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公布2005全球500强 18家中国企业上榜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15:42

桑塔纳左侧前后门开着,门把锁已经被警方卸了下来。车子左侧底盘下的地面上,滴有一摊液体,约一米长、三十厘米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空调水或车子漏油了。餐厅的工作人员都说,这就是臭味的来源,是尸体腐烂后从车上滴下来的。尸体已被拉往殡仪馆。

这是一辆旧桑塔纳,前后车牌都在,浙BL34××。从牌照看,这辆车是宁波余姚的。前排座位套着泥土黄、带格子的布座套。后排座位裸露着,上面的布坐垫被放在车外,车里还有一个黄色的靠垫。车外还放了一双咖啡色女式长筒靴。快餐厅的许多工作人员目击了警察抬出尸体的全过程。他们说,坐垫是警察从车里取出来的,靴子是警察从死者脚上脱下来的。

一位戴着防毒面具的警察正在车里取证。旁边还有一位警察在打电话:“你们余姚前两天是不是有个女孩子失踪了?啊?你们还不知道这事啊!”

餐厅工作人员七嘴八舌,互相补充,说,死者是个女的,二三十岁吧,身高一米六左右。弓着身子,脚弯曲着躺在后座的地板上,脚朝车子左侧。警察扔出来的那张布坐垫当时就盖在尸体身上。上身穿军绿色拉链衫,有毛领,里面的紧身衣是黑色的。下面是条黑色的灯芯绒长裤,脚上是一双咖啡色长筒靴,烫着卷发,看起来很时尚的一个女的。抬出来时人已经黑了,右手手腕上戴了只手表。

他们说,这辆车停在餐厅门前至少有十多天了,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一是因为,车子的引擎盖上放着一片蒲扇大小的棕榈叶子(餐厅旁边就有棕榈树),非常醒目。二是车子就停在餐厅门口,他们每天都从边上进进出出,一眼就可以看到。三是因为,快餐厅门口的这个停车场停的大多数是职工的车子。双休日时,停的车很少。上个双休日,只停了这一辆车,所以对它印象很深。但大家都以为这是住院病人开来的车,加上车窗贴的是深咖啡色车膜,看不到车内的情况,也就一直没有怀疑。

“这股臭味前两天就闻到了,但这两天温度比较高,我们还以为是倒掉的剩菜剩饭发出的。”

昨天上午,医院一位职工来停车,看到了上周停着的这辆桑塔纳还在原位,有些好奇,产生了疑问,打电话叫来了保安。保安过来一检查,看到了车上滴下来的恶臭液体,心知不妙,报了警。

由于这个停车场离门诊大楼有一段距离,加上位置偏僻,警方也没有鸣警笛,所以进进出出的市民、医生大多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现场围观的几乎全是快餐厅的工作人员和记者。医院院办也是记者打电话过去后才听说了此事。他们又去打听了一下,说,可以确定,死者不是医院的职工,也不是住院病人。

出事车子驾驶台前的挡风玻璃下,一张塑封的卡片露出半截,上面有“水阁周村道路建设赞助证”字样。上网查了一下,水阁周村位于余姚市泗门镇,由原水阁周、明风、方家、池头周四个村合并而成,是泗门镇的东大门,总户数946户,常住人口2830人,村总面积3.5平方公里,盛产榨菜、菲菜和水果。村里有不少塑料制品厂、五金加工厂和模具加工厂。这个村比较富裕,2004年,村民的平均收入有8670元。

据了解,停在邵逸夫医院对外餐厅门前的那辆黑色桑塔纳轿车的车主是宁波余姚市马渚镇的戚某。

戚某,1972年6月9日生,余姚人。昨晚,记者采访了当地一位知情人,他介绍,12年前,戚某嫁到宁波余姚市马渚镇的一户人家,生了一个女儿,今年11岁。几年前,戚某与前夫离婚,女儿归前夫抚养,但一直由婆婆照顾。

离婚前,戚某一直在马渚镇一家厂里做工,离婚后,戚某就住到了余姚,买了这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做起了“黄鱼车”的生意。“她人挺好的,很随和。她经常开车来婆婆家看女儿。每逢节假日,她就开车来接女儿到余姚去住一段时间。”这位知情人说,听说戚某失踪,那还是去年七八月份的事情,当时戚某最后一次外出时,跟姐姐和姐夫联系过的。“听说后来,她的姐夫联系不上她,就到杭州找电视台,请《范大姐帮忙》节目播了寻人启事。听说她最后接的一个客人是她熟悉的,因为最后打给她的这个电话是从泗门方向打来的,那里是她的娘家。”

