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自食其言推3999笔记本 称利润为200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01:17

覆水难收。但宝钢的经验可为其它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的前车之鉴,有助于辨明一些道理,因而也有利于整个市场的股权分置的改革。

今年7月22日是宝钢股改股权登记日。当时股价为每股5.14元。时至今日(2005年10月27日),股价已经跌到每股3.89元,跌幅超过24%。

当然股价下跌可以是多种因素造成的,包括市场的波动、行业股的表现或公司自身的业绩。只有排除了这些因素,才能判断送股对股价的影响。

再看行业,今年下半年钢材市场价格因为生产能力过剩而下降,钢铁股受利润下滑预期的影响而普遍疲软。中国市场A股上市的钢铁企业共有22家,完成股改的只有宝钢和广东韶钢松山两家。除此之外,其它20家自7月22日至今平均下跌0.8%,其中10家的股价在同期上涨。显然也不能用钢铁市场的走势来解释宝钢股票的跌幅。

宝钢的业绩是否不佳呢?更不是。宝钢从来都是中国管理最优秀、盈利能力最强的联合钢铁企业。从其公布的财务报表看,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每股盈利增长31.6%。宝钢是高端板材市场的领袖,在市场疲软时受影响最小。以宝钢经营能力和业绩,它的股价表现应在股价上涨的同行业企业之上,而不应在任何竞争者之下。

排除了市场、行业和业绩的因素之后,很明显,送股直接造成了宝钢股票大幅度下跌。这并非重大发现,而是在意料之中的。送股在短期内增加流通量,对股价产生压力;送股降低流通股东的平均持股成本,激励脱手套利,对股价产生了负面影响;一次性送股,实际上提高后来者的相对购股成本,抑制需求,压抑股价。送得越多,股价就跌得越多。宝钢股的表现,不过证实了这个道理。

而且还有佐证。广东韶钢松山是宝钢外另一家完成了股改的钢铁企业。它的送股方案比宝钢更慷慨。宝钢国有股占总股数78%左右,向每100流通股送22股。韶钢的法人股东仅占总股数的56%,但向每100流通股送35股。韶钢8月16日完成股改,至今已经跌了41.8%,跌幅为所有钢铁股之最。

一般来讲,股改的方案一公告,股票就开始下跌了,只不过已经从证券市场的指数看不出来罢了。以宝钢为例,今年6月20日停牌时每股4.89元,6月29日董事会公告送股方案后复牌时每股5.03元。看似涨了一些,实际因为每100股送22股,现在的一股已经是1.22股,5.03除以1.22实际每股是4.12元,比公告前跌了一大块,如以每股4.12元计算,公司的整个市值跌了16%。

但因为股票指数的统计假设要送而尚未送的股不包含在内,这样,虽然公司整体市值实际下降了,但股票指数不会因之下跌反而上涨,于是皆大欢喜。但是,今天的这个指数和昨天的指数已不可比。一个公司的市值实际下降了16%,而它对市场指数的贡献却是正的,这指数还真有点中国特色呢。

当然对于流通股的持股人,他的持股价值因为包含了将送的股而确实增加了。所以到公告日为止他还没有吃亏。而且在所送的股进入交易之后,只要股价不低于每股4.12元,他持股的总价值就和公告前差不多。一旦低于这个价格,他就吃亏了,比不送股还要亏。这个每股4.12元是他是否从股改获利的临界点,恰巧也是宝钢的净资产值,所以也是国有股是否跌穿账面值的临界点。

如果一位股东在股改公告时拥有100股,股价每股5.03元,他持宝钢股的总值为503元。股改之后,他的持股数增加到122股,其中22股是送的。如果股价跌到每股4.12元,4.12乘以122仍然是503,他不亏也不赚。一旦股价跌破4.12元,他就亏了。

如果其它一切条件不变的话,跌破临界点几乎是必然的。因为送股增加套现的激励,而一旦股价因之下跌,又进一步促动了抛售保值的意愿,两个动力叠加,股价跌的势头更大。市场行为学对市场的这种倾向称之为“打过头”(overshooting)。这是市场的逻辑和规律,屡试不爽。更何况许多基金的操作方法就像游击队一样,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旦送的股拿到手,就抛售,再去狙击另一只G股。这么说并无贬意,投资盈利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天经地义。我只是说,只要了解市场上的参与者的符合逻辑的行为,就可以明白为什么送股要造成股价下跌,为什么说希望用送股来托市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

