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国家采取七项措施破解农民工就业症结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03:32

案由:2003年8月,19岁的榆林青年王杰,被一女子控告对她实施强奸、伤害。此后王杰被羁押在看守所长达790天。

侦查:7份前后矛盾的疑犯供述,4份颇有出入的受害人陈述,以及一份公安部对受害人引产胎儿作出的鉴定,哪一种是有力的证据?

审理:榆林市两级法院审理认定,各种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此案属证据不足之疑案,最终判定王杰无罪,于今年10月18日将其释放。

10月18日,在被羁押看守所里790天后,榆林市青年王杰被宣告无罪释放。2003年8月,王杰因被人指控为一起强奸、伤害案的犯罪嫌疑人,被羁押进看守所。在案件反复审查、审理中,要不是公安部对控告人案发后引产的5个月胎儿作出的一份强有力的鉴定,王杰很有可能被判有罪。

近日,重获自由的王杰向榆林市榆阳区检察院递交了一份金额为35万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书,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2003年8月20日,在榆林市一摩托车修理部打工的19岁青年王杰正在低头工作,突然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走进来,将王杰带到了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青山路派出所,进行调查。原来,王杰在不久前认识的一名比自己大2岁的女子丽丽(化名)报案称,在8天前的一个夜晚,她被人带到郊外并遭到殴打、强奸,而她在委托亲属报案时,说作案人是王杰。

王杰对此感到十分意外,他表示,自己与丽丽在数月前认识的。案发当天,自己因工作忙,根本就没见到她,原本以为向警方说明情况就能回家,谁知,他一走进看守所的大门,直到790天后的今年10月18日才得以重获自由。

王杰被带往派出所后,先后7次向侦查机关作出过供述,但这些供述却前后矛盾。

在2003年8月20日上午向警方的第一次供述中,王杰称事发的2003年8月12日晚,自己出去跑“摩的”,至晚上11时才返回修理部,直到18日自己给丽丽家打电话,才知道其受伤。20日中午,王杰作出第二次供述,基本与第一次相同。

当日下午,王杰在第三次供述中,突然推翻前两次的无罪供述,承认了强奸、伤害丽丽一事。王杰供述称,当晚8时,自己用别人的一辆新大洲125型踏板摩托车,将丽丽送至村口,并提出性要求,但遭到拒绝。气愤的王杰就在丽丽身上踢了一脚,在左肩处打了一拳,后又从摩托车内取出一根撬杠打在丽丽头部左侧,她当时就跌倒在路边的沙地上,王杰在其背上乱抓了一顿后将其衣服脱下实施了奸污。

在随后几日里,王杰又向侦查机关作了3次供述,这几次供述与第三次供述内容基本一致,只不过作案地点始终无法统一。

2004年1月9日,关押在看守所里的王杰在接受调查时作了第七次供述,再次翻供,谈到丽丽的案子是他人所为,与自己无关。

今年10月20日,王杰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始终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案发当晚他的确没有见到过丽丽,更没有送她回家。

同被告人王杰的7次供述一样,丽丽在向侦查机关先后作出的4份受害陈述,也存在前后矛盾、出入颇多的问题,甚至在最后一次陈述中,她还一度称自己遭强奸只是听别人说的,到底强奸了没有自己也不清楚。这样的陈述,连同王杰的两度翻供,让原本简单的案件一时间疑云重重。

丽丽在2003年8月20日所作的两份陈述中称,自己当晚从自己工作的理发店准备回家时,遇到骑一辆银白色踏板摩托车的王杰。王杰将其送至村口时,提出要发生性关系,自己予以拒绝,但王杰却不答应。两人拉扯了约半小时后,王杰拿出一把八九寸长的刀子,刀把是木制的,黑色。王杰当时用刀把将其头部打伤,次日她被家人送往医院,昏迷数天。在这两次陈述中,丽丽并没有提到被强奸。

两天后的中午,丽丽在第三份陈述中称,当晚王杰对其提出结婚要求遭到拒绝后,王杰对自己拳打脚踢,还掏出亮亮的东西,很像刀子,在其头部左侧打了一下,自己昏倒后,王杰将其拉到路东强奸。

