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足球先生选票全一览 “巴西帮”已君临天下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2:13:03

因儿子患病不能生育,母亲廖某遂生歪主意,找到一男子易某,唆使他和儿媳妇卓某发生性关系,帮其传宗接代。今年8月20日,婆婆带着儿媳约被告人易某,并在万载某旅社开了一间房。随后,易某在房间内欲与卓某发生性关系,卓某不从。易某竟用暴力强迫卓某,后终因卓某强烈反抗而未遂。

11月26日上午10许,记者找到王刚(化名),他的妻子是5个死者之一。王刚(化名)经营着一个游戏厅。他坐在门口面无表情地啜着茶水。对于妻子的死,他似乎已经麻木,反复地说:“还有什么说的?说了,又有什么用?”8岁大的儿子在旁边跟同伴嬉戏打闹,他也不瞟一眼。

据邻居说,妻子死后,王刚已习惯独自坐在游戏厅门口发呆,大半天不跟人说话。谁提起他的妻子,他的表情就复杂得吓人。以前他总是站在店门口,笑着跟过路的人打招呼。

一位知情者说,王刚的妻子捡的货加起来也值不到200元钱,如今把命丢了,还落得个坏名声。对此,他的说法是:“死了都白死了,命啊!”和记者的谈话快要进行不下去了,突然他主动说起来:“13日下午,她们几个还在门口有说有笑。想不到晚上就死了……”王刚说这话时表情很复杂。

记者与他道别时,王刚叫住记者,还喊来他的儿子,让儿子带记者去找刘兵。刘兵的妻子也是5名死者之一,现在留在海滨村的只有他二人了,其他三名死者的丈夫都已带着亡妻的骨灰回家乡去了。

刘兵正在打扫房屋。他刚刚将妻子的骨灰送回老家。他是个帮人运货的驾驶员,对于妻子的死,他的表情没有王刚那么游移,却要沉重得多。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在他身边晃动,他不得不停下手中的活,将他交给刘兵的儿子带出去玩。

他坐到床边,点燃一支烟。旁边的柜子上,放着半瓶高粱酒。然后,他开始了诉说。14年前,他跟17岁的许蓉结了婚。许蓉年幼时父母双亡,在亲戚周济中长大。婚后3年,他们有了大女儿;次年又有了老二。第二个孩子出生后,许蓉患了月子病,治病耗尽了家里的积蓄。3年前,夫妻俩带着孩子来到成都,听说“月子病需要在月子里治”,于是他们又生下了老三。之后,月子病好了,但许蓉不慎又怀了孕。去年9月,老四降生了。

刘兵(以下简称刘):主要是当时没考虑那么多;老四出生后,才发现问题很严重。

刘兵说,前不久,许蓉在家里说起“捡货”,说好多人都在干这个。刘兵知道那是非法的,还一度告诫妻子不要乱想。但在许蓉眼里,找钱吃饭才是硬道理。许蓉说不怕,但在“捡货”期间还是特意在房间墙壁上设置了一个神龛,供奉着两个仿秦兵马俑,乞求平安。

刘:悄悄溜进货场,“捡”一些粮食、废铁等。被巡逻人员逮住,情节严重的就拘留,轻微的就罚款。都是一些老娘们儿,管理人员有时也奈何不得。

刘:俗话说,天天待客不穷,夜夜做贼不富。有一次,她们从车上“捡”玉米,漏到地上后,她刨回来一袋,除去泥沙和杂物,只剩下四五斤,不过值三五块钱。

刘:11月13晚11时许,我下班回家,看见妻子不在。等到半夜,我拨通她的小灵通,无人接听。当时,我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于是邀约一个同伴去找她。我们到成都东站派出所找过,没人。我们又溜进货场,在一个装有集装箱的车厢夹缝里,我看到几个模糊的身影俯在那儿。我的心一凉,心想“完了”。掏出打火机,打燃一看,包括妻子在内,5个人躺在那里,看来已断气多时。我估计,她们大概是鬼迷心窍,从外面溜车进入货车,列车紧急制动将他们挤压死的(刘兵一支接着一支抽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看到眼前惨境,刘兵不知所措,但他不敢报警,只好忍着泪水悄然离去。11月14日清晨,他再次赶到货场,妻子殒命的车厢已不在原处,他忐忑不安地返回住处。当日下午,他接到警方通知,于是赶去认尸。后来,警方认定5名死者属于盗窃铁路物质未遂,铁路方面不承担赔偿责任。对此,刘兵默默地接受了。

刘:其他的死者家属咨询了律师,我没有。虽然她死得有点冤,但是又没有证据说明她死得不冤。再说我也没有经济能力打官司,算了!

