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0推出暂无时间表 证监会批示选择小量先试点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4:58:22

我父母家是独院两层小楼,从小宽敞惯了。我住的2+1房间不大,我一直不是很满意。股市的资金一时没有好的去处,我和老公商量买套大的房子。他坚决反对,认为有房住没必要再花光所有的积蓄。我发现一个人对钱的态度和他生长的环境有密切关系,每当发生争执全是因为观念不同。我认为钱是为人服务的,我们挣钱和存钱都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它不是用来收藏或欣赏的,不花它就是一张费纸。在考察了所有楼盘之后,我决定20W买下140M2的三室二厅双阳双卫。一年后我拿到了新房钥匙,房价已经开始升温,半年后房价大涨,翻了一番还多。有人怂恿我卖出,我没有动心。我买房纯粹是为了改善居住环境,并非投资,只是无意中捡了便宜。

2004年我花15W装修,搬进新居。将旧房在网上招租,很快租出去,租金每年1W元。我用这钱给老公和我买了人寿及重大疾病、意外伤害保险。

如今老公已经实现了他当年的诺言,有了令人仰慕的职位。当年嘲笑我的人现在都夸赞我有眼光。而我在拿到文凭那年也偶然机会得到了升职,当然收入也相应增长了。

开源,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创业精神的工薪族来说。投资自己是最好的理财方式。

至于节流,我的经验是记账。从结婚至今从未间断。它可以减少你不必要的花销,是节流的必要手段。这些年我最多的花销是衣服。不仅是因为拥有令众人羡慕的身材,还因为老公是公务员发制服,省下的钱正好给我用。

还有不能忘记孝敬父母,特别是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后。我父亲是老干部,母亲也有退休金,虽然他们不缺钱,但过节一定会尽我们的孝心。平时单位发东西全送去,每天都回家看看。

这些年,婆家没给过我们一分钱,也从不给任何帮助。农村人的重男轻女我虽不能理解,但他们毕竟是父母,“天下无老的不是”。我们作子女的应该尽孝道,所以每月依然给他们寄生活费,这是他们唯一生活费来源。我不计前嫌,也没有和他的兄弟攀比。老公主动放弃大事他做主的权力,再也不反对我的任何投资决策了。

我最成功的投资就是我老公。一个有能力的人不可能一生平庸,我愿意做好他的助手。在他赶文件时,我为他打印,在他加班时,从不查岗,当他应酬回来,总不忘给他煮一碗绿豆汤,就象我妈当年对我父亲一样。女儿生病输液,都是我自己陪,从来不让他分心影响工作,他经常出差,我从无怨言。我认为付出是应该的。在别人眼里,夫妻本来就是一个荣辱与共的整体。他的无能不可能成为你的荣耀。

今年我不仅做好定期定额投资基金,而且一直在密切关注股市,已经在1300点投入1W元,1000点又增加2W,我认为底部已经在今年产生。

至今我没买车,虽然我们都有驾照了。车是纯粹的消费品。我们上班都很近,这项开支我认为没必要,至少目前是这样。

我还有一项长期的理财计划,那就是我的女儿。今年她把压岁钱交给我买了1000份易方达基金,前几天已经有分红了。

“我遭受了校长长达五年的性骚扰”,昨日下午,巴南区某小学教师小南走进重庆富国律师事务所,她要和律师为起诉学校校长古玉文做最后准备。她打算以人格尊严受到侵犯为由起诉,要求校长给予1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下周一,她将向巴南区法院递交诉状。

小南,26岁,幼师毕业,1999年夏天到巴南区某小学幼儿园任教。“刚到学校报到,古玉文校长就拉着我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小南老师,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小南说,这以后,她不敢主动去找古校长。

小南说,随后几年,她时常受到古校长言语和动作上的侵犯。“2001年起,古校长时常给我发送一些黄色短信,‘我需要你’、‘好吧,好想吻吻你!好吗’、‘不能使你动情是俺今生最大的悲哀’等,最多时一天要发二、三十条,”小南说,这些短信给她造成极大困扰,“但为了工作,我不敢顶撞他。我每年都提出调动工作的事情,古校长不同意。”

