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邻国低调处理历史问题无法改变日本态度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00:27

1999年11月,陈炳锡和其老婆先是从广西窜逃到越南,随后又溜往泰国。早在1996年~2000年,陈炳锡将自己的两个儿子虚构成陈仁忠的“亲生儿子”,取得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资格,案发后,被带到香港居住。

据悉,2003年,在泰国的陈炳锡联系陈俊三,让其汇1200万元给自己。一直处在警方监视之中的陈俊三由此无意中暴露了陈炳锡的行踪。泰国警方在泰国一家潮汕菜饭馆里,把正在吃家乡菜的陈炳锡抓获,并于2003年11月4日移交给了广东省公安机关。

2004年7月13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陈炳锡、陈宝玉夫妇涉嫌制造、贩卖毒品罪向广州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同案的还有其手下“马仔”庄永生、庄汉鲫、罗文鹤、罗文生、陈继雄、陈仁忠、陈俊三等7人。据记者了解,在9名被告人中,庄汉鲫在1995年贩卖毒品罪被广东省高级法院判处死刑缓期,而罗文生也因同样的罪名被江西九江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这次受审是直接从所服刑的监狱中提过来的。

①1998年前后,从福建福安潜逃的刘招华出技术,陈炳锡出钱,在流沙开冰毒厂。

④1999年11月12日案发后,陈炳锡携妻从广西经越南逃到泰国。2003年11月4日,陈炳锡被遣送回广州。

②一个月之后,冰毒厂转移到银川,短短10个月生产出至少12.36吨冰毒,并分别运回广州和普宁销售。

③1999年11月4日,警方跟踪一批从云南境外运至广州的毒品海洛因时发现陈炳锡制贩冰毒。

昨天,曾狂妄自称“世界头号冰毒大王”的大毒枭陈炳锡被押上广州中院的审判台。这个49岁的大毒枭因参与合作生产了12.36吨冰毒而震惊世界。

陈炳锡在其家乡广东省普宁市流沙镇一直被当作教育小孩吃苦耐劳、发家致富的榜样,甚至当地政府也有人认为陈是一个靠勤奋从社会底层走向成功的商人。直到陈炳锡制毒贩毒败露后,不少熟悉他的父老乡亲都不敢相信这个平日乐善好施,不摆架子、平易近人的陈炳锡,竟然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毒枭!前日,时报记者来到陈炳锡的家乡,探访陈炳锡是怎样走上这条罪恶之路的。

陈炳锡的家乡位于广东省普宁市流沙镇赤水村,该村离普宁市区不到1公里路程,商贸繁荣。据赤水村村干部介绍,该村有人口1.2万多,是流沙镇的大村,陈炳锡就在该村新书斋自然村出生并在那里生活了将近20年。

“在陈炳锡没有发迹前,他和父母居住在他家的祖屋,陈家的祖屋有100多年历史。陈炳锡的父母是厚道本分的农民,陈家原来虽然穷,但陈炳锡那时十分懂事,吃苦耐劳,喜欢帮助别人。”

赤水村老年会会长陈让舜阿伯说起陈炳锡,摇摇头连声说:“唉!真是太可惜了!”陈阿伯惋惜地说:“那么穷,他都挺过来了,为什么不继续做他的合法生意呢?”陈阿伯告诉记者,陈炳锡发迹前的确是一个吃苦耐劳、助人为乐的好青年,“我记得在他十七八岁的那年夏天,我在田里耕田,耙坏了,他见到后就带着自己的耙来为我耙田,一直忙到下午1点才回家吃饭。”

“陈炳锡很吃苦耐劳,要不是后来走上制毒贩毒的路,我相信他的人生会很圆满。”与陈炳锡做过小学同学的一个村民告诉记者,陈炳锡小学成绩虽然不是很好,但他还是很勤奋,学习完后会像女孩子那样帮助家里打猪草做家务。后来他因为家里穷再也没有上学。为了帮家里,他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骑单车90公里贩鸭子来流沙街道上卖。

“陈炳锡真正摆脱贫穷应该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他和别人合伙经营了一个服装厂,因为陈头脑灵活,赚了不少钱,后来生意越做越大,接着又开了一个寄车场等。”与陈同龄的赤水村村民称,起初陈炳锡做的是合法生意,但后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参与贩毒制毒,就不太清楚了。