2004年1月13日,丽丽也作了最后一次陈述,这次其对案件情节的叙述,与前3次大相径庭。丽丽称,当晚其受伤后脑子就有了问题,有关强奸的事自己记不清,是听别人说的。当晚,自己挡了一辆“摩的”回家,中途司机将头盔取下后才发现是王杰,两人来到村口后,王杰不是用刀,而是用颜色不是很亮的撬杠将其打昏,他骑的踏板摩托车也不是白色的,而是红色的。

在先后对侦查机关的7次的供述中,王杰对自己是否实施犯罪这一焦点情节的描述多次矛盾。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复?王杰说,当日被带到派出所后,民警对其进行了询问,前两次自己都如实供述,然而在对自己的第三次供述中,自己遭到了殴打,只好接受了诱供。

10月21日,记者采访了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青山路派出所。当年负责办理该案的民警刘斌表示,案子过去的时间太长,当时所有的情景都记不清楚了。随后,记者又联系到另外一名参与办案的知情民警,他告诉记者,该案不存在屈打成招。至于王杰两次翻供,他表示,在刑侦阶段,犯罪嫌疑人多次翻供是常有的事,不能一次判定翻供的嫌疑人就一定遭到了逼供。

2004年2月20日,一次意外发生的事件,让案情峰回路转。这一天,丽丽在医院检查时被确诊怀孕5个多月,丽丽声称,她从未与其他男性发生过性关系,遂认定自己怀孕系被案发当晚王杰殴打强奸所致。随后,丽丽作出一个决定———将胎儿引产,作亲子鉴定。与此同时,被羁押在看守所中的王杰也曾多次提出要求,说如果自己实施了强奸,可以对丽丽体内精液进行鉴定。

丽丽引产后,榆林公安机关也作出决定:对胎儿进行亲子鉴定。紧接着,公安机关先后两次提取了王杰的血液作为对比样本,同时为了保证鉴定的权威性,将丽丽及胎儿的血样连同王杰的血液样本一同送往国家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很快,公安部得出了物证鉴定结论:王杰并不是引产胎儿的生父,同时,经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鉴定,案发当晚丽丽所穿牛仔裤上未检出精斑。

在随后的司法程序中,公安部的这份鉴定书,成为两级法院认定王杰无罪的有利证据。

2004年6月28日,榆林市榆阳区检察院向榆阳区法院提起公诉,但由于证据方面的原因,检察院并没有指控王杰犯强奸罪,而是指控其犯故意伤害罪。丽丽也随之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在整个审判程序中,丽丽一直坚持遭到王杰强奸。两个月后,榆阳区法院作出(2004)榆刑初字第134号判决书,认定王杰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于这样的判决,榆阳区检察院以庭审程序违法等理由提出抗诉,丽丽也提出上诉。

2005年6月2日,此案经榆林市中院发回重审后,榆阳区法院又作出判决,同样认定王杰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榆阳区检察院和丽丽分别再次提出抗诉和上诉,其间榆林市检察院认为抗诉不当,撤回抗诉。

2005年9月23日,榆林市中院作出终审裁定书,准许榆林市检察院撤回抗诉,驳回丽丽的上诉。榆林中院认为,首先王杰的7次口供前后矛盾且有反复,难查真伪。其次受害人丽丽的口供也前后不一,她在发现自己怀孕后,肯定地认为系王杰强奸所致,但公安部的结论却认为王杰不是胎儿生父,如果当晚实施殴打、强奸的系同一行为人,则不能得出王杰就是实施犯罪的唯一结论。第三,丽丽证人的很多证据都是听说,属于传来证据。因此从整体上来看,各种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能得出唯一的、排他的结论,此案属证据不足之疑案,按照疑罪从无的原则,最终判定王杰无罪。2005年10月18日,终审裁定送达,王杰终于走出了看守所重获自由。

“我进入看守所的时候才19岁,现在出来已经是快22岁的人了!”10月20日,刚从看守所被放出才两天的王杰感慨万千,他告诉记者,由于蒙受不白之冤,在看守所里,他几乎整日不说话,情绪极其低落,而且从看守所出来后,他发现原先良好的视力已经严重下降,双手腕部则留下了难以消失的手铐印记。