“2004年,我发现自己还有好些‘难友’。”小南说。那是2004年5月,她和隔壁寝室的老师去租影碟,无意中说到了学校的一些现象,“我们说出了各自的秘密。原来她也是被骚扰对象之一。我们几乎可以异口同声说出古校长发给我们的信息。并商定把古校长发的信息保留好,想办法互相帮助,不让古校长得逞。”

小南告诉记者,“2004年11月,古校长带我们三个女老师到杨五全牛火锅吃饭,他不谈工作,只要我们陪他喝酒……他在我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也轮流对我们进行言语引诱,同时动手动脚。我们都不敢得罪他,就只有一个人被他动手动脚时,另外两个马上去解围……”

“隐瞒了近5年的事最终还是被家人发现了。”小南说,今年6月28日,丈夫无意间发现了古校长发给她的短信。“震怒之余,我们给古校长打电话,警告他以后别这样做了,古校长根本不当一回事儿……”7月初,小南把署有真实姓名的控告、检举书交到上级主管部门,“其中还附有我所知的其他被骚扰的同事的姓名和联系电话。”“负责人说要调查,但至今没有回复。”小南说,这期间,传闻四起,有人认为我有问题,有人说同事间发短信算不了什么,很正常,不能算性骚扰。而被她视为同盟的“难友”,在她实名检举后态度各异,“她们大多数否认自己受过骚扰。”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再来打扰我,”昨下午,检举书中提到的一名女教师接到记者电话后,匆匆挂断;另一名女教师,则称“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按照小南提供的电话,记者昨下午多次联系古校长。手机一直无人接听。发短信提出采访要求,未得回复。电话打到校长家,“他不在,”接电话的人自我介绍是古校长女儿,她拒绝透露古校长行踪及回家时间。对于小南所投诉的性骚扰事件,“那都是一面之词,没有这些事,教委的调查结果明天就出来了,”古校长女儿告诉我们,全家都为此事气愤不已。(小南、古玉文均为化名)

今年6月26日,性骚扰首次写入中国立法草案。在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妇女权益保障法修正案草案中,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对妇女进行性骚扰”;“用人单位应当采取措施防止工作场所的性骚扰”;“对妇女进行性骚扰,受害人提出请求的,由公安机关对违法行为人依法予以治安管理处罚”。

目前,全国6起性骚扰案件,受害者均以“侵害名誉权”为由与骚扰者对簿公堂,但因证据不足,打赢官司的只有1起。

有这样一些人,被称作白领金领,拿着令人羡慕的高薪,从不会为物质的匮乏而担心;有这样一些人,做自己的老板,整天穿梭在酒肆宾馆灯红酒绿,大把的钞票象水一样流进流出;有这样一些人,表面上风光无限,却使身体遭受“过劳”的摧残而难享常人的欢乐;或者整天奔波忙碌,牺牲了与家庭欢聚的时间,甚至挤不出时间打理自己的财富……

如果您正是这些人中的一员,如果您也正在被金钱与生活的矛盾困扰着,那么参加我们的征文吧,谈谈您的工作,说说您的生活,介绍一下您怎么安排赚来的钱财,也在别人的叙述中找找自己的共鸣……点击查看征文详情

来源:国内第一高端人士理财社区“精英理财论坛”作者:半点音乐半点茶

我是90年代初毕业的大学生,当时的大学生还是很金贵的,所以也就很自然的分配到一个大型的国企,工资在全国也是数的上的,所以对花钱好象有印象,对理财根本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当时我记的8年的利息是14%,单位很多人都存的是8年的死期,因为这样到第8年就可以翻一倍,可以一千变两千多,一万变两万,当时感觉有钱真是好,经常到北京去,每次都要拿好几千,住星级饭店,买赛特的名牌服装,还有的就是皮包,皮鞋,化装品.剩下的就是东跑西跑的旅游.