该村民说,陈真正发迹和辉煌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也就在那个时候,有人隐隐约约发现他在做违法犯罪的毒品生意。赤水村村民陈国刚(化名)称,陈炳锡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他在做违法犯罪生意的同时,还在行善。老年协会老会长陈让舜阿伯介绍,从1997年到2002年期间,陈炳锡为村里出大额资金修筑了好几条水泥路,并带头出资为陈氏祖墓进行了维修。赤水村村干部称,陈在没有东窗事发前,还捐助了23万元修建赤水学校。

曾经在陈服装厂跑业务的村民陈波(化名)告诉记者:“说句老实话,如果不是他制毒暴露,我一直还认为他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人!甚至我还教育小孩把他当作榜样。与他交往10多年,他居然没有露一丝马脚。”

在赤水村采访期间,村民们对陈炳锡都感到十分惋惜。“都是贪念让他走上了不归路!”老年会陈阿伯分析,陈炳锡穷怕了,因此赚到一笔钱后,觉得这钱来得还是太辛苦,就想着快一点发达的致富路,导致他走上了不归路。“如果他老老实实做合法生意,老老实实做事,他的人生轨迹应该是一个很圆满的人生,可惜他迷失了方向,他太自负了!不仅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亲人和家庭!”

从赤水村老年会到陈炳锡家的祖屋不到200米,陈让舜阿伯领着记者穿过一条不到100米的水泥小巷,小巷两旁全是老房子,“村里人大部分都搬出去住了,现在都是些外来人员在这里租住,包括陈的祖屋!”陈阿伯边走边告诉记者。

来到陈家祖屋,门上了锁,透过门缝,记者看到前面有一个院子,院子里一片荒芜,墙间还能见到数丛杂草,里面堆满了酒瓶和各种垃圾物品。陈阿伯说,陈家祖屋有百多年历史,陈就在这里出生并长到20岁,直至他后来发迹买了房子才搬走。“现在他家的祖屋被一个河南人租了!”记者看到祖屋旁是陈氏祖祠,祖祠里香烟袅袅。祖屋前有一个池塘,池塘里漂浮着各种污染物。

据赤水村一些村民介绍,在贩毒制毒败露后,陈在转移毒品和潜逃泰国的前期,还悄悄来看过祖屋,并在祖屋的神龛前拜过三拜然后连夜出逃。

赤水学校是一个环境优美的中小学校,校门气派,校园内花草遍地。带领记者参观校园的老师告诉记者,该校占地46亩,于1997年开始动工,2000年落成,由来自马来西亚、香港等的普宁华侨同乡捐资捐助,其中捐助15万元以上的可以同时在学校里挂自己和亲人照片三幅表示永远被铭记。陈炳锡当时捐助了23万元,因此,他和他妻子陈宝玉及岳父的照片都挂在校内的陈列室。

在该校陈列室,记者看到了挂在大厅的陈炳锡照片,他和他妻子及岳父的照片挂在最下面一排,从照片上看,当时的陈很英武,“不知道他捐的这些钱是不是靠制造毒品弄来的!”一名老师尴尬地说,“不知道学校董事会是否要撤掉他和他妻子的照片。”

在流沙镇赤水村街道一角落,记者看到了陈炳锡曾经与人合伙办的服装厂。“该服装厂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办的,当时他资金不够便与人合伙办。那时陈炳锡起早摸黑,拼了命去干,正是靠着吃苦耐劳的精神,他赚了钱。”村民陈波(化名)告诉记者,如果他不沾上毒品,不鬼迷心窍,他的前途会很圆满的。记者看到这幢两层楼的服装厂现在已经改作餐饮店了。本版撰文时报记者李朝涛

华夏经纬网3月24日讯:陈水扁刚刚做出表示,326当天会带领全家大小出席游行活动,但不会发表谈话。这与先前外界所传的,陈水扁只会演讲,但不会游行正好相反。

据报道,民进党主席苏贞昌今日上午九时率“民主和平护台湾大联盟”共同召集人,面邀陈水扁参加三二六大游行。苏贞昌昨日指出,陈水扁是否参加游行、以何种方式参与,今天会有具体表示。而陈水扁夫人吴淑珍昨日则已表示,三二六如果天气好,她就会参加。

中新网3月24日电香港《文汇报》援引外电的报道称,随着日韩领土争议加剧和日本教科书掩饰日本军国暴行,韩国总统卢武铉周三表示,韩国准备好跟日本爆发“外交战”,呼吁国民准备牺牲跟日本的经济交流利益,韩国将“竭尽所能”纠正日本掩饰历史暴行的行为,这番言论是卢武铉历来对日本最强硬的言论。

