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情侣裸睡不关窗 对门担心孩子受影响报警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8:28:12

5、国人在经历了50年的无产阶级洗礼,现在“产”(物业)成为最大的精神支柱和成就诉求。大部分人的住房问题解决之后,未来发展的方向是休闲娱乐的繁荣,消费中心必然转移。

现在最应该注意风险的,根本不是那些投资客和投机者,而是自住户。我们时常听到最多的是“怕什么,反正是自住,总归要住的”,然后看见大家苦口婆心的劝解那些投资者注意不要血本无归,其实我们都错了。

1、自住的人大部分都是贷款数十年。根据一般的风险理论,30年的债券或期货没有人会要的,就是因为风险太大;

而投机者很少打算做30年的长线,在可预见的3天之内只要房价涨他们就稳赚。

2、自住的人大部分都是拿生活成本做底的。我们能够想象一个人拿着生活费去澳门赌博吗?

而投机者呢,他们的本钱早就和生活费没有关系了,都是这两年在房市上涮出来的。

3、自住的人大部分压跟就没有想过要在房价下跌是抛盘,所以对于潜在的风险默默承受;

4、自住的人大部分都是只有一套房,一旦发生经济波动工资下降就业率降低,必然有部分人要睡马路;

而投机者呢,他们就是去法院申请破产也不会没有房子住的,他们老婆儿子房子多来西。

5、房子和股票没有大的区别,区别在于买股票的大部分是股民而不做股东,所以讲K线不讲价值;但买房子的大部分是住户而不是炒家,所以讲价值不讲K线,但实质是一样的。没有勇气做股东的怎么做现在的房东呢。

如果你父母有10万元积蓄,你就是不用,非要跑到银行去搞甚麽贷款,我鄙视你的智商。就算是用了父母的积蓄,你可以按照银行贷款利息去还啊,干吗让银行赚你的利?

不知道作者凭什么鄙视前面的买房方式????虽然很多人的父母都是从36.8中慢慢积攒的钱,但是现在的社会有几个tx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刚工作就买房呢?偶就是第二种情况的人,虽然父母是把自己的房子卖了来帮偶,但也用房子还了他们一个好的环境,这不是双赢吗?干嘛非要用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头上呢???偶现在有点积蓄了,就把爸妈支援的钱还了,这不是很好的选择吗?现在的通货膨胀那么厉害,难道非要用自己工资上涨的速度去比拼房价的上涨速度吗??

我是76年的,先生71年的,我们4年前在市区买了三室两厅两卫的房子,贷了一些款,每月只要还1500元左右,没有还贷压力;最近又花了将近40万元在市区买了一套精装修的二手房(两室一厅,2002年的房子),虽然两套房子面积差距很大,可总价差的并不大,这几年房价涨的太快了。我们没有房子的压力,可我们又有其他方面的问题,唉……

“哎哟,我错了,你别打了。”昨日上午在新华路派出所,一鼻青脸肿的男青年苦苦哀求,满脸怒气的女孩刚要举起拳头,被一旁的民警拦住。

那天,20岁女孩张英(化名)在新华路附近一网吧上网时,搁在身旁的手机,被邻座一高个男子偷偷拿走,待她察觉时,该男子已不知去向。网吧老板告诉她,该男子经常在这里“混”,劝她两天后再来找找。

两天来,张英一直寻找那高个的踪影。昨日一早,她再次来到那家网吧,一进门,老板朝她努了努嘴,顺着“暗示”的方位,张英径直走向最里头的一张电脑桌,此时,高个儿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

“手机还给我!”张英敲了敲电脑桌。高个儿一惊,慌忙起身准备开溜,“站住!”张英大喝一声,高个儿却加快了脚步,张英这下“毛”了,只见她一个箭步冲上前,飞起一脚,“哎哟!”高个儿顿时倒地,刚要起身,张英又是狠狠的一脚,拳头如雨点般砸向他的脸部。

警察很快赶到,将两人带回派出所。面对张英的质问,该男子点头如捣蒜,一五一十承认了偷她手机的经过。

本报讯(记者周明杰通讯员张立芳刘娜)青梅竹马的在校大学生小孙和小倪今年2月登记结婚。可刚刚结婚一个多月,小两口就开始闹上了法院,怀孕在身的小孙坚决要求离婚。在法官的积极调解下,两人终于和好。北京法院审理的第一起在校大学生离婚案昨天以和解告结。