宝钢大股东拿出40亿元人民币托市当然缓冲了股价跌势,但却无法挽狂澜于既倒,基金的抛售和市场“打过头”的效应势不可挡。而且大股东入市反而便利了其它股东尤其是基金的大额套现。因此大部分流通股东非但未从送股中得到好处,反而因股价跌穿临界点而吃亏:手上持有的股数增加了,但整体价值反而下降了,得不偿失。

如果流通股东在股价跌到临界点之前就清仓而去,他就赚了。但一旦脱手,这些人就不再是宝钢的股东。所以只有卖,才能得到送股的好处,而且跑得越快越好,落在后面的就要吃亏。送股奖励退出。

有人可能会说,你的结论下得太早,焉知宝钢下周、下月或下季不猛涨,一举收复失地,使股东大发其财呢?作为宝钢的董事,我不能评论宝钢股价可能的走势。但对于任何一个公司的股票,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何况是一只优质股。但即便宝钢的股价下周翻一番,也不能证明送股给至今仍持股的股东带来了任何好处。

因为好和不好都是相对的。今天买了股票的新股东,平均持股成本较之旧股东还要低,股价涨了,新股东比旧股东赚得还多。新股东并非送股的受益人,反而比旧股东赚得多。所以送股没有给旧股东带来任何好处。

说到这里,我又要说一说谁是宝钢送股的最大受益者。宝钢最大的流通股东是国外的基金(QFII)。实际上,前四名最大的流通股东,三名是国外的基金。国外基金在宝钢股改公告之前持股量为2.12亿股。到了股改登记日他们的持股量激增了一番,达到4.23亿股。国外基金本来进入中国股市的时间就短,在公告日和登记日之间增持的部分持股期更短,新增的部分明摆着是冲送股来的。

市场上广为接受的一个理论就是流通股东苦大仇深,因此需要补偿。国外基金何苦之有?公告之后,国外基金下山摘桃,用国有资产补偿国外基金,尤其是在公布送股方案后才刚刚入市的国外基金,还有比这个更不公平,更没道理的吗?

当然国外基金是按规矩办事,其行为无可指摘。但补偿的不合理性,不值得我们的证券监管和国资管理部门思量一下吗?

一般说,国外基金深谙宝钢的内在价值。因为他们不但将宝钢与国内企业相比较,也熟悉国外同行的参照值。虽然他们必然会通过卖高买低降低持股成本,但数据显示,他们更倾向于趁低吸纳,并不减持。而国内基金的操作则更偏向见好就收。

长期持股的宝钢流通股东是送股的受益者,在股改中没有得到好处。送股的国有法人股东的代价又实在不菲。送出去近4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姑且不论,当40亿元托市的资金告罄时,由于回购的价格低于送股的价值,大股东恐怕非但没有减持,反而增持了。于时,送出去的已不是股,而是现金。由于股价已跌破净资产值,如果以市值计算持股的价值的话,国有法人股东的损失远远超过这个数。

股市低迷的原因之一据说是国有股所占比例过高,而减持的不确定性,压抑了股价。不料送股托市之后,国有股可能不减反增,对市场的潜在压力更大。减持的不确定性减少了吗?并没有。因为无法预测国有股是否减持,何时减持,减持多少。惟一的区别就是国有股三年之后可以流通是明确了。这个区别本来一纸流通权可以行使的时间表公告就可以解决问题,送股、托市,结果闹得国有股东和流通股东两败俱伤,又是何苦来哉。

三年后的流通股东与今天的流通股东肯定是面目全非的另一个群体了。中国股市的平均周转率每年三次,也就是从理论上来讲三年当中就换了九拨股东了。今天的股东不必为未来的股东担忧。而未来的股东确实也大可不必担忧国有股可能减持的影响。因为作为国有股东的宝钢集团公司管理优良,又有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绝不会蠢到“蚀本斩仓”,损害市场和自己的利益。这个所谓的减持阴影,是被大大夸大了的。这就是为什么国有股在H股市场上随时都可以减持,但H股东处之泰然,也没有要求补偿。但国有控股公司一向以低于市价的资产注入或资产租赁等方式支持上市公司,今天国有控股公司因送股和送现金在财务上削弱了,对H股上市公司的支持能力降低了,H股东是否有权要求补偿呢?