等到了同事、同学都成家之后,才发现,这样是不行的,也就赶紧想着要房子,单位的,当时也是花了心思才要上的,(因为单身是不给房子的)。房子我当然是不住的饿,就出租出去,当时买房子才两万,也是父母出的,因为没有钱,所以要出租房子还父母,一个月六百,一年七千二,加上工资、奖金等,一年多也就还完了,后来单位的房子变成商品房,又交了两万多,其中有8000元住房基金,房产证和土地证就完全归我了。

这中间花钱的欲望一点没有减少,旅游的念头也没有放弃,但是总是要稍微积攒一些,因为在父母家住,就由他们帮着理财,感觉就是花他们的钱,因为每次出去都是跟他们要钱的。我的钱他们都给存起来,利息好象也不怎么高;租金是我自己管的,这样几年下来,租金就把房钱补回来了,该还的还了,还清了,我也就自己存下来,换成美圆,当时的美圆利息比人们币高很多,前年美圆的利息很低了,存期也到了,也不想换成人民币,只好在银行存着,去年存成汇聚宝,利息是4.9%,好象也没有利息税,比存人民币好一点。

这中间也去了港澳,看着很多名山大川,换了两个手机,换过三个电脑。什么都换了,就是自己还是一个人,世界变化越来越快,感觉全世界都在买房子,也就大为心动,因为房子一直在出租,只好再为自己买一套新房子,父母十多年给我积攒了10万元,很大的一笔钱,因为在我们这很好的房子也才20万,所以也就随着大家买了一个大一点的三层的133的房子,一共是19万,先付了10万,用美圆在银行贷款5万,借了4万,买下来了,现在我就背上9万多的外债,我打算一年还两万,大概要5年,中间还要有装修的几万块钱。

当时的工资很高,可是好多年了,工资一直没有涨,一个月还是1500左右,很可怜,房子出租一个月1000,这样我一个月是2500左右,一年连奖金才35000,想起来就有点烦,有时真想找个人来帮我,但是不知道那个人在什么地方,只好自己抗,没有办法就想办法抓钱,教了三个学生,每个月500,这样能多进1500,看看一年能不能到5万的收入,这样,我才能在五年内还完外债,还不缩减开销。

前一阵取出美圆一年利息400美圆,卖了,加上两个月的工资,还有发的2000兑现奖,和1800的副食补,还了一万,花销是补课费。

毕业十几年,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两套房子,不知道算不算产业,看这里理财的都是高薪的,我就很自卑,因为我不怎么会理财,但是我那时旅游比现在便宜很多,买的房子也很升值,70多平米的单位房现在已经值14万,还有升值空间;新买的大房子目前增值5万,美圆目前亏损1000多,投资股票两万,现在不到1万。

毕业这么多年,就赚这么点钱,快来给洒脱的“半点音乐半点茶”出点主意吧

本次征文比赛欢迎相关理财机构、媒体合作。联系电话:010-62675933;邮箱:sinamoney@vip.sina.com

本报实习记者全逸先、吴奇、朱秋旻报道昨天下午5点左右,二十多人聚集在北京站前街华美伦饭店对面的新建平价超市门前当街斗殴,斗殴者手拿砍刀和棍子,有多人受伤。警方和急救车在事发十余分钟后赶到,随后带走一名受重伤者和超市几名目击员工进行取证。

据另一位在事发现场旁边做生意的老板介绍,这群人全都二十多岁,经常在这边转悠,大家都不敢惹。平时他们主要在北京到秦皇岛这条旅游线上拉黑活,估计是因为抢生意才起的冲突。

“我不是很怕,我们家超市门是关着的,打不到我。”一名当时在现场的13岁小朋友称。据一位路人称,打架的时候整条街的店铺都把门关上了,街上几乎一个人也没有。有两人因为受伤留在了事发现场,其中一人满身是血,痛苦地蜷缩在饭店前面的通道上。

“你快到长江日报路来,我看到一裸体美女躺在地上。”今年6月23日凌晨3时许,熊某接到了朋友杨某的电话,此前,两人和一群朋友刚在北湖附近消完夜,分手没多久。

熊某依言赶到后,果真看见一名没穿上衣的年轻女子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和杨某一起围在女子旁的还有几名的哥,正在七嘴八舌出点子。

“不用报警,我们来安置她。”说着,杨某就将女子从地上抱起来,上了一辆的士,见是昏迷女子的熟人,的哥们就都散开了。

在杨某的指引下,的士在球场街停了下来,杨某将女子抱下车,三人往球场街深处走去。

一切如同的士司机所料———20多分钟后,杨某和熊某又抬着昏迷的女子从球场街出来,在解放大道上拦下一辆的士,然后朝黄浦路方向开去。

的哥当即觉得有异,他掏出手机报警:“有两名男子抱着一名昏迷女子往黄浦路方向去了,怀疑两男子图谋不轨!”