卢武铉致国民的三页长信件称,最近的争议是日本试图为过去殖民和军事扩张主义狡辩的行为。他说,韩国坚决纠正日本,“或会掀起痛苦的外交战”,“减少各行业的交流和导致经济困境”。但他承诺迫使日本采取正确的行动,以及继续直至日本“听取意见和做应做的事”。

这番言论是卢武铉历来对日本的最强硬言论,他去年誓言不会让历史妨碍跟东京的关系。

日本上周通过象征式措施,确认日本对竹岛(韩国称之为独岛)的主权,激怒了韩国,韩国亦等待东京检讨新历史教科书的结果。朝鲜半岛于1910-1945年是日本殖民地。

卢武铉说:“这些行动不只是单一地方政府或某些极端民族主义者所采取的,而是由日本领导人和中央政府煽动的。我们不能再对这情况坐视不理,政府别无选择,唯有强硬响应。”但他又说,韩国的决心不应对日韩关系造成永久的伤痕。

卢武铉亦抨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继续参拜靖国神社,指责东京没有就历史错误作出修补。“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损害了前日本领导人作出的诚恳反省和道歉。”

按照惯例,各省的厅级和处级干部多由地方任命,而此次由中组部直接向地方大规模派出这一级别的官员,在政坛实属少见。

在“常态”的干部使用规则之外,存在特殊的情况。这些与惯例不同的“非常态”的干部任用,往往与大的社会变革和重大战略相关,实际上都是某一历史进程的反映。

身为“特殊队伍”中的一员,王祖继这一次调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规格重视。

他从国家开发银行综合计划局局长的职位上调往吉林任省长助理。临行前,中组部特意为他们举行了送行会,身为政治局委员的中组部部长贺国强出席;到任后,吉林以省委省政府的名义又举行了正规的欢迎会。

对于厅级干部,这样的待遇实属罕见。和王祖继同时奔赴东北的共有94人,这支“特殊队伍”的正式名称是:中央单位和沿海省市赴东北工作干部集体。其中到辽宁工作的33人,到吉林工作的35人,到黑龙江工作的26人。

按照惯例,各省的厅级和处级干部多由地方任命,而此次由中组部直接向地方大规模派出这一级别的官员,在政坛实属少见。

“这只是东北交流干部先遣军,标志着东北党政领导干部成批交流开始,以前也有中央国家机关人员零星去东北挂职锻炼的,但是这次人员之多,牵扯面之广,令不少人为之瞩目。”中组部干部一局一位官员介绍说。

新华社的消息点出了这一举动的目的:“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提供人才支持。”据了解,这批官员平均年龄不到43岁。“近1/3为研究生学历,有4/5是从事经济管理或工程设计建设的,符合年轻型、知识型、专业型的要求。”中组部干部一局那位官员对这次选调的干部评价较高。

“来吉林这批干部担任省长助理1人,省委和省政府副秘书长3人,14人任副市长,15人任各综合厅局的副厅(局)长,还有2人进入国有企业作领导工作。”吉林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介绍。该处这段时间异常忙碌,这3个月来主要工作就是为这批“空降兵”找到合适的位置。“这批干部送各单位后,我们才可以松口气。”

这些官员,有些有着吉林的工作经历,王祖继2002年就曾担任过国家开发银行吉林省分行行长;还有一些属于专业技术很强的干部,出任通化钢铁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的顾新原来是宝钢上海第一钢铁公司炼铁长副厂长;还有属于业务对口的干部,原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王林出任省国家安全厅副厅长;还有些干部进入综合性部门,原国家审计署科学工程审计局局长刘实出任长春市副市长,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科研部主任慕海平出任省委副秘书长。

黑龙江的情况和吉林大致相同,到黑龙江的26人,5人是处级干部,其余都是厅级和副厅级。“5名处级干部将安排到县级市任副市长,副厅级干部都将安排到省直厅局任职,这其中包括省委办公厅。”黑龙江省委组织部人才处官员介绍。

此举看似突然,其实早在筹划中。中国提出振兴东北战略后,有关方面就一直考虑制约东北的一系列因素,而高素质的管理人才首当其冲。

从2003年10月开始,中组部和人事部针对东北人才问题进行了不下5次专题调研。2004年8月,中办、国办转发了中组部和人事部拟定的《进一步加强东北地区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简称22号文件)。其重点就是加强东北三省各级党政干部队伍的培训和建设。