刘:如果防范严密,没有空子可以钻,悲剧就不会发生。如果以前凡是“捡货”的都严厉处罚,就不会发生后面死人的事了!

刘:4个孩子需要照顾,每当我洗衣服、做饭时就会想起她,禁不住落泪。晚上睡不着,我就起床喝点酒。老四每次叫“妈妈”时,我的鼻子就发酸。最大的孩子才11岁,他们都还不懂事。我想,怨不了谁,凭自己能力挣钱。

刘:违法犯罪的事情做不得。那是一条生死线,跨过去,生死就由不得自己掌握。

(其实,记者看到孩子并非他所说的完全不懂事,他们用独特的方式思念“出远门”的母亲。在墙壁上,记者看到孩子用红粉笔写的一首夹杂着若干错字的唐诗《游子吟》。老二悄悄地告诉记者,他想妈妈,妈妈一定会回来的。)

交谈中,一个邻居插话说,刘兵还有一个68岁的独臂母亲在老家,需要刘兵寄钱供养。刘兵今年才38岁,以后他怎么过呢?

刘(苦笑):谁会跟着我啊?我的负担这么重。假如她也带孩子,不是更重了吗?

刘:在妻子眼里,只有两样东西最重要:一个是孩子,一个就是我。因此,不管怎么说,我会尽我的最大努力,供孩子们读书,直到他们长大成人。我要教育他们,人一定要活得有尊严。

刘(迟疑、垂头、长叹一口气):不知道,至少现在没想好。不过,我会告诉他们,他们的母亲是个好母亲。

刘:说老实话,把4个孩子抚养成人,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目前,我很希望有好心人领养小的两个孩子。我担心,有一天我会突然整个人垮掉。到时候,谁来照顾他们?

11月27日下午,记者在湖南娄底市九亿步行街里看到:一群人为湖南涟源市龙塘乡合联村35岁的流浪汉谭书福在被8个保安打死举着申冤的横幅。

据了解,11月25日3时许,死者谭书福在娄底市春园路步行街工地上经过后,被巨龙公司物业管理的保安怀疑是小偷,并在他身上找到了2根不到1米长的电线,身上有把钳子,就把他抓到巨龙公司物业管理的办公室,被8个保安打后从办公室里抬到南贸东街的一个空地,25日6时许,有人进行晨炼时发现谭书福躺在地上,并打了110与120电话,当警察和医院赶到现场后,谭书福经过抢救无效死亡。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谭书福左胸肋骨断3根、脑积水、背部多处软组织损伤、全身多处瘀血、手被锤子砸伤等。

11月27日晚上,记者电话采访了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副局长柳奇志得知,8名参加打人的保安已经全部抓获,该局将进行一系列的调查。

11月28日凌晨1点,记者又采访死者谭书福的哥哥谭书中,得知谭书福去年遭遇一场大车祸,至使左腿比右腿短了6厘米,精神也同样受到了刺激而有点不正常。这次已经在外面流浪汉了一个多月,以捡破烂为生。

声明:人民图片网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人民图片网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郭国权/PhotoBase

荆楚网消息(楚天金报)记者周寿江通讯员义超报道:一年前,小两口离婚。一年后的11月21日晚,他带着两名社会闲杂人员,闯进前妻宿舍,强迫前妻与一名男同事裸体在床,用摄像机导演了一幕“捉奸”闹剧,同时搜走了前妻与受害男同事身上的现金。

赵名与梦丽同为宜昌某单位职工。10多年前,两人结为夫妻,后因感情不和,于2004年离婚。

11月21日晚10时许,梦丽在单位宿舍和男同事张超一起看电视,突然房门被人踢开,接着3名男子闯了进来。惊魂未定的梦丽看见来人中有前夫赵名。

赵不由分说,上前对梦丽拳打脚踢,梦丽连呼救命。此时,坐在一旁的张超被另外两名男子控制。随后,赵名从房内找来一把菜刀,割掉梦丽的一缕头发,并质问梦丽是不是和张超有不正当两性关系。