小孙和小倪结婚后痛苦地发现,小倪像变了一个人,多次对她侮辱打骂,同时由于两人都是大学生,长期居住于学校学生宿舍,双方未实际生活在一起。虽然已身怀六甲,可小孙还是认为与小倪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无法共同生活,感情已破裂。因此将小倪告到了海淀法院,请求离婚。

而小倪显然还不想这么快结束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小倪一再向法官表示,希望与小孙重归于好。小倪说,他和小孙刚刚结婚4个月,感情绝对没有破裂,而且现在小孙已怀孕在身,不能让她独自生活。同时,小倪还跟法官反映,两人离婚纠纷已经闹了好长时间,致使他已经连着3个月不能回校上课,希望法院能够尽快解决纠纷,以使他继续完成学业。

鉴于此案当事人身份特殊,海淀法院的承办法官动情晓理,劝说小孙和小倪要珍惜夫妻感情,互相体谅,多为未出生的孩子考虑,慎重对待婚姻问题。经法官的努力,这对涉世不深的小两口终于和解:小倪向小孙道歉,表示会积极改正自己的错误,并尽快回学校上课。小孙终于同意给小倪一次和好的机会,并于昨天撤回了起诉。

在金融板块最先上涨之后,煤炭能源板块目前排名强势板块第二位,同时资金流量上也排名第二,显示资金对该板块源源不绝地介入。由于能源板块前期超跌严重,巨大的下跌使得股价严重被低估,二基本面上并没有因为股价下跌而出现基本面恶化,所以在市场走暖时候股价的恢复性上涨是必然的。对于该板块可以进行阶段性做多,短线而言盘中超跌煤炭股优势最大。同时对于一些流通盘相对较小的煤炭电力股也可以进行关注。总体上来看介入这个板块获利机会是很高的,同时在这一阶段中这个板块基本不存在风险。

记得两个星期之前,我们曾发表观点认为两周内大盘指数将出现涨停的局面,这个观点发表后引起市场较大的反响。不少投资者认为这种观点几乎是发疯。我们当时曾经说过这种看似荒谬的观点事实上有坚实的依据。技术角度来看无论市场是熊是牛,在进入千点区域之时只要出现反向的修正一定是暴涨的模式,这点是绝对的。加上政策层面对千点的维护,有着利好的预期所以在这个位置上井喷是必然的现象,根本不用多加分析和考虑。现在我们所感到遗憾的是指数还没有涨停,到下午一点半50指数最高仅涨8%,上证指数(资讯行情论坛)涨幅更小。另外,当时我们认为井喷将出现在两周左右时间,但今日已经超过我们判断的时间三天。尽管这些都不是非常重要,但是至少从严格的技术分析来看是存在缺陷的。对于这一点我们要检讨,因为在时间空间上都出现了判断上的错误。

本报周口讯因贪吸一根香烟,在迷迷糊糊中,一捡破烂的妇女被捡破烂的男子强奸。昨天,太康县人民法院审结此案,被告人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

张某47岁,去年12月3日,他在该县碰到捡破烂的50岁的韩某,就上前搭话:“大姐,你抽支烟吧!”韩某见是同行,接过烟就吸了几口。之后,她开始头晕,张某说:“走,咱们一块去收破烂吧!”韩某迷迷糊糊就同意了,两人来到张某住处,张某将其强奸。醒来后,韩某报了案,张某被抓。

张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他交代,他用自己配制的药物事先放在香烟过滤嘴上,然后实施犯罪。同时,他还交代1989年、1999年曾先后三次以同样手段在周口市的项城、淮阳、扶沟三县强奸3个捡破烂的妇女,两次被判刑。

新华网南昌6月7日电(记者章武、胡锦武)7日上午7时20分,江西九江警方接到报案,九江市下辖的瑞昌市湘溪路一民宅内发现7人死亡。经警方侦查,确认为一起经过精心策划的入室施毒杀人案。下午3时许,一名广西籍犯罪嫌疑人杨某在九江市被抓获,缴获现金1万余元和手机5部。

据杨某交代,6日晚,香港人张某与福建投资商王某、郑某、李某相约到瑞昌人范某家赌博。得知这一信息后,当晚11时许,杨某与另一广西籍犯罪嫌疑人庞某、两名九江籍犯罪嫌疑人吴某、黄某潜入范某家附近伺机作案,准备实施抢劫。4人用携带的剧毒喷雾剂将5名受害者当场毒死。在施毒过程中,庞某与同伙吴某因操作不当也当场中毒死亡。