一直到现在,他们家的人还在找她。去年11月底,她的娘家人找不到一点线索,家里人觉得戚某凶多吉少,就到余姚当地派出所报了失踪。

大约在去年的七八月份,戚某的姐姐到浙江电视台钱江都市频道,请《范大姐帮忙》栏目帮着寻找已经几天不见的戚某。

戚某姐姐叙述的大致情况是:戚某开着自己的黑色桑塔纳,从余姚送客人到萧山国际机场,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信息。

戚某姐姐提供给《范大姐帮忙》栏目组另外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信息是:戚某开的黑色桑塔纳是辆黄鱼车,刚从别人手里拿回来没多久。《范大姐帮忙》栏目花了相当的时间和精力,连续做了三四期报道,通过多种途径寻找有关戚某的线索。

栏目组按照戚某这一次的行走路线查找,调看了钱江二桥、杭甬高速转萧山机场高速路口等关键地点的监控录像。

从余姚到机场高速的时候,开车的还是戚某,她穿着短袖衣服;但在回程路过机场收费站的时候,开车的已经是一个男人,他穿长袖衣服,但录像看不清楚他的脸部,只有递卡的一只手,也看不出车内还有没有其他人员。

当时,《范大姐帮忙》栏目组还走访了机场高速两侧的多家饭店,努力查证戚某和她的黑色桑塔纳有没有在这些地方出现过,饭店有没有什么印象等,不过,没有查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四川金融投资报《监管工作迫在眉睫》“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近日表示,股改后的国有股权监管问题工作迫在眉睫,各级国资委对此要认真研究。李荣融表示,原来不允许国有企业上市进行股权的交易,现在允许了,‘这同时就带来了风险’。”“这项监管很不容易,难度很大,但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要防止以前出现的毛病,炒赢了就是自己的,炒输了就是企业的。”

简评:上述言论,属于未雨绸缪,影响眼前则应该有限。目前叶剑主力动态监测软件显示:启动型板块主力有5个但多数是小主力。而周四起爆、启动的公用事业板块中,G津滨等已经涨了二成。因此,眼前大盘可能还是围绕千三整理的过程中,展开个别或者局部板块热点的挖掘。投资人需要格外注意叶剑的下列理念:消息加技术、抓到暴涨股。要做到消息和技术的两者结合。

新华社《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促进中部崛起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27日召开会议,研究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会议指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是党中央、国务院继作出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实施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战略后,从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出发作出的又一重大决策,是落实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总体战略的重大任务。”“促进中部崛起,有利于提高我国粮食和能源保障能力,缓解资源约束;有利于深化改革开放、不断扩大内需,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有利于促进城乡区域协调发展,构建良性互动的发展新格局。”“会议指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要着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业结构、转变增长方式、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社会和谐,努力建设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

简评:如果说笔者上周五盘前为会员和叶剑软件用户推荐G津滨、滨能是“消息加技术、抓到暴涨股”的话,那么,这一模式,可以继续使用、用于中部概念股。具体品种另外通知会员和叶剑软件用户。投资人注意叶剑捕捉暴涨股的系列口诀之一是:“要找海里的大浪,先找天上的大风;海浪激发得最高,是风吹浪打礁石。要找股市的暴涨,先找重大的利好,股价飙涨得最高,板块和消息共振。”

东方早报《社保基金拟增50亿投内地股市》“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27日透露,今年社保基金确定可用于再投资的境内资金约410亿元,其中新增股票投资约30亿至50亿元。”“项怀诚在27日召开的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二届理事大会二次会议上表示,2005年全国社保基金已实现收益52.85亿元,实现收益率3.12%。社保基金总体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保证了基金安全,实现了保值增值的目标。”

简评:可见后继资金还是源源不断。个股或者板块的局部机会还是较多。周一收盘为止叶剑主力动态监测软件搜索到的启动型板块主力是:零售业、电器、仪表、纺织、综合类。至于本栏昨天说“本周将有涨幅二成的品种出现”,周一已经在笔者盘前推荐会员和叶剑软件用户的万科权证上实现。上述板块中,零售业板块一直有长庄在运作。可以作为中长线品种来挖掘出精品。

香港商报《央行预计今年CPI增长2%》“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专题课题组日前预计,今年全年GDP增长率为8.9%,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为2.0%左右。今年进行的资源价格改革将分别拉动CPI和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上升约0.7%和1.27%。据悉,未来内地GDP的增长率呈现逐步回落的态势,但仍会保持较高水平;物价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增幅比较平稳。”

简评:由上可见:今年人民币利率上升的可能性很小。经济理论界可能处于“是通缩、还是不是通缩”的争论中。这样的话,维持较低利率对于资金进入股市有利。今年年中的调整期过去之后,还将有翻番的机会在年内酝酿。

