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篮联关注姚明受伤 中国球迷为巨人屏住呼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06:11:24

近日来,著名景区喀纳斯“湖怪”接连现身被游人目击,引发喀纳斯旅游提前升温,截至目前,喀纳斯游客比去年同期增长近三成。

喀纳斯国际旅行社国内部经理白玉才说,喀纳斯湖面再次出现不明物体这一消息经各大媒体报道后,更增添了喀纳斯的神秘感,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有关喀纳斯“湖怪”的传说也引起了海内外游客对喀纳斯的极大兴趣,使得喀纳斯游客迅速增加。随着旅游旺季的到来,还极有可能引发喀纳斯探险旅游热。

喀纳斯“湖怪”最近一次现身是今年6月7日和8日,两次现身时间相差不到17个小时,目击者曾用普通数码像机拍摄到水中黑影,并称据“湖怪”露出水面部分目测约两米长左右。

“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峡谷中的湖”,喀纳斯湖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境北部,距县城150公里,该湖南北长约20多公里,东西宽2公里左右,最大水深达188米,是中国最深的高山湖泊。

喀纳斯属于国家四A级旅游景区,景区四周雪峰耸峙,绿坡墨林,艳花彩蝶,湖光山色,美不胜收,这里许多种类的花木鸟兽都属绝无仅有,具有极高的旅游观光、自然保护、科学考察和历史文化价值。

世界环保旅游专家爱德华·泰勒曾描述喀纳斯说,她是当今地球上最后一个没有被开发利用过的地方,她的存在证明了人类过去有着无比美好的栖身地。

新疆中青旅有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期该旅行社每天接到的关于喀纳斯“湖怪”的咨询电话有几十个,大多数是美国、日本及中国香港、北京、上海等地的旅行社和游客,不少游客还询问近期来喀纳斯旅游是否还能看到“湖怪”。

据喀纳斯景区管委会统计,喀纳斯景区内游客迅速增加,截至6月初,游客人数达到近1万人,比去年同期增长27%。其中,以新疆境外和海外游客居多,新疆境外游客比去年增长55%,海外游客比去年同期增长18%。6月7日至14日,游客量最多的一天达700多人。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乌鲁木齐市民,他说这几天一直在关注喀纳斯“湖怪”的消息,很希望去那里看看,如果去后没有看到“湖怪”,领略一下喀纳斯的景色也不错。

今年7月,当地将进行为期十天的“湖怪”潜水探秘活动,重点对喀纳斯湖水下森林、湖底地形、地貌、暗流、鱼类以及喀纳斯湖自然形成的枯木长堤等进行考察。

中学生还要不要学习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本月底美国堪萨斯州教育委员会将对此投票表决。在美国关于达尔文进化论是否为科学理论的争议由来已久,随着投票日子的临近,记者走访了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梁前进。

1925年美国一名教师在课堂上公开教授进化论遭到逮捕并被罚款,80年后这场关于“究竟是谁创造了世界”的“口水战”涉及美国十几个州参与其中,并有可能波及50个州的所有地方。

进化论者和创造论者两者争论的焦点,在于是谁创造了世界,是谁创造了生物和人类,它们是出自自然界必然运动的结果呢,还是出自一个智能的、显出巧妙精密设计的设计者?1991年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专攻逻辑学的法律教授菲利普·约翰逊出了一本名为《达尔文受审》的书。书中约翰逊指出,达尔文进化论相信看似混乱的宇宙可以创造秩序,不过是自然主义哲学而已。这样,就和智能设计论一样,同样是一个哲学上的一个观点。智能设计论应在科学讨论中和达尔文进化论有同等地位。

梁副教授告诉记者,随着科学的不断推进,达尔文进化论也开始面临着以下一些不能解决的问题。第一:大约5亿到6亿年前的寒武纪的开始之时,绝大多数无脊椎动物和脊索动物在几百万年的很短时间内出现了。但是用达尔文进化论的从“量”到“质”的渐进发展观点不足以解释为什么会在短短的几百万年时间里会出现如此多的新动物;第二:达尔文从“适者生存”的角度,勾勒了生物进化的树状演化图景。但是,在分子水平上,许多变异(突变)并不显著地影响生物的生存能力,因此不会由自然选择的力量为主导决定其在进化历史中的去留,这些变异导致的微小的进化不是经典的“达尔文学说”能合理解释的;第三:某些遗传结构本身具有适应意义和进化意义,能够在自然选择的力量所不及的情况下,“驱动”生物进化,但是达尔文进化论并不涉及遗传因素。

