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郅来上海男篮打球?匿名投资人愿意为其买单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4:27:15

李南痛心地说,芳芳在2岁时生了一场病。病后就不能像正常的小孩那样说话走路,平时也只能用一些简单的词语和肢体语言来表达她的想法,生活也不能自理。即便如此,事发后他在询问芳芳当时的一些细节,如“他有没有摸你”、“插进去没有”时,芳芳依然能用点头的方式来回答。

“她(芳芳)今年才14岁,发生了这样的事,今后让她怎么继续生活下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南处在极度的痛苦当中,他拿不定主意到底该怎么解决这件事。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报警,李南表示,事发时老婆不在家,他想与老婆商量之后再做定夺。同时,有人劝他“家丑不可外扬”,受这些因素的影响,李南没有报警。

随后,记者跟随李南来到了其家中。屋子的摆设很简单,在屋角摆放着的一张简陋的床上,记者见到了芳芳。她端坐在床上,神情恍惚,双手裹着一张床单。记者尝试着与其交流,但芳芳一直未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记者看。

“畜生啊,简直就是畜生。”听丈夫讲述完下午发生的一切后,芳芳的母亲张华先是不敢相信,随即悲愤万分。而坐在一旁的芳芳不知是否因为听懂了大人们谈话的内容,突然痛哭起来。心如刀绞的张华上前擦去其泪水,母女俩痛苦地拥在一起。

“不能让‘罪犯’逍遥法外。”尽管有人劝说李南这种事还是“低调”一点,私下了结算了,但在记者的劝说及鼓励下,李南夫妻俩经过一番激烈思想斗争,毅然拿起电话,向警方报了警。“我们要还孩子一个公道。”放下电话后,李南说道。

沙井派出所接警后,3位民警迅速赶到李南家中。此时,一些知情的左邻右舍也来到李南家中安慰其家人,芳芳依然坐在床上痛哭,张华则在一旁拭去她不停流下的泪水。在现场,民警向李南详细询问了事件经过,并提取了芳芳当天下午所穿的衣裤作为证据。在了解到嫌疑人可能还在家中后,民警们当机立断,让张华带路,前往位于南乡2队的嫌疑人家中。为不打草惊蛇,来到距嫌疑人住所约100米处时,民警停车并熄灭警灯,步行前往。

从睡梦中被叫醒的覃求,涨着下午喝酒后通红的脸,看着站在床前的民警及记者,有些惊愕问道:“我没干过什么,找我有什么事?”在确认其就是覃求后,民警将其带回沙井派出所。

在沙井派出所,覃求向民警表示,当天下午,他确实在李南处与人喝酒、猜码。在喝了大约半斤白酒后,他就回家睡觉了,其间并没有做过其他什么事。沙井派出所的一名副教导员向记者表示,由于嫌疑人当天下午喝了酒,因此是否要立即对其进行讯问,还要视其清醒程度而定。

一方说亲眼目睹了强奸行为,另一方则表示“什么都没做过”,那么事件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27日下午2时30分,沙井派出所一名副教导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从目前的口供来看,双方说法不一致。嫌疑人覃求称当时他小便回来后,只是坐在芳芳的床边,一手搭其肩膀,一手握着她的手,并无其他举动。以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这起事件到底构不构成强奸案还不能下结论。沙井派出所已经让芳芳的家人带其到医院去做检查,该事件如何定性、构不构成刑事案件,都要等检查报告出来之后才明确。有关该事件更为详细的情况,该名副教导员表示无法向记者透露更多的情况。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李南。“芳芳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今天只吃了一点东西。”电话那头,李南的声音显得很低沉,“芳芳现在一看到有人从门口走进来,就会害怕得发抖,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李南表示,他目前最希望的,就是犯罪嫌疑人能得到法律的严惩。

2005年10月27凌晨零时许,花都区新华镇大塘边油甘三巷一幢出租屋里,14岁女孩晓俊躺在一张铺着凉席的小木床上,沉浸在美梦之中。旁边的大木床则睡着她10岁的弟弟和35岁的母亲。屋子仅有六七平方米,两张床使狭小的屋子更显拥挤不堪。两张床都挂着蚊帐,床头,还挂满了衣服。

