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评论:中国为何培育不出自己的跨国公司滚动新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29:35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昨天也表示,“虽然存在意见的不同,但对立没有任何作用,如何才能把(东海)变成合作的海域,今后应该继续协商。”

孔泉说,双方在磋商中阐述了各自立场和主张,表达了各自关切,并就启动东海划界谈判,推进共同开发等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他说,双方一致认为应按照中日两国领导人雅加达会晤达成的共识,坚持通过对话,平等协商,妥善处理和解决东海问题。

关于日方提出的中止开发春晓气田和提供有关数据的要求,孔泉在回应记者时表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中国有关气田包括春晓气田的开发完全是在中国近海,而且这些近海也是与日方无争议的,是行使自己主权权利的正常活动。所以在这次磋商中,中方进一步阐述了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

据日本消息人士指出,日方代表在为期两天的会谈中再次要求中国停止开发东海天然气田并提供相关资料,但遭中方严辞拒绝;在东海划界问题上,双方同意由具法律背景的人员成立工作小组进行讨论。

佐佐江贤一郎在参加磋商后对媒体表示,日方对中国提出的共同开发东海气田的方案“完全接受比较困难”,但仍将把这方案带回国进行讨论。对此,日本媒体认为,佐佐江的上述表态实际上已经明确表示日方不会接受中国提出的共同开发的提议。

据日本媒体报道,中方提出的共同开发方案的内容虽然没有公布,但佐佐江的上述发言很有可能是针对共同开发方案中所指的共同开发海域并非日方要求的“东海全部”。

中国在东海油气资源问题上一直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立场,早在去年6月就曾提议与日本联合开发东海天然气田,而日本一直对中国的提议表现出消极态度。今年4月13日,日本开始授权民间企业在东海钻探天然气,两国争执进一步升温。

而日本近来又表示愿与中方联合开发东海天然气田,但希望中国先停止开发,并要求中方提供有关东海油气田相关数据,又要求将整个东海作为联合开发海域,遭到拒绝。

就日本已经授予该国民间企业在东海所谓“中间线”以东的油气试采权问题,一同参加昨日中日磋商的日本资源能源厅长官小平信因强调,“将会推进在日本国内的相关手续”,由此表明了将不考虑中方意见,单方面独自开发东海的想法。

与此同时,日本经济产业相中川昭一昨天在内阁会议后出席记者招待会上谈到中日东海问题时表示:“有必要在意识到此事已受全球瞩目,并继续展开交涉”,以此强调了谨慎处理的重要性。他还表示:“经济大国间发生对立冲突是不幸的,希望东海能成为友好之海。”而关于中日第二轮东海磋商,中川仅表示:“我们正在向对方强烈地传达日本的主张。”黄力颖

梅津美治郎,日本侵华战争重要罪魁之一,1948年11月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以武力侵略中国、屠杀中国军民、共同制定并实行侵略计划等战争罪行判为甲级战犯,是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和对外扩张侵略政策的重要人物。

梅津美治郎生于1882年,日本大分县人。青年时期接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教育,1903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1910年毕业于陆军大学。梅津毕业后历任日本驻德国武官、参谋本部德国班班长、陆军大学教官、陆军省军务局军事课课长、第一旅团长等职,并于1930年升为少将。

1931年8月,梅津美治郎任日军参谋本部总务部长。一个半月后,日本关东军突然在中国东北沈阳策动“九·一八”事变,梅津对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发动事变的谋略不满,认为这违背了日本军部《满蒙问题解决方策大纲》中“约以一年时间做好准备,于明春以后实行”的侵略方针。日军侵占东北后,军事压力陡增,梅津与军务局长小矶国昭及梅津部下第一课长东条英机、军事课长永田铁山协商,制定出军备改革方案,以满足应急军备的需要。

《塘沽协定》后,日本军队不满足仅将河北省东北部划为非军事地区,为巩固伪满,分裂华北,排挤东北军和国民政府驻华北的军队,遂于1934年3月派梅津美治郎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

1935年5月,梅津借口天津日租界发生两名亲日新闻记者被杀事件,向国民党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提出“驱逐东北系及中央势力出华北”的无理要求,由驻屯军参谋长酒井隆与驻北平公使馆武官高桥坦会见何应钦,强迫何应钦接受要求事项。