“达尔文进化论和大量的其他科学理论一样,并不能很完美地解释所有进化问题,我们不能够据此就完全否定它,认定它是错误的结论。”梁老师说道。大量事实证明,达尔文进化论是科学的。在南美洲等地地层中发现的巨大动物化石,与现代某些动物(如犰狳)十分相似,说明现代生物与古代生物之间存在一定的亲缘关系;随着大陆不同程度的漂移(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南美大陆向南的漂移),生物类型逐渐更替,说明地理环境对生物类型的分布起着重要作用。除了上述来自大自然的收获外,在科学研究中,达尔文发现人工的挑选和培育促使所获得的动植物类型发生明显的区分。“人工选择”的概念就是这样提出的。既然自然界力量的作用也使生物发生变化,“自然选择”也是必然的。这些来自科学考察和研究的结果,是“达尔文进化论”的形成的最重要科学依据。

除了某些比较极端的学者外,很少有专家对“达尔文进化论”进行彻底否定。达尔文理论作为科学理论,正在被发展(有人提“修正”),但它在生物进化理论中的主导地位尚未被动摇。“以‘自然选择’理论为核心的达尔文进化论和大量的其他科学理论一样,并不能很完美的解释所有进化问题,但是我们不能据此就否定它的科学性和经典性。”梁老师说道。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陈容霞说,公众大多不知道的是达尔文曾经进行过金融投机活动,而这段经历对他理解生物界的进化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她说,神学家认为一个有序的环境必然来自于周密的设计,那么有序的自然界必定是上帝精心设计的。而达尔文在进化论中却提出物种变异本身是随机的,只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才使适者生存。这一观点与当时流行的古典主义经济学极为吻合。当时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就提出,纷繁的经济活动非常有序,而在背后进行调控的是一只“无形的手”,这只无形的手就是价格规律。达尔文所发现的正是生物界的那只无形的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机制。

这场争论看起来好像是简单层面上的“是否在课堂上教授科学”,但事实上关系政治、宗教、科学和文化。

1925年夏天,一批进化论学者和新闻记者在田纳西州一个小城,导演了一出闹剧。他们推出了一个代课教师约翰·史科普斯作为被告,控诉他在教室中讲授进化论(这是违反当时该州的法律)。史科普斯虽然被判违法罚款(后来取消),但在辩论过程中,雄辩的被告律师抓住原告律师对圣经,特别是创世纪并不太了解的弱点,把持有圣经观点的“圣经专家”———原告律师驳得体无完肤。这就是有名的“猴子审判”。1968年,最高法院判决田纳西州的法律为违宪。

1999年8月11日,美国堪萨斯州教育委员会以6票对4票的多数,拒绝了“考试中小学学生必须了解达尔文进化论”的提案。此决定虽然并不禁止学校教授达尔文进化论,但消息传出,引起全国的学术界、政治界、传媒和普通群众的重视,以及热烈的讨论和争辩。

广州的吃文化,融汇古今,贯通中西,万商云集更为饮食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食在广州”名扬海内外,令无数游客慕名而来,到羊城品味佳肴和独特的岭南饮食文化。

然而,随着餐饮业竞争日趋激烈,从业者素质参差不齐,近年来滋生出小部分经营者为了牟取暴利,不但在食品原料上大做手脚,而且食品卫生状况恶劣,缺斤短两、食品以次充好等问题相当严重,极大地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日前,本报多名记者过关斩将成功应聘本地部分有代表性的酒楼餐馆当上楼杂、地喱或厨工,卧底厨房长达一个多月,以摄像、录音和纸笔记录等方式,揭开了一小部分无良酒家的层层黑幕。

新快报讯(记者凌宇)广州有超过3万家大小酒楼、食肆,每天源源不断为数十万的广州人供应美味佳肴,但不断有读者向本报投诉,个别无良老板为牟暴利竟长期罔顾街坊身体健康,利用多种欺骗性经营手段大赚“黑心钱”。

5月-6月间,本报记者应聘酒楼地喱员、打荷、楼杂、洗碗工,深入酒楼内部,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最终亲眼目睹重重黑幕。

本次特别卧底行动,记者瞄准的是城内多家大型食肆,它们均为知名度高读者投诉较多的酒楼,含粤菜、潮菜、川菜等菜系。这些酒家分别位于天河区、海珠区和东山区,当中包括黄花岗剧院旁的宗江老川菜大酒家,天河东路286号的两江楼重庆火锅等。

在长达半个多月的卧底生涯中,记者发现了上述酒楼众多触目惊心黑幕:餐具全用洗衣粉洗不经消毒;洗碗的地方遍布老鼠屎;消毒毛巾只用洗衣粉泡洗一下就算;看上去火辣诱人的麻辣火锅汤底竟被人无数次地重复使用;食客用餐后菜碟里残留的油水都会被拿去“隔渣”回收,再用来炒菜;更有一些无良老板干脆在厨房里把生猛海鲜换成死海鲜供食客享用!