昨天中午,晓俊在花都区人民医院向我们回忆那一场恶梦:“当时,我哭着说,‘妈妈,我听你的话,求你别割掉我的耳朵!’”但母亲毫不理会,只是把她双手反扭在身后,狠狠压在身下。

晓俊使劲挣扎,但毫无用处。鲜血顺着脸颊滴落在枕头上。在阵阵剧痛中,女孩失去了两只耳朵。

悲惨的一幕发生时,晓俊的父亲赖军正在路边看人下棋。赖军在新华镇骑摩托车载客为生,通常早晨六七点就出门,一直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

零时17分,赖军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是妻子陈某打来的。“我当时还以为她叫我回家呢!所以没接。”赖军说。妻子的电话很快又来了,电话接通,里面传来妻子急促的声音:“你快点回来,把晓俊送到医院去。”

“我还以为孩子生病了,就跟她说,我等一下就回来。”但妻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几乎晕倒在地,“她说,‘我把孩子的两个耳朵割下来了’”。

赖军一边骑着摩托车往家飞奔,一边打电话通知晓俊的舅舅他们。当他回到家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女儿坐在床上,两只手捂在头上,脸上、手上、床上鲜血淋淋!这时,晓俊的大舅陈先生也到了。众人顾不得许多,当即将晓俊送到花都区人民医院。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事发现场。一室一厅的房子,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晓俊的木床上,枕头和席子都一片血红。

“她割完我的耳朵后,就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睡了一下。过了一两分钟,她才爬起来给我爸爸打电话。我当时疼得很,就趴在床上,死死把头埋在枕头上,一直到爸爸回来。”晓俊说。

“女孩右边耳朵几乎全部被割掉了,只剩下了六七毫米耳根;左边耳朵也只剩下了一点耳垂。”昨天中午,花都区人民医院五官科吴道林副教授向记者介绍接诊晓俊时检查到的伤情。

吴教授当时对晓俊家属说,只要能在12个小时内找回断耳,就有机会通过手术缝补上去。于是,人们开始寻找晓俊被割下的耳朵。

赖军和陈先生当即回了家询问孩子母亲,却得到了一个令人难以致信的答复。

“她说她把耳朵吃到肚子里去了!”陈先生说。“这怎么可能!她肯定在说谎!”陈先生怎么也不相信姐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他寻遍了家里所有地方,包括垃圾篓和被窝里,但都没有找到。

陈先生继而怀疑姐姐把断耳丢进了卫生间的下水道里,为此他两次让8岁的儿子伸手去掏,但同样没有发现。

“太残忍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昨天下午,在花都区人民医院五官科,在场医护人员都对这件事表示难以致信。

吴道林教授表示,由于没能找回断耳,目前他们只能对晓俊进行清创缝合手术。由于耳廓部分是由软骨和皮肤组成,极易感染,因此必须预防残余部分耳廓再继续坏死。

他同时提到,就晓俊目前情况来看,因耳机受损带来毁容已经不可避免,不过可以通过移植人造耳廓进行弥补,费用约为数万元。

这笔费用,是赖军一家人难以承担的。赖军来自重庆潼南县一个小山村。1990年,经人介绍,他和同村的陈某相识结婚。婚后第二年,女儿晓俊出世。1993年,夫妻俩双双来到广州打工。不久后又生下了一个儿子。

赖军左手曾经受到严重伤害,来到广州后,曾经有一次被抢劫的人捅了三刀,其中两刀捅在腹部,一刀砍在背上,家里一直没有攒下什么钱,一家四口租住的房屋每月房租才160元。

现在,晓俊咀嚼时牵扯到耳部肌肉会非常疼痛,医生建议喝些牛奶,赖家人却只能用蛋花汤来代替。

另据了解,事件发生后,花都区城东派出所接到报警,当晚即将陈某从住所带回派出所。警方随后对事件进行了初步调查后认定,陈某涉嫌故意伤害。但在赖军的要求下,为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怎么就能下得了手?昨天中午,晓俊的父亲赖军和大舅陈先生一致向记者反映,“她性格有些古怪!我们怀疑她心理有些不健康!”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兄妹一共四人,晓俊的母亲陈某是他二姐,性格一直比较孤僻和狭隘,“包括对童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她都一直记恨在心,常常对人说起”。