宝钢股改是成功的。其代价也是巨大的,却是没有必要的。为后来者计,股改最佳的方案仍然是我在早先就建议的:法人股东承诺在若干年内保持持股比例,也可以承诺在若干年后如果通过证券市场减持以不低于某一合理市场价格为条件。

我重复这个建议,自知又会成为众矢之的。还会有人质疑我自讨麻烦的动机。其实这都大可不必。还是心平气和,就事论事的好。这样容易把道理想清楚。

顶级宝马轿车在限速80公里的渝黔高速路上,最快时竟跑出了205公里的时速。载着一家人疯狂飙车的车主在不经意间就创造了目前全国超速被查的最快记录,同时他也认领到了一张2000元的超速罚单。昨日,高速路执法总队向本报通报了这起事件。

10月5日10时许,高速路执法部门在各条高速路沿线均架设了多台雷达测速仪,在渝黔高速路距綦江收费站仅5公里处,执法人员突然发现雷达测速仪“嘟嘟嘟”作响,一辆黑色轿车从出城方向疾驰而来。执法人员当即按下了拍摄按钮,该车呼啸着一闪即过。与测速仪连接的笔记本电脑上顿时显示:该车系黑色宝马车,牌号为贵O00939,瞬间时速达到了205公里。执法人员立即向沿途各收费站传去图片信息,提示注意拦截。当日11:38,该车在安稳收费站下道,被守候在此的执法人员拦截。

“渝黔高速路限速80公里,您开到了205公里!”执法人员向车主出示了超速图片,并按上限对车主处以2000元超速罚款,但车主拒绝与执法人员一道回到位于綦江的11中队驻地接受处罚。当日12时许,11中队负责人将“流动执法车”开到了安稳,车主不得不认罚。

据了解,车主姓刘,系贵州怀仁市茅台镇私营业主。刘自称车是才买的宝马新款7系列顶级轿车。刘事后不无得意地对执法人员说,“如果在高速路上开到80公里的限制时速,完全就像开拖拉机。”

市高速路执法总队相关负责人称,205公里的时速是我市目前在高速路上查获的最快速度,按照最近各省市兄弟单位的通报情况看,应该也是目前全国超速被查的最快记录。据介绍,超速行驶危害相当大,仅十一黄金周期间,全市高速路上发生的127起事故中,三分之一的事故原因和超速有关。

据介绍,我市高速路执法部门目前使用的雷达和激光测速仪在国内是最先进的。操作人员只需先设定时速,当车辆超过设定时速后,只要机器和超速车辆之间的距离不超过1公里,雷达就能自动跟踪目标,并在距离缩短到100至200米的时候,自动进行捕捉。同时,全过程也可人工操作,并且在各种气象条件下均能正常工作。(记者陈宇)

“首先,我们觉得太平洋收购的企业涉及行业太多,对其是否有能力经营好这么多行业表示怀疑。”其次,太平洋集团的财务十分神秘,“他们自始至终没能提供一份完整的财务报表。”第三,国资谈判中一方要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一方要以尽可能低的价格获得尽可能多的资产,双方必然锱铢必较,如此轻松的谈判令人费解

10月22日,华意压缩机股份有限公司(000404.SZ,下称“华意压缩”)贴出一纸公告,宣布景德镇市政府国有资产管理机构与太平洋建设集团(下称“太平洋”)终止托管协议。

在公告发布之前,托管协议中的另两家企业——景德镇焦化煤气总公司(下称“焦化总公司”)和景德镇瓷器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先期中止了托管,并且恢复了原有的领导班子。

几乎同时,太平洋在吉林长春的国资收购也被吉林省国资委的一纸公告叫停。面对媒体的轮番质疑,太平洋集团董事长严介和随即宣称不再“沾手”国资收购,将公司主要财力集中于基础建设上,并一举签下海南省价值100亿元的城建项目。

在今年公布的胡润中国民企富豪排行榜上,严介和以125亿元的资产荣登榜眼。他所拥有的太平洋集团的主营业务是基础建设,在一年时间内其个人资产膨胀了110亿元,并在三年内先后收购了价值500多亿元的31家国有大中企业,集团成员企业发展到115家。