对此,广州市卫生监督所有关负责人表示,广州食肆林立,饮食水平高,但在利益驱使下的确有个别的无良商家利用不法手段牟取暴利,严重威胁市民健康,大大影响了“食在广州”的品牌及城市形象。媒体一旦曝光,他们一定会彻查。

据了解,广州市政府及工商、卫生、质监等部门对酒楼、食肆存在的弊病已颇为重视,近年来不断制定相关法规规范广州食界。今年3月份,广州市卫生局启动的食品卫生监督量化分级管理制度,首次完成对市内几百家食品生产企业和酒楼食肆的评级,结果74家单位被评“A”级(优秀)。卫生监督所透露,为了方便市民辨认,年内他们将把对酒楼食肆的评级结果直接贴在经营店铺的卫生许可证上。

记者还获悉,今天起连续三天,广州市有关部门将在全市举行创建文明卫生街区的大规模抽查行动,以整治部分地区目前存在的较为严重的卫生问题。

卧底人“翠峰”,新快报新闻中心记者,26岁。2005年5月29日接受报社暗访任务,化名刘好,当日通过面试成功应聘广州市东山区黄花岗街先烈中路96号宗江老川菜大酒家楼杂,6月2日晚,记者在该酒家拍照时被发现,后遭“开除”。

5月31日下午5时05分,一位负责宗江老川菜大酒家包房的女服务员走了进来,她手中拿了一大包湿毛巾,一边清点一边交给工牌号为1703的王姓洗碗工(女,约35岁)和工牌号为0977的向姓洗碗工(男,约40岁)。向师傅告诉记者,他俩都来自湖南,已经在这里干了一年多。

“7条!”向师傅一边对服务员说,一边将这些脏毛巾丢进了旁边的铁桶中。记者看到那名服务员在一个记录本上登记着,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该酒楼包房服务员送取湿毛巾的情况。

记者走近那铁桶仔细一看,桶中的白色毛巾已经有半桶。过了约5分钟,王姓洗碗工从厨房的锅炉中提来一桶开水,倒进铁桶中。随后,向师傅从一旁的暗道中取了半包立白牌洗衣粉(大约半斤)倒进铁桶,桶中的开水立刻冒出大量气泡,也散发出阵阵异香,随后王拿了一条木棍在桶中搅拌起来。下面是记者与向师傅的一段对话(有录音)。

向:不用洗衣粉那怎么洗!用洗衣粉才能洗得干净,客人用的湿毛巾都是在这里洗的。

向:现在生意不是很好,大概一天两百多条,以前生意好的时候有四五百条!

在以后与向师傅的交谈中,向师傅告诉记者,按照规定这些湿毛巾是要在条件好的干洗店干洗的,但那样一条至少要1毛钱洗涤费,这样一天就要多花几十元,而且还要很多毛巾周转。自己用洗衣粉洗,成本大幅降低。据估算,仅使用此方法处理湿毛巾可节省费用近两万余元。

记者在之后几天的卧底中发现,进入该酒楼包房的顾客,几乎每个人都是用这些湿毛巾擦脸或擦嘴,收费是每人1元。

餐具的卫生,直接关系在食客的身体健康。然而,记者在宗江老川菜酒家看到,食客用过的餐具在这里只经过两次简单的处理便直接送上餐桌或送到了厨房装菜。几乎所有的餐具都还是滑滑的,还带有淡淡的香味,而这些香味正是残留洗涤液的味道。

在宗江老川菜大酒家的厨房中,有一个专门供杂工洗碗的地方。记者数了一下,有5个人。就是这5个人,承担着整个酒店的餐具清洗工作,其中王旺生已经在这里做了一年多的杂工。

5月31日晚,记者在洗碗房仔细观察了王旺生等人清洗餐具的过程:食客用完后的餐具由楼杂(记者)搬下来,杂工先将餐具中的剩余食物倒入潲水桶中,再将碗全部放入一个装满热水的水池,水池中放有大量的洗涤液。以下是杂工们清洗餐具的真实过程——

当晚9时16分,记者站在洗碗池旁,王旺生正从热水池中取出餐具,而那池中的水上已经布满一层厚厚的黄色油渍,整个洗碗池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9时19分,只见王快捷地从油渍下把盘子一个个取出,迅速交给水池旁的女杂工,女杂工拿起盘子只在水龙头下正反两面冲了一回,就放在到了水池对面的铁架上。记者细数了一下,女杂工在1分钟内就“洗”了28只餐具。

9时30分,收完餐具回来后,记者从女杂工的手中接过一只她刚洗好的盘子。记者看到,在盘子中间还留有一些黄颜色的水,用手摸还能明显感觉到滑滑的。记者将盘子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还有一股异香。记者连续察看了十多个“洗好”的餐具(包括碗、碟和盘子),几乎都是这样。

10时30分,在该酒家的防火通道处,记者问一名王姓杂工(旁边还坐着一名江西籍的男洗碗工):“这里的餐具都消毒吗?”