中新社北京三月二十八日电(记者于晶波)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统计局二十八日公布的中国七十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调查显示,与一月相比,二月份杭州、南京、上海等十二城市房屋销售价格略有下降,上海新建商品房更是出现了百分之四点一的同比跌幅。

不过,在被调查的七十个大中城市中,仍有部分城市房价保持强劲涨势,二月份,大连、呼和浩特、深圳新建商品房的销售价格同比涨幅分别超过了一成。

总体上看,二月份,中国七十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百分之五点五,涨幅与上月持平;环比上涨百分之零点七,涨幅较上月回落零点二个百分点。

而一周前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二00六年《城市竞争力蓝皮书》则指出,严格意义上讲,中国三十五个重点城市房地产市场均不健康,房地产价格过高、偏离应有水平最严重的五个城市依次为:深圳、杭州、上海、北京和厦门。(完)

本报记者邹乐报道昨天,记者从东城检察院获悉,因为拿“二环十三郎”当榜样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的肇事司机黄某,被检察院批捕。

去年12月27日凌晨4点左右,黄某、李某及另外两名女子从工体附近的一家酒吧出来,准备驾车回家。李某由于喝了酒,便把车让给没喝酒且会开车的黄某,自己则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听说过‘二环十三郎’吧,我也给你飙一个!”李某说,事发当时黄某刚上车就喊了这样一句话。由于车速太快,所驾富康撞到了小街桥路边的隔离带。事故最终造成被甩出去的一女子当场死亡,另一女子和李某受伤,司机黄某轻伤。事发后,经交管部门检测,该车车速在失控前行驶速度为120公里/小时,属超速。交管部门认定司机黄某负全责,另3人无责。

在“十一五”《规划纲要》中,“发展大型飞机”作为推进航空航天产业发展的重要内容,成为国家决策

国防科工委新闻发言人金壮龙在年初举行的国防科技工业工作会上说,“十一五”期间我国将适时启动大飞机的研制。

“研制大飞机项目写进《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和“十一五”《规划纲要》,应当说是本届政府基于对国内外形势清醒认识的决断。”曾参与国务院组织的“大飞机项目论证组”的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员王超平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肯定地说。

所谓大飞机,是指起飞总重量超过100吨的运输类飞机,包括军用和民用大型运输机,也包括150座以上的干线客机。它是民航使用最广泛的主力机型。

“其实,大飞机项目曾得到我国几代领导人的高度关注和重视。早在30多年前,毛主席和周总理就对发展我们自己的大飞机制造业有所考虑。‘运十’就是在他们的大力支持下,我国自主研制的第一架大型民用喷气式客机。”王超平介绍道。

“运十”项目于1970年8月启动(又称“708工程”),由中央直接指挥协调,各部委、军队及全国21个省市的262个单位参与研制,1978年完成飞机设计,1980年9月26日首飞上天。此后,又进行了各种科研试飞。曾先后转场北京、合肥、哈尔滨、乌鲁木齐、昆明、成都等地,并先后7次飞抵起降难度最大的西藏拉萨贡嘎机场,飞西藏时“一周飞行5次,连续出勤无事故”。

“据飞行员讲,‘运十’的性能非常好。飞抵拉萨机场时,地勤人员没有见过这种机型的飞机。当得知是我国自己研制的飞机时,都立正向飞机敬礼”。曾与中国航空界有着不解之缘的王超平回忆说。

到1985年,“运十”共飞了130个起落,170个小时,最远航程3600公里,最大时速930公里,最高飞行升限11000米,最长空中飞行时间4小时49分。从性能上看,“运十”客舱按经济舱178座,混合级124座布置,最大起飞重量110吨,已经达到了“大飞机”的标准。当时的航空航天工业部评价其为“填补了我国民航工业在这方面的空白”。

国际航空界对“运十”的研制成功给予高度关注。时任波音副总裁的斯坦因纳1980年5月在《航空周刊》上著文:“‘运十’不是波音的翻版,更确切地说,它是该国发展其设计制造运输机能力十年之久的锻炼。”同年11月28日,路透社载文说:“在得到这种高度复杂的技术后,再也不能把中国视为一个落后的国家了。”

“1988年,原三机部民机司副司长郑作棣曾撰文指出,‘运十’飞机的研制在技术上有10项突破。但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中国走上自主研发道路的项目,最终却遭遇下马。80年代中期,‘708工程’在没有经过正式程序的情况下不了了之”。王超平十分惋惜道,“运十”的下马,使中国痛失了一个发展大型飞机的机遇。对此我们应该认真总结和反思。”