同年7月6日,在日本军事、外交威压下,何应钦被迫以打字函的形式承认日方的要求,签订了所谓的“何梅协定”,主要内容是:1.取消河北省内一切国民党党部;2.撤退国民党驻河北省的东北军第51军、国民党中央军及宪兵三团;3.解散国民党军分会政治训练处及蓝衣社、励志社;4.罢免河北省主席于学忠;5.取缔一切反日团体及活动。此后,华北危机日益严重。同年,梅津兼任第二师团师团长。

1936年春,梅津美治郎调回东京任陆军省次官,参与策动进一步侵略中国华北的军事策略。他认为驻军不能远离平津铁路,于是日军从原定的通州改在丰台设立一个兵营,而正是在丰台卢沟桥的日军,挑起了1937年的“七·七”事变,由此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

1937年7月16日,梅津在陆军省课长会议上说:“为解决时局问题,必须举国一致全力以赴。”至7月27日,梅津等主张进兵的意见压倒作战部长石原莞尔的先将兵力撤至山海关再进行日中谈判的意见,日本内阁会议批准出兵三个师团,向华北派遣约21万人的兵力。

日本侵略军3个月灭亡中国的企图在中国军队正面战场、游击战场的打击下并未实现,梅津美治郎于1938年5月任日军第一军司令官,率日军侵占山西,进行所谓“治安肃整作战”,残酷“扫荡”,实行野蛮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作战”。但在中国抗日军队的打击下,至1939年9月前,日军第一军伤亡2.1万人。

由于诺门坎事件致使日本关东军损失惨重,1939年9月日军大本营令梅津美治郎接替植田谦吉大将出任关东军司令官,要其重建关东军,推进对苏作战准备,并进一步“开发”伪满资源,提供战争物资。当时还是中将的梅津向天皇及军部表示:“今后将愈加粉骨碎身以报皇恩于万一。”

梅津在中国东北下令修筑了许多堡垒,又与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协作,修通了伪满新京(今长春)至朝鲜平壤间的战略铁路。1940年,梅津晋升为陆军大将,1941年、1942年下令进行“关特演”(以苏联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训练关东军部队。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梅津向日军军部输送兵力20余万人。直到1944年,关东军向太平洋战场、中国战场等输送多支精锐部队。1940年12月,梅津曾签署创立第731部队(即制造细菌武器机关)4个支队及有关驻地的秘密命令。

东条英机内阁在太平洋战争失败后垮台,以小矶国昭任首相的新内阁组成。梅津美治郎被任命为参谋总长。1944年8月,梅津拟订日本陆海军作战的指导大纲,制定“以帝国本土为核心圈,确保作为资源要域的南方圈,以及联络两者的要域,彻底完成有组织的战争,向使敌屈服迈进”的根本方针。

但是,太平洋战场以及日军在亚洲、在中国的军事进攻已呈颓势,至1945年4月后,在美国、苏联的夹击下,日本甚至要依靠调动中国大陆的日军以维持战局。同年6、7月间,日军大本营统帅部发出“决号作战准备”(即本土作战方案)的指令。7月26日,美、英、中三国发表促令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8月6日,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8月9日,苏联对日本宣战。8月11日,美国在日本长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

面对败局,梅津美治郎与陆军大臣阿南惟几、海军参谋总长丰田等仍不甘心失败,要求“死中求生”,顽抗到底,被日本天皇拒绝。9月2日,天皇命梅津与外务大臣重光葵代表日本军部在“密苏里号”舰艇上签署了投降书。

1946年4月,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下令逮捕梅津美治郎、重光葵等4人。1948年11月,梅津以甲级战犯罪被判处无期徒刑。1949年1月8日,梅津美治郎因患癌症死于东京巢鸭监狱。

中新网6月1日电中国审计署今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2005年第2号审计公告,通报了2004年审计署组织对杭州、南京、珠海、廊坊四市高教园区(俗称“大学城”)开发建设情况的审计调查结果。

此次调查的四城市现有9个新建高教园区(以下简称园区),即杭州下沙高教园区、小和山高教园区、滨江高教园区和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南京仙林大学城、江宁大学城和浦口大学城,珠海大学园区,廊坊东方大学城。

园区规划占地16.54万亩。截至2003年底,实际占地13.57万亩,其中教学设施占47%,公共基础设施占11%,高尔夫、房地产等经营性项目占5%,山体、绿地、水面及闲置地等占37%。

