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称中国政府将斥50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2:34:13

国内的黑手机多起源于沿海城市,深圳成为黑手机之都,据水货经销商透漏,所谓的水货手机有八成来自深圳,而这些手机通过当地经销商的重新包装,再次涌向内地。其中首先采用网站宣传,征集各地的分销商,校园代理的方式,更是让黑手机充斥了各大院校。即使是最底层的校园代理,每销售出一部手机便可以得到一百元的佣金,根据有关媒体批露,黑手机利润最高能够超过两千元,这也是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人,为黑手机“赴汤蹈火”的原因。在实际销售过程中,黑手机并不像我们文章中分类那样明确,杂牌假冒手机号称自己是水货手机,翻新拼装手机有时也担当水货手机的重任,黑手机都向水货手机靠拢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消费者对水货手机存在着普遍认可,那消费者为什么又会对水货手机有着普遍认可呢。

1992年,从小生活在云南澄江抚仙湖边的职业潜水员耿卫,在水下发现了大量人工建筑的遗迹。2001年6月,中国首次湖泊水下考古在抚仙湖进行,参与专家各抒己见,水下遗迹的“身份”依然扑朔迷离。这些建筑究竟是谁人所造?据悉,近日研究者们对这个遗迹身份的认定有了新发现,记者远赴云南进行了探访。

2005年12月19日,耿卫在云南澄江县向记者披露了近两年来水下考古的最新发现,一张张金色的声呐扫描图显示出水下城市宏伟的轮廓,令人惊诧。

耿卫介绍说,目前已经探明的古城遗迹面积已达2.4平方公里,规模不逊于上世纪70年代的澄江县城,主要建筑共有8个,其中两个高大阶梯状建筑和一座圆形建筑最为重要。

其中一座高大的阶梯状建筑共分三层,底部宽60米,第二层宽32米,顶层宽18米,整个建筑高为16米,从声呐扫描图上可以看出,它的台阶非常整齐对称。

而另一座阶梯状建筑气势最为恢宏。它上下共五层,第一层底部宽63米,第二层宽48米,第三四层倒塌比较严重无法仔细测量,第五层宽27米,整个建筑高21米,类似于美洲玛雅人的金字塔。在每一层大的台阶之间都有小台阶相连,其中第一级大台阶从底部有一条笔直的小台阶直通而上。

对于如此高大的建筑,“在水下只能看一个局部,它的台阶很大,根本感觉不到是台阶,再向上走,发现又有一个台阶,看到倒塌的一堆石头本以为是个建筑物,实际上只是建筑的某一个部件而已。”经常与水下遗址亲密接触的耿卫如此描述。

此外,在这两座建筑中间还有一条长300多米,宽5-7米的石板路面,用不同形状的石板铺成,石板上面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在另外一片区域里,耿卫还发现了一座圆形建筑,底部直径为37米,南面偏高,依稀可以辨别出台阶,该建筑北面倒塌得比较严重,东北面有个缺口,形状类似于故罗马的斗兽场。

专家认为,高大的台阶状建筑很可能是祭台。他们的主人会是汉代俞元城的居民吗?

在云南晋宁石寨山曾出土大量古滇国时期的青铜器,耿卫仔细观察后发现,很多青铜扣饰(一种青铜质地的圆形小饰品)上都有台阶式建筑的图案,有的上面还有用于祭祀的杆栏式建筑图案。他认为,这表明祭祀活动在古滇人的生活中已经相当重要,那些高大的台阶式建筑就是古滇人祭祀活动的遗存。

更令人称奇的是,刻画在一些青铜扣饰上的环形台阶式建筑图案,几乎与水下发现的圆形建筑形式一模一样。青铜器上的环形台阶式建筑分上下两层,第一层有十余人,第二层有三四个人,坐在台阶上观看斗牛或者其他表演。耿卫认为,水下圆形建筑就是扣饰图案描绘的原型。曾有专家认为,圆形建筑是娱乐设施或是体育场,耿卫表示不能赞同,“如果把它认为是舞台建筑过于奢华,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行为。”

目前,关于古滇国的考古成果几乎全都集中在墓葬和文物的出土上,曾经兴盛500余年的古滇国没有发现任何生活建筑的遗迹,这更让耿卫猜测,湖底高大的建筑与青铜器上的图案相似绝非偶然。

