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存商家开始囤货:本周电脑硬件市场全导购硬件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42:01

昨日中午,记者赶到福清市医院烧伤科病房时,朱三清的家属还没到场,经过医生紧急处理,病床上的朱三清已经恢复神志。

得知是记者,朱三清突然流出了眼泪。记者问:“为什么连命都不要了?”沉默几分钟,朱三清说:“我只想一死了之,我是被逼的!”

朱三清告诉记者,自焚是因自己的摩托车被派出所扣留引起的。3月3日,他一个人骑摩托车经过福清市宏路派出所附近路面时,被一名年轻男子拦住,该男子上前将其摩托车钥匙拔走,接着问朱三清有没有驾照。“我坦白说只有牌照,没有驾照!”看到对方没穿警服,朱三清反问对方,能不能出示证件。这时,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两名警察。“他们三人说了几句福清话后,突然有个警察过来朝我头部挥了一拳,头盔滚到了地上!”随后他被带到宏路派出所,其间,他的头部又被击打了几下,“我说,你再打我,我就告你!”

当天,朱三清被福清市宏路派出所处以拘留10天,并处罚金1000元。昨日下午,宏路派出所所长何明秀表示,根据治安处罚法规定,无证驾驶,的确要处以15日以下治安拘留,200至1000元的处罚,“拘留10日,并处罚金1000,属于情节严重,大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冲卡,另一种是非法营运”。而朱三清表示,他当天是一个人骑摩托车。

昨日中午12时,接到警方的通知,朱三清的妻子马兆侠等三位家属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丈夫,马兆侠几乎昏了过去。

据朱三清哥哥朱彬介绍,朱三清的摩托车是2006年元旦,看了广告后,特地跑到福清渔溪镇买的,当时的价格是3500元,比平时便宜300多元。

马兆侠告诉记者,2001年自己来到福清打工,丈夫一个人留在安徽家中务农。农忙时,她请假回家帮忙,农闲时,丈夫从老家赶到福清照顾自己,偶尔打些零工和收些破烂。

马兆侠说,3月13日丈夫从拘留所里出来后,他和丈夫一起拿着1000元到派出所去缴罚金。“本来说好拘留后,再罚款,就可以取车了,可他们又不让拿车,说非法营运还得再缴2000元!”马兆侠说,“可我丈夫的确没有非法营运啊!”

她说,接下来的三天里,自己特地请假陪丈夫多次到派出所,但一直受到不友好的接待。“我们每次去,都要等很长时间,问他们‘车怎么办?’他们就叫我们滚!”马兆侠认为,与派出所的多次接触,让她的丈夫觉得很冤枉。

而朱三清认为,压垮他神经的是3月15日那天,他和妻子再次来到派出所时,受理该案件的民警陈为朝,对他妻子吼了一声“去你妈的×”。

马兆侠说,夫妻俩结婚14年,丈夫从没骂过自己,那是自己第一次听到如此刺耳的骂声。出了派出所大门,夫妻俩抱头痛哭。“我对不起妻子,让她受委屈了!”朱三清说,从那天开始,他觉得没有了做人的尊严。昨日上午,他给妻子做完早饭后,趁妻子还没起床,一人走到街上,“越想越冤,就找了一个可乐瓶,跑到油站买了6元的汽油。”

在宏路派出所里,记者从该所的案件档案查到,“3月3日,朱三清由于无证驾驶被抓获,处1000元罚款及治安拘留10天。”根据该记录,给朱三清做笔录的民警叫吴声团,送朱三清去拘留的民警叫严学炜。

昨晚,严学炜和吴声团在电话里均表示:“我们在外面出警回来,队长说,这里有个无证驾驶的案子,你们做一下。”至于朱三清是被谁抓回来的,两人都表示“不知道”。

严学炜还告诉记者,朱三清出了拘留所之后,还来找他要车,他就让朱三清去找队长陈为朝,至于朱三清是不是非法营运,他也不清楚。

记者了解到,陈为朝是宏路派出所交巡警中队长。从昨日下午3时30分起,宏路派出所所长何明秀及副教导员刘瑞华接受记者采访时,为了证实朱三清夫妇所言,并了解朱三清无证驾驶案件具体如何办理的,何明秀和刘瑞华两人当场多次拨打陈为朝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宏路派出所所长何明秀介绍,朱三清无证驾驶,被拘留并处罚金后,如果被扣留的摩托车不是黑车,就可以放车。这种事情,民警犯不着动手打人。严学炜和吴声团也向记者表示,他们接手该案后,并未发现有打人的事。