园区有两种建设方式,一是地方政府建园区内公共基础设施,高校和开发企业建校区。二是基础设施和校区都由开发企业建设,建成后出租或出售给高校。

园区计划投资539.60亿元,其中银行贷款占32.65%,高校自有资金占21.11%,政府投入占15.95%,社会投入占7.81%,资金缺口占22.48%。截至2003年12月31日,实际筹集资金257.10亿元,其中银行贷款占59.42%,高校自有资金占23.11%,地方政府投入占12.57%,社会投入占4.90%。

园区内规划建94所高校新校区,计划招生81.69万人。至审计调查时已建成83所高校新校区,在校生33.84万人。

审计调查表明,高教园区建设增加了高等教育资源,对解决“扩招”瓶颈约束困难、拓展办学空间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建设中也存在着违规审批、占用土地和银行贷款比重高等值得认真关注的问题。

一是地方政府违规批地。土地管理法明确规定,征用基本农田、超过35公顷的耕地或超过70公顷的其他土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但在上述高教园区建设征地审批中,有的地方政府通过调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拆分审批的办法规避法定审批权限。如杭州市小和山高教园区和下沙高教园区建设征用土地中含基本农田5262亩。当地政府调整相关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将上述基本农田的指标转移到其他地区,由省级政府批准征用。

二是开发建设单位违规占用农民集体土地。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和南京市江宁大学城的开发建设单位在未办理征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采取租用等办法违规圈占农民集体土地33976亩。其中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2001、2002年以建“大学城”配套设施等名义租用土地,非法圈占北京市和廊坊市5个行政村的农民集体土地10636亩,其中基本农田874亩,其它耕地8622亩。这些租用土地的一部分又被用于违规建设拥有5个标准场地的东方大学城高尔夫球场。

四市高教园区建设计划投资中的银行贷款占近三分之一,截至2003年底,实际取得银行贷款152.76亿元,占已筹集到建设资金的59.42%。南京中医药大学新校区和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分别已贷款7亿元和6.28亿元,分别占已筹集到建设资金的93%和94%。

高校建设新校区偿还银行贷款主要靠学杂费收入,但到审计调查时,这一预期未能实现:一是按普通标准收取学杂费的高校其学杂费收入基本都用于维持教学支出。如浙江中医学院滨江校区建设项目2003年底贷款余额2.29亿元。2001至2003学年该校年均学杂费收入为4953万元,仅够维持教学开支;二是按教育部门规定可高于普通标准收取学杂费的高校,因其实际招生人数和收费额低于预测,预期的偿债能力被高估。如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2002学年学杂费入不敷出,亏损892万元,而贷款前预测的是收支相抵结余700万元。

一些贷款承建高教园区的企业原设想主要靠已建成教学资源的经营收益来偿贷,但由于建设规模过大且闲置率较高,经营收益达不到预期效果。如廊坊市东方大学城开发有限公司从6家银行累计贷款9.3亿元。至2003年,东方大学城各类教学资源建成面积177万平方米,实际使用111万平方米,闲置66万平方米,占建成面积的37%。另外,一些高教园区建设不从实际出发,过于追求美化和景观效应,造成土地占用和资金使用的浪费。

审计调查后,9个高教园区所在的省、市政府对审计调查发现的问题十分重视,积极整改,对高教园区建设中违规占地和贷款比重高等问题责成有关部门进行研究、处理,出台了有关加强土地管理的制度和规定,在建立高校债务风险预警体系、严格控制新增贷款项目、防范财务风险等方面采取了一些措施。截至本公告发布前,有关地方的党政机关就违规圈地问题已对8名主要责任人员给予了党纪、政纪处分,违规圈占的土地大部分已归还给原所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

为了保证扩大高等教育规模工作的健康发展,教育、建设和国土等有关部门应结合深入开展土地市场治理整顿和严格土地管理工作,继续对各地建高教园区的情况进行清理,整合现有高教园区的资源,充分发挥其应有的功效;修改、完善扩大高等教育规模的规划,促使其科学、扎实和有序发展;各有关高等院校应认真总结办新校区的经验教训,努力做到科学规划、量力而行、分步实施,扎扎实实搞好工作;地方政府在发展高等教育时应充分考虑教育主管部门的指导意见,切实按照高等教育发展的客观规律办事。(完)

老战士梁子平回忆说,八路军拿命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梁子平,河南孟州人。21岁从延安抗大毕业后,投身抗日。一生战功显著,曾在炮火中七负重伤。抗战期间,先后担任过八路军侦察通讯队队长、特务连连长、独立营政委等职。