在抚仙湖的众多传说中,关于海马的传说最为离奇。据说这种海马可以在湖面上奔跑如飞,经常在晨雾中出现,雾散后潜入水中,在古县志中多有记载。

耿卫认为,抚仙湖水位很低的时候,在很浅的地方露出的石板上,人们可以看到直径在8-15厘米的孔洞,形状酷似马蹄印。在水下建筑上,他也发现很多类似的孔洞,有些内部边缘还有石钉,最初他一度以为这些孔是来连接石板的,后来发现这些圆孔插上木桩,再用绳子连接起来,会形成一个规则的长方形。

考古学家通过研究古滇文明的青铜器图案发现,古滇人的建筑主要是以杆栏式建筑为主,这种杆栏式建筑是先用竹木搭成房架,底层悬空,再修墙而形成的建筑。耿卫认为,利用石板孔插木形成的长方形,完全符合杆栏式建筑的基础。他由此推断,所谓海马的脚印就是杆栏式建筑用于插立木的基础,抚仙湖水下古迹一定与古滇文明有着直接的联系。

在云南澄江县的历史上,有史可查的有三个城市,其中最早的是俞元古城,后来在史书上神秘消失,这是很多专家倾向于认定水下城市就是俞元城的原因。然而,耿卫却在“俞元”两字上动起了脑筋,“俞”在古汉语中有“最、最初”之意,而“元”有“原始、根基”之意,两者结合起来,就是“最初的高大的根基”。

耿卫说,“和其他的古代文明遗迹相比,抚仙湖水下遗迹的规模绝不逊色,拥有超过21米的高大建筑,这在玛雅文明遗迹中都是不多见的。对它的研究将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困扰考古界多年的古滇文明的谜团,很可能透过抚仙湖水下古迹揭开。”

公元前279年,楚国大将庄硚率领大军,直扑滇地(现在的云南地区),征服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正当庄硚准备班师回国之际,偏偏赶上秦国入侵楚国,切断了他回国的后路。庄硚索性就在滇地称王建国,史称“庄硚王滇”。

到了汉武帝时代,中央王朝把滇国所在区域设为“益州郡”,下辖24个县,滇王成了名义上的统治者,古滇文明逐渐衰弱,融入中原文明。由于缺少文字记载,关于古滇国的一切,逐渐湮没无闻,成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历史之谜。

抚仙湖附近的老百姓都传说,尸体在抚仙湖内不腐烂,姿势是男前倾,女后仰。有媒体报道还说,耿卫在发现遗迹的同时发现了“数不清的尸体”,记者就此向耿卫求证。

耿卫表示,他在抚仙湖潜水从没有发现过尸体。所谓尸体不腐的传说,是因为很多年前人们曾从湖中打捞出一具孕妇的尸体,尸体表面已经腊化,并没有腐烂。也有一架直升机在湖面失事落水,飞行员尸体六十多天后被打捞出来时,面目依然如同刚刚去世。他推测主要原因是湖水很深,底部温度极低的缘故。而在水中“男尸前倾,女尸后仰”,捞过尸体的潜水员都是这样说,原因现在还没有弄清。(北京科技报:董毅然)

温州炒煤资金从产煤地的紧急撤离,已经威胁到当初为炒煤者贷款的银行的信贷资金安全。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从温州相关部门获悉,央行平阳支行日前提醒辖内各金融机构,今年国家出台对不达标小煤窑实行“关、停、并”政策使得该县炒煤资金开始出现回流迹象。这一现象对该县水头镇“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银行贷款潜在风险已逐渐表面化”。

央行平阳支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该县两大国有商业银行水头镇分理处个私贷款余额分别为1.3亿元和2.1亿元,其中投向煤矿开采项目的分别占70%、65%以上,总计约有2.3亿元。某银行的2笔共40万元采煤贷款已形成不良贷款。央行平阳支行官员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银行贷款风险将进一步凸现,必须重视”。