在东北组织部门官员的认识里,这个22号文件的重要性不亚于2003年提出振兴东北的11号文件,它几乎可以看作未来东北政治组织生态的路线图。

这个文件特别提到加大干部交流力度,从全国各地和中央直属企事业单位选派熟悉市场经济、懂得工业和经济贸易管理的领导人才到东北工作。

此外还计划开展市、县领导班子成员跨省交流任职试点,从2005年开始,在东北三省各选择3至5个市县,与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省市互派一批干部交流任职。东北三省内部每年从省、市属机关和市县班子选派一批干部跨省交流。

该文件对于东北官员还有一系列规划,比如3年内有计划地对县以上党政领导干部培训一遍,有针对性地组织党政领导干部国外培训,特别是到制造业发达国家进行考察培训等。

“在中央这个文件出台后,东北省、市、县组织部门都出台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措施,有些市一直规划到了2010年。”黑龙江省委组织部人才处那位官员笑言现在东北在人才规划上走在全国前列了。

“为什么这次选派干部到东北会引起社会关注?一方面是东北一些地方近年来在官员任用上出现腐败情况,社会反响强烈,人们很容易把官员调动与腐败窝案联系起来。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目前官员的使用多是组织部门内部掌握,人们对于其中的规则还是比较陌生,觉得这样大规模的外部调入很新鲜。”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说。

在干部使用上,其实是有一套严密的程序和规则。“除了1980年代初期由于干部‘四化’需要,曾经出现越级提拔干部现象。现在还是基本上按照干部使用程序在进行。”中国人民大学毛寿龙教授说。

在国内组织系统中,一般是上级组织人事部门对下级干部进行考核任用,中组部负责副省副部以上级别干部,而省委组织部则负责厅级,市委组织部负责处级,县委组织部负责科级,国家部委的司局级干部由部委考察任用,报中组部备案。

这些“常态”的干部使用规则之外,也有特殊的情况。这些特殊的情况往往和特定的时期以及特定的地区联系在一起。中国共产党向一个地区大规模派出党政干部,最早是在战争年代,出于建设新政权的需要。上世纪50年代后的“三线建设”,大批干部被派往边远之地。及至西部大开发,又有一些“对口”官员到西部交流任职。

与此同时,更“市场化”的干部任职也在改革风潮中出现。跨省干部交流原来是正厅级以上干部,多是升任调用,副厅级以下干部多是省内流动。而在1990年代末期,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处级干部跨省交流,主要是中西部地区干部迫切需要一些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府管理经验,到东部经济发达省市取经学习,期限一般半年或一年。

这些与惯例不同的“非常态”的干部任用,往往与大的社会变革和重大战略相关,实际上都是某一历史进程的反映,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东北大规模外调干部,能更清楚地感受到它的信号意义。

外调干部进入地方,无疑会使一些新的思维方式、行为风格与“原体”产生碰撞。同大多数借助外力的变革一样,最让人关注的就是“谁同化谁”的问题,是新空气淹没在原环境中,还是老土壤被新力量所改变?“我们将关注这些外调干部的作为和命运。希望他们能对振兴东北作出较大的贡献。”一位人事部门的研究者说。(许峰)

新华网伦敦3月23日电英国副首相普雷斯科特23日在议会下院表示,他期待着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将是明智之举。

据此间媒体报道,由于布莱尔首相正在布鲁塞尔出席欧盟首脑会议,在议会下院当天举行的每周首相答辩中,普雷斯科特代表布莱尔回答了议员的质询。他说,“无疑,欧洲和美国都想与中国发展更好的关系”,“中国正越来越融入世界之中,我认为那(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是朝着和平共处迈出的有益的一步”。

普雷斯科特还说,欧盟尚未就解除对华军售禁令作出最后决定,这个问题目前仍在讨论中。发表评论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日本共同社报道,韩国总统卢武铉日前就竹岛(韩国名:独岛)和历史教科书问题发表谈话对日本进行强烈谴责,对此日本外务省高官3月23日称:“(韩国)究竟是出于怎样的意图、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发表此番言论,究竟要求日本方面怎样做,不经过详细的调查无法发表评论”,表现出日本政府的困惑。日本官房副长官杉浦正健在23日下午的记者会上表示:“双方都需要冷静应对。”他希望韩国舆论能够冷静下来,称:“日本方面保持着冷静。韩国国民的感情问题虽然并非完全无法理解,但还是希望韩国方面能够冷静对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