随后,在律师的帮助下,王杰将一份《刑事赔偿申请》交到了榆阳区检察院,在申请书中,王杰认为检察院错误批捕,错误关押,要求其按照《国家赔偿法》支付国家赔偿共计352127.50元。

“我被错误关押的案子现在是了结了,但两年前那宗案子却还没有结束,下一步,我还要追究丽丽诬告我的责任……”在结束采访时,王杰这样表示。

“在复杂案件和团伙案件中,一个案件的完结往往是另一个案件的开始。”一位从事多年刑侦工作的民警如是说。正如王杰本人所说的一样,法院最终以证据不足,判决自己无罪,但这样的判决却留下了一个尾巴。那宗案子肯定是有人犯的,既然犯案的人不是王杰,那会是谁?只有真正找到这个凶手,才能给整个疑案画上圆满的句号。

记者从公安机关获悉,现在警方尚未介入对案件真凶的调查。而王杰的律师表示,如果此后王杰以丽丽对自己诬告为由进行控告,警方才有可能进行最后的调查,也就是说,虽然王杰无罪得到了法院的最终认定,但终结这个疑案的句号,目前还没有人提笔去写。本报记者陈川文/图

从湖北佘祥林蒙冤被囚11年后获释到榆林青年王杰在看守所度过790个昼夜后无罪释放,这两宗案件有着相同之处。而不同的是,佘祥林被判定有罪,直至其妻的突然出现才给案件的尾巴画上了句号;而王杰案则是因为证据的不足让嫌疑人免受处罚。不过,从案件的结果来看,王杰案目前似乎并没有佘祥林案那么圆满。不过,王杰案的进步意义本身就不仅仅是被告人沉冤得雪,而恰恰就存在于这个看似缺憾的地方———法院通过“疑罪从无”的人性化理念,让一个在法律上不应受到处罚的人获得自由,司法理念的进步比案件本身更有积极意义。佘祥林是幸运的,但王杰比他更幸运,王杰案看似留下了尾巴,但这个尾巴可以通过另案处理接着再查,留下尾巴总比乱砍尾巴强得多。在司法意义上,从“宁可错抓一个”到“绝不冤枉一个”是一种审判理念的提升,我们绝不想再看到第二个完美的佘祥林,但可以接受更多的存在缺憾的王杰。

周一沪综指开于1141.33点,微幅高开0.01点;深成指开于2784.28点,高开8.47点。沪综指最高1143.46点,最低1133.92点,收于1141.17点,下跌0.01%,两市共成交131亿元。

消息面上:全面股改匀速推进,第六批股改公司名单如期公布,其中国有控股大市值股唱起了主角。*ST吉纸拔得暂停上市类公司股改头筹,东莞控股开创非流通股股东分类支付对价先河。详情请见:暂停上市类公司亮相第六批股改

早市大盘保持在5、10日均线间窄幅整理,大盘指标股未有持续表现动作造成市场再度观望。下午沪指弱势震荡后小幅反弹,k线一度收阳,并创出了盘中的新高点,但是走势上仍然非常犹豫。盘中板块个股的轮番炒作抑制了股指下探的力度,在重要关口1131点区域保持了平衡震荡。多家机构认为,大盘将保持稳定运行格调不变,上行及下破的动力均不大,板块和个股将在大盘稳定的基础上也将更加趋于活跃,届时还将产生新的异动板块和个股。

个股方面:指标股表现不一,中国联通止跌回稳,G长电再创调整新低后有所反弹。深发展高开低走、先扬后抑,从而金融股全线走低。近期欧、亚多国发生禽流感,市场借机炒作生物制药股表现抢眼。午盘部分科技股大幅上扬,如老牌科技股深科技快速拉升,涨幅一度达到涨停,带动了终端、硬件类科技股如长城电脑、特发信息,清华同方、深圳华强等的上扬。早市涨停的岳阳兴长、蓝星石化、青岛双星则仍维持在涨停板上。而跌幅榜前,除了刚复牌的几家新G股,堆积了众多业绩或基本面遇利空的个股,并有多家触及跌停。