报警后,的哥当即跟在杨某等人搭乘的出租车后狂追,“他们进了黄浦路附近的一个停车场”,没多久,警察赶到现场,但杨某三人已下车,不知去向。

经过走访,民警确认两男一女已入住附近一家招待所的三楼。刚上楼,熊某正好开门外出,民警将其控制后又进入房内,年轻女子果然在房内,还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嗨,但人还没有清醒,呆在房内的杨某也被民警控制,他承认自己已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在警方做笔录时,的哥说:“我当时也下车看过昏迷的女子,杨某等人上车后,在车上商量到哪去,我就觉得不对,就一直守在球场街附近。”

在派出所,杨某和熊某很快供认:“根本不认识昏迷女子。”经查,杨某今年33岁,熊某22岁。

杨某交代,当日凌晨,他和熊某与朋友一起在北湖消夜,分手后,他走到长江日报路时,发现了倒在地上的昏迷女子,心存不轨的他打电话叫来熊某。

至于两人为什么先到球场街后到黄浦路附近的招待所呢?两人交代,本来打算就住在球场街的一家旅社,结果老板不给他们开房,不得已才换地方。

而年轻女子为何凌晨半裸昏倒在路边呢?当日凌晨5时,年轻女子清醒过来,据她讲,她今年23岁,事发前晚11时,她和朋友到青年路的一家迪吧去玩,喝了饮料后感觉不对劲,怀疑被人下药,就出门打的离开,后来的事就记不住了,醒来时警察已在调查了。

本报讯(记者唐国利)7月30日晚,云南元阳县火把节上砖墙突然倒塌,造成11人死亡,17人受伤,笑语欢歌的火把节变得哀号一片。

火把节的事故像一块大石头,压在梁家福的心上,因为自己未满20岁的女儿去云南参加火把节,可至今音信全无。女儿在哪,是生是死?这一切让梁家福想起来就后怕。

在渝中区观音岩一平房中,身心疲惫的梁家福拿出了女儿的影集。照片中,梁渝萍面目清秀,长发束成马尾,一脸灿烂笑容,显得活泼可爱。

梁家福告诉记者,女儿是重庆信息学院大一学生。7月中旬的一天,女儿对父亲说,云南的一位女同学邀请自己去过火把节,非常有意思。一贯对女儿管教严格的梁家福没有同意女儿的请求,并对女儿说现在是学生,要以学习为主等等,女儿虽没当场反驳,但也有些闷闷不乐。

接下来的几天里,女儿和往常一样在家里玩电脑,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梁家福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7月23日,梁家福一亲戚去世,梁家福便和妻子赶去帮忙,当晚没有回家。家中只有女儿和梁家福的一个侄儿。第二天早晨,梁家福给家里挂了个电话,电话是侄儿接的,说姐姐不在家里。

梁家福赶紧拨通了女儿的小灵通,女儿却告诉父亲自己在火车站,已买好去昆明的车票,马上就要上车了。梁家福一听火冒三丈,厉声叫女儿把火车票退了。女儿很不快地挂断了电话。梁家福想,女儿一向听话,这次肯定也会退掉火车票回家。谁知下午他回家后发现女儿根本没回家,再拨打女儿小灵通,已拨不通了。梁家福在家中找到女儿在7月23日留下的一张纸条,称自己是和一位同学一起到云南,云南的同学也会到火车站接自己,让父母一切放心,不要生气。

7月27日下午4时04分,梁家福收到一条女儿从云南发来的短信,“爸爸你还在生我的气没有?我在这边一切都好,不要担心。有事就打这个电话给我,注意身体,保重。”见到女儿报平安,梁家福舒了一口气。

然而,自从7月27日发过一条短信后,女儿便再没了消息。第二天,梁家福向女儿发短信的手机打过去,却怎么也拨不通。第三天、第四天……直到昨日,梁家福拨打这个手机号都无法接通。而这是女儿外出后留给家中唯一的联系方式。

“她不会因为玩就忘了给家里打电话。”梁家福和妻子都表示,女儿一贯很懂事,即使在学校读书,习惯了校园生活之后,也会常给家里打电话。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