记者了解到,由于朱三清是外地人,其购买的摩托车无法在当地上牌,便借助其当地朋友钟兆福的身份证,办理购车发票、行驶证及上牌。昨晚钟兆福告诉记者,从摩托车被抓到昨日,宏路派出所始终没有人来向其了解那辆险些让朱三清丢了性命的“闽AWF106”摩托车到底是谁的,是不是黑车。

随后,该所副教导员刘瑞华也证实,该车的车主登记确是钟兆福。昨晚他说,找不到钟兆福所做的笔录,要找到陈为朝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截至昨晚记者发稿时,记者还多次拨打陈为朝的手机,但始终处于接通但无人接听的状态。本报记者方传柳郑建彬林丹

河北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原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全有期徒刑14年,这起发生在河北官场的腐败“窝案”随之尘埃落定

一进腊月,张全手下的几个处长都“进”去了,先是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副处长刘聚仓。随后是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原交通厅国际金融组织贷款项目办公室(简称“项目办”)主任宋敬信。

更重要的是,张全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张翼鹏也因涉及受贿案件,而被办案人员带走,连他这个当副厅长的爸爸都不知道儿子被关在哪儿。

2005年2月5日,正是腊月二十七,再有两天就过年了。就在这天,张全被纪委的人带到石家庄市一家招待所内,办案人员向他出示了“双规”手续。

2005年2月6日,张全因涉嫌受贿罪被河北衡水市检察院刑事拘留,12天后又被批准逮捕。

在张全的同事看来,他为人一向谨慎,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张全出事,交通厅内的一些人至今仍然感到意外。

张全是唐山迁安人,毕业于河北省交通管理学校,在交通厅属于业务型干部,1990年任省交通厅高速管理局副局长、局长,1998年升为交通厅副厅长。

张全的问题出在“衡小线”工程上。“衡小线”是石黄高速路衡水支线项目。原省交通厅道路开发中心沧黄筹建处处长王运芳曾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因在建桥梁过程中出现的一起责任事故,王运芳被公安部门刑事拘留。

在被拘留期间,王运芳供述了他在任石黄高速公路管理处副处长,主管“衡小线”项目时受贿11万元的事实。其中一笔6万元的受贿款,让办案人员嗅到了更大的腐败案线索。这6万元是一个姓陈的沥青供应商送给他的,一是为了感谢王运芳帮助他促成工程承包,另外也是为了催要工程款。

陈某多年在河北省道路工程行当内混迹,号称是河北交通“活地图”,在河北交通这个圈子里,人脉丰厚。虽然他在石家庄有自己的公司,但在给“衡小线”做沥青供应商时,却是打着石家庄某公路材料有限公司的名义。经过调查证实,这个公司有几个股东,其中就有时任省交通厅主管工程副厅长张全的家人。

调查人员发现,“衡小线”使用的这种沥青是全省公路首次使用,因为独家经营,每吨购入价高出一般沥青2000多元,接近1倍。办案人员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办案人员随即对陈某展开调查和审讯,有关河北公路工程的大小猫腻自此几乎全部暴露出来。经过河北省领导批准,2004年12月9日,河北省纪检委查处有关交通厅腐败案的“12·9”专案组正式成立。张全为首的交通厅腐败“窝案”开始浮出水面。

专案组对宋敬信的调查,使案情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宋是交通厅“项目办”主任,和张全关系非常密切,他所处的位置在交通厅内非常重要,每年经他手批出的项目资金都在亿计以上。

2005年春节前,当办案人员准备对宋敬信采取强制措施时,他刚从北京办事回来。

为了不给他单位的人造成太大影响,办案人员在向宋敬信亮明身份后,让他带上包,装成要出差的样子,领他上了一辆桑塔纳车。

上车后,在调查人员对其人身的搜查中,5个没打开的信封就被搜了出来,每个信封上都写着宋敬信的名字,里面装着一张卡。事后查明,5张卡都是别人送的,最少的金额都在一万以上,因为快过年了,送的人比较多,宋都来不及打开。而其中一张,就是他被抓前5分钟别人刚在他办公室给他的。同时在宋敬信身上搜出了其自己的一张银行卡,内存40多万人民币。

2005年1月26日,宋敬信被刑事拘留,2月3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根据宋敬信的交代,早已进入专案组视线的张全儿子张翼鹏,也随即被专案组控制。

1998年,在张全任交通厅副厅长后,宋敬信接任了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兼交通厅“项目办”主任。以往关系密切的俩人,在这之后联系就变得更为紧密。