有机构建议:将全心精力放在开挖并参与市场异动热点板块和强势个股的操作上。

从当年国内民营保健用品第一股、创下哈慈五行针日回款量过千万奇迹的明星企业,沦落到黑龙江首家从股市黯然退出的垃圾股,哈慈集团再次上演了一幕中国上市企业的兴衰剧。

那是一个外埠进入哈尔滨市区的重要通路口,哈慈集团大楼在瑟瑟的冷风中凸现着一丝凄凉。10月初,当《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到哈尔滨时发现,哈慈集团一侧的哈慈科学技术研究所和哈慈保健品专卖店都已经关门大吉了,有的地方甚至租给了正在附近组织施工的哈尔滨市城建重点工程现场指挥部;另一侧的哈慈大药房也已被另一家药房取代。

当记者问周围的市民是否知道哈慈已经退市的消息时,许多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朱女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前年她曾经想给家里的哈慈吊瓶式磁化卫生器更换胶皮管时才发现,她已经很难在哈尔滨市场上找到哈慈的产品了。要知道,当初哈慈产品在哈尔滨的各大商场几乎都有专卖柜台。

“十一”之前,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因在2002年、2003年和2004年连续亏损,哈慈股份(资讯行情论坛)有限公司的股票自2005年9月22日起终止上市,哈慈从此成为黑龙江省首支退市股票。这个曾经在哈尔滨家喻户晓、在全国保健产品行业风光了十几年的企业也没能逃脱败落的宿命。

在哈尔滨提起哈慈,谁都会立刻想到它的创始人郭立文。从白手起家到成功套现脱身,仅仅16年时间,郭立文就完成了他的传奇人生。

人称“郭疯子”的郭立文在工厂自修完了大学课程,并将所学的知识活学活用到了工作中,年年都有新点子的郭立文由此成为工厂有名的技术革新能手。1987年,已经46岁且嗜书如命的郭立文有了自己的一项发明专利—吊瓶式磁化卫生器。

当年,郭立文就辞去了公职,与自己的儿子和一个朋友一起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郭立文东挪西凑地借了2万元,并在一所中学租了一间7平方米的地下室。为了节约开支,郭立文自己刻蜡纸印制产品说明,然后带着样品,骑着破自行车,几乎风雨无阻地遍访了哈尔滨的大小医院诊所,一点一点地灌输自己的磁化理念,一点一点地扣开了市场的大门。就这样,一年下来他还清了借款,并且有了两万元的赢利。

初战告捷,给郭立文增加了极大的信心,1988年,他推出了自己的另一个专利产品—磁化杯。为了建立稳固的销售网络,他一方面在全国设立数十家销售分公司,一方面采取发行小报等多种形式进行广告宣传。从1989年到1993年,哈慈销售收入由139万元猛增为1.3亿元,利润由21.7万元增长到2000万元,全国有4000万人用上了哈慈产品,使哈慈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磁化产品生产销售商。当时在哈尔滨,几乎家家都有至少一件哈慈的产品,许多单位将哈慈的产品作为福利发给职工。

那个时期也是郭立文和黑龙江的媒体关系极其密切的时候,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一些媒体人士和郭立文都以朋友相称,以至于郭立文在发行哈慈职工内部股的时候,一些媒体人士也慷慨解囊了。

1996年9月25日,以郭立文父子三人为股东的哈慈集团所控股的哈慈股份,成为国内医疗保健行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幸运的是,作为极少数几家直接上市的民营企业,哈慈和郭立文都没有让他们的股民们失望,几乎所有及时变现的人都大小赚了一笔。

1997年,郭立文去国外考察后对电视购物发生了兴趣。回国后,他立即在四川省进行实验,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效果。紧接着,他通过全国有线电视台的电视购物频道轮番轰炸,推销被誉为“家庭针灸师”的哈慈五行针,哈慈五行针在1998年上半年创下了日回款1180万元的惊人纪录,成为当时国内营销策划的经典案例。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1996年、1997年、1998年哈慈每股收益分别为0.60元、0.45元、0.47元,在沪市上市公司中风光一时。1998年,哈慈股份的业绩攀到了历史顶峰,实现净利润达1.4亿元。掌控着哈慈大权的郭立文在2001年更是以14.5亿元的个人资产登上《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第29位。

1998年哈慈股票疯涨到30元,这使得郭立文的事业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膨胀。他开始踏上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