梁子平老人今年88岁,看上去精神矍铄,他身着中山装,一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接受记者采访时,梁老讲起60多年前的抗战经历,记忆清晰。

梁子平出生在河南孟州农村。由于家境贫困,念了三年学堂后,13岁的他到河南开封当学徒工。1931年,“九一八”事件爆发,为躲避战乱,梁子平只身来到西安,在一家车马店(旧时的一种旅馆)做店小二。

一天,店里来了一位教书先生,见梁子平聪明伶俐,便问他是否识字,梁回答说认识一些,先生又拿出纸和笔,让其写孙中山的“国事遗嘱”(旧时被选入课本),梁很快默写出来,先生看后不住点头赞许。

此人是当时著名的地下党员李那培,在李的介绍下,梁子平来到陕北公学。陕北公学毕业后,梁子平又被送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开始系统学习革命和军事理论。

“抗大的经历,改变了我的一生。”梁子平说,当时的延安抗大会集了一大批激进的知识青年,在这些人的影响下,梁积极投身抗战,开始了自己的戎马生涯。

1940年初,抗大毕业后,梁子平来到位于太行山的抗日革命根据地。此时,侵华日军实施“囚笼政策”,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企图分割和封锁华北各抗日根据地。

为粉碎日军的阴谋,“百团大战前后历时3个半月,大小战斗1800多次,收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此役八路军共毙伤日军20645人,伪军5155人;俘日军281人,伪军18407人;缴获大批武器辎重,解放了四五十座县城。”梁子平当时是八路军的一个排长,如今回忆,记忆清晰。

“这个胜利,是八路军拿命拼来的!”梁子平说,尽管百团大战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振奋了全国的抗日军民,但八路军付出的代价却可用“惨烈”来形容,“由于日军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而八路军却是小米加步枪,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此次战役中,八路军伤亡达22000人!”

在抗战期间,梁子平先后担任过八路军侦察通讯队队长、特务连连长、独立营政委等职。战争给他带来了军功章,也带来了满身的伤疤。

采访中,梁子平解开衣扣,细数着战争年代留下的“纪念”:颈项、手臂、腹部、大腿……在他参加的大大小小几百场战斗中,先后有七次身负重伤,其中四次是在炮火中死里逃生。

抗战胜利后,梁子平随刘邓大军解放了大西南。解放后,梁曾担任重庆市委组织部副部长,1985年离休。文!图本报记者王大伦延安抗大的来历

为适应抗日战争的需要,中国共产党于1936年6月1日在陕北瓦窑堡成立中国抗日红军大学。1937年校址迁至延安,改名抗日军政大学。

毛泽东任教育委员会主席,林彪任校长。学员主要是从部门抽调来的干部,并招收一些知识青年,学习政治、军事、历史、民运、统战等课程。毛泽东为该校题词:“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1938年12月,晋东南和晋察冀根据地分别成立抗大分校。1939年,总校迁往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并先后在延安、淮北、苏北、晋绥、淮南、苏中、鄂豫皖等根据地建立分校。至1945年总校和12个分校共培养了20余万名革命干部,其中许多人员成为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抗战胜利后,抗日军政大学改名为军事政治大学。

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本报特辟《经历抗战烽火》,公开征集线索,请您讲述抗战烽火。

无论您当年身处哪个阵营,无论您是军人还是平民,无论是抗战中的情事、喜事,还是恨事、憾事,我们都愿意倾听。

也许,您就是经历那个时代的老人;也许,您的邻居、师长、亲人中就有这样的老人。相关线索,请致电晨报热线966966或发送邮件至xwb@cqcb.com。

新华网北京5月31日电记者陈菲、沈路涛从2005年6月1日开始,我国将有一批法律法规和部门的规章规定正式实施,从房产到饮水,从公交到垃圾,从疫苗到信封,从取消关税到债券发行,从公路质量到船员资格……一系列特色鲜明的法律和规定,将给我国的经济社会和百姓生活带来深刻影响。

国务院颁布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对疫苗流通,疫苗接种,保障措施,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处理,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做了规定。条例规定,儿童出生后1个月内,其监护人应当到儿童居住地承担预防接种工作的接种单位为其办理预防接种证。儿童入托、入学时,托幼机构、学校应当查验预防接种证。

条例将疫苗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由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按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