央行平阳支行一位官员昨日透露,自2003年开始,平阳县水头镇掀起一股投资西部煤矿开采项目的热潮。投资资金中,来自银行的信贷资金存量曾高达40亿元。

浙江省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今年5月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时在山西省,由温州籍投资者经营的中小煤矿有300多座,累计投入资金约30亿元,年总产量约2000万吨。这些温州籍煤矿投资者,被外界惯称为“温州炒煤团”。

而今温州炒煤团正在紧急撤离西部。上述央行平阳支行官员称,该县煤矿投资者撤离西部的表象有三:一是该县的存款增幅加快。今年前10个月,当地银行机构各项存款增加2.34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0.5亿元。二是贷款出现负增长。该行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当地银行机构各项贷款出现了负增长,比年初下降了0.05亿元,而去年同期增加了0.92亿元。三是民间借贷活动大量减少。主要因为民间资金存量减少和投资风险加大。

炒煤团的匆匆撤离,使得一部分投资者不但无法获得回报,甚至连收回投资偿还贷款的能力也受到严重影响。温州当地一位投资者表示,去年在山西投资煤矿的收益率能达到100%。但今年,不仅进入门槛增高,收益也远远降低。搭上面临关停的煤矿,“想收回投资很难”。

在竞争者和投资方的双重压力下,港湾网络选择了出售核心资产。公司与其他跨国公司的谈判和接触仍在继续

【网络版专稿/《财经》杂志记者卢彦铮】12月23日,平安夜的前一日,国际电信业巨头西门子为自己购得一份特殊的“圣诞礼物”。这一天,来自西门子德国总部的代表与国内主要数据产品厂商北京港湾网络有限公司(下称港湾网络)正式签订了收购协议,以1.1亿美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后者包括三个系列的宽带高端产品的全部技术、专利以及100余名技术人员在内的核心资产揽入怀中。据悉,这部份资产所带来的利润占到港湾网络总体的近60%。

早在今年7月,西门子即向港湾网络派出一个40余人的团队进行尽职调查。其时,市场一度猜测双方合资在即。随着港湾网络海外上市计划在9月搁浅,以及公司卷入与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纠纷,双方合作之说渐渐沉寂。11月,西门子中国通信集团总裁韦思德亦对媒体宣称,与港湾网络的合作“只是业界的猜疑”。

然而,港湾网络向西门子出售资产的谈判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稳步推进。据称,就连港湾网络部门主管一级的人士亦是在协议签订前的一两日,方获知这一消息。

港湾网络的业务主要为宽带、光网络和接入网三大块,此次出售的是主要面向运营商市场的PowerHammer、ESRHamme和BigHammer三类产品。随着这些宽带高端产品研发能力的整体出售,港湾网络的市场战线将大大缩短,转为以企业网为重点。这一巨大的调整,几近宣布港湾网络与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为)激烈的市场竞争的终结。而后者在市场竞争中针锋相对的策略以及9月对港湾网络发出有关知识产权纠纷的律师函,亦被认为是公司断臂自卖的主要诱因之一。

“这一交易解除了华为的心头大患。”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对《财经》表示。

2000年,作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有“技术天才”之称的李一男毅然辞别任正非,自立门户,创办了港湾网络。其时,港湾网络仍代理华为的产品,技术骨干亦多来自华为。善于开发实用型技术的港湾网络很快具备了数据通信产品的生产能力,开始为电信运营商和企业网客户提供服务。2001年,靠销售华为和自己研发的产品,港湾网络获得了2亿元的收入。2002年,公司业绩增长到4.5亿元,2003年更达到了10亿元。

2002年底和2003年底,港湾网络分别收购了北京欧巴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和深圳钧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高端路由器的核心技术以及MSTP光网络领域全部的国际领先技术和专利,公司员工人数则讯速增加到1900人。此时,港湾网络的高速发展已经为业内所瞩目,其与老东家华为等主要数据通信厂商在市场上直接对抗的能力亦开始显现。

消息人士指,为遏制港湾网络的发展势头,竞争对手除在市场上正面抢夺客户资源,亦以高薪从公司挖人。港湾网络开始面临严重的人员流失。2004年,由于市场竞争的激烈,港湾网络没能完成20亿元销售目标,同时裁员瘦身。据悉,港湾网络的员工数一度跌到900人,不及鼎盛时期的一半。由于业绩下滑,港湾网络原定于今年9月的上市计划亦最终夭折。