据一位在参与过哈慈五行针专家鉴定医院工作的医生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由于哈慈五行针具有针灸的功效,适合普通百姓在家自行使用,所以一直备受青睐,并且成为馈赠的佳品。一时间市场上的假冒、仿造产品也风起云涌,给哈慈带来了冲击。

为了分散风险,1998年哈慈通过独家代理美国V26减肥沙琪进入保健品领域,迈克尔-杰克逊歌舞着的广告片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全国各大电视台开始冲击人们的视听;1999年哈慈兼并双鸭山制药厂进入制药领域,并成功开发了哈慈小儿驱虫消食片,“蒋雯丽篇”广告亦取得了轰动效应。但是,由于哈慈给人的印象是保健品,所以其生产的药品一直没有在医院大面积流通开来。

哈慈的多元化似乎一发不可收拾,相继建立了猪肉基地、酒厂乃至食品厂。其中哈慈在“绿色猪肉”产业上投入尤甚,总计投入1.96亿元,虽然该“绿色猪肉”的市场价高于普通猪肉一倍,但还是在上市之初就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只是由于这一项目在数年内成本很难收回,所以很快就风光不再。现已另起炉灶的原哈慈副总何坊曾经对媒体表示,投资绿色猪肉项目需要庞大的物流体系跟进,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而哈慈哪来这些资金?

与此同时,哈慈集团投资3000多万元于哈尔滨金国旅游项目;投资1000多万元于上海哈慈大药房;投资1000万元于山东生态农业项目;投资802万元于烟台贵宾酒厂;投资302万元于阿城食品厂;投资900万元于天津保健品厂;投资5000万元于南京分公司;投资一亿元于饲料厂等等。这些大大小小遍地开花的投资就有7亿元之多,而其中成功者少之又少。

其实,从1999年起,哈慈股份业绩就开始滑坡了。为哈慈股份立下汗马功劳的哈慈五行针,2001年,销售额从高峰期的近3亿元跌至8100万元。V26减肥沙琪、驱虫消食片等产品也成了昙花一现。仅仅几年,混乱的保健产品市场就让消费者从盲目相信转到了怀疑一切,保健产品的信誉度降到了历史低点,哈慈也未能幸免。

郭立文不清楚保健品行业的艰难吗?回答是否定的。虽然哈慈打破了保健产品行业短命的惯例,其实却是以每个产品三五年甚至一年或更短时间的成功接续完成的,所以有业界人士分析说,不断地寻找新的突破口成了哈慈延续生命的强心剂。

多元化给郭立文带来了伤痛,综观他投资的产业,很多都可以为其找到充足的阳光产业的理由,但是却没有带来应得的效益。贪多而且脱离主业太远的投资选择,都使得哈慈的多元化成为了一个看起来绚烂的夏花—美丽而又花期短暂。

哈慈股份的每股收益开始一路下滑,年报显示,1999年为0.23元,2000年为0.18元,2001年为0.10元,2002年中期仅为0.008元,当年第三季度季报显示,1-9月每股收益仅为0.004元。

几乎没有任何预示,2002年11月,郭立文和他的家族将持有的哈慈集团的全部股权转让。退出得如此干净彻底,甚至连新东家授予他名誉董事长和首席专家的身份他也没有接受。

当时业界一片哗然,大家纷纷猜测,哈慈内部肯定出现了问题,郭立文此举定是金蝉脱壳。而最为让人称奇的是,哈慈的收购者竟然是哈尔滨天业环保有限公司(下称天业环保)这个哈慈以3940万的价格收购的公司。有资料显示,在这项反收购中,天业环保在短短五个月内,总资产从2700万元增加到7413万元,增加了270%。从天业环保当时的财务数据变化中可以看出,公司资产的增加是在2002年产生的,主要变项为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2002年6月6日,哈尔滨公正评估事务所对天业环保的无形资产做了重新确认,其中专利为1729万元、土地使用权为1282万元,两项合计为3012万元。这与截至2001年12月31日的166万元无形资产相对比,猛增了1800%。

谁也不知道天业环保反购哈慈的真实目的和背后的相关交易,坊间传闻是哈尔滨市体改委等有关政府部门促成了此事,但这都被相关部门一一否定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