在这近似疯狂的国资收购中,严介和采取了“零资产零价格”的收购方式,即不花一分钱将某个城市的多家国有企业一起打包收购,并为当地政府垫资建设基础设施。

随着太平洋在江西省的收购受挫,“严式收购”的手法和全过程初次浮出水面。

7月1日,严介和带着太平洋集团的中高层共百余人来到景德镇市召开董事会扩大会议。

“那天他们一共开来了十几辆奔驰,风光极了。”一位当地媒体的朋友这样描述当天的情景,而在景德镇的电视、报纸上有关这次董事会的“盛况”也占据了巨大的篇幅。

当天,严介和就与景德镇市政府签署了两个框架协议,一个名为《国有企事业单位改革合作协议》,另一个是《基础设施转让合作协议》。

《国有企事业单位改革合作协议》中,市政府将六家市属国有企业华意压缩、焦化总公司、景德镇瓷器有限公司、景德镇宾馆、为民瓷厂和玉风瓷厂打包,以“零资产零价格”的方式转让给太平洋。其中,由于总账面资产相加为负,再将所有企业的土地按照商业用地的价格折算,与负资产相加,使得总资产为零,严介和以“零价格”收购。

《基础设施转让合作协议》中,则由严介和以BT模式在景德镇建设基础设施。先由太平洋垫资开工,当工程建完95%时由景德镇市政府返还35%的工程款,剩下65%分五年付清。在这个协议中,还包括太平洋能以最优惠的价格在景德镇高新开发区内购买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建设太平洋陶瓷工业园区。

一天后,华意总公司迅速宣布被托管,此后,当地银行到焦化总公司询问情况。

“我们市里的银行对太平洋不太放心,太平洋一直没有打钱进来,银行也不敢给我们贷款了。”焦化总公司的一位主要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由于法人不清,当地银行中止了对焦化新增项目的贷款,造成焦化总公司在一段时间内资金紧张,影响至今存在。

随后四天,7月8日,焦化总公司被托管。严介和亲自主持公司领导班子的调整。

7月10日,新班子宣布,严介和自任董事长,江苏太平洋一位高层任监事会主席(二把手),物资和财务等重要部门的负责人皆由太平洋出任。而焦化总公司的原总裁郝来春下午就回到家中,手机长时间关机。

郝来春在焦化工作了16年,焦化总公司年销售额由7000多万元上升到现在的20个亿。

“其实他们6月份就由政府领导陪同来过。”这位焦化总公司负责人介绍说。

严介和最初经江西省驻江苏办事处牵线,于今年5月第一次带队考察了江西省内的南昌、上饶、九江等多个城市。最后,严介和决定对景德镇重点投资,并隆重邀请了景德镇市领导回访太平洋的南京总部。

《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到,7月1日签署的协议内容至今没有向任何一家被托管企业公开。据当地银行界人士透露,协议的太平洋一方并不是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而是其下属子公司江苏太平洋建设有限公司,其注册资本只有500万元。

而这家被托管的焦化总公司净资产就达六七亿元,去年一年的销售收入达17.6亿元,上交税金1.1亿元,占整个景德镇市财政收入的十三分之一强。

“他们从来没有向我们要过任何财务报表,也没有派人来核查资产,没有履行任何正常的收购程序。”焦化总公司的负责人对太平洋后期的不规范做法表示质疑。

江西省国资委党委书记李天鸥向《第一财经日报》介绍说,国有资产转让的合法程序是先清产核资,再挂牌竞价,然后进场交易,其改制方案和职工安置办法必须由职代会讨论通过。且转让并不能只看账面资产,还要包括土地和无形资产的评估。

“他们什么也没有!”这位焦化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唯一看到的就是一份《托管协议》,协议上只有一句话:“焦化煤气总公司自7月8日起由太平洋集团托管。”

据悉,这六家企业中,三家账面资产为正,三家为负。其中,焦化作为景德镇市数一数二的企业,是作为亏损企业的“陪嫁”,打包计入整个“零价格”协议的。

“虽然账面总资产为负,但首先这样的相加方式是不合法的。”焦化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每家企业都是独立的法人,没有资产相加的法律依据。“其次,这几家都是有限公司。如果账面资产为负,不代表净资产为负。一旦申请破产,至多是资产为零,没有为负的道理。”

江西省国资委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这种“零价格”收购的风险在于它的前提是“假定收购方会继续注资,帮助企业扭亏为盈,并愿意花钱安置职工。”但在双方签署的协议中,并没有这方面的具体条款。

据悉,在协议中已经转为商业用地的焦化总公司的全部土地有1300亩。仅在城郊的厂房就达600亩,挂牌价为1.9亿元。知情人士透露,已经转为商业用地的土地可以直接出手获利,太平洋集团曾打算将这片厂房用于房地产开发。

关于城建的协议与太平洋承担其他城市建设的所有协议如出一辙,这样的垫资建设模式使得一些欠发达的地区政府能够先引资建设城市,再逐步还清费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