据悉,导致港湾网络出售核心资产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来自投资方的巨大压力。

2001年5月,美国华平投资公司(下称华平投资)和上海实业旗下的龙科创投,分别向港湾网络注资1600万美元和300万美元。2002年5月,两家公司再次分别向公司投资370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并为其提供了3500万美元的银行贷款担保。2004年3月2日,港湾又吸引到包括TVG投资、淡马锡控股和原股东的3700万美元注资。目前,除李一男持有约24%的港湾网络股权,员工持股亦占约25%,其余51%左右的股权则掌握在风险资本手中。

在港湾网络业绩下滑以及通往资本市场套现退出之路不通的情况下,包括陆续投资近5500万美元(约4.4亿人民币)的华平投资在内的风险资本,在入股港湾网络五年后套现之意渐决。据悉,在港湾网络与西门子的秘密协商中,华平投资等亦扮演重要角色并参与了谈判。

出售了核心资产和技术的港湾网络已改成为西门子做OEM业务。目前,尚不得而知拥有港湾网络24%股权的李一男将如何重振公司。有知情人士称,港湾网络与其他跨国公司的谈判和接触仍在继续。独家分析评论:西门子收购港湾华为间接终止港湾挑战港湾白菜价作嫁西门子华为在3方博弈中大胜

“看病贵”的一个根源被认为是大型仪器检查费用过高。一纸《关于制定和调整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价格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显示了政策部门在全国范围内拿高医疗费“开刀”的决心。

昨天,国家发改委、卫生部联合发布的上述《意见》明确指出,所有非营利性医院的大型医用设备的检查治疗价格将予以“从严核定”。这些被纳入“黑名单”的设备包括CT、PET-CT、核磁共振、γ刀等10类。

“我对于此次大型设备检查费下降很不能理解,这样一来,医院购买大型医疗设备的成本都没有办法收回来了。”虽然已经率先全国试点了两个月,上海长征医院南京分院一位负责人仍显得颇为不解。

据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收费标准偏高,部分医疗机构在利益驱动下,盲目购进大型医用设备,乱检查、乱收费等现象比较严重,不仅加重了患者医疗费用负担,而且浪费了医疗资源。出台《意见》就是为了尽快改变上述状况。

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器械检查费用已成为病人的第二大负担,紧随药费之后。但与之相应的、通过大型器械检查发现病症的仅占检查人数的30%。也就是说,相当部分患者做了本不该做的检查,花了本不该花的冤枉钱。

来自北京社会医学与卫生经济研究中心的《中国大型医用设备配置标准研究》也显示,中国多数大型医用设备的利用率在50%以下。但是,医院购买大型设备的速度却在逐年加快。

按照《意见》要求,今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价格将按照“弥补合理成本、不赢利”的原则制定和调整。目前,发改委和卫生部正在对相关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项目的成本进行测算,还将委托行业协会或中介组织公布社会平均成本。

上海长征医院南京分院收费科长李浩谨向记者举例说,过去做一例磁共振的费用是700元,改革后已经降到了300元。另据了解,自从率先实行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方案后,江苏省各大医院的磁共振扫描、CT扫描、彩色多普勒超声特殊检查等大型设备检查价格已经平均下降了49%。

“以往去医院,做CT检查的费用太高,但医务人员的劳务费用还没有被体现出来。”江苏省卫生厅有关人员表示。南京某大型医院的负责人也告诉记者:“有些检查项目加上人力、水电和机器的成本,实际成本已经超过了目前的检查费,这也就是说病人做得越多,我们亏得就越多,那还不如不做。”

不过,在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胡善联看来,依据有关部门此前做过的调查,“成本收不回来是不可能的事”。

此外,发改委和卫生部核算并公布的平均成本将成为“各地及时降低偏高的检查治疗价格提供参考依据”,这将使原先由地方自己做主核定价格的局面不复存在。

发改委和卫生部在此前发布的有关通知中明文规定:“各地指定和调整有关项目价格后,应及时报国家发改委和卫生部。”

