”莫吉宣布道,虽然两人的加盟早已不是新闻,后者在6月1日已经通过了体检,但此前并未得到过尤文方面的官方确认,现在,莫吉的声明使得事情有了终结,尤文图斯的中后场迎来了两位富有经验的球员。

“速度很快、断球果断、个人素质很高。”这是卡佩罗对科瓦奇的评价,31岁的克罗地亚人被认为是斑马军团补充后防的合适人选。此前曾有消息称,尤文图斯将签下科瓦奇,随即用他交换其他球员,但现在看来并无这类迹象。

与此同时,莫吉还解消了有关尤文图斯锋线的疑问。会不会签下卡萨诺?答案是否定的,莫吉的解释多少有些令那些还在盼着罗马神童加盟的球迷失望。“卡萨诺是个出色的球员,但我们已经拥有了五名优秀的前锋,我们不会再有任何变化。”

皮耶罗、特雷泽盖、萨拉耶塔、伊布拉辛莫维奇,这是尤文图斯的意甲冠军锋线,罗马尼亚人穆图的到来彻底封死了卡萨诺加盟的余地。有消息称尤文图斯引进穆图后,会把他转租出去,但莫吉予以了否认,他称这五个人就是尤文图斯下赛季的锋线组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