目前,犯罪嫌疑人黄某仍在逃。据警方透露,这一犯罪团伙还有幕后策划人,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会议厅的大门开了,王光亚并没有第一个走出会场,他和意大利、阿根廷、韩国等国的驻联合国代表们走在一起,面色严峻。

王光亚走到早已等候在旁的记者面前,做了一个简短的表态,语调平和:“四国联盟提出的要求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决议草案危害联合国改革进程,如果四国下周将这一决议草案付诸表决,中国将投票反对。”

人群中的嗡嗡声一下子响了起来,“Veto(否决)?”似乎有记者提到了这个词。

王光亚刚出席的是“团结谋共识运动”组织的闭门会议。(“团结谋共识运动”是联合国内一个非正式的国家联合体,由意大利、阿根廷、韩国、巴基斯坦等国牵头,他们坚决反对增设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当下主要的就是要阻击德国、巴西、日本、印度四国“入常”。)日本、德国、巴西和印度“四国联盟”正在极力争取加入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简称“入常”),而“团结谋共识运动”则在极力阻止。两股逆冲的水流,在联合国里搅起了一个大漩涡。

在“四国联盟”准备在联合国大会强行表决决议草案的当口,中国就这样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反对”这个词在中国代表口中空前明确。

对于中国此次明确说“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的解释是:“四国集团”在各方对改革方案尚未达成广泛一致的情况下,匆忙提出并强行推动表决其框架性决议草案,不利于联合国会员国的团结,违背了联合国改革的初衷,有损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四国集团’提案的要害就是这三国把自己死死捆在日本的身上。”中国的网民则如是说。外界也普遍认为,中国此次明确反对,日本的因素是关键。

中国必须在此时明确态度,因为日本已然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而中国也已明确表态,支持印度、德国、巴西三国“在国际社会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面对百年的恩仇,中国无论如何没有办法接受一个还在不断挑衅历史的日本进入“世界的决策层”。

在中国网民们眼里,这次表态无疑具有标志性的意义。他们用“中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这样的评论来表达内心的振奋。也有人说,中国在“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之后,现在终于进入了“硬起来”的新时代。

然而,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联合国、在中国代表团内部,中国的这次表态反而没有激起什么波澜。用一位中国籍联合国工作人员的话说,“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几十年来,中国在日本‘入常’的问题上的态度一贯如此,而且在之前的几次不公开的非正式讨论中,中国代表团也早就说过类似的话了,无非这次就是公开讲了讲……”

“对不起,请再过15分钟后给我来电话。”北京时间6月8日凌晨1时多,日本驻联合国代表冈村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尽管冈村先生语气和蔼,但此前,他和他的助手已经9次说“再过15分钟”,这实际上是在对采访委婉地说“不”。是忙碌无暇?是无心受访?还是另有原因?记者不得而知。

透过话筒,记者能感觉到冈村先生以及其助手的周围,不断有人进进出出,也有人在急促地讨论问题。如何回答确实是一个难题。因为毕竟他们在加入常任理事国的路程上,已经奔跑了48年。

长期关注日本与联合国关系的肖刚教授告诉记者,日本争取成为常任理事国的目标并非心血来潮。甚至可以说,从1956年加入联合国的第一天起,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理想就开始在日本心中不断升腾。

前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总秘书林国迥先生则提供了另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我在联合国工作的几十年中,来自日本的联合国工作人员长期坚持开定期碰头会,互相交流信息,讨论工作进展,而这当中,争取‘入常’正是他们每次开会的核心议题。”

日本加入联合国短短一年之后,就当选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尽管1957年的日本刚从战争的废墟中喘过气来,但当时的日本首相岸信介就已经忍不住在回忆录当中写下了这样的话:“才一年就获得了这样的荣誉,如实地表明日本国际地位的提高。……(但是日本的)权限还远远不及五大国。”

终于,在1970年的联大上,日本第一次在正式场合提出“考虑常任理事国资格”。初具规模的经济发展固然触动了日本尘封多年的大国梦想,但是,在肖刚教授看来,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才是对日本最大的刺激。

“当中国恢复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已是大势所趋的时候,日本就突然发现自己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一个事实——那个它瞧不起了100多年的邻居,随时就要到它的前头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因素’就成了日本‘争常’道路上挥之不去的压力,还有动力。”