王超平认为,研发“运十”的这段历史表明:搞大飞机是从我国第一代领导人就有的愿望,不是今天才有的想法;在上世纪70年代那种特殊环境下都能成功研制出“运十”,今天我们也完全有能力研制出性能更好的大飞机。历史经验说明,自主研发大飞机的障碍主要来自体制,因为这里面牵涉了太多的地方利益、部门利益。

据了解,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央对民用飞机工业发展制定了“三步走计划”:第一步是装配和部分制造支干线飞机,当时主要是装配麦道80/90系列飞机,由麦道提供技术;第二步与国外合作,联合设计研制100座级飞机;第三步是2010年实现自行设计、制造180座级干线飞机。可惜的是,“三步走”没有走下去。

“运十”项目下马后,中美合作的“麦道项目”作为国内研制大飞机的一种延续又进行了近十年,从1985年3月至1994年10月,国内共组装了35架麦道82,其中返销美国5架。1992年3月,中美开始合作生产麦道90,机体的国产化程度达到70%。1996年,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与空客、新加坡科技签约了联合设计生产100座级飞机AE-100的协议。1997年8月,波音并购了麦道公司,麦道90项目在生产试飞两架后就仓促结束。1998年,空客终止了AE-100项目。于是,一切有关大飞机的研制工作彻底停滞。按照当时的价格计算,麦道90亏损了5亿美元。

但不容否认的是,“正是因为有了研制‘运十’的基础,才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美飞机项目的合作。尽管我们自己研制的大飞机没有形成产业,但研制大飞机的技术和制造基础得以延续。这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有能力造大飞机、并有设计大飞机潜力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国家发改委国有资产研究中心主任高梁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分析说。

作为国务院组织的“大飞机项目论证组”成员,王超平和高梁等专家表示,“运十”工程是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历史上的重要一页,应认真总结这段历史而不应回避。“运十”如同两弹一星,也是中国人的骄傲。

高梁指出,“运十”下马之后,关于大飞机的讨论一直在进行。由于麦道和“AE-100”项目的挫折,“十五”计划没有再安排大飞机项目,而把重点放在发展支线飞机上。但是,由于大型飞机本身所具有的重要战略意义,制定“十一五”规划时,领导层面临着新的历史抉择:中国要不要自主研发大飞机?

耗资5.377亿元人民币研制的大飞机“运十”,从1985年2月起,就一直停放在上海飞机制造厂的一个角落里。

仅比欧洲空客晚两年起步的我国大飞机制造业,自此举步不前。而空客已经成长为与波音比肩而立的航空业巨人,我国的一些航空企业不得不依靠波音、空客的发包工程吃饭。

2003年5月2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看望了著名科学家王大珩。温家宝说:“王老最近就加快我国航空工业发展给我写了一份建议,今天我专门来听取您的意见。”

据权威人士透露,2003年春天,王大珩亲笔上书温家宝总理。在这份建议中,王老恳切陈词,提出中国要有自己的大飞机。

早在1986年3月,时任中科院技术科学部主任的王大珩与陈芳允、杨嘉墀、王淦昌三位科学家一起,联名向中央递交了一份《关于跟踪研究战略性高技术发展的建议》,即后来产生广泛影响的“863计划”。这份建议书由王大珩起草,定稿后又由王大珩给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仅仅两天后,邓小平就对这份建议作出了回应:“此事宜速作决断,不可拖延。”

近几年,王大珩先生一直在关心中国的航空工业,尤其是大型飞机问题。2001年4月中旬,20多位院士向中央上书,希望国家重视对大型飞机的研制,王大珩就是这20多位院士的领军人物。

据了解,我国的一些著名科学家如王大珩、师昌绪、顾诵芬等都十分关心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飞机”的研制,他们前几年就为此写过专门的咨询报告,积极建言献策。

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去年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时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大飞机、大运输机,还没有大军舰,有些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做。但不自主研究,完全靠引进,一些关键技术、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装备、甚至涉及国家安全的一些重大武器装备和急需的关键元器件都要依赖进口,那就必然处处受制于人。我们必须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他强调,“做一架飞机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我们应该早动手,早部署。要抓紧时间去做。”

2003年6月,国家正式启动“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的编制工作。同年11月陆续成立了由国务院批准的国家重大专项论证组。“大飞机专项”是第一个也是论证最为艰苦的一个“重大专项”。

“大飞机专项”的论证,主要是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即“中国要不要做、能不能做和怎么做”。

王超平说,大飞机及其产业是一个国家科技水平和经济实力的重要标志,没有一定的科技和经济实力是干不成的。同时这个产业对推动整个国家的科技和经济发展乃至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因此对于中国要不要自己造大飞机的问题,专家们的意见比较一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