为了“取证”,赵名拿出一部小型摄像机,要挟前妻与张超将身上的衣服脱光。事后,3人从梦丽和张超身上搜去现金400元,并要求两人准备更多的钱,他们改天来取。

三峡坝区中堡岛派出所随即出击,于23日下午4时,在宜昌葛洲坝供电公司附近将赵名抓获。

本报综合消息5旬夫妇与儿子媳妇一道来南京打工,由于租居的平房不足15平方米。一对老人25日夜晚跑出出租屋,来到大桥公园附近的一角落亲热,结果被人误解为“民工从事色情活动”。

25日晚上,一位在大桥公园南侧附近叫卖小吃的李姓男子,由于内急,跑到附近一处阴暗角落里小解,忽然他听到一对男女的喘气声,遂走上前观察,结果发现一对已超过50岁的男女正在那里亲热。李姓男子当时以为是附近的民工遭到附近“从事色情妇女的勾引”,也没有当一回事。

可就在他回到自己的排档前,正好遇到两名巡逻的保安,遂告知有民工在附近“嫖娼”。出于对举报人负责,两位保安走上前去,通过了解获悉,这对在角落里亲热的男女原来是一对老夫妻。

据保安介绍,这对来自江苏泗洪的冯姓老夫妻,今年分别是54岁和50岁,国庆期间,他们带着不足2岁的小孙子来到在宁打工的儿子、媳妇这里。由于一家5口人租居的平房不足15平方米,再加上厨房,实际面积只有12平方米左右。

儿子与媳妇还有孙子的大床就占了六七平方米,尽管有窗帘遮挡,但老夫妇俩一直挤在那张单人破沙发上凑合着。人有七情六欲,冯姓老夫妇平时不敢在平房里亲热,怕儿子与媳妇说闲话,遂趁孙子睡熟后,悄悄跑到附近的黑暗角落里亲热,结果被人当着“干坏事”误解了。(据南京晨报)

“昨天晚上10时过,突然有四辆面包车开到我们家门口,四辆车的车牌号都被结婚用的‘永结同心’等粘纸蒙住了,当时车上下来二三十个人,手上都拿着刀和棍子……。”

何家老三何国玉一边收拾着废墟上找到的碗筷,一边说:“昨晚10时左右,突然有四辆面包车开到我们家门口,四辆车的车牌号都被结婚用的‘永结同心’等粘纸蒙住了,当时车上下来二三十个人,手上都拿着刀和棍子,问了一句‘哪个是这家人管事的’。我站出来时,他们马上就把我架到一辆面包车上,把我的手机没收了,还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把车开走了。”

据何国玉说,面包车一直开到了一座山的脚下,他听到车上有人打电话说“搞定了”,车上的人就把他放了。而他跑回家时,房子已经成了一片废墟,其母已不知所踪,“因为我妈妈晚上睡不着,爱四处走动,我怕她年纪大了找不到路回来,所以每天晚上7时过就把她锁在房间里,现在房子垮了,我妈妈当时又出不来,我真的好怕她已经……”

考虑到老三何国玉被放一事,记者认为孙婆婆也有可能被放了,所以决定先到各大医院找找,没想到真的在新津县人民医院骨科住院部一病房发现了孙婆婆。孙婆婆称,昨晚她正躺在床上,突然来了四个彪形大汉,叫她不要出声,随后就用被子裹住她,把她抱上了一辆面包车,“我当时害怕得很,后来车子开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停在了医院,把我丢到医院大厅里了。”

到底是谁绑架了何国林以及孙婆婆呢?是不是绑架者将房子家被夷为平地的呢?何家四兄弟告诉记者,他们一家素来不与人结怨,不可能是仇家所为。唯一一次和别人起争执是在去年年底,当时某楼盘的开发商问他们愿不愿意拆走,250个平方的房子每平方米赔付360元,然而要买该开发商开发的楼盘则要1400元左右。何国林要求开发商按实际平方数赔付,但被开发商拒绝。