“没有,从来没有,也没有办法和时间来消毒。”王告诉记者,“每天要用那么多碗,根本没有办法的!”

姓王的杂工告诉记者,放在厨房里的那个消毒柜很少用,只是有人来检查时才用。记者在与多位服务员的谈话中了解到,如果酒家的每个餐具都要消毒的话,10个消毒柜都不够用;而且酒家现有的餐具也不够周转,至少差两倍。

如此清洗餐具是否违反规定?记者查看了有关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第二章第八条中规定:餐具、饮具和盛放直接入口食品的容器,使用前必须洗净、消毒,炊具、用具用后必须洗净,保持清洁。

从5月29日起,记者就在该酒家发现了一个现象:富含各种油(主要有猪油、牛油、菜油)的火锅汤在收回后,都直接由服务员端回火锅房中。

该酒家的张保安告诉记者:“红汤火锅锅底是不会倒掉的,这里面都是宝(制作成本高),而且越吃味道越好,所以这些东西全都得回收,等下一回客人来吃时,由师傅稍微调制一下就又是美味的火锅了。”

6月2日晚上8时40分,在该酒家的火锅厅,记者以帮助服务员收拾餐桌为由,故意将96号台客人吃完的火锅端起(该台客人6时10分到酒家,4男3女另外带一名1岁左右的婴儿和一名6岁的女孩),领班李明月见记者搬锅,立即喝令记者不要动,一旁的服务员则对记者说:“楼杂,这个你不懂,这些都是要端到火锅房回收的。”

当记者问该服务员为何要回收时?对方说:“这是规定,一直都是这样的。”随后,记者看到该服务员将该火锅底端起来。记者跟踪发现,当晚共有6个火锅锅底被送回到火锅房,而不是送到厨房倒掉。

6月2日晚上9时10分,在酒家的男员工洗手间,记者在与男服务员徐琦杰及打荷工戴洪坡的闲聊中得知,这些其实都是酒家中“最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据该酒店一名60岁的张姓保安(四川人)说,其实火锅锅底的重复使用,在川菜系中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该酒店也不例外。他告诉记者,火锅锅底如果不是回收再用,那每个火锅的成本将变得很高,锅底至少在30元左右。至于为何不会被顾客发现,张保安是这样解释的:只要充分加热,再加一点新鲜油,尔后调好料,又是一锅很有味道的火锅了。因为在重复使用过程中,红汤味道更浓了,颜色也更好看了。相反,如果每次都用新油,那火锅红汤颜色就没那么好看,味道也不够浓。

5月29日晚上,在该酒家的厨房入口处,记者看到:四五个铁桶并排摆着,这里是让服务员倒剩菜的,其中两个铁桶上放着两个竹制网筛,其中一个网筛上装的是客人吃过的诸如豆花煮牛肉、水煮牛肉之类的残渣、另一个网筛上则留有吃剩的“飘香福寿螺”空螺壳、干辣椒等残渣,残渣中的油则已经流进下面的铁桶中。在这些回收油桶的旁边,还专门有一个装着干辣椒的竹筐,上面都是些紫红色的干辣椒。炒菜师傅就用这些油和干辣椒再做“味道鲜美”的菜。

6月1日晚8时,一个姓张的女服务员将收拾好的餐具及剩菜端进厨房,放在洗碗的王师傅(江西人,中年男工)旁边。王师傅将两盘菜端出来,倒在一个竹兜中。

记者随后看到,其实在旁边两个铁桶上各放着个竹兜,其中的一个竹兜中装着半兜烂豆腐、熟牛肉及一些辣椒。而另一个竹兜中全是红辣椒和田螺,那个铁桶上贴有一条醒目的白色纸条:田螺红油回收处。

随后,记者从已经在该店工作多年的员工、张保安、王师傅、服务员韩召辉等的口中得到证实:该店的水煮鱼、豆腐花牛肉及红辣椒田螺等全是油煮过的,在客人吃过后,都要将剩菜中的油回收再用。至少用于何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都是制作辣椒油或用于炒菜、做火锅。

记者在该酒家经过多天观察发现,这里每天回收的红油多达两桶之多。6月2日17时03分,回收福寿螺红油的铁桶已经装满油,这时记者看到从厨房进门起数过去第四个厨师手拿一把铁钩,将这桶油拉了进去,放在灶台旁边。随后,记者发现他用这些油炒菜,并且炒出两盘“飘香福寿螺”。

随后,这两盘田螺经过地哩(传菜员)、服务员,分别端上了10号台(就餐的是3名年纪大约30岁左右的食客)和103号台(就餐的是两男两女,空军两士官及一名上尉军官,所驾车车牌为“空J0003×”)。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