他说,陈某和女儿的矛盾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时,晓俊在新华镇一个学校读五年级。有一天,家里发现丢了钱,陈某怀疑是晓俊偷了,晓俊不承认,陈某就打了晓俊一顿。没想到自觉委屈的晓俊把这事告诉了学校老师以及同在广州的亲友们,大家为此都批评陈某。后来老师到家里家访时还特别说了这件事,让陈某觉得丢了脸面。

“她当时就很生气,发誓再也不要晓俊读书。”陈先生说。在这种情况下,家里人把晓俊送回重庆老家,瞒着陈某让孩子在老家继续上学,后来不知怎的陈某知道了,当即非常恼火,今年国庆节,她从广州赶回老家。“(女儿)不听我的话,我不要她的命,我就割了她两个耳朵。”陈某当时气冲冲地说。

赖军说自己即后也坐火车回到了家。经过劝说,妻子表示不追究这事了,但要把孩子带到广州来。10月8日,一家三口回到广州。赖军说,这样一直到事发前,晓俊都没再上过学,一切都很平静,没想到最后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晓俊本人证实了父亲和大舅的上述说法。有关人士指出,陈某做出这种严重违背母性的反常行为,确实让人很难理解,但究竟是否存在精神障碍,必须通过司法鉴定。

这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昨天上午记者在花都区人民医院见到晓俊时,刚刚做完手术的她躺静静躺在病床上,两只耳朵缠着白纱布,手上还有残存的血渍。

晓俊:(当时)我都睡了,弟弟也睡着了。她突然压在我身上,把我手也背在后面,然后就割我的耳朵。

晓俊:她说我不听听她话,所以要割了我的耳朵。我就求说,“妈妈,别割我的耳朵。我今后听你的话”。但她说不行,一定要把我的耳朵割下来。

晓俊:耳朵已经没有了,告了她也找不回来。但我永远也不想见到她!我要回家读书(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她咬住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哭出声来)。

昨天下午3时30分许,办妥取保候审手续的陈某走出派出所。她神情憔悴,事发以后,她拒绝吃饭,甚至连水也不愿喝口。面对前去探望的丈夫和弟弟,她的回答都只有一句话:“你们让我坐牢去吧!我愿意坐牢!”

对于事情发生的过程,她描述的情况与陈先生和赖军相同。她向记者讲述了多年来她对女儿的种种关爱,描述了她和丈夫在外的艰辛。只是在她的言语之间,透露出一股哀怨。

“我自己的女儿,我做母亲的为什么就不能管教她!我教育她一下,她们就都来指责我!她还要去报告老师。”说到这里,她眼里流下泪来。

3个年轻生命的不幸离去,使原本平静的壮族山寨,一夜之间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昨日上午,晨报记者探访了嫌犯张斌的家,吃惊地发现,不但3名被害者住在同一个村里,而且他们与张斌家都多少有着亲戚关系。悲痛之余,嫌犯的母亲向晨报记者透露:正是父亲的报警,使得张斌在回家当晚即被警方抓获。

张斌的家,位于广南县阿科乡龙蚌村1组,一个距离县城大约40公里的壮族山寨,迄今只有一条狭窄颠簸的土路通到乡里。在这个600人左右的村子里,张斌的家有点特别,没有围墙,独自一户座落在村外的河谷里,后面紧靠着一块巨石,巨石上布满大大小小的洞,像一个个张开的嘴巴。屋子就是当地农村常见的两层木屋。

张斌的父亲不在,母亲姚万洁(音)坐在屋门口,看到记者进来,立即拿凳子招呼坐下。记者发现,虽然时近中午,但略显空荡、破旧的屋里光线很黑。但特别醒目的是,正对屋门的桌子上放着一把绿色的崭新吉他。

“张斌今年16岁,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没等记者问,满脸憔悴、精神萎靡的姚万洁就说开了,“前年,他哥哥在广东打工,遇车祸死了,他姐姐还在广东打工,张斌出事后她想回家看看都没路费。”