所谓“大学生陪聊”究竟是真是假?谁又在幕后操纵这些发廊女假冒女大学生“陪聊”?本报11月21日曾做报道。本报对“陪聊大学生”的内幕进行披露后,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11月25日晚至26日凌晨,长沙警方在全市范围内展开行动,对所谓的“陪聊女”和相关色情服务场所进行彻底清查。本报记者跟随岳麓公安分局治安一大队一起行动。当晚行动中,警方抓获冒充大学生的“陪聊女”2名,摧毁色情窝点一个。其中的一名陪聊女,竟是在其“老公”(男朋友)的诱骗下走上陪聊之路的。

当晚8时许,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该分局治安一大队民警和记者一起参加了由分局领导召集的行动碰头会,一场声势浩大的清查“发卡族”和假冒女大学生“陪聊”的行动即将展开。

会议讨论后决定兵分两路展开此次清查行动,一个小组直扑文艺路口,抓捕长期在文艺路口发卡的“陪聊女”老板谢军;另一小组则从“陪聊女”入手,将“陪聊女”约出,实施抓捕。

当晚8时30分,记者随民警兵分两路向目的地进发。负责抓捕谢军的行动小组10分钟后到达文艺路口,记者下车四处查看却没有发现谢军的行踪,询问附近商铺的老板也说没有看见谢军。

随后记者用手机拨打卡片上的电话,发现谢军留在家中的业务手机还开着,而且仍在进行调配假冒大学生“陪聊女”的业务。为避免打草惊蛇,民警当场决定,行动小组留在文艺路口附近蹲点守候,并将情况迅速通知另一行动小组。

晚9时10分,和另一个行动小组一起的记者试着拨通了卡片上的手机号码。“喂!是情人大学生服务中心吗?”“哎,对!你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人陪聊?”对方接电话后立即谈起生意来。

“我们这里大学生陪聊是每小时100元,您还需要别的特殊服务吗?”“特殊服务的价格是多少?”记者试探着问。“800元包夜,500元做‘点’,绝对包您满意!”见记者有意做“生意”,对方马上热情起来。“好吧,那要两个大学生,包夜的。”

随后,对方提出先要在酒店开好房间,再用该酒店的电话与他联系,否则不会派人。行动小组马上赶到河西某宾馆,开好房间,然后又打电话过去。然而,当记者和民警在河西某宾馆开好房间用座机电话打过去时,不料对方却变了卦。“不行啊!朋友,你开错了房间!要在河东的酒店开!”

为避免对方起疑心,行动小组只得暂时停止了与对方的联系,再次协商下一步如何行动。

几经商议后民警认为,陪聊窝点肯定还会继续接受其他人的“业务”,于是决定换另外一个记者再次联系他们。晚11时许,记者与民警赶到芙蓉区五里牌附近某酒店开好房间后,再次拨通了“情人大学生服务中心”的电话。

“多少房间?是1519吗?好的,我马上安排!”对方终于“上钩”了。此时,酒店外的便衣民警已开始守点布控。

半小时后,两名学生模样的女子来到房间。进房后,两人自称是东塘附近某学校的学生,因为缺钱所以在外面做这样的事情。其中一名自称“丽丽”的女子进房后和记者谈起了价格,“做点500,不包夜。”此时丽丽的电话响起,丽丽用方言在电话里简短说了几句,大致意思是已到达,没有问题。和两名女子聊了一会后,记者以肚子饿为由,要去隔壁的美食街吃夜宵。

两名女子商量以后,同意跟随记者下楼吃夜宵。三人走出酒店大门时,守候在酒店大门口的民警当场拦住两名女子,要二人回公安局接受调查。

民警询问后得知,两名女子并非大学生,其中自称“丽丽”的女子是被某色情休闲场所老板“芳姐”叫来的,另一叫“明明”女子,住在五里牌附近的某地下招待所。在“明明”的带领下,民警找到了位于五里牌某宿舍区5楼的一家地下招待所。民警发现,该地下招待所没有任何招牌,环境十分简陋,且有提供色情服务的重大嫌疑。一40岁左右的妇女就是这家招待所的老板,便衣民警未亮明身份,与老板余某攀谈起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