2003年,“项目办”主持的“青银高速”河北段项目开工,北京一家大公司的河北分公司经理陈某找到宋敬信,希望宋能帮助他们承揽工程,为此,陈某先后送给宋敬信50万元。

张全是主管高速工程的副厅长,陈某自然也想到给张全送点好处。2003年春节前,他们给张全打电话以“过年”为由,想去家里拜访。而张全则选择了避而不见。

“那就让他儿子来拿。”听说此事后,宋敬信向陈某建议。随后,宋将张翼鹏约到了河北宾馆。

那天下午,在河北宾馆门前,当着陈某及陈某的副手王某的面,宋敬信将一个白色的手提袋交给了张翼鹏。张翼鹏把袋子拿回去给了张全,张全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大捆百元钞票,每捆10万,共20万。一会儿妻子张兰英下班回来,张全把手提袋交给了她,张兰英随手就放到卧室的柜子里。

就这20万,让张全在办案人员面前彻底缴了械,张全不得不交代受贿这20万及另外多起受贿事实。在他任交通厅副厅长期间,逢年过节或开会时,下面的人数千数万地给他送钱,是经常的事。而他的习惯是,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他妻子张兰英保管。

张全的妻子张兰英在河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工作,她是“12·9”专案组遇到最难对付的一个。

专案组对张兰英采取强制措施的时候,已是2004年春节以后了。这之前,她的儿子、丈夫已被关押多日。专案组推测,她家的赃款赃物、受贿的证据该销毁的已经销毁,能转移的也已经都转移了。

面对审问,张兰英表现很强硬,实质问题都矢口否认,只是在办案人员掌握的一些受贿事实上,面对确凿证据,她才不得不配合一下。相应的,办案人员在她家搜了几次,没有发现任何赃款或赃物。专案组认为,他们的突破口,就是必须撬开张兰英的嘴。

趁着张兰英全部精力都在存折上。办案人员突然问了一句,“那你家的首饰呢?”面对突然提问,张兰英傻了。

原来,她把金镯子类的东西都掰折了或抻直了,用牛皮纸包成两个卷儿,再用不干胶裹好,装修家里房子时,封到了墙裙里。共有20多个戒指、20多条金项链,还有两个用首饰化成的金疙瘩和几张存折。

另外,张兰英转移赃款还有自己的高招。她都是借别人的身份证办理存款。许多户主都不知道自己在银行里存着这么一笔受贿款。

2006年1月,河北景县法院认定张全受贿178.8万元人民币、1000美金,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认定张兰英受贿105万元人民币、美金1万元,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追缴其赃款13万余元,冻结其存款206700元。

-今年2月27日上午9点多钟,屯昌中坤农场5队一位叫王晓燕的女子突发精神病,把仅10个月大的亲生儿子双掌砍断。

-家里人没有由此警觉,仍让这位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继续照顾受害孩子。

-结果事隔19天后悲剧再度发生:3月18日下午4点,这位女子将已失去双手的儿子放到鱼塘里溺死后,挖坑埋掉。

本报2月28日以《10个月婴儿手掌不见了!》为题的文章报道:27日上午9点多钟,屯昌县中坤农场5队一名33岁、叫王晓燕的女子突发精神病,趁家人不在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里把10个月大的亲生儿子双掌砍断,扔进了附近的鱼塘里。

婴儿的生命虽抢救回来了,然而他的双掌已找不回,医生无法帮他接回。婴儿成了失去双掌的残疾人。

记者当时在屯昌县人民医院采访时,见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这位母亲还在病房照料受伤害的婴儿。

据医生介绍,婴儿被砍断双掌后,王晓燕也跟着来到医院。她到医院不久就清醒了,强烈要求照看自己的儿子,不准别人把婴儿从她手中抢走。医生考虑到婴儿需要母亲喂奶,同意了她的要求,并安排人对她进行监控。

当天,王晓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在砍婴儿双掌时并不清醒,现在清醒了,她很后悔。

18日下午5点多钟,悲剧再度发生。记者当晚赶到中坤农场5队时,民警正把凶手王晓燕带上警车。婴儿尸体已从鱼塘边的泥坑中挖出来。

中坤农场派出所刘道平所长介绍,3月18日下午4点30分,王晓燕对丈夫陈有广说,木薯地里长了很多杂草,让他去把地里这些草除掉。

等丈夫出去后,王晓燕开始了杀死儿子的行动。下午5点多钟,有群众远远看到,王晓燕把婴儿抱到离她家不远的一口鱼塘里淹。婴儿叫了几声后就没声音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