说起吉他,姚万洁称,那是今年3月份,丈夫张树昌到县城给儿子张斌买的,因为他非常喜欢唱歌。她指着旁边的DVD说,以前张斌就喜欢跟着它唱歌,还经常喊来陆坤、韦世友一起唱,而陈立雨很少来。

姚万洁透露,从很小开始,张斌就有偷东西的坏习惯,比如偷邻居家的稻谷,或者直接进人家屋里偷钱,父母知道后会打骂他,但每次他都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改正。

据悉,今年刚开学时,张斌表示不想上学了,想学开车拿驾照打工赚钱。由于大儿子的死,为了不让张斌外出打工,今年5月29日,父母东拼西凑了2万多元买了一台烘干机,想等到张斌初中毕业后回家,烤茶做生意用。

从言谈举止之中,记者可以感觉到,姚万洁对于儿子张斌的溺爱。虽然农村经济条件不好,但只要儿子想要的东西,一般都会买回来给他,就在暑假期间,烤茶机的生意由儿子一人把持,至于收入多少以及张斌从中拿走多少,她坦承都不知道;而即使犯了这样大的罪,记者自始至终也没听到她对儿子的怨恨,只是一再说对不起3位受害者的家属,因为他们多少跟自家都有亲戚关系,以后很难说话了。

“当时,他从家里要了400元钱,说是给摩托车办理牌照。”回忆当初的情形,姚万洁说,“他的摩托车从哪里来的,我们不知道,他只说捡了一个钱包,里面有5000元钱。”称要去办理手续,张斌还拿走了父母的户口册。10月13日,从家里拿走了400元钱后,父母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儿子。

由于几天不见儿子踪影,姚万洁和丈夫张树昌都有点担心,于是跑到学校问情况,学校答复张斌已经多天请假未上课了。没有办法,张树昌只得回家借钱到县城去找,得到的答复是,张斌因为偷摩托车被拘押,就在被拘押期间自行逃跑了。

19日早晨,还在睡觉的张树昌听到楼上有声音,姚万洁上楼发现,多日不见的儿子已经回家睡在床上。随后,张树昌也上了楼。在父亲的严厉逼问下,张斌开口承认自己杀了人。至于杀人的原因,张斌只是一个劲地说自己糊涂。

“儿子,去投案自首吧,你没有其他出路的。”说着,张树昌将儿子拖下来。在走到离县城不远的一个瑶族山寨,张斌挣脱了父亲的手向山下跑去,张树昌没追上,只有半途回家。

“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回来了。”姚万洁说。当时是晚上8时许,他们都想睡觉了,忽然听到外面敲门声。张树昌从门缝里看见,门外站着狼狈不堪的儿子。开门后张斌冲进厨房,狼吞虎咽地吃着剩饭。几乎没有犹豫,趁着他吃饭的时候,张树昌跑到离家只有100多米的龙蚌小学,向专案组民警报警。

民警冲进屋里的时候,张斌还在吃饭。在父母的劝说下,张斌没有逃跑和反抗,顺从地戴上了手铐,被民警带走。至此,这个在一天之内连杀3人的凶手被抓获。(晨报特派记者李锐云南广南摄影报道)

本报讯(东亚记者庄利铭实习生李桦)25日晚,一辆黑色奥迪A6轿车停在了东北师范大学北门外,一名学生家长按照约定开车前来接家教上课。这时,一位年轻女孩从校园走出来,家长赶紧打开车门,恭敬地请女孩上车。女孩名叫范思乡,是个年仅23岁的硕士生,大学四年靠当“家教”不仅供自己念了大学,还为抚养她长大的伯父伯母重新装修了房子、买了家用电器。昨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这位已被保送成为研究生的“传奇”女大学生。

说起自己颇具传奇色彩的经历,范思乡说,她之所以有今天,可能是因为她比别人更愿意动脑筋,她来自河南省驻马店市一个偏远贫困的山区,从小父母双亡,是残疾多病的伯父伯母收养了她,2001年7月,她考入了东北师范大学数学系,为了凑足学费,她找到了一家地理位置不错却生意冷清的饭店,对老板说:“给我40天时间,我可以让饭店红火起来,如果成功给我3000元,否则分文不取。”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