政治上天然的缺陷限制了日本在国际和平安全问题上的发言权,但是世界第二的经济实力给了日本另一条权力管道———以财力做后盾。日本认捐了将近20%的联合国会费;靠经援为交换,日本得到了相当数量国家对其“国际责任”的赞誉。大量日本籍官员不惜血本竞得了联合国的诸多重要职位;而更重要的是,1992年6月,日本国会最终通过了“对国际和平维持活动合作法案”,在这一法案下,1992年,日本正式向柬埔寨派遣了600名士兵和75名民事警察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当时主管柬埔寨事务的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正是日本籍官员明石康,而参与国际维和任务也正是联合国赋予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最重要责任之一。

对大国地位的争取,日本不放过每一个细节。“1995年《核不扩散条约》终于讨论定案,开放各国签署的时候,联大第一委员会认为应当由五个有核国家先签,这样其他国家才能放心。”林国迥先生介绍说,“但是日本代表会同美国代表突然提出,应当按照各国批准的顺序签署。我当时负责这个条约事宜。后来一查才知道,原来美国和日本是最先批准条约的国家,这样日本就能跟在美国后面第二个签名,而中国只能排在第三位了。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五大国先签了字。”

日本这一切的努力,目标都明确地指向常任理事国的位子。这样,到了联合国成立50周年的1995年,日本的感觉中,当选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已然是水到渠成。

事实上,安南并不是第一个表示支持日本“入常”的联合国秘书长,1993年的加利秘书长就说过同样的话。而直到1994年底,在反对日本“入常”声音最响亮的亚洲,都有不下十个国家公开支持日本。当时的日本首相村山富士似乎的确有理由“低调”一下了,他在联合国成立50周年庆祝大会的演讲中甚至懒得再提一提日本“入常”的事。然而最后的结果完全出乎了所有志得意满的日本人的意料:在联大上点名支持日本“入常”的才区区十来个国家,在亚洲更是只有蒙古。

事后就连日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它目前还没有“作为亚洲代表发挥作用的领导能力和威信”。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的时候,日本再一次催促拉开了安理会改革的大幕。芸芸各国,在联合国大会的圆形会场上,你唱罢,我登场,戏文渐入高潮,而日本又一个十年的酝酿,能换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近来,日本右翼势力不断发表一些挑衅性的言论。如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冈正宏在上月26日就大放厥词,全面否定东京审判的公正性,企图全面推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日本的安排。此外,一些日本政要也不断为他们参拜靖国神社的倒行逆施诡辩,称这是属于“个人信仰”等等。

而其中最具挑衅性的,则是日本右翼势力代表人物石原慎太郎,这位东京都知事(即日本首都东京市长)不仅在“冲之鸟”礁进行了小丑般的表演,而且还在近日叫嚣说,为了钓鱼岛,日本应不惜与中国开战。

5月20日,石原慎太郎带着日本国土交通省和东京都政府的官员以及记者等100多人,乘船前往“冲之鸟”礁石,以“视察”为名,在这个只有立锥之地的礁石上,尽情地表演了一番。

几乎所有日本电视台都对这个白发“小丑”在小小礁石上的表演进行了详尽的报道。日本媒体报道说,石原此行的目的在于表明“冲之鸟”礁石周围200海里是日本专属经济区。日本政府已将这块礁石交由东京都主办招商大会,并准备在那里开发电力和渔业资源。

石原不仅发表了很多充满火药味的言论,而且还一再叫嚣他的行为就是要证明,日本对这块被世人称为“礁石”的地方具有实质的支配权。石原还双膝跪地冲着一块刻有“冲之鸟”的碑石猛嗅了一阵,并一边挥舞着日本国旗,一边叫嚷:“好像到了战场一样”。

除了暗示日本要为“冲之鸟”礁不惜动武之外,石原慎太郎近日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专访时声称,如果“中国占领钓鱼岛”,日本应不惜与中国打一场类似英国和阿根廷马岛之战那样的“国土保卫战”。

石原慎太郎在采访中还称日本应抵制北京奥运会,理由是去年日本足球队在中国参加亚洲杯赛时遭到中国球迷“攻击”。石原甚至把北京奥运会比作1939年的德国柏林奥运会。他恶毒地说,在柏林奥运会上,希特勒意在向盟国炫耀武力,而北京亦打算做同样的事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