12月29日下午2点,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国内知名电信专家阚凯力做客聊天室,谈包括中国3G等在内的电信热点问题。阚凯力精彩观点摘要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我认为中国对3G业务的市场需求仍旧是严重不足的,所以在近期发牌而且大面积推广的话,恐怕对我国电信事业的发展会造成严重的损失。对于几千个亿这种大规模的投资,不进行经济效益的研究,不进行可行性的研究,是不是可以叫做科学的决策,我认为这里面就有问题了。3G现在在市场需求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盲目上马,肯定会造成巨大损失,而出于为了给中国电信业寻找业务增长点而发3G牌照,进行重组更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把联通的移动运营又合并到网通去,那就和我刚才所说的,把中国移动合并到中国电信去一样,恐怕都是对改革的倒退。像高通这些公司利用手中的知识产权盘剥全社会,而且往往在已经大规模上马,骑虎难下的时候再宰你,因此首先要和高通把知识产权的问题先谈好。

主持人曹增辉:今天是我们年终电信系列访谈的第一场,非常高兴我们请到了北京邮电大学的阚凯力教授,也是非常知名的电信专家,此前阚凯力教授关于中国电信业的观点,大家一直非常关注,也是给整个电信业提出了一些思考。首先请阚凯力教授跟大家打声招呼。

阚凯力:各位网友下午好,非常高兴和大家就一些电信行业的热点问题和大家交流。

主持人:最先的话题还是从3G开始,最近信息产业部的两位高官发布了关于3G政策将出台的一些消息,包括27日王旭东部长表态,明年将出台3G的相关政策。奚国华副部长也表态,到目前为止3G发牌的时机已经成熟,请问阚凯力教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阚凯力:我认为3G发牌在中国大面积的推广,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技术,是市场的需求,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我认为中国对3G业务的市场需求仍旧是严重不足的,所以在近期发牌而且大面积推广的话,恐怕对我国电信事业的发展会造成严重的损失。

阚凯力:是的,首先是需求的问题,技术的问题应该说是次要的,像WCDMA和CDMA2000在国际上已经成熟了,甚至还推出了更新的版本,像HSDPA,有人说是3.5G,关键是3G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个问题始终是首要的问题,或者是市场需求的问题。3G在一开始推出的时候,主要讲的是宽带业务,但是宽带业务无论在国际也好、国内也好,都有非常明显的证明是需求严重的不足,欧洲推了好几年3G,严重的亏损,李嘉诚一天赔一个亿,然后说3G主要的业务还是打电话,中国联通的CDMA1X,实际上已经有了基本上所有的3G业务,但是也是需求严重的不足,经过联通几年的奋斗,到今天CDMA的业务扭亏为盈还没有做到,这充分的证明,宽带业务,包括宽带上网,比如手机上看电视,没有什么需求。所以,以宽带业务作为3G的卖点是不成立的。另外,话音业务,中国2G的话音网络在中国的网络质量和覆盖情况都是全世界最好的,而且容量还是有很大的剩余,联通的CDMA放号还是有很大的容量,至今网络的利用率很低。所以在我们国家这种国情的情况下,以话音作为上3G,这个原因也是不成立的。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我们上3G到底是为什么?我注意到奚国华副部长前几天的讲话,根据媒体的报道,说3G用来做话音比2G要便宜,而且便宜30%左右,我不知道这个数据从哪儿来?如果说WCDMA或者CDMA2000,那么就有一个问题了,在欧洲或者在外国推这个东西,既然成本低,为什么还严重的亏损呢?在中国的TD-SCDMA当然也是CDMA的技术,但是目前没有大规模的应用,现在批量化的价格成本和2G来比较,这个数据是不是可靠,是不是可以断言一定便宜30%,恐怕这里面也有一个很大的问号。

所以,这里面我们可以注意到,对于3G的争论,在我国已经至少有四五年了,但是自始至终没有任何一个系统的对市场需求的调研,更没有对大规模上3G投资的经济效益,以及可行性论证进行过研究,包括这次。当然有关的领导也有一些表态,但是我们仍然没有看到对于经济效益方面的影响。所以,对于几千个亿这种大规模的投资,不进行经济效益的研究,不进行可行性的研究,是不是可以叫做科学的决策、是不是不可以叫做民主的决策,是不是科学的方法论